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代許多人將韓非子與老子兩人畫上等號,但韓非子真正的老師是荀子

後代許多人將韓非子與老子兩人畫上等號,但韓非子真正的老師是荀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詳細了解荀子所主張的思想和後來韓非子所做的論述,其實大部分都有著荀子的思想影子,幾乎是脫胎於他的學說,只是換湯不換藥罷了!

文:王薀老師

韓非師承於荀子

韓非是當時眾國之中韓國的貴族,此人讀遍諸子百家學說,平日特別喜好研究法學,除此之外,一生中所讀遍的著作最能令他折服的,舉世之中卻只有兩人,一為黃帝,一為老子。和他同一個時期並且也曾經當過同學的李斯,也是在那個時代縱橫一時的人物,是有名的政治家和文學家,他和韓非曾經為了揚名立萬,立存於當世,都同時向荀子學習過萬人難敵的帝王學。雖然兩人學成之後各自混跡於諸侯之中,但似乎李斯的命運比韓非好了很多,最起碼他在秦國還有賞識他的文信侯,推舉他為一名小官,後來由於他的計策管用,秦始皇也開始重視到這個人。

李斯足智多謀,特別擅於離間之術,在秦國吞滅六國的戰役之中,他所使用的權術恰好大行於當時,但大抵天下事離不開「心」,心者才是人世間的王道,無論古聖賢或為王、為帝者,重要者在於立身處世之道可否服人。所謂「惡惡不嚴者,也必然有其惡於己者,如果好善不亟者,也必然無善於己者」,也就是亞聖孟子所說,沒有羞惡之心,非人也,所以有時惡惡即便為君子者也在所不免,但看其心所發如何。

處事於人世間,用聖賢之道說教於人比較簡單,但若是以聖賢之道馭駕於人,則較難;要用聖賢之道理,從口裡說出簡單,但要遵行於聖賢之道,親躬、親為則較難;要依聖賢的道理做人處事,這較容易,但如果要用聖賢之道謹慎獨處,不欺自心,則困難;以聖賢的道理處理平常的事務容易,假如要用聖賢的道理處理突如其來的變化,則有困難。這些如果可以確實做到,終究稱得上是一位篤實之君子,但從古至今稱得上良人君子者少矣!

這也是古聖賢人所說,一個人獨居寡寢,如果可以無愧於心,人是否會禍起於蕭牆,全在於起心動念之間,往往禍害皆來自於盛滿,從古至今從未聽聞過盛滿而不招致衰敗者… … 我看李斯便是這等人物,恃寵而驕,私慾為重,所以雖然秦始皇在世時,每每因為他當時幫朝廷建議了許多有建設性的典章制度,但是後來為了私人的利益和明哲保身,他和趙高兩個人聯合起來謀害秦始皇的兒子扶蘇,一起扶助胡亥做為秦帝,但是最終還是被趙高所誅,並且連同他的三族都被殲滅,這便是人心不足,不是為了天下蒼生及黎民百姓,只為了一己權力慾望所得到的後果。

相形之下,他的同學——韓非和他所走的路線就有點不太一樣。他把荀子和老子兩個人的思想精髓,特別是對於老子的思想脈絡下了極大的苦心鑽研,並且參考《道德經》,把各法學家之精華融合後自成一體系。他的主張是為了幫助一個國家的統一,所以為君主呈現如何可以完成霸權主義,並且藉由他的理論,可獲得兵強國富的局面。或許正因為他的理論思想吻合秦始皇當時治國所需,而且可以令他完成統一全國的野心,當秦始皇看到了韓非所著兩篇極好文章,心中極為歡喜地說:「如果這一生可以和這樣子的人坐下來好好地聊一聊,余願足矣!」 可見韓非當時所寫的〈孤憤〉和〈五蠹〉是非常令人驚豔的。

韓非和李斯最大的不同是在於李斯能言善道,而韓非平日裡卻沉默寡言,或許這和他從小就有著大舌頭有關,可是他的學問和理論卻勝過於李斯。韓非雖然貴為韓國的貴族,可是韓王並沒有因為他的才華對他有特別的賞識,也沒有給他太多的機會可以陳述自己的抱負。韓非本來對於韓王就不是很欣賞,原因是韓王除了滿足於私慾,喜歡獨攬朝綱,實際上也不是一位有遠見的君主,除了耳根軟,再加上無法知人善任,底下淨是些唯唯諾諾、諂媚阿諛的佞臣,對於無病呻吟、浮誇不實的戲墨之徒卻任以廟堂重位,像如他這般有滿腹抱負又懂得針砭時弊的真名士反而被閒置一方,這令韓非沉悶、痛心不已。

