王榆鈞談《不朽的青春》特展:跨越時空的凝望,語音導覽的聲音魔力

王榆鈞談《不朽的青春》特展:跨越時空的凝望,語音導覽的聲音魔力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望觀展的大家能夠戴上耳機,無論周遭人群如何紛擾,都可以切割出屬於自己和藝術品的私密時間。

文:王欣翮(Elanor Wang)

「我想到小時候第一次去高雄市立美術館看印象派大展[1],莫內(Claude Monet)、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那時候被藝術純粹的美感動好興奮,還買了《彈鋼琴少女》的墊板,都捨不得用。」王榆鈞談到生命中首次與純美術的碰撞,眼神一閃一閃,露出了少女般的表情,這段童年往事,沒想到在多年後成了她與北師美術館合作,創作語音導覽的契機。

現正於北師美術館展出的「不朽的青春—臺灣美術再發現」一展,匯聚了74件前輩藝術家的作品,他們是黃土水、陳植棋、陳澄波⋯⋯這些藝術家在百年前台灣燃燒生命致力創作,揭開了台灣現代美術的序幕外,而他們竭盡心力創作的結晶,也超越時代的政治紛爭,成為臺灣的文化記憶寶庫。北師美術館試圖藉著展覽,再現那個蓬勃湧動的年代,並召喚百年來這輩藝術家透過藝術創作追求「精神不朽」的時代精神。

不朽的青春-台灣美術再發現(橫式)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如此經典而深刻的主題,美術館邀請音樂人王榆鈞譜曲、錄製31個語音導覽。她懷著虔誠深刻的心,走上向台灣前輩藝術家致敬的旅途,除了讓一段段的語音導覽細細訴說著作品背後的故事,更為作品編寫不同的音樂,藉此與遙久時空的藝術前輩對望且對話。

04AE98FD-30E7-4A4D-832A-124073E0C4C9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發想

在王榆鈞第一拍的想像中,一度考慮為整個展覽搭配古典樂。的確,在那個每位藝術家都想著往外走、往世界開拓的年代,古典樂或許頗能呼應年代氛圍,甚至說不定遠走的藝術家們亦曾浸淫古典音樂中;然而掙扎了晌許,她選擇以截然不同的方式,以私人情感直覺性地與藝術品碰撞。也因如此,原本預設僅是為展覽中六個子題各自創作中性的音樂襯底,在她澎湃的情緒下延展成31首不同音樂。

儘管如此,她在創作的開始也稍稍花了些時間摸索,為前輩藝術家的作品設計語音導覽是她從未有過的嘗試,而在過往的各種跨界合作中,無論是表演藝術、戲劇、舞蹈、偶戲,甚至當代藝術,王榆鈞都能與藝術家即刻溝通,分享對於作品的想法。然而這次是她首回面臨到純粹靜態的作品,「我不可能詢問黃土水製作《少女》胸像時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更不可能去見到已逝的藝術家們如陳進、何德來、西鄉孤月等等,這些作品如此安靜地。」

_A731734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王榆鈞轉而思索語音導覽的功能性,由於語音導覽的重點是資訊傳達,音樂更像是扮演著引導的角色,循循烘托出一個合適的心境;因此王榆鈞希望做出的每一首音樂,都能符合畫作的氣氛,幫助對於美術不甚熟悉的觀者潛入作品深處。

抓準方向後,王榆鈞盡情地發揮了她敏銳的感知,以策展研究團隊研究成果改編而成的語音導覽腳本為線索,逐漸想像音樂該創造出何種氛圍,她跟隨當下心靈感受,試著與作品對話,理解時代樣貌,入口赫然在眼前敞開來,她悄悄邁入藝術家的世界。

音樂設計的邏輯

乍看隨性,但音樂設計背後還是有其縝密的邏輯。因為每件作品皆十分獨特,王榆鈞希望能讓其有著截然不同的質地來呈現,例如黃土水的《少女》胸像為走進展場後第一件抓住視線的作品。《少女》沐浴在陽光中,四周環繞著敞亮的玻璃窗,透過玻璃窗則是蓊鬱的白千層,即便黃土水談「永恆的不朽」[2]十分沉重,王榆鈞仍然希望作為開場的《少女》胸像的語音導覽有一種輕盈雀躍的感覺,喚起人們對於展覽的期待。

e59c961-e988b4e69ca8e683a0e58faf_e9bb83e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黃土水《少女》胸像 1920 28.0x35.0xH50.0cm 臺北市太平國小典藏

同樣是雕塑,鮫島台器的《山之男》則呈現出另一番樣貌。由於此作品是炯炯有神的原住民獵人,王榆鈞決定賦予它一個原始的動能,並呼應銅雕質地所呈現的敲打意境,加上曾經任職於台灣總督府鐵道部的鮫島台器也是在工作之餘方才接觸雕塑,並走上雕塑家道路。當點開音檔時,開頭鏗鏗鏘鏘地敲擊聲,瞬間就協助觀眾領會藝術家的生平與作品樣貌。

而藍蔭鼎的水墨作品《永樂市場》則繪製了年末人們在市場趕辦年貨的熱鬧迭踵,這個易懂的主題,直覺上該至市場實際錄音重混,且配合畫風點綴二胡揚琴,但是王榆鈞反道而行,她捨去喧囂,以戲劇性且電影感的方式詮釋的畫面中的流動和韻律。

