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中的中國與東亞史》:二戰後中華民國對東亞的新布局

《課綱中的中國與東亞史》:二戰後中華民國對東亞的新布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在抗日戰爭中,由於表現優異,能穩定東亞大陸的局勢,使美、英、蘇三國安心於應付歐洲戰場,並使美國能從太平洋順利進行反攻,國際地位蒸蒸日上。戰後原欲迅速復員重建,由於國內外局勢發生變化,復員重建的工作困難重重。

文:張玉法(中央研究院院士。研究領域為中國近代史、山東區域史)

【戰後中國的新局與困局】

(前略)

三、中華民國對東亞的新布局

在歷史上,中國為東亞唯一的強國。中國在東亞建立朝貢體系,視周邊弱小國家為屬國。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與中國爭勝,提出亞洲主義,基本的主張是聯合亞洲國家,共同對抗西方帝國主義的侵略;為了聯合中國,標榜中日同文同種(同為黃種,日本文字來自中國)。日本的亞洲主義有兩派:一派為國權派,初以頭山滿、內田良平為代表,以向其他亞洲國家發展日本勢力為目標;一派為民權派,以宮崎民藏、宮崎寅藏兄弟為代表,主張首先協助中國完成民主革命,而後推廣到亞洲其他國家,與其他亞洲國家建為平等的聯合體。

後來國權派盛,民權派衰,亞洲主義變為大亞洲主義,在日本發動全面對中國侵略以後,第二次近衛內閣外相松岡洋右於1941年8月提出「大東亞共榮圈」,實欲將亞洲國家盡收為日本屬國。1942年日本成立大東亞省,此後即將滿洲國、中國汪精衛政權、泰國、菲律賓自治邦、緬甸、自由印度臨時政府(日本支持印度脫離英國而獨立,1943年10月21日在新加坡成立自由印度臨時政府,由印度獨立運動家錢德拉.鮑斯﹝Subhash Chandra Bose﹞為政府主席)等列入「大東亞共榮圈」內。

孫中山在倡導革命期間,亦宣揚亞洲主義,一方面支持菲律賓(1898年以前為西班牙屬地,以後為美國屬地)、越南(法國屬地)等國的獨立運動,一方面爭取日本贊助中國革命。1924年,孫中山與奉系軍人和皖系軍人結盟,推翻直系軍人所主持的北京政府,於自廣州北上共商國事途中,轉往日本,曾在日本講演「大亞洲主義」,要求日本贊助中國革命,並廢除與中國所訂的不平等條約。日本不予理會。日本決不願自動放棄在中國的利權,並視山東、中國東北等地為其勢力範圍。

因此,1928年國民革命軍北伐至山東,日本不惜製造事端,殘殺中國軍民,欲引發中日戰爭,以阻礙國民革命軍北伐。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介石採「不抵抗主義」,繞道北伐。在北京主政的奉系軍人領袖張作霖撤往東北,日本怕國民革命軍追蹤而至,當張作霖所坐的火車經過皇姑屯時,引爆橋梁炸藥,將張作霖炸斃。張作霖的兒子張學良繼承父業,主持東北地區軍政,於是年底宣布歸順中央政府,次年日本即發動九一八事變將東北占有。

其後,日軍繼續向內蒙進兵,並企圖占領華北。當時蔣介石集中全力剿共,日本亦以防止中國「赤化」為號,蔣介石力謀與日本合作建設中國,勸日本不要侵略中國,日本不應。日本決不願中國強大。西安事變發生後,在蘇聯的運作下,國共合作抵抗日本侵略。

國策的急遽改變,在國民黨內部引起爭論,當日本全面侵略中國、中國不能作有效抵抗,而中共又以己身發展為主要考慮,而不能與國民黨真正合作從事抗日時,國民黨副總裁汪精衛即自重慶出走,與日本合作,並進行剿共。汪精衛所持以自解的是孫中山的大亞洲主義,此頗符合日本的國策,但孫中山的大亞洲主義是反帝國主義,建立在平等、互惠的基礎上的,而汪精衛與日本合作的原則並不是如此。

