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創意經濟」的發展與限制:從蘭納「神獸」化身為「療癒系小物」談起

泰國「創意經濟」的發展與限制:從蘭納「神獸」化身為「療癒系小物」談起
Photo Credit : Pracha Jumpabur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多數藝文及文學作品,若要公開放映或付梓出版,都必須事前獲得政府當局核准,而「審查標準」則多屬政治、傳統或道德等模糊概念,並沒有明確與清楚的規則與規範,因此造成泰國藝術創作者多持「自我審查」甚至「自我閹割」的心態與做法,以避免產生不必要或不可期之麻煩與困擾。

2020年12月8日及9日泰國《世界日報》連續以「泰國神獸造型超療癒 融化網友心」及「超療癒神獸公仔 即日起開放預購」兩標題報導略述,泰國「神獸」最近突然成為社群媒體上熱門話題之一,將源起於蘭納(Lana)文化民間傳說的獅身龍頭「朵瑪姆」(ตัวมอม)及守護喜馬攀森林(Himmapan Forest)的龍鱷合體「赫拉」(เหลา)兩尊神獸圖騰,經由業餘藝術家沒有框架及限制的「素人藝術(Naive Art)」創作風格,憑藉對佛教的單純信念,去除不必要的贅飾而保留最原始、純淨的形體,協助神獸從佛寺走入尋常百姓家中,並幫助旅遊業者增加觀光收入等云。此報導印證了「創意經濟之父」約翰‧霍金斯(John Howkins)於2001年出版《創意經濟:好點子變成好生意》(The Creative Economy)一書中所提觀點:「創意並不被藝術家所壟斷,任何人包括科學家、商人甚至是經濟學家都可以有創意」。

135787068_1374187822929018_6534449860383
Photo Credit: Pracha Jumpaburi
《世界日報》報導的療癒泰國神獸公仔,由藝術家普拉察(Pracha Jumpaburi )所製作

何謂「創意經濟」概念?

根據2008年聯合國貿易及發展會議(UNCTAD)對於「創意經濟」(Creative Economy)的定義,創意經濟的核心是創意產業,即創意經濟是一個不斷演進的概念,其涵蓋範圍大於創意產業,創意經濟可表示為創意產業加上其他與創意經濟有關之概念;創意經濟包含經濟、文化和社會面向,與科技、智慧財產權及觀光之間存有互動,可以促進收入並創造工作機會與增進出口收益,有助於「社會包容」、「文化多樣性」以及「人類發展」,具有「硬實力」功能及「軟實力」作用,可以提升人民生活藝術與美學涵養等,同時就政府相關政策之制定與規劃而論,創意經濟並為可行的發展方案,除創新特色外,其也需要跨領域的政策回應與和政府各部門的協調運作。

英國自1990年代提出「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ies)相關政策發展以來,由於創意產業兼具「硬實力」與「軟實力」的功能與作用,除了改善英國勞工失業問題及創造經濟產值之外,同時也具有文化關懷、外交擴展以及地方特色、價值認同等正面效益,故而引起各國紛紛效尤;無論其名稱被稱以「創意產業」、「文化產業」或「知識產業」等,儼然已成為21世紀的產業發展顯學,透過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市場行銷,更加速創意與文化內涵之商品化過程,「創意經濟」已是當今最具發展潛力的經濟型態之一。

泰國「創意經濟」發展歷程

亞洲國家對於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動機,多以推動國家整體產業型態轉型與升級為考量,希望藉以進一步提升國際競爭力而作為,故政府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相較歐美國家更為主動與積極。創意經濟因隨著各國宗教文化、歷史背景與政治體制等差異,其發展優勢與策略各有不同。泰國實施中央集權的君主立憲政體,地方政府之藝文政策須受中央政府監管,且因文化藝術創作涉及政治、宗教與傳統習俗等「形上」範疇,故被泰國當局視為較具思想性與敏感性之議題,因此對於藝文創作的審查原則便採取「動態模式」,亦即因案而異的「浮動標準」。