藍蔭鼎《永樂市場(市場風景)》1950__18_5x142_0cm__彩墨、紙_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藍蔭鼎《永樂市場(市場風景)》1950 18.5x142.0cm 彩墨、紙 台陽畫廊收藏。黃宏錡攝影

奠基於過去經驗的思考

另外,過往的經驗也成了創作的重要養分。展覽中許多畫作描繪了台灣的景色,時隔百年,仍舊讓人份外熟悉。甫結束在金瓜石《無用之地》的演出,王榆鈞對於洪瑞麟筆下的《礦工》多了點親切,她將當時在隧道中遊走的情狀細細捕捉,在語音導覽中編織出隧道裡的幽暗與深邃。

而西鄉孤月以高雄旗尾製糖所為畫面中心的《台灣風景》,研究團隊認為此件作品表達出觀者搭乘火車掠過平原的延展動能。王榆鈞一開始對於此件作品該如何配樂煞是苦惱,不過她隨即想起小時候父親開著車,載她從老家高雄往屏東而去、似曾相識的風景,她選擇以琴勾勒出遼闊意境,當口白說著「這是西鄉孤月流浪到最遠的地方……」,琴弦緩緩撥動,作品是寧靜的,卻又帶著一種飛逝而過的躍動。

西郷孤月《臺湾風景》1912_膠彩、絹_42_0_x_118_0cm_松本市立美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西郷孤月《臺湾風景》1912 膠彩、絹 42.0 x 118.0cm 松本市立美術館典藏

至於廖繼春波瀾多彩的《野柳》,則讓王榆鈞充滿興味,自己目光中黃沙滾滾、女王頭搖搖欲墜的野柳,與藝術家眼中、1965年剛從軍事管制解禁的野柳竟然如此截然不同。她選擇以十條絃的阿根廷傳統樂器Ronroco,彈出仿佛台灣小調般的樂曲,呼應著她對藝術家筆下野柳情貌的新奇與畫作中的繽紛喜悅。

宛若著魔般,沒日沒夜沉浸在作品中與其對話,王榆鈞決意再找一位音樂家加入交流,首選自然是鍾玉鳳。精擅琵琶的鍾玉鳳,以傳統為基底淬鍊出當代的表現,遊走於文化邊界,和面臨到傳統與現代文明交會點的前輩藝術家們不謀而合。

廖繼春《野柳》1965_45_5x53_0cm_油彩、畫布_私人收藏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廖繼春《野柳》1965 45.5x53.0cm 油彩、畫布 私人收藏

在《春之庭》、《夏之庭》的雙幅屏風中,鄉原古統筆下開出華麗精巧的歲時花朵,王榆鈞認為她必須以木管樂器的端莊奢華來烘托屏風的氣派,她以西式木管樂器譜曲,再請鍾玉鳳加入典雅的琵琶,花朵似乎從屏風綻放至耳畔。

而另一幅大尺幅的膠彩畫《鹿圖》中,她請鍾玉鳳模擬小鹿在山林中跳躍的快樂,彈奏出跑跳的動感。王榆鈞自述,過去從未想過要創造這種傳統與當代交融的音樂,而這次被前輩藝術家的作品刺激,對於感官世界有了全新的體悟。

FEA735D2-6E81-4CB2-BFCC-D7CBCD1850FF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呂鐵州《鹿圖》c.1933 145.0x231.0cm 膠彩、紙 私人收藏

有趣的是,展覽中最頻繁出現的淡水,便是王榆鈞的棲居之地,自從製作完一系列語音導覽後,她每天散步都有了特別的連結,忍不住開始幻想當時藝術家眼中的淡水是什麼樣子?是否也如同她一般河畔散步遠眺冥想?日常生活的尋常景色,多了一層深度和情感。

不過,對她影響較大的,還是探討這些前輩藝術家們為何對藝術有所嚮往,又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對藝術有這麼大的熱愛。「我開始想,原來前輩是這樣生活著,那我們這輩應該如何繼續呢?這種情緒並不是強烈的使命感,比較接近得到他們的鼓勵,是一種正面、推進的力量。」

藉由作品有機會與遙遠的年代展開錯時的對話,有了全新的體驗和認識,王榆鈞也希望將這份悸動在語音導覽中與大家分享,希望觀展的大家能夠戴上耳機,無論周遭人群如何紛擾,都可以切割出屬於自己和藝術品的私密時間。

語音導覽使用方式

  1. 點擊此連結,進入北師美術館messenger
  2. 選擇開始使用→ 語音導覽
  3. 輸入01至31的數字
  4. 待檔案跳出後即可聆聽
  5. 本次語音導覽也提供作品圖片與圖說,即使不在展覽現場,也能隨時隨地享受聲音的藝術饗宴。
語音導覽
Photo Credit: 北師美術館提供

備註

[1]《1997黃金印象-奧賽美術館名作特展》

[2]永劫不死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精神上的不朽。至少對我們藝術家而言,只要用血汗創作而成的作品還沒有被完全毀滅之前,我們是不會死的。——黃土水〈出生在台灣〉,1922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