對蔣介石來說,抗日戰爭為他帶來實行孫中山大亞洲主義的契機。珍珠港事變以後,蔣介石被盟軍委任為中國戰區最高統帥,戰區除中國外,尚包括越南、泰國。其後中國軍隊投入緬甸戰場,與英軍並肩抗日,中國戰場又擴及緬印戰場,使中國與緬甸和印度發生關係。

越南原為法國殖民地,法國在越南立有傀儡政權;珍珠港事變前後,越南為日本占有,日本仍保有此傀儡政權。其間有越南共產黨領袖胡志明(本名阮必成)先後在北越從事抗法和抗日活動。抗戰初期,國共合作,中華民國政府曾給予胡志明支持,其後胡一度在廣西被捕,經中共營救獲釋。戰後北越由中國受降,南越由英國受降。英國將南越交給法國,中國一度在北越駐有軍隊。北越於1946年由胡志明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國」,曾容納越南國民黨,但等到中國軍隊撤走,胡志明即將越南國民黨清除。南越續為法國屬地,但遭到南越人民的反抗。

越南國民黨成立於1920年代,係仿照中國國民黨的組織而建立,初在北越活動,1930年代因受法國殖民當局鎮壓而衰落。部分黨員在雲南境內接受軍事訓練,並得到中國軍火供應。越南被日本占領後,該黨與胡志明的越南共產黨一度合作抗日,戰後被胡志明清除後,部分黨員逃到南越。其間,越南國民黨中央代表團曾於1945年6月7日訪問重慶,蔣介石表示「一定願意幫助越南得到獨立自由」。1955年,法國自南越撤退,由工人和農民革命黨領袖吳廷琰建立越南共和國,越南國民黨轉入地下活動。越南共和國成立後,中華民國即予承認,並建立外交關係,互換使節。

泰國原稱暹羅,在18、19世紀法國據越南及其周邊地區為殖民地、英國據印度和緬甸為殖民地以後,以暹羅為緩衝區,暹羅得建為君主立憲國家。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侵入中南半島,法國在中南半島的殖民地為日本占有,暹羅加入日本陣營,改稱泰國,於1942年1月25日向英、美宣戰。暹羅駐美大使社尼・巴莫(Seni Pramoj)反對鑾披汶・訟堪(Phibul Songkhram)政府的親日政策,發起自由泰人運動,美、英暹羅留學生紛紛響應。1943年9月,自由泰人運動人士訪問重慶,蔣介石表示,希望戰後暹羅恢復固有的獨立地位。日本投降後,暹羅宣稱對英、美宣戰無效,同盟國予以承認。1946年1月,中華民國與暹羅簽訂友好條約。1949年暹羅改稱泰國。

緬甸於19世紀被英國據為殖民地,原為英屬印度的一部分,至1937年始成為獨立的殖民地。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進攻緬甸,英軍不支,中國於1942年2月派緬甸遠征軍予以援助,3月和4月蔣介石且曾兩度至緬甸視察戰事。1943年2月26日,蔣發表「告緬甸軍民書」,號召緬甸軍民抗日。緬甸遠征軍雖曾屢敗日軍,緬甸終為日軍占有。日本曾為緬甸組織獨立政府,但此獨立政府旋又加入同盟國一方,受英國控制。到1948年1月4日,英國正式承認緬甸獨立。獨立後的緬甸稱為緬甸聯邦共和國,中華民國於1947年10月即派塗允檀為駐緬大使,塗於次年2月到任。

在所有南亞的國家或地區中,在抗戰前後與中國往來較多者為印度。印度於19世紀被英國據為殖民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為盟軍在南亞對抗日本侵略的基地,本身並未受到日本侵略。英國和中國的軍隊在緬甸被日本打敗後,撤退到印度整訓,最後再從印度反攻。印度的獨立運動始於19世紀中期,斷斷續續,直到20世紀初年甘地倡導以不合作的手段推動印度獨立運動,聲勢才日漸壯大。

