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權在民論:理念和挑戰》:香港抗爭者政治思想多源自盧梭這「邪惡的天才」?

《主權在民論:理念和挑戰》:香港抗爭者政治思想多源自盧梭這「邪惡的天才」?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愈發壯大和成熟的抗爭運動之中,不乏盧梭的身影。這大概是受惠於戰後盧梭研究的急速發展,重新將盧梭視為古典自由主義政治哲學的代表之一,帶進大學的思想史課程內。然而,英國當代思想家克蘭斯頓曾言,大家如今已經很難想像,二戰前的讀者其實完全不是這樣看待盧梭。

另一個限制是人擁有這財產後不應浪費,例如擁有過多土地又不夠人手,因而丟空。因為糟蹋的不只是個人的擁有物,更是上帝創造的美好事物,浪費受造物便是有違上帝的心意,因而可剝奪物主對該土地或商品的擁有權(洛克認為在金錢的引入前,人的財產主要是土地和牲口,因此多佔而浪費的情況應該不會常見 )。這兩條是洛克財產權的附帶性條款(Lockean Proviso)。所有平等而理性的人,均受到自然法的保障,因此當一個人為了滿足自我保存的自然權利時,不應因此而令其他人的自然權力受到傷害。上述為財產權的原始佔有過程(Original Acquisition),得到合法的財產後,擁有人可以自由通過雙方自願的契約過程轉讓財產。這原始佔有和合法轉讓,基本上構成了所有合法財產的來源。

在整個財產證成的過程,似乎政府都是沒有責任或角色,但是別忘記,那是在自然狀態,也就是政府還未建立的世界,因此也沒有法律、執法機關之類。在這情況下,洛克心目中的自然人在進入政治世界前,並非一隻隻孤獨的野狼咬得你死我活。比較起霍布斯著名的自然狀態描述,即所有人與所有人的無盡戰爭,洛克的自然狀態相對和平寬容——彼此都會透過理性認識到自然法的律令,並且會自行「執法」,也就是說,當有人違反自然法而傷害其他人時,任何人都能以自然法之名懲治凶手,從以保障各人的天賦權利。可是,因為沒有任何客觀的法律體制和第三方的介入,因此執行判刑上未必公道,可能會出現偏私或者個人報復的情況,令「執法」本身也成了不義之事。

John Locke 洛克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洛克

因此,透過共同協議設立一個所有人認同的政府,有清楚的程序和律例可以遵守,也有人專門捉拿違規之徒,自然法的秩序便會更好地受到保障,公民的財產也不會如此容易受到搶掠。否則,人即使有天賦的財產權,也是十分脆弱,比不上在市民社會般安全。所以,人民會通過授權統一的立法機關建立國家,並以服從和受到保護來體現「默許認同」(tacit consent)。因此之故,洛克很直白地說,人們建立共和國,「最大和最重要的目的便是保障私有產權」(The great and chief end therefore, of Mens uniting into Commonwealth, and putting themselves under Government, is the Preservation of their Property)。

麥花臣(C.B. Macpherson 1911-1987)稱洛克的政治理論為財產個人主義(possessive individualism)。在這財產個人主義下,公民想展現個體性(individuality),追求理想的人生,就必須倚靠自身擁有的私有財產。但可以想像到,這世界幾乎無一個共同體是均富的,總有些人因各種理由比其他人富有,擁有更多私有財產,而他們得以實現個體性是建基於這共同體的財產制,更準確點說,是建基在很多無法實現個體性的窮人之上。即使共同體的社會契約是所有人自願締結,或者透過默許認同,但這政府的建立終究由富有的人組成,亦是服務富有的人,因此他們無須強調任何特權,只需要堅持公民社會的平等性和道德優越性。

讀者可能會覺得好奇,為何筆者在先前總結洛克在《政府論》的想法時,並沒有仔細交代他對於人生而自由、平等、獨立等想法的討論呢?畢竟那是許多自由主義論述對洛克政治思想的核心理解。那是因為這些觀點其實並不是洛克獨創,這些共和思想的價值其實早在中世紀中後期已經被不斷討論。

而在洛克生活的同一時期,即是斯圖亞特王朝(The Stuart Dynasty)末年到漢諾威王朝(The Hanover Dynasty)初期的英國,從內戰時期興起的平等派(Levellers)運動思想,到戰後仍然活躍的英國現代共和思想家如哈靈頓(James Harrington 1611-1677)和西德尼(Algernon Sidney 1623-1683),他們不單肯定人生而自由、平等、獨立,追求宗教寬容和男性平等投票權,取消下議院的資產要求,甚至在經濟上提倡平均地權,限制地主擁有的土地田產總額,以便把土地重新分配給窮人,思想極為前衛。相比起來,洛克反而顯得相對保守,其捍衛財產權的理論資源,才是其晚期政治思想的最重要面向,因而被後世思想家如盧梭多番揶揄。

(下略)

相關書摘:《主權在民論:理念和挑戰》:黃色經濟圈、勞資與馬克思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主權在民論:理念和挑戰》,蜂鳥出版

作者:李宇森

FB_主權在民論_COVER_3D
圖片來源:蜂鳥出版

內容簡介

當我們說「主權在民」時,我們說的其實是甚麼?
香港站在歷史關頭,我們應如何再去思索對主權的追求?
梳理歐洲思想史的相關理論重構、分析當代面對的重要挑戰,
重新思考「主權在民」,尋求解放政治想像的可能。

「主權在民」的民主理念歷史悠久,而在香港反送中浪潮,其中一個核心思想正是「主權在民」。這次浪潮和以往的⺠主運動不同的是,抗爭陣營開始重新想像政治主權——但當我們說「主權」時,我們說的其實是甚麼?「民」所指的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