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中投資協定靠「德國引擎」達成原則性談判,但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歐中投資協定靠「德國引擎」達成原則性談判,但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僅管美國試圖拉住歐盟,梅克爾還是憑藉著一己之力,在德國卸任歐盟高峰會輪值主席國前促成歐盟和中國「原則上」達成雙邊投資協定。但假如歐盟無法確保中國確實執行協定中針對人權議題的承諾,除了減損和拜登政府合作對中策略的空間,歐盟長期倡議維護人權的形象也將蒙污。

當歐盟會員國領袖成功在2020年最後一場歐盟高峰會中,同意金額高達1.8兆歐元的七年期預算和COVID-19振興經濟方案時,輪值主持會議的德國理應可以功成身退,為任期畫下完美句點,畢竟要讓27國談妥未來七年的錢怎麼籌措、要怎麼花,振興經濟的補助款又該如何分配並非一件易事。

其實德國去(2020)年初時,原先還計劃在9月一場舉行於萊比錫(Leipzig)的歐中年度高峰會中,和中國達成談判已經超過七年的雙邊投資協定,無奈疫情爆發,拖慢談判進度,最後歐盟領袖只好改用遠端視訊的方式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開會。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更在會後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必須說服我們值得和它簽署一個投資協定。」暗示雙方仍無共識,在短期內無法達成投資協定。

不過梅克爾(Angela Merkel)似乎不想浪費德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能夠主導議程的大好機會(一國擔任半年,因此德國下一次必須再等13年),根據中國駐歐代表團一名成員說法,歐盟長期預算案和經濟紓困案在12月的歐盟高峰會議中談妥後,德國隨即集中精神處理歐中投資協定,雙邊的談判也因此加速。

12月30日,正當歐盟領袖在英國脫歐協議上簽字的同時,布魯塞爾也宣布和中國「原則上」達成投資協定。儘管談判還沒結束,協議的內容也尚未定稿,但就目前歐盟官方釋出的說明文件來看,中國做出了不少的讓步。

首先是開放更多的市場給歐盟的投資者,包含製造業、雲端服務、金融服務、私人醫療、環境服務、國際海洋交通等,其中製造業的投資就佔了歐盟投資中國份額的一半以上。中國也承諾未來將會更公平的對待歐盟企業,會加強管制國營企業或是受政府補貼的企業進行不當競爭,並設立新法阻止技術強迫轉移。

為了免除外界對歐盟不顧中國人權紀錄、還是要跟中國簽訂投資協定的批評,中國也答應將會確實執行已經簽署的國際勞動組織公約內容,並「持續努力」完成國際勞動組織公約中關於「強迫勞動」(影射被關在勞改營的新疆維吾爾人)的批准程序。

經濟考量優先

歐盟和中國雙方希望能儘速簽訂投資協定的企圖,其實不難理解。儘管過去20年歐盟在中國累積了超過1400億歐元的投資,中國也相對應在歐盟投資了近1200歐元,但歐洲企業在中國的投資卻是處處受阻;可投資的市場受限,而若被准許,也必須和中國的企業合資、共同經營。

另外,他們也面臨著中國國營企業和受國家策略性扶植民營企業的不公平競爭挑戰,而此同時,中國資本卻基本上可以自由地在歐盟境內流通。除了上述的長期問題之外,還有短期疫情所造成的經濟衝擊,歐盟希望透過擴大在中國的投資來創造工作機會、提振經濟。

而對中國來說,目前看來就算拜登(Joe Biden)就任,也不會輕易地更改對中強硬的立場,自2018年貿易戰開打以來,已經有不少美國市場導向的外國製造業撤出中國,轉而跑到台灣或是東南亞國家如越南設廠生產。若能與歐盟簽訂投資協定,歐盟的資本對中國而言無疑是場及時雨,一方面可以補足撤離的外資缺口,另一方面歐盟資本也會帶來中國進行經濟結構轉型所需要的新技術,特別是先端製造和再生能源產業的關鍵技術。

歐盟企業擴大投資中國,也會帶來人民幣近一步國際化的好處,因為到中國投資,歐盟企業就必須把歐元換成人民幣,這將有助提升中國的全球金融地位和影響力。

AP_2036556134051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國的介入

趕在2020年結束前宣告雙邊投資協定「原則性」達成,對歐盟和中國來說或許都是需要的好消息,但該協定要能在2022年時順利生效,還需要通過兩大障礙。

第一是要說服歐洲議會投票同意,讓多數議員相信中國確實會停止繼續壓迫新疆的穆斯林維吾爾族人,或許是在協定中人權議題部分加入更具約束力的文字,畢竟12月19日歐洲議會才通過決議譴責中國在新疆強迫勞動,並將強迫勞動所生產的產品賣到歐洲。

議會國際貿易委員會的主席朗格(Bernd Lange)曾提到:「強迫勞動的問題如何解決,將會決定(投資)協定的命運。」議會中的社會民主黨團和綠黨黨團與已經表明,在協議沒有納入確保勞動權的文字之前,他們不會投票同意。

但另一個更重要的關卡,恐怕不是來自內部的歐洲議會,而是在外頭美國的影響力。

原本歐盟貿易執委杜姆布羅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12月22日有一場會面,會中預期將確認談判的一些重要細節,但會面開始前的幾個小時,美國準總統拜登的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發了一則推特貼文,寫道美國政府「期待能與歐洲夥伴在我們共同關注的中國經濟行為上進行初步諮商」,訊息一出,原先預定好的歐中會議就傳出要延期舉行。

就算歐盟最後真的和中國達成投資協定,協定也需要通過所有會員國領袖的同意,到了這個階段,美國也會有施加壓力的空間。和美國在軍事安全上有密切合作的波蘭就曾針對歐中投資協定表示「歐盟不應該過於躁進,應多和華盛頓合作。」

另外,表面上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似乎被梅克爾說服,同意完成和中國的投資協定談判,但在英國脫歐、今年梅克爾漸漸淡出政壇後,法國有充分的動機對新上任的拜登政府示好,爭取成為美國在歐洲最堅實的盟友,且根據法國的貿易部長里斯特(Franck Riester),不只是法國,其實比利時、盧森堡、荷蘭等國都對此投資協議抱持著保留的態度。

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從梅克爾就算是「原則上」達成協定也要大肆宣告的決定,可以看出德國多麼想要這份和中國的投資協定。

畢竟德國是中國最大的歐洲貿易夥伴,中國龐大且不斷成長的汽車市場更是德國汽車工業外銷的支柱,再加上目前歐盟執委會中負責貿易的官員都是德國人(歐盟執委會主席、貿易總署署長和貿易執委的幕僚長都是德國人),也難怪不少人稱這次的投資協定推動,完全就是依靠「德國引擎」,但如此強硬的手段也激起如義大利、西班牙等歐盟會員國的不滿

不過就算歐盟官員最後談判成功,迫使中國在協議中納入針對人權議題具約束力的文字,也別忘了中國有多項未遵守國際協定、國際組織規範的紀錄,歐盟一味的想擴大赴中投資,最後可能落得失去倡議人權議題的制高點,也縮限了自己未來在對中策略上和美國合作的空間。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