抗日戰爭期間,中華民國與印度獨立黨人有所接觸。1939年8月,印度獨立運動領袖尼赫魯訪問重慶,蔣介石熱烈招待。1940年11月,蔣派戴傳賢訪問印度,並帶親筆函給甘地和尼赫魯。1941年8月,蔣介石表示:「中國得到獨立與自由以後,第一要務當為協助印度與朝鮮獨立。」蔣介石於中國戰區成立後的次月,即1942年2月,訪問印度,為時半個月。由於印度是中國大後方的最後對外通道,中國擬建中印公路及中印航空線,印度的甘地所領導的國民大會黨(國大黨)為爭取印度獨立,正與英國殖民當局鬧事,處處採取不合作立場:而日本則利用印度人的反英情緒,以「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為口號,暗地贊助印度人的獨立運動,並在新加坡支持錢德拉・鮑斯建立自由印度獨立政府。

中印公路預計由康定修到印度的薩地亞(印度阿薩姆邦東北部的城市,近中緬邊界,為二次大戰期間中印公路的起點),由於藏人反對,初無所成。到1943年5月,由中美工兵隊修築,自印度阿薩姆邦的雷多經緬甸的密支那抵達昆明,亦稱雷多公路(Ledo Road)。至於中印航線,在美、英兩國的合作下,得以順利開闢,由薩地亞到昆明,因需經過喜馬拉雅山脈,飛機需隨時隨山勢之高低,調整其飛行高度,有如走在駱駝脊背上,亦稱「駝峰航線」(The Hump)。

為了調解國大黨與英國殖民當局的矛盾,蔣介石希望國大黨暫時停止與英國的鬥爭,幫助英國共同對抗日本的侵略,同時也希望英國先給予印度以自治領的地位,戰後再允許其完全獨立。蔣介石的調和意見,甘地和尼赫魯皆不贊同,而英國政府亦不對印度讓步。是年8月,英國當局逮捕甘地和尼赫魯,蔣介石非常震驚,召見英國駐華大使,表明同情印度人爭取獨立與自由,並請求羅斯福總統出面主持正義。

英國首相邱吉爾頗為不悅,指中國干涉英國內政。戰後甘地為爭取印度早日獨立,於1947年與英國殖民當局協議,贊成印度(印度教)與巴基斯坦(回教)分治方案,甘地以此為印度教狂熱分子暗殺。此後直到1950年「印度共和國」始正式成立,由尼赫魯任首任總理,但仍留在大英國協內。

蔣介石對印度獨立與朝鮮獨立同等重視,不僅支持印度獨立,也支持朝鮮獨立。朝鮮原為中國屬國,於1894-1895年的中日戰爭後轉為日本的屬國,1910年日本將朝鮮劃為日本版圖。但朝鮮不乏志於復國之士,1918年李承晚在海參崴成立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被選為國務總理。韓國臨時政府後由海參崴遷至上海法租界,1930年選金九為國務總理,李承晚轉往美國活動。1940年韓國臨時政府遷重慶,中華民國政府公開表示支持韓國獨立。1943年蔣介石批准建立「朝鮮義勇隊」和「韓國光復軍」,並資助韓國臨時政府經費。

不僅如此,蔣介石在開羅會議中,力主戰後讓朝鮮獨立,英國一度反對明言讓朝鮮獨立,僅贊成戰後「使朝鮮脫離日本統治」,在美國和中國的堅持下,終維持讓朝鮮獨立之決議,並見諸開羅會議宣言。戰後受降,北緯38 度以北由蘇聯受降,以南由美國受降。其後美國讓朝鮮獨立運動的領袖李承晚在38 度以南建立大韓民國,1948年7月20日李承晚當選大韓民國總統,中華民國於1949年1月1日承認大韓民國。另一方面,蘇聯則於1948年9月9日讓金日成建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由金日成任總理。

