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也許不是最精彩,但紅了實則功德無量

《鬼滅之刃》:也許不是最精彩,但紅了實則功德無量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鬼滅之刃》上映後爭議不斷,究竟這部動畫到底紅得有沒有道理?

文:Yvon

以下只討論動畫和劇場版。《鬼滅之刃》上映後爭議不斷,究竟這部動畫到底紅得有沒有道理?

只能說一部作品會紅,有時會有非作品本身的因素摻雜在其中。這也是為何侯導會在領取今年的金馬終身成就獎時說,創作是「先感動自己,再感動別人」,因為作品固然有其獨立的內在邏輯,但同時也是創作者表達世界觀或情緒的媒介。既然如此,一個作品是否受到大眾喜愛,最常見的因素通常是作品能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引起觀眾的共鳴;然而能不能引起共鳴,和鋪陳是否縝密、手法是否純熟卻沒有必然的關係。

萬聖節重防疫  東京澀谷少見群魔亂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鬼滅之刃》能夠在差點被腰斬停止連載前逆勢走紅,通常會認為是動畫救了原著。劇場版的武戲橋段安排的確也真的是高潮迭起;但這不表示該作品只贏在聲光效果佳而已。光是八點檔會把其劇情融入對白中,就可以知道作品的核心其實觸及了一些橫跨年齡層的關懷。

這樣的關懷其實也和以往的日本漫畫有所不同,這一點已經有精彩的文章討論過了。而個人也非常肯定日本漫畫整體而言如此的路線轉變,所以這篇要談的就是《鬼滅之刃》如何呈現這樣的關懷。

兩次會議:民主與獨裁的差別

日本漫畫如此的轉變,自然不會只呈現在友情和親情上;友情和親情當然是其中最重要的環節之二,但這些環節其實是整體社會風氣的一部分,另一個部分就是二戰後美日關係的轉變,導致日本軍國主義和民主主義的此消彼長。

這樣的消長甚至在《攻殼機動隊》成了的核心議題。剛剛經歷美國總統大選,島內輿論風氣彷彿是美國第51州的台灣,自然很難想像日本對美國的心態會有所保留;或者說自從國民政府來台以後,台灣人的多元族群樣貌被泯滅,自然也就忘了台灣在日本時代曾經被美軍轟炸過如此的事實。意識到這樣的歷史背景後自然也就可以理解到,無論是《鬼滅之刃》還是《攻殼機動隊》,其實都是這樣的歷史背景的衍生或反動。

20201031031923_93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因此儘管《鬼滅之刃》的動畫確實有些鑿刻的痕跡,但也由此可見作者在動畫第一季最後人鬼個別的兩場會議中,或許是想要帶出民主和獨裁的差異。在審判炭治郎的柱合會議中,十二柱之上仍有主公的存在,但主公依然必須以投票和遊說的方式,來決定如何處置炭治郎;反觀由鬼舞辻無慘所統治的十二鬼月,會議時則是完全的高壓,幾乎可以說是逆我者死。

也就是說,鬼殺隊對炭治郎的審判儘管爭執不斷,但卻呈現出民主社會的常態;相較之下,那些將民主稱之為民粹的,往往都只是在覺得自己的想法比別人高明而已,甚至因而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想法是被誰灌輸,或是自己的選擇是否出於自主這些更根本的問題。

炭治郎的信念:不是所有的鬼都是邪惡的,因為鬼都是從人變成的

而炭治郎之所以會被鬼殺隊內部審判,正是因為自己的妹妹變成了鬼,而他卻堅持要尋找將妹妹變回人的辦法。對他而言不只是妹妹,而是所有的鬼既然都是人變成的,因此未必都是邪惡的的想法,甚至讓蝶柱回想起姐姐直到死前都還抱著人鬼和平相處的願望。

這似乎是日本漫畫以至於人類常見的一種歸因思維。金田一在每次破解誰到底是犯人時,通常也都會留給反派一段自我反駁的時間;雖然這讓我們理解到犯人通常都不是基於純粹的惡而犯案,但每次金田一破案隨之而來的必然都是犯人的自我辯解,千遍一律的疲乏感反而會讓人覺得這都只是藉口。

因此在《鬼滅之刃》中,這樣的立場更進一步地是由主角炭治郎主動提出,鬼只負責在被消滅前回憶起自己的身世;而他如此的立場所引來的質疑,也就成了《鬼滅之刃》主要探討的議題之一。

就戲劇節奏上而言,《鬼滅之刃》目前為止在這個環節上的問題,其實並不比《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好到哪裡去;再者,每次都要回溯反派的過去,難免和一般人善惡分明的價值觀有所衝突。一再重複地探討卻沒有更進一步的洞見,難免會讓人感到不耐煩;但更根本地去說,何謂善惡本身就是大哉問,與其乾脆地論斷他人的人生,相較之下曾經對道德標準有過一絲疑慮,還是比較值得肯定的。

而《鬼滅之刃》要成為真正的傑作,也必然得在這個問題上有真知灼見才行。這不是個簡單的問題,因為這是永恆的哲學問題;無慘雖然是眾鬼之首,但他的邪惡又是源自為何?炭治郎最終到底要怎麼看待無慘的存在?哪怕《鬼滅之刃》瑕疵再多,只要對這個問題的解答能夠服人,作者便是透過漫畫的創作形式,回答了人類永恆的問題。

bab435c7-359a-4104-bf13-f29f99adecbc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無限列車的試驗:人是否願意面對自己

而作者吾峠呼世晴儘管在用戲劇手法呈現其核心關懷問題的能力並非完美,但他似乎一直刻意將這種對人性的自省引入作品中,就連對呼吸的維持,也被刻意提及和自我狀態的覺察,以至於能力的發揮有關。

