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讓內閣決議的政策翻盤,自民黨「喬王」二階俊博是何許人也?

一句話讓內閣決議的政策翻盤,自民黨「喬王」二階俊博是何許人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在2020年9月8日時,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的在任時間超過了已故前首相田中角榮擔任幹事長時的記錄。眾所周知,二階是安倍首相連續三次當選自民黨黨首的後盾,在自民黨內頗具隱形影響力。2021年將舉行自民黨黨首選舉,那些躍躍欲試的候選人的生殺予奪大權都掌握在這位大老手中,那麼,他的視線到底投向了何方?

文:田﨑史郎

  • 原文刊於2020年11月11日

一錘定音,一律發放10萬日圓補助金

「他身經百戰,是自民黨內最具政治手腕的人物。可以說是政治專家。」

安倍晉三前首相是如此評價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

這位二階對國土強韌化(防災減災建設——譯注)以外的政策不感興趣,或者莫如說根本不瞭解其他政策。沒有人會說他「才幹過人」,平時大家都覺得他讓人捉摸不透。他甚至會在會談過程中打瞌睡。或許是因為歲月不饒人,81歲高齡的他腿腳也不太靈活。

儘管如此,但只要他一開口,政府就會行動起來,自民黨內所有人也會服服帖帖。不僅是安倍要顧忌著他,那些「後安倍時代」的候選接班人為了得到二階的支持,也紛紛使出了渾身解數。二階俊博到底是何許人也?他打算把誰推上「後安倍時代」的權力寶座?

讓他的實力廣為人知的一件事發生在去(2020)年4月,那就是二階拍板決定,作為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一項措施,向全體國民發放每人10萬日圓的特殊補助。

當時,政府在徵得二階等自民和公明兩黨高層的認可後,於4月7日召開臨時內閣會議,敲定了鑒於疫情擴散形勢的緊急經濟對策和本年度(第一次)修正預算案。核心內容是向收入大幅減少的家庭發放30萬日圓。但一週後的14日,二階突然向記者們表示「聽到了希望給所有人統一發放10萬日圓的熱切呼聲。」

聽到此番言論的安倍甚為震驚,甚至親自打電話向黨內高層人士詢問情況。另一方面,公明黨和作為其支持母體的創價學會對此反應強烈。平均發放10萬日圓這個方案,原本是公明黨按照創價學會的希望向政府提出的要求。但政府最後決定給困難家庭發放30萬日圓,他們也只得作罷。

明明是公明黨先前已經放棄的方案,二階卻又提了出來,這不是在「搶戲」嗎!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於15日前往首相官邸,找到安倍直接談判。後來,山口又在電話裡暗示要退出執政聯盟,迫使安倍不得不轉變了方針。

因為執政黨否定了一度已經批准的政府主打政策,導致政府匆忙更改政策,調整關於補充預算案的內閣會議決定——這是前所未聞的事情。而主導了這場大戲的正是二階和公明黨。

此番風波的真正責任在於一度同意了政府方針的二階和公明黨。然而,由於發放10萬日圓這個方案得到了民意的高度支持,所以二階和公明黨的口碑反倒上升了。與此相對,安倍政權的凝聚力出現下滑,最後安倍只得對此表示認可——「從結果來看,選擇那個方案是對的。如果當時繼續深究,恐怕會遭到更多的詬病。」

不惜修改自民黨章程也要實現安倍三連任

二階在關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日的問題上也展現出了實力。7月初,自民黨外交部會和外交調查會舉行聯席會議,會上出現了要做出抨擊中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施行《港區國安法》,以及要求習主席取消以國賓身份訪日相關決議的動向。

對此,二階表示了強烈不滿,稱「日中能夠走到今天,得益於先輩們的艱苦努力。外交是雙方的事情,行動時應該慎之又慎。」(7月7日記者會)

黨內執行機關與外交部會、調查會方面協調後,將相關決議定性為外交部會和外交調查會的態度,而非全黨態度,措辭也改為了「不得不請求取消」。雖然保留了「取消」一詞,但還是成功將中方的不滿情緒控制在了最小程度。

從保守勢力的角度來看,考慮到香港的現狀,要求中國國家主席取消訪日行程或許是理所當然之事。但日本並沒有美國那樣足以與中國公開對抗的力量。即使日本不提出要求取消訪日行程,中國也不可能讓國家主席訪問預計會遭到抵制的國家。既然如此,就應該正視現實,而不應該給日中關係製造毫無意義的風波——這即是二階的判斷。

再舉一個可以展現二階實力的例子。自民黨的黨章規定,黨首任期「一屆三年,最多連任兩屆」,可二階出手鋪路,硬是將規定改為了「一屆三年,最多連任三屆」。

早在二階還是總務會長的2016年5月,連假剛過他就給我透露過這麼個意思——「安倍首相正謀求實現長期執政。恐怕是想超過佐藤榮作在任七年零八個月的記錄。不管別人怎麼想,但只要身在首相官邸,他就會覺得只有自己才能擔當首相大任吧。」

當時我問了一句:「修改黨章怕是比較困難吧?」但二階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放話道:「黨章什麼的,改了不就行了嗎。」大膽無畏的二階憑藉敏銳的直覺洞察到了安倍的內心,同年8月就任幹事長一職後,成功延長了黨首任期。也就是說,如今安倍得以保持長期政權也是二階的功勞。

AP_2024136157353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與官房長官菅義偉驚人相似的經歷

他是如何掌握這種剖析社會動向和高層心理的判斷力的呢?在此,筆者想把他與官房長官菅義偉放在一起展開分析。在成為國會議員以前,兩人的經歷驚人地相似。

首先,兩人都是秘書出身。二階當年曾是前建設大臣遠藤三郎(舊眾議院靜岡2區當選)的秘書,菅義偉是前通產大臣小此木彥三郎(舊眾議院神奈川1區當選)的秘書。

秘書出身的政治家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對主人忠誠。主人的指示至高無上,即使心裡覺得不對,也會全力執行指示。而且不會多嘴。在台前抛頭露面的終究是議員本人。秘書只是在幕後支持。這樣的生活兩人都度過了11年。

無論是二階還是菅義偉,都是在擔任秘書的時期奠定了作為政治家的基礎。那就是格外忠心,現在對安倍就是如此。這是與官僚出身的人截然不同的地方。許多官僚出身的人都相信「自己最聰明」,時常會藐視主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