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后翼棄兵》延伸討論:主角的「紅髮」原來藏了這麼多意涵

Netflix《后翼棄兵》延伸討論:主角的「紅髮」原來藏了這麼多意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貝絲勾人的外在形象就是一頭漂亮的髮色,然而這樣的大紅髮,其實藏了很多意涵。

文:癮君子--movie addict

(內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本篇文體,因應各種延伸討論,結構上較為鬆散,若想要理解女主角貝絲的內心議題與改變,可以參考〈Netflix《后翼棄兵》:不斷被挖空,然後一再補丁的破布娃娃〉。

紅髮歧視、獵巫與去標籤化

對於觀眾來說,貝絲的奮鬥不只讓人振奮,甚至會想要開始模仿其裝扮,藉此成為自身所景仰的對象,除了多變且優雅的時尚穿搭外,貝絲另外一項勾人的外在形象就是那一頭漂亮的髮色。然而,鮮豔的紅髮,雖然在臺灣人眼中是一種美麗的象徵,但在西北歐的文明中,卻曾經是一種野蠻、低俗、性慾高強、邪惡或怪異的邊緣標誌。

參照《童話裡隱藏的世界史》所述,西北歐的組成,相較於南歐的拉丁族群,以擁有淺色髮系的日耳曼民族為多,以此出發,因應基因遺傳而出現的少數族群,帶有紅髮的人們,被視為異端之人。

然而,紅髮之所以被進一步厭惡,眾說紛紜,其中最著名的說法,指出西北歐人會懼怕紅髮是因為具有相關特徵維京人的頻繁侵犯與騷擾,著名海盜艾瑞克甚至以紅鬍子為稱號。承前所述,當時的西北歐國家深受海盜困擾,居民就以紅髮惡魔與幫派的說法來傳載北歐海盜對於自身的迫害,而這也使得紅髮的形象,從稀少怪異,多了惡魔恐懼。

時間推移,來到中世紀,即使維京海盜的掠奪早已漸漸絕跡,紅髮惡魔的說法卻越來越廣,而這跟當時的宗教統治有所關聯。當時的天主教徒認為紅色代表了「慾望」與「血液」,相信紅髮會激發人們對性的追求與渴望,是種勾引出原罪的邪淫符號。

TQG_104_Unit_00367RC
Photo Credit: Netflix

另外,根據記載,背叛耶穌的門徒猶大也頂著一頭紅髮,猶大這個人物,又被標記為貪婪與背叛的角色,再加上撒旦的頭髮也是紅色,故此,紅髮的負面意涵不只有其真人真事,還有宗教與神話故事來背書,紅髮的不祥感再次受到強化。

除此之外,因應黑死病、動亂與戰爭,大量的不安與死亡恐懼寄宿在當時歐洲人民的心中,著名且殘酷的獵巫行動開始氾濫,進而幫助囤積卻無處可去的恐慌有了出口,當權者的統治也能更加穩控(備註:宗教競爭越激烈,狩獵現象越火熱)。不過,這股迫害延續了先代們對於紅髮的排斥,畢竟,如前所述,透過口耳傳載,紅髮惡魔的假設變成人們根深蒂固的日常。此後,搭配父權式的宗教讀物《女巫之錘》,如下引述,女性的處境變得越來越危險,紅髮女性更是險中之險。

  • 其一巫術被認定成由肉慾而生
  • 其二女性為充滿慾望的缺陷之人(因其從男性的肋骨中所產生)

當然,以現代的觀點來看,《女巫之錘》就是荒謬的假消息,但書寫的作者為當時的大學者,享有知識話語霸權,甚至明言不相信其論述者就是異教徒,為了自保,民眾只能順服地把戲演完,即使這代表要把人推入火坑,其中的情緒發洩效果更是讓人越演越上癮,迷信的魔力也讓屍體越疊越高。

5F9BA0D2AF2591604034770
Photo Credit: Netflix

此時,紅髮女性,這類被刻板印象標記成高度性慾的族群,正巧成為獵巫行動中的典範靶心,再加上紅髮惡魔的說法,獵巫從迫害合理變成除惡,促使道德機制失靈,人人自危下,紅髮女性被抹黑成女巫的標準形象,藉此,少數人的犧牲換得了多數人的喘息。

另外,就如《童話裡隱藏的世界史》所述,娼妓多半被描繪成紅髮女性的形象,這部份目前筆者仍未找到適當觀點,但我想,綜合上述討論,或許也是在躲避獵殺,只能流落到妓院來求生,當然,這種因應社會處境而產生的選擇,肯定成為當時社會合理化獵殺的理由,一群製造淫亂的惡魔。

綜上整理,可以發現西方文化對於紅髮具有長期的偏見與迫害,故此,即使社會逐漸進步,許多創作仍會運用紅髮設定來帶出女性角色的危險色彩,比如《X戰警:黑鳳凰》中的女主角、《權力遊戲》中的紅袍祭司梅麗珊卓又或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紅皇后,甚至是漫威系列中的緋紅女巫。

紅髮的秘密與哀愁,隨著時代的進步與安定逐漸被破除,這場因應內心慌亂而引發的暴力清洗逐漸拉下布幕,雖然,如前所述,仍有許多作品繼續承襲相關的刻版印象來增添角色塑造,但也逐漸有了翻轉,比如著名的迪士尼動畫《小美人魚》就有著一頭漂亮的紅髮,當初在設定時,公司內部其實有反彈聲音,擔心大眾觀感會影響銷量,發行玩具的廠商更是一片驚恐,認為紅髮的公主根本不會大賣,早期的愛麗兒甚至是草莓金髮。

2016042864189513
Photo Credit: 漫威

然而,市場證明那些擔心都是沒有必要的,紅髮公主的形象不只沒有被厭惡,愛麗兒活潑、好動且熱情,再加上勇敢自主追愛的形塑,打破過往大家對於公主就是「被拯救者」的被動想像,深受眾人喜愛。

就此來說,紅髮公主的設定不只沒有受到批判,甚至大受鼓勵,成為迪士尼在《睡美人》滑鐵盧三十年後的一大躍起。當然,《小美人魚》的成功,也成為迪士尼後續動畫製作上的一個重要參考標的,開始更為積極地去打破框架,而非複製框架,進而有了《美女與野獸》中聰慧的貝兒,代父從軍的《花木蘭》,開始以女性視角與力量為第一敘事焦點的《冰雪奇緣》,甚至強調種族偏見的《動物方城市》。

關於迪士尼的文藝復興,往後有機會再談,現在先把話題拉回到紅髮公主上,跳說迪士尼,另外一間動畫公司Pixar也曾以紅髮形象為底創作出《勇敢傳說》,以此講述一個野蠻且不符禮儀地頂著鮮紅亂髮的公主,梅莉達,可是,故事沒有傳統的王子拯救公主之戲碼,主軸更放在勇敢認錯與補償。當然,講到紅髮的去標籤化,就不得不提最為經典的作品《清秀佳人》(Netflix改編為勇敢的安妮),女主角做為孤兒,帶有遭人討厭的紅髮與雀斑,雖然叛逆,卻富有想像力,總是帶著希望趕自立自強。就此來看,紅髮的標籤漸漸脫落,甚至成為一種蘊含勇敢與熱情的正向特色。

302797-Sepik
Photo Credit: 《勇敢傳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