他日夜期盼的是舉天之下,若是有君主可以賞識他那十幾萬字的著作,那則是他願意肝腦塗地、報效之所。日後雖然他得到了秦王的重視,但是伴君如伴虎,讓他充分地警覺到自己著作中所言及的,要遊說他人是多麼地困難,更何況他所面對的是歷史上的霸主——秦始皇。也許正如他所說的,在和秦始皇互動的過程中,他了解到太多君王內心所顧忌的隱憂,而埋下了日後的禍根。也如同他的著作中所講的,即便他所推動的學說得到了實際上的效應,但是君王很快就會忘記了這是你的緣故,不但吃力不討好,反而君王會把你視為禁臠。

實際上,以韓非的才學,看過他著作的人,無人會不感佩的,從他所著作的 〈孤憤〉便足以了解他對法學所認知的深度,在那個時代真的是箇中翹楚。他如果對於整個天下的時事和各國國君的優劣沒有一定的認知,也絕對寫不出如〈說 難〉這般的著作;如果他沒有輔佐賢良君主的才幹,他絕對沒有把握可以輔佐君王如何辨別忠奸以及如何駕馭、懲治孽臣的方法,所以才有〈奸劫弒臣〉的出世。

但也由於他對儒學沒有真正的崇景,導致於偏頗於法治,到最後無法獲得平衡的狀況下,連自己的性命都賠上去。從〈五蠹〉的內容便可以更深入地了解,韓非的確是不可多得的政治觀察家,才有辦法把當時對政治上有危險的五類人描述得淋漓盡致。雖然他崇敬老子,但是他卻只取用「無為」的重點,整個來說構成韓非子的思想體系主要的來源離不開老子、荀子、商鞅、慎到及申不害這些人學術的核心和重點。

關於韓非最後是如何死的?雖然有多種說法,其中的內容大部分來自於司馬遷的《史記・老子韓非列傳》以及《戰國策》中的姚賈,因為姚賈是屬於韓非最討厭的縱橫流派之徒,見他在秦王面前鼓動如簧之舌,輕易地就取得賞識,封為上位,韓非當然會在秦王面前說三道四。韓非的口吃怎比得上姚賈的舌燦生花,最後罵人的喊救人,姚賈沒事,韓非卻引來了殺機,且不論他的死,最後史學家的評斷如何,但總括一句,並非得以善終,便是韓非的結局。

我們今天談禮,為什麼會提到韓非子和老子,實際上後代有許多人對於老子的尊崇,甚至於把兩人畫等號,認為韓非子是繼承老子思想大統的人物之一。實際上,韓非子他真正的老師是荀子,而荀子的思想和老子又有著天淵之別,荀子只能說是在孟子以後比較著名的一位大儒罷了!詳細了解荀子所主張的思想和後來韓非子所做的論述,其實大部分都有著荀子的思想影子,幾乎是脫胎於他的學說,只是換湯不換藥罷了!

荀子所主張的人性本惡論和老子及孔子所說的禮,又極有不同之處,他認為人類對於禮節、倫理方面的表現,其實都是靠後天的教育才養成的,並非來自於人類的本性,並且他也舉出了人性無論是在各方面的禮義、倫理上,都是基於人類的基本欲求和原始本性,最後文飾以後天的文化禮儀,終究不過是為了取其所好而已,無論是君臣、父子和兄弟之間莫不如此。

基本上,只要是人,都會受制於飲食、寒暖和五官所追逐的感慾而行使自然的本能,這中間如果沒有好的禮制和禮統做為約束和指引,我們的社會、家庭和國家都會產生混亂,甚至於有可能會有違背綱常的事情發生。所以,他所主張的觀點是認為人類的倫常如果要達到孔子所說的盡善盡美,就非得要用儒家所說的禮、義、廉、恥等思想,來轉化和制約行使惡念、惡行的機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師者【第貳冊】》,善聞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出版
作者:王薀老師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天下事離不開『心』,心者才是人世間的王道,無論古聖賢或為王、為帝者,重要者在於立身處世之道可否服人。」