孫中山晚年反對日本的獨霸式的大亞洲主義,而堅持本「濟弱扶傾」之旨,協助亞洲地區的人民自殖民統治中解放出來。孫中山未能完成此志,繼承其志業的蔣介石,在抗日戰爭期間,有機會參與處理國際事務,戰後由於聯合國的成立,更有機會參與處理國際事務,乃使孫中山的大亞洲主義得以逐步實現。中國作為在抗戰中被同盟國重視的國家,隨時設法對戰後東亞的國際事務能有較合理的安排。在聯合國籌備和成立前後,中國既躋身於常任理事國,此一責任更重。這是中國在戰後的另一新局。

四、困局從國際局勢變化中產生

中國在抗日戰爭中,由於表現優異,能穩定東亞大陸的局勢,使美、英、蘇三國安心於應付歐洲戰場,並使美國能從太平洋順利進行反攻,國際地位蒸蒸日上。戰後原欲迅速復員重建,由於國內外局勢發生變化,復員重建的工作困難重重。此處先說國際局勢的變化。

抗日戰爭期間,協助中國抗戰最力的,前期為蘇聯,後期為美國。1941年4月13日,由於日本決定執行南進政策,暫不攻擊蘇聯,而蘇聯為了應付來自德國的威脅(1941年6月德國決定進攻蘇聯),亦無暇顧及東方事務,於是簽訂《日蘇中立條約》,為期5年。但到1945年4月5日,由於蘇聯已與美、英兩國簽訂《雅爾達密約》,答應投入盟國的對日戰爭,遂片面宣布廢止《日蘇中立條約》。《雅爾達密約》簽訂時,日本敗象已露,而《雅爾達密約》保證戰後讓外蒙古獨立,並將中國東北的利權讓給蘇聯,尤使蘇聯戰後在東亞能獲取重大的利益,因此蘇聯決定對日本宣戰。

1945年7月26日,時德國已經投降,羅斯福、邱吉爾和史達林在德國的波茨坦開會,中國沒有代表參加,但會後由美、英、中三國發表宣言,要求日本無條件投降。蘇聯當時尚未對日宣戰,到蘇聯參戰後史達林才在此宣言上簽字。蘇聯對日宣戰,在時機上是有所選擇的。1945年8月6日,美國向日本的廣島投下第一顆原子彈,8日復在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造成極大的破壞和死傷,日人震恐。8月8日蘇聯對日宣戰,即傳出日本決定投降的消息,次日此消息得到證實。10日,日本以照會委託中立國瑞士轉達美、英、中、蘇四國,表示接受《波茨坦宣言》,向同盟國投降。

蘇聯向日本攻擊的首要目標是中國東北,當時日本在中國東北建有滿洲國。蘇聯欲攻擊中國東北,並於戰後獲得外蒙古和東北的利權,必須先與中國訂約。於是中國在美、英兩國的壓力下,自1945年6月30日起,即與蘇聯議簽《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至是年8月14日始簽字,當日日本已正式向同盟國投降。如前所述,蘇軍早於8月8日即揮軍進入中國東北,將滿洲國消滅,日本在中國東北的關東軍向蘇聯投降。

依據《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中蘇共同抗日,蘇聯支持蔣介石為中國領袖,不援助他的敵人;蘇聯答應在日本投降後3 週自中國東北撤兵,2、3個月內撤完;中國答應旅順、大連為蘇聯的海空軍基地,並允許蘇聯對南北滿鐵路及其附屬事業享有所有權,同時承認讓外蒙古獨立。戰後,中華民國政府為了受降、接收與重建,在美國的協助下將大量軍隊自大西南運入華北和東北,同時南方的國軍亦迅速向北推進。