泰國創意經濟政策之源起與發展,其實深受「亞洲金融風暴」與「經濟全球化」等國際因素影響。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後,泰國總理塔克辛(Thaksin Shinnawat)執政時期(2002-2006)選定以「文化創意產業」(Cultural and Creative Industry)作為重振經濟發展的動能產業,2002年成立「文化部」進行國內所有文化事權的統一整合,並在該部設立「當代藝術文化辦公室(Office of Contemporary Art and Culture)」,成為泰國近代首個負責文學、電影、音樂、舞蹈、繪畫、表演藝術與視覺藝術之專責管理機關;2004年再於總理府下設置「泰國知識管理發展辦公室(OKMD)」,負責推動文化創意設計與催生「泰國創意設計中心」 (TCDC)。

shutterstock_116090569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泰國創意設計中心內的圖書館和共同工作空間

2006年9月19日泰國皇家軍隊(กองทัพไทย)趁塔克辛總理飛赴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之際發動軍事政變,泰國再次進入政治動盪時期,隨後由較為親商及菁英色彩濃厚的民主黨執政,總理阿披實(Abhisit Vejjajiva)在任期間(2008-2011),提出「創意經濟(Creative Economy)」政策並列入泰國第11期「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計畫2012-2016(National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Plan, 2012-2016)」,該政策透過成立「創意經濟局(Creative Economy Agency)」推動「創意經濟基金(Creative Economy Fund)」,用專款方式補助泰國中小企業發展文創產業。

2011年7月「為泰黨(Pheu Thai Party, PTP)」盈拉(Yingluck Chinnawat)贏得大選上台後,伊執政時期(2011-2014)對於文創產業,基本延續其胞兄塔克辛的執政路線,調整前民主黨政府之「創意經濟」計畫,並轉而支持「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ies)」,成立泰國「創意經濟促進局(Creative Economy Promotion Agency)」作為主管機關,同時為了平衡城鄉文化差距,特別選定清邁(Chiang Mai)成立TCDC分支機構,做為泰北設計中心並推動「創意清邁」計畫,藉以發展數位內容、軟體與設計等產業,逐步整合文創產業、人文特色、自然景觀,營造文化生活圈,活化文化資產,厚植觀光資源,使得清邁得於2017年獲選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全球64個創意城市之一,並列名「工藝及民俗類(Craft and Folk Art)」藝文勝地。

2016年中期泰國帕拉育總理(Prayut Chan-o-cha)提出一項為期20年的國家發展計畫:「泰國4.0」(Thailand 4.0),規劃每5年為一個執行階段,透過價值基礎和創新驅動的概念,致力發展知識經濟和智慧產業,並強調科技、創新與研發為計畫重點,讓泰國從過往的生產基地逐漸轉型成創新研發與服務型導向的產業發展模式。泰國文化部為配合「泰國4.0」及第12期「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計畫2017-2021」所公布的施政綱要,努力打造泰國成為區域文化交流中心、提高文化創意產業收益,因而具體提出18項重點施政項目,其中第5條則為「促進國際社群之文化合作交流」,而具體做法就是藉著辦理國際藝術節、推廣國際文化交流活動,透過簽訂瞭解備忘錄(MOU)的方式,期將泰國認同及泰式文化推向國際社會。

shutterstock_71912905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泰國4.0」的目標,是讓泰國從過去的生產基地逐漸轉型成以創新研發與服務型導向的產業發展模式

泰國「知識經濟4.0」

「泰國4.0」的目標是在加速泰國未來5年、長期共20年的經濟成長,希望將泰國從「農業1.0」、「輕工業2.0」、「重工業3.0」,升級成以創新價值為導向的「知識經濟4.0」;2017年2月由「泰國投資促進委員會」(The Board of Investment of Thailand, BOI)主導的「泰國4.0」正式啟動,它就是泰國外資政策與產業規劃方案的整體統稱,其中第一階段5年所選定的10大目標產業,即包括現有產業增值類的「次世代汽車業、智慧電子業、高端醫療保健旅遊業、農業及生物科技業、食品科技業」,及五大新興產業類的「智慧機械與自動化、航空航天、生質能源和生物化學、數位經濟、醫療保健」等領域,泰國執政當局希冀著力在此兩大類產業的發展,未來能夠引領東南亞或至少在「北東協五國」(泰柬緬寮越)輸出生產力,並帶動周邊其他關聯性產業與服務業的興起,以便繼續維持泰國在「東南亞製造」的優勢地位。

