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獨裁軍政府,也難敵「足球」對拉美人民的政治影響力

即使是獨裁軍政府,也難敵「足球」對拉美人民的政治影響力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根廷足球球星馬拉度納於2020年11月25日因心臟病發過世,阿根廷政府宣布全國哀悼三日,覆蓋著阿根廷國旗的馬拉度納靈柩在總統府供人們致哀。足球為拉丁美洲文化及生活重要的一部分,在拉丁美洲的影響超越體育及於政治。

文:楊建平(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致理科技大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研究員)

阿根廷足球球星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於2020年11月25日因心臟病發過世,享年60歲。阿根廷政府宣布全國哀悼三日,覆蓋著阿根廷國旗的馬拉度納靈柩在總統府玫瑰宮(Casa Rosada)接受人們致哀;全球足球界紛表哀悼,馬拉度納可能是「唯一」人生謝幕式能享此殊榮的運動員。

這位20世紀最偉大的足球員,他出身貧窮工人家庭的足球生涯是一個勵志故事,他的爭議性大起大落人生是一個傳奇,亦見證了拉丁美洲足球運動發展及深遠影響力。

拉丁美洲為歐洲之外足球最盛行的地區

足球為歐洲及拉丁美洲地區人民最熱愛的運動,國際足球總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ssociation Football, FIFA)於2000年12月舉辦「世紀最佳球員」(FIFA Player of the Century)評選,由拉丁美洲巴西比利(Edison Arantes do Nascimento, Pelé)及阿根廷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共同獲得該獎項。

「球王」比利在足球生涯中共攻進1283個球,四次代表國家隊出戰世界盃,三次贏得世界盃冠軍(1958、1962、1970),是全球唯一三次獲得世界盃冠軍的球員。馬拉度納則曾率領阿根廷國家隊奪得1986年世界杯冠軍及1990年亞軍獎盃。

世界盃足球賽自1930年以來,前三名獎盃全由歐洲及拉丁美洲國家包辦;21次世界盃歐洲國家獲得12次冠軍,拉丁美洲國家則獲得9次冠軍。共有五個歐洲及三個拉丁美洲國家曾經獲得世界盃足球賽冠軍,其中巴西五次(1958、1962、1970、1994、2002),德國(1954、1974、1990、2014)及義大利 (1934、1938、1982、2006)四次,阿根廷(1978、1986)、法國 (1998、2018)及烏拉圭(1930、1950)兩次,英國 (1966)及 西班牙(2010)一次。

  • 歷屆世界盃足球賽前三名獲獎國家
歷屆世界盃足球賽前三名獲獎國家

拉丁美洲三個國家共曾獲得九次世界盃足球冠軍,巴西並曾獲得世界盃亞軍(1950、1998)、季軍(1938、1978)及殿軍(1974、2014)各兩次,阿根廷獲得三次亞軍(1930、1990、2014),烏拉圭獲得三次殿軍(1954、1970、2010)。此外,墨西哥曾兩度踢進世界盃八強賽(1970、1986),拉丁美洲其他國家曾進入世界盃八強的有古巴 (1938)、秘魯 (1970)、巴拉圭(2010)、哥倫比亞及哥斯大黎加(2014)。

足球在拉丁美洲的影響超越體育及於政治

冷戰期間為防堵共產主義在西半球的擴張,拉丁美洲許多國家在美國支持下由立場「反共」的軍政府執政。

1980年代拉丁美洲發生債務危機,被稱為拉丁美洲經濟發展「失落的十年」(The Lost Decade)。南美洲曾經獲得世界杯足球冠軍的烏拉圭、巴西及阿根廷足球三強國,在冷戰時期皆曾經歷過軍政府統治;足球亦成為軍政府團結民心的政策工具。

中美洲薩爾瓦多及宏都拉斯為爭取1970年墨西哥世界盃足球賽參賽權,引爆長期移民問題的積怨,1969年7月發生史稱「足球戰爭」(Guerra del Fútbol)的軍事衝突,造成數千人傷亡。

  • 1964至1990年期間之拉丁美洲軍政府
1964至1990年期間之拉丁美洲軍政府
資料來源:Brian E. Loveman, “Military Government in Latin America、1959–1990,” Oxford Bibliographies, 22 September, 2014, .

阿根廷在1966至1973及1976至1983年間為軍政府當政;在阿根廷國內發生通貨膨脹經濟動盪不安情況下,1982年4月,阿根廷與英國發生以戰敗收場的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s)戰爭。一個天然資源極其富裕的國家,卻處於政府無法支付外債及對外戰事失敗的窘境。

1982年,福克蘭群島戰爭四年後的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足球賽,馬拉度納在對陣英國比賽中,個人獨進爭議性的「上帝之手」及完美的「世紀進球」兩球,以2:1淘汰英國。戰場上失利,但至少在球場上擊敗英國雪恥,馬拉度納被阿根廷人視為民族英雄。

生於1960年冷戰時期的馬拉度納,保有「左傾」的政治立場,馬拉度納與拉丁美洲左派「反美」領袖維持良好的關係,如古巴的卡斯楚(Fidel Castro)、委內瑞拉的查維茲(Hugo Chávez)和玻利維亞的莫拉雷斯(Evo Morales),對他們極表推崇。

卡斯楚與馬拉度納維持亦師亦友的關係,在馬拉度納人生低潮時,鼓勵並接受他到古巴勒戒毒癮達四年之久;馬拉度納的左腿上有卡斯楚頭像的紋身(另在右臂上有古巴革命英雄蓋瓦拉的紋身),尊稱卡斯楚為「第二個父親」;卡斯楚於2016年去世,與馬拉度納兩人過世的日期均巧合為11月25日。

AP_0506150524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足球為拉丁美洲文化及生活重要的一部分

一場足球國家隊的比賽,可使政府官員放下手邊公務、商家停止販售活動,全國人民在家中或體育酒館觀看球賽電視轉播,都市擁擠的交通變得順暢。而一場國家隊比賽的勝利,可使街道車輛喇叭齊鳴、人們上街載歌載舞徹夜慶祝,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可以為了足球而暫時放下恩怨情仇相互擁抱。

特別是在國際政治及經濟較無影響力的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小國,足球場上的表現是國家唯一的驕傲;而能參加國際足球總會世界盃足球賽是政府最大的政績。

如人口500萬的哥斯大黎加,自2002年以來四度入圍參加世界盃32強比賽,2014年世界盃並進入八強賽,哥斯大黎加全國人民引以為傲;宏都拉斯亦於1982、2010及2014年入圍世界盃32強;巴拿馬在2018年世界盃中北美洲與加勒比海區資格賽中獲得最後一張入場券,首度入圍世界盃會內賽,舉國歡騰放假一天慶祝。

足球場上的贏球吶喊,可使拉丁美洲人民暫時忘卻國內不如意的經濟及不民主的政治。足球的影響已遠超過運動場上的體育競技,足球亦成為拉丁美洲激發國家認同及振奮全國人心的工具。在拉丁美洲足球已經成為文化及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