在華中和華北建有廣大根據地的共軍倍感壓力。毛澤東欲將共軍開往東北,以蘇軍為依託,向國軍反擊,蘇聯基於《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初時不便公開接受,僅允許共軍以不同的名義,進入東北鄉區,伺機而動。其後由於美國的軍隊繼續留在中國,並協助國軍進入東北,蘇聯為與美國對抗,延緩自東北撤兵,並開始在軍事和經濟上援助共軍。其後迫於中國和國際的壓力,蘇聯不得不自東北撤兵,但自大城市撤兵時,常預先通知中共,作占領之準備。

雖然如此,蘇聯初時尚不支持中共以武力向國民黨奪權,當時蘇聯與美國對中華民國的共同政策是希望國共組織「聯合政府」,以穩定中國局勢。如是,不僅蘇聯可以安享在《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中所獲得的利權,而美國亦可全力協助歐洲各國復員與重建,以防止蘇聯的勢力在歐洲擴張。國共雙方在內心裡都希望迅速以武力一決勝負,但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世界各國都希望和平,國共雙方在表面上不得不作組織聯合政府之談判。

在此前後,劉少奇還在報端宣傳,說中共只是要改革中國的土地制度,共產主義未必適合中國。國際輿論受其影響,同情中共者不少,尤其是美國太平洋學會的成員。國共聯合政府談判無成,蘇聯轉而支持中共從事武力奪權。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次日蘇聯首先承認,後三日,捷克、波蘭亦予承認。毛澤東於1950年2月14日與蘇聯訂立《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不僅默認外蒙古獨立、將東北的利權讓給蘇聯,而且將新疆的利權也讓給蘇聯。蘇聯在戰後對中華民國由友變敵,使中共勢力的發展有了靠山,這是中華民國在國際上的最大困局。

抗日戰爭期間蘇聯是最早援助中國的國家,希望借助於中國的抗日,使蘇聯在東亞免受日本攻擊。1941年日本突襲珍珠港前後,日本對外侵略的南進派得勢,以攻擊西太平洋上美國的勢力以及東南亞和南亞英國、法國和荷蘭的勢力為主,蘇聯無後顧之憂,即與日本訂中立條約,集中全力應付德國在歐洲所造成的危局。美、英等國在西太平洋、印度洋、東南亞和南亞所面對的日本侵略是嚴重的,香港(英屬)、越南(法屬)、馬來亞(英屬)、新加坡(英屬)、印尼(荷屬)、菲律賓(美屬)、泰國(獨立國,但很快即受日本控制)、緬甸(英屬)等國家或地區,皆為日本占有或控制。

當時法國、荷蘭已投降於德國,美國總統羅斯福感於「中國對殘酷侵略者英勇之作戰,已使美國人民和其他所有愛好自由人士產生極高之敬仰」(1942年2月6日羅斯福致蔣委員長電),同時對中國的戰略地位極為重視,對蔣委員長尊禮有加。英國首相邱吉爾雖看不起中國,此時也不得不借重蔣委員長。中國戰區的成立,開羅會議的召開,不是偶然的。

但到1945年初,由於中國戰場陷於膠著,而美國在太平洋上實行跳島戰術,向日本本土進攻,使日本有向中國東北撤退之想,美、英亟需蘇聯參戰,使其攻擊日本在中國東北的關東軍(當時關東軍的人數約有70萬人)。在這種情形下,乃不得不犧牲中國的外蒙古和東北的利權,以誘使蘇聯參戰。

美國對中國態度轉變的另一因素是─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與參謀長史迪威統帥權之爭。緣中國戰區成立後美國派史迪威為參謀長,而史迪威的另一職位是美國駐中國代表。當時日本侵略緬甸、威脅印度,史迪威希望將在陝北被國軍監控的共軍調到南亞作戰,時國共合作抗日的關係已破裂,共軍在敵後肆意擴張勢力,並攻擊國軍游擊隊,不聽統帥部的命令。