而在劇場版無限列車裡遇到的主要敵人之一,即十二鬼月中的下弦之壹魘夢,他那帶人進入不願意面對現實的夢鄉的能力,其實也和自我覺察的能力有關。當主角進入夢鄉發現美夢和現實的差距後,唯一醒來的辦法就是用殺鬼的方式自我了斷。這樣的破解方式說穿了,就是一巴掌打醒自己不要自欺欺人。

因此在劇場版中的許多對白,之所以可以打動那麼多觀眾,就是因為在這場戰鬥中炭治郎面對魘夢的能力所引起的心魔,點出唯有承認人生中的確有痛苦,但只有勇於面對的態度才不會自欺欺人。不得不承認作者在此對於人要「務實」,而非隨波逐流因而變得「現實」如此細微的區別想得非常清楚,並且透過戲劇手法成功地打動人心。

未命名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

猜你喜歡


帶酪農出國進修、引進乳業大國趨勢技術:瑞穗鮮乳帶領產業創造在地鮮奶永續價值

帶酪農出國進修、引進乳業大國趨勢技術:瑞穗鮮乳帶領產業創造在地鮮奶永續價值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瑞穗鮮乳不只致力產出優質乳品,也用心扶植台灣乳業及酪農產業升級。團隊不只帶領酪農遠赴國外學習,落地後更由輔導員關懷牧場狀況,與乳廠酪農共學共好,落實台灣乳業的永續發展。

在日前公布的國際食品評鑑大獎中,瑞穗鮮乳連續第六年獲得Monde Selection世界品質評鑑大賞金獎、iTi比利時風味絕佳獎兩項殊榮,成功帶領台灣鮮乳立下新的里程碑,而產品包裝上耀眼的獎牌,背後藏著的是瑞穗鮮乳扶植台灣乳業及酪農產業升級、與整體產業鏈共同努力的痕跡。

品牌廣編照片1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遠赴國外學習:瑞穗鮮乳團隊攜手25歲酪農「小鶴」翻轉牧場

在電腦螢幕前仔細觀察牛隻的DHI數據、從圖表確認牛隻飼養狀態,瑞穗鮮乳合作牧場之一的二代酪農郭建鶴「小鶴」年僅25歲,卻已是牧場的主要管理者,更運用科技化管理讓傳統畜牧業煥然一新。「我一直都有接手經營家中牧場的打算,但直到大二那一年參加了瑞穗鮮乳舉辦的以色列教育訓練課程,才第一次見識到原來養牛可以這麼先進!」像小鶴一樣對於酪農業懷有抱負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也是瑞穗鮮乳不限年紀,開放許多名額給二代酪農可以跟著團隊一起到國外上課,共同學習友善飼牧與創新管理,並將世界先進育牛科技在地化的原因,期待讓這股成長動能翻轉台灣鮮奶的可能性。

小鶴於2017年和團隊一起前往以色列取經「乾式榨乳」技術,調整原先水洗牛隻乳房再榨乳的方式,透過消毒殺菌清潔牛隻乳房,提升生乳品質與A級奶比例。另外又在2019年前往丹麥學習牧場管理模式,逐步建立SOP系統及KPI觀念,幫助牧場運作更有效率,也間接促動小鶴創造一套「牧場小主管」制度,舒緩台灣酪農業較容易面臨的人力缺乏困境。

品牌廣編照片3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黃金職人團隊提供「牧場客製化服務」,乳廠、酪農共學共好

從國外導入新技術後,如何於台灣推廣、做在地化調整更是一大挑戰。負責關懷瑞穗鮮乳合作牧場狀況並提供酪農技術輔導的第一線輔導員林家弘分享:「很多酪農已經養牛好幾十年了,對他們來說要改變飼養方式、學習新技術是很大的挑戰,所以我們需要顧及牧場的硬體層面、酪農的心理層面、技術上有不易克服的地方嗎?心理上有不適應的地方嗎?再根據牧場所處的階段、酪農們面臨的不同問題,提供客製化的最適建議方案。」在產業鏈精密分工下,瑞穗黃金職人團隊各司其職守護每個環節,有輔導員親自在牧場傾聽酪農心聲與即時技術支援、獸醫師實踐預防醫學照顧牛隻健康、乳牛營養師規劃牛隻飼料配方、畜牧技師提供畜舍硬體諮詢、研究員制定安心鮮乳生產標準、品管嚴格把關鮮乳檢驗關卡,與全台超過130戶酪農攜手合作,讓每一瓶鮮乳都以世界級的品質送上餐桌。

從鮮乳品質到酪農心境一一守護,落實在地鮮奶永續發展

一瓶好的鮮乳除了經過一道道儀器的檢驗關卡,更見證了人與人之間的彼此信賴、攜手成長的過程,瑞穗團隊和酪農以技術與感情並進的交流,相互扶持成長。技術上,團隊提供牧場所需的6大項17小項服務,協助牧場運作,從畜舍建構、飼養管理、DHI分析到疾病預防,酪農如遇難題,隨時向輔導員「掛號」,團隊即會安排專業人員前往協助改善。除此之外,瑞穗鮮乳更提供不同規模的教育訓練,例如:國外教育訓練、大型研討會,小至一對一的個別教學。也會透過產業案例、國際新技術、自製重要知識圖文與酪農分享交流。情感上,團隊則會深入了解不同牧場的狀況,關心酪農在牧場經營上的心情狀態、培養預警通報的信任感。瑞穗堅信,唯有理性與感性雙向並進、一步步建立彼此的理解和信任,才能夠陪伴酪農一起養好牛、產好奶,持續提升與創造台灣鮮乳的永續價值。

品牌廣編照片2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本文章內容由「瑞穗鮮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