「泰國4.0」在未來新興產業類中,特別強調所謂的「數位經濟」(Digital Economy),藉由高科技的應用來創造經濟「產值」,因此在藝術文化方面,除延續「泰國創意設計中心」之外,亦研擬透過數位經濟來解決老年化、農業生產等問題,及延伸至傳統藝術的保存與再製。根據泰國第12期「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計畫2017-2021」,文化創意產業被列為五大新興產業之一,其中針對教育、產業、觀光及區域發展等四大面向,特別強調加入「創意」運用來提高文創產業收益,因此在教育方面,擬運用文化創意來推廣道德與幼兒等教育內容,藉由創意媒體及創意產業的途徑提升泰民的數位運用能力;在產業方面,則配合發展包括文化創意產業在內,以「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based)」為主體的產業;觀光是泰國主要產業之一,因此將致力發展數位技術運用於文化旅遊;在區域發展方面,則維持以清邁為泰北設計基地,繼續推動「創意清邁」計畫,並鼓勵開發設計多元APP數位程式供旅客運用。

泰國「文創產業」發展侷限

2014年5月帕拉育總理執政以來,除取消前朝民選政府時期通過的文創政策及補助基金外,在政府年度總預算中的文化預算占比,也是屬於偏低且排序較後的「弱勢」項目,同時軍政府並未訂有明確清晰的文化政策,對於包括文創設計、樂活產業、旅遊科技(建置APP協助文化觀光)等泛創意經濟範疇,僅有原則性論及將推升創意、文化及高附加價值之產業發展「口號」,並無實質編列太多預算對於藝文人士或海外交流活動給予補助,而零星的公費補助僅有來自文化部、王室基金會及TCDC等有限管道,並且只對特定題材(王室紀念或國家民族等)的創作酌予支持及設有諸多申請條件。

帕拉育政府面對藝文創作的管理態度,採取「道德管理」的中央集權文化管理模式,即以政治思考及道德判斷等「形上」標準,發布所謂的「12條核心價值」(12 Core Values)準繩,內容包括要守護國家、宗教及王室,尊敬父母及師長,尊重傳統文化,及將國家利益置於個人之上等價值觀,做為藝文創作與創意發想的審查框架,尤其對於涉及王室成員、政治時事、宗教信仰或傳統文化等內容更是嚴格;泰國多數藝文及文學作品,若要公開放映或付梓出版,都必須事前獲得政府當局核准,而「審查標準」則多屬政治、傳統或道德等模糊概念,並沒有明確與清楚的規則與規範,因此造成泰國藝術創作者多持「自我審查」甚至「自我閹割」的心態與做法,以避免產生不必要或不可期之麻煩與困擾。

shutterstock_72932546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曼谷藝術文化中心」(BACC)

泰國創意文化的軟硬體資源分配不均,重點場館亦呈現高度集中現象,兩大公營場館:「曼谷藝術文化中心」(BACC)及「泰國創意設計中心」(TCDC),與兩大藝術教育重鎮:「泰國藝術大學」(Silpakorn University)及「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成為育成與推廣文化創意產業、影視流行音樂及藝文展覽活動的主要資訊平台,而其他諸如「曼谷當代美術館」(MoCA Bangkok-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暢萃文創園區」(ChangChui Creative Park)、「廊1919」(Lhong 1919)、「河城藝術古董中心」(River City Bangkok, RCB)、「果醬工廠」(The Jam Factory)、「貨櫃市集」(Art Box Market)、「河濱夜市」(Asiatique)、「洽圖洽週末市集」(Chatuchak Weekend Market)及「暹羅天地」(ICONSIAM)等私營文化機構或藝術展演場域,亦均集中於曼谷及其周邊區域,不利於整體創意經濟的全面發展。

「創意經濟」之穩健發展及與景氣波動相關性較低,具有產業結構轉型升級之發展潛力,因而成為諸多國家相關政策與經濟發展之施政選項。泰國由於旅遊觀光產業發達,國內市場規模適中,以及政府致力於創意經濟發展等利多因素,使得近年泰國在商品設計(珠寶、家具、服飾)、影視娛樂(電影、電視、廣告)及民俗技藝(按摩、泰拳、泰式料理)等領域之創意表現享譽國際,也連帶促進了泰國一般非創意貿易商品的出口規模,故「知識經濟」等文化創意產業自然被帕拉育政府列為五大新興產業之重點發展項目,然而值此「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際,如何將天馬行空的泰式創意,落實為具體可行的經濟產業,著實考驗泰國官僚體系的「知識」與民間藝術家的「創意」,Amazing Thailand(神奇泰國)總是具有一種可以讓世人期待與驚艷的魅力與魔力 !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