蔣介石面臨中共奪權與日本侵略兩種威脅,不答應將陝北的共軍調往南亞作戰。史迪威乃對美國租借給中國的戰略物資加以管控,此事引起蔣介石的震怒。羅斯福認為,作為美國駐中國代表,史迪威對美國援華物資有監控權:蔣介石只希望史迪威為聽他指揮的參謀長,不希望有另外的身分。羅斯福雖將史迪威召回,中美之間的裂痕已生。

戰後美國雖然派機艦協助中國運送軍隊,以便對華北、東北進行接收,但受到蘇聯和中共的杯葛,未能收到預期的效果。而戰後國軍士氣不振,接收官員貪污成風,使美國對中國政府的印象日壞。美國原希望中華民國政府能網羅中共及其他民主人士組織聯合政府,以息內爭,但國民黨與中共互爭對聯合政府的主導權,美國代表馬歇爾(George C. Marshall, Jr.)在中國奔走一年毫無成就,對中國政府極感失望。馬歇爾在1947年1月回國以後出任國務卿,當時美國總統已易為杜魯門。馬歇爾任國務卿至1949年1月,在此關鍵的兩年,美國對中國採取退卻政策,而蘇聯則積極協助中共擴張勢力。

美國為抗日戰爭後期中華民國的盟友,戰後調解國共糾紛不成,棄中華民國於不顧,致使中華民國政府敗退台灣。但到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蘇聯次日即承認;美國國務院於3日發表聲明,繼續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為中國唯一合法的政府。韓戰爆發後,美國感於台灣在西太平洋戰略地位的重要,才開始再援助中華民國。

相關書摘 ►《課綱中的中國與東亞史》:從元、明、清歷史看「中國」的三重困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課綱中的中國與東亞史:從國家社會、人群交流到邁向現代的歷程》,台灣商務出版

作者:葛兆光、馬場公彥、王明珂、梁其姿、林冠群、陳國棟、呂實強、陳豐祥、王汎森、張玉法、呂芳上、藍適齊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理解中國與東亞發展脈絡最佳入門指南

中國與東亞——
一個既獨立又連結的地理名稱
一個既自主又交流的人群移動
一個體制相異又相關的統治形態
跟著大師解構您所不知道的中國與東亞史!

葛兆光、馬場公彥、王明珂、梁其姿、林冠群、陳國棟、呂實強、林桶法、陳豐祥、王汎森、張玉法、呂芳上、藍適齊
精選13位中國與東亞史專家經典論文

108課綱的實施,在歷史領域強調打破過去通史的傳統,以多元視野、主題式的學習,建立學生的歷史素養,以及屬於自己的觀點。在全新歷史教學的環境下,教師和學生如何面對課綱帶來的新視野和挑戰?

本書配合高中歷史課綱,按照中國與東亞史學習內容,劃分出三大主題,收錄中國與東亞史專家學者的重要著作,呈現各領域的經典作品,或最新研究成果。並且邀請輔仁大學歷史學系林桶法教授的團隊,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陳識仁、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僑生先修部沈宗憲、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李君山、國立東華大學副教授陳進金,為各篇文章撰寫導讀,提供延伸閱讀和課綱連結等資訊,讓讀者能更深入了解這些課題。另外,針對論文的內容,也安排「重點掃描」來整理文章的要點與提示,方便讀者快速掌握重點。

本書特色

  • 強調歷史的宏觀視野,將中國與東亞史領域區分出三大議題:「國家與社會」、「人群的移動與交流」、「現代化的歷程」。
  • 三大議題皆收錄中國與東亞史領域學者大家的經典著作。
  • 每篇文章皆有林桶法教授團隊,陳識仁、沈宗憲、李君山、陳進金四位教授專文導讀解析,並提供課綱連結與延伸閱讀,。
  • 每篇文章章末皆設計「重點掃描」專欄,迅速掌握文章的核心課題。
《課綱中的中國與東亞史》立體書封+書腰1123
Photo Credit: 台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