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的人》:「我如果沒有逃跑,如果就這樣回越南,3年來我1塊錢都沒有賺」

《逃跑的人》:「我如果沒有逃跑,如果就這樣回越南,3年來我1塊錢都沒有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6000美元的仲介費對移工們而言是一筆大數目,等於來臺灣工作一陣子仍存不到什麼錢,僅能拿去支付仲介費。草雲及其他女性越南移工們回想起剛來臺工作第一個月的薪資,月薪2400台幣算是當中領得最多的一位,更低的甚至只有1800元,被仲介東扣西扣之後僅剩的工資,與高額的仲介費成了最諷刺的對比,也成了許多移工選擇逃跑放手一搏的主因。

文:薛婕劇照提供:曾文珍導演

六千美元的無奈

「逃跑」二字看似充滿主動性的詞彙,但在這部2020年上映的記錄片電影《逃跑的人》中,卻呈現出以兩位越南移工主角為主線「被迫逃跑」的故事。

主角之一的范草雲,起初的雇主家照顧阿嬤,但因為雇主決定不續聘,草雲為了繼續在台灣工作、掙錢只好逃跑,即使心中對阿嬤有無盡的掛念與愧疚。

「我如果沒有逃跑,我回去沒有錢,來這邊3年賺的錢都繳給仲介公司跟負擔弟弟生病的費用了,如果就這樣回越南,3年來我1塊錢都沒有賺。」

6000美元的仲介費對移工們而言是一筆大數目,等於來臺灣工作一陣子仍存不到什麼錢,僅能拿去支付仲介費。草雲及其他女性越南移工們回想起剛來臺工作第一個月的薪資,月薪2400台幣算是當中領得最多的一位,更低的甚至只有1800元,被仲介東扣西扣之後僅剩的工資,與高額的仲介費成了最諷刺的對比,也成了許多移工選擇逃跑放手一搏的主因。

mpark_news-2020-12-11_11-00-08_109759-15
《逃跑的人》主角之一的范草雲(左),當年由於要償還高額仲介費,原雇主不續聘後她鋌而走險成為逃跑外勞,一逃就是4094天。

四千零九十四天的惡夢

「每天在外面會緊張啊、擔心啊、去哪裡都怕會被警察抓到。」

草雲眼眶噙著淚水,這句話也道出了每一位逃跑移工的心聲。4094天中因為「逃跑」的身分而活在被抓的恐懼之下、活在被雇主威脅的無奈底下,但充滿韌性的草雲卻沒有被打倒,反而在臺灣做起了公益,她為越南中部水災做募款、提供在台越南移工急難救助金、參與128場越南移工的告別式,更親自送30個骨灰罈至機場。做著這些的同時,草雲患上了「梅尼爾氏症」,暈眩、昏倒等身體上的不適也使她擔心起自己會不會就這樣消逝在異鄉。

mpark_news-2020-12-11_10-59-09_637264-15
漫長的逃跑歲月裡,范草雲(左)與同樣在臺灣當移工的胞妹碰面是她少數能放鬆的時光。

一截指頭的代價

另一位主角陳維興,則是因為發生工作意外,大拇指斷掉一節而被老闆拋棄,此後開啟了逃跑的生活。被趕出工廠後,陳維興走了七小時的路找到一戶願意收留他的人家,小小的房間有著許多他的創作,其中一幅描繪的是范草雲——小小身子卻要肩負著五十公斤的水泥。在每樣創作的背後,都述說著他身為一位逃跑移工在台灣的心境,而他斷掉卻無法接回的指頭,也揭露著身為一位逃跑移工所面臨的沒有健保的醫療困境。

mpark_news-2020-12-11_11-02-01_039633-15
頗有繪畫天份的陳維興,時常用畫筆記錄下逃跑之後的心路歷程。這幅畫是講述他在剛逃跑的第一天,坐在路邊又餓又累時,遇到一位好心的阿嬤請他吃飯的回憶。

「親情」是能跨越國界的感動

「我跟爸爸說我在台灣過的很好,但掛斷電話後就一直哭。」

片中一位女性越南移工短短講出這一句話,卻滿滿的血淚。一句話的背後是來台工作的辛苦、與不願家人擔心的體貼。影片中無論是范草雲抑或是陳維興,又或者是片中其他有名、無名的移工們,多數選擇來臺工作、甚至是為此逃跑的人,皆是為了改善越南家中的經濟,即使在這裡的工作環境並不友善,但在打電話回家報平安時也僅會報喜不報憂,不希望讓家人擔心。

「我希望能在見到祖先之前先見到女兒回來。」

透過鏡頭場景的轉換,草雲的父親也道出了故鄉親人盼著移工回家的心聲。除了移工們很少假期外,草雲「逃跑移工」這個非法的身分更使得她無法輕易回國,「準備禮物」成了唯一關懷家人的方式。電影拍攝團隊與同樣來臺工作的胞妹阿盛,兩度協助草雲運送禮物回故鄉送給家人,然而天意弄人,父親最終仍等不到草雲回家便病逝了。

mpark_news-2020-12-11_10-58-01_453995-15
范草雲的父親見不到女兒最後一面便過世了,年邁的母親仍守候在故鄉等待她歸來。

影片中的親情除了血緣之情外,陳維興與收留他的台灣籍屋主兩者間的情感也已漸漸昇華成親情。在逃逸兩千多個日子後,陳維興決定自首返回越南,雖然洋溢著可以見到家鄉妻小的喜悅,但即將與這位雪中送炭的台灣籍屋主別離,維興眼眶泛紅,他故意轉過頭去吃橘子,邊吃邊盯著手上這顆屋主給的橘子說:

「我知道這個橘子吃起來是甜的。」

對他而言,即使橘子是酸的,但添加了幾分人情與溫暖後,吃起來也會是甜的。

mpark_news-2020-12-11_11-00-44_889371-10
雖然這段逃跑的歲月多半很辛苦,但曾經受過幾個好心台灣人的幫助,陳維興點滴在心頭。

回去以後,妳要繼續好好的過日子

「我都好想叫她趕快回去,但沒辦法,她的母愛很大,像隻母雞一樣,把需要幫助的人都護起來。」

《逃跑的人》導演曾文珍在映後座談會,用疼惜的語氣講出上面那段話,可以聽出導演對於草雲的不捨,而眼尖的朋友可能也已經發現,該片的英文片名取為《The Lucky Woman》(幸運的女性),與中文片名《逃跑的人》兩者似乎大相逕庭,這裡面其實隱藏了導演對於范草雲的祝福,祝福她在回到越南後可以一切幸運,「回去以後,妳要繼續好好的過日子。」

本文獲移人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