人是學習的動物,也是群居的動物。我們的教育日漸專業化、複雜化,在學習這件事情上,也由對「人」的學習,轉為對「學科」的學習。因此我們忘卻了老師的角色,是一個值得模仿、效法的對象,而把他們視為一個提供學科知識的人,無怪乎韓愈疾呼:「師道之不傳也久矣!」

本書中王薀老師除了寫下他與由幼至長的數十年間,值遇到許多亦師亦友的善知識言身教,也提及孔子與門人弟子間的諸多師生情誼,包括子路的莾勇及忠誠、子夏的好學勤問,以及顏回對於仁的持守,更以神怪故事、儒、釋、道三家的人物等古今人事來舉例,展現了傳統教導中守禮、忠誠、講信義、內聖外王等美德,以期讓我們人生更完滿。

這些先賢耆宿他們共通的特點是學識淵博,並且可以把所知所學融入言行身教中。閱讀其中的奇節瑰行令人如坐春風,並從中獲取靈思無數。

一、從儒、釋、道諸多弟子與老師往從的故事,展現佛陀、老子及孔子的風範及學人的求學的態度!

孔子見到了老子之後,完全放下了自己尊貴的身分,也不顧隨從的弟子,很恭敬地按照傳統的古禮執弟子之禮,等待老子回禮之後,尾隨老子之後進入廳堂。這個時候孔子還是再度對老子施禮敬拜,老子面帶笑容、很慈藹地問孔子來見他是為了何事而來?這時孔子便又很禮貌地作揖起身,離開自己的座位,恭敬地回答並且請示……。

二、從平民百姓到皇帝記載各種古今多少的真人實事,引證儒家思想如何應用在日常生活中!

朱元璋言行懇切地問了出席早朝的文武官員,和宋濂比較親近的一位官員就報告朱元璋說:「啟稟皇上,宋起居由於年紀衰老的緣故,最近身體狀況不佳,因此臥病告假在家中。」

沒想到一向鐵面黑臉的朱元璋,突然間整個神情變得很柔情又很擔心地對著臨朝的官員說:「宋起居在他任職期間,我對他的印象極好,這人是我看過最純真、最直率、不擺弄心眼的好人,這麼多年的相處,沒想到這會兒他卻生重病了。」

她對待狄仁傑有時也會放下自己一向的威嚴,對於狄仁傑極為敬重,狄仁傑由於屢受武則天對他的抬舉,當他的官位已經到達宰相的時候,武則天每次有話要問狄仁傑的時候,都還會尊稱他一聲國老,同時也因為晚年的時候,狄仁傑因為操勞國事過度,四肢舉動也都老邁不堪,所以武則天特別恩准狄仁傑每次上朝的時候,若有稟告,可以免於下跪之禮……。

三、本書帶你揭開孔門七十二賢人鮮活的真實生活樣貌!

子路剛入師門的時候,經常奇裝異服,不修邊幅,出奇有時,孔子講說他的不是的時候,他還經常頂嘴,甚至於在眾多同門之中,譁眾取寵地出言不遜,羞辱過孔子,但孔子就是這般地善巧睿智,因材施教,雖然碰到如此粗莽的學生,他依然導德齊禮、不厭其煩,用盡一切善巧設施,時間慢慢地過去,子路在一旁看到了老師的辛苦和無私的付出,以及諸多各類的門生,臣服於孔子的道德和人格,子路這顆頑石也漸漸地把稜角愈磨愈圓。

孔子回答他:「在我的所有弟子當中,就屬顏回是最認真鑽研探尋學問的,而且他不會隨便地遷怒別人,犯過的錯誤永遠不會再犯,但是可惜的是他實在太短命了。」顏回的死據說是來自於用腦過度,並且不注意自己的身體保養,年紀輕輕不到三十歲頭髮就全白。在歷史上,《論語》的〈雍也〉篇有記載世人都知道的一段話:「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這點許多人都無法堅持並且做到,但是顏回始終樂此不疲,完全絲毫未曾有過悔態。

getImage
Photo Credit: 善聞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