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感染只隔離三天,檢疫通知要五天,德國市長投書「防疫要以台灣為榜樣」

確診感染只隔離三天,檢疫通知要五天,德國市長投書「防疫要以台灣為榜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德國運用的警示軟體根本不會告知與確診者有接觸的人在何時、何地有過接觸,更不用說它會通知健康部門了。於今我們大家都認知到,這個警示軟體幾乎就是毫無所用。

想少一些,多一點台灣(Weniger Bedenken, mehr Taiwan)

2020年末的倒數第二天,家中訂閱的德國《時代週報》,用大標寫了台灣。

本來不相信,眨了眨眼認真看才知道,他們把台灣當榜樣作為正面形容詞。這是一篇德國圖賓根市(Tübingen)的綠黨市長帕爾默(Boris Palmer)的建言,他用台灣做榜樣,希望德國可以利用現有的高科技技術,來好好管控疫情,不要一直執著於個資被竊取之疑慮,而捨棄保護人民性命的使命。

圖賓根市長的心聲:蝸牛通知要五天,確診感染者只隔離三天

十天的封鎖之後,如同預期地,感染的人數慢慢地減低。歐洲國家的人,根據自己的經驗都知道,這樣全面的封鎖期會延續整個冬天。

澳大利亞的墨爾本證明了,如果整個社會都盡全力戰戰兢兢地認真抗疫,城市是可以再站起來的,當然所有相關的支出是驚人的。我們要負擔的花費不僅是國家財務與經濟面的,更是有個人的健康與社會成本。一般來說,封鎖越是長久,人民排拒就越激烈。

為了要避免醫院加護病房的負擔,及因疫情所帶來的病情與病患的分流,德國醫療系統人力所能承受染疫指數的能力平均是十萬人口每週約200個個案以內。

現今政治人物對疫情的緊張有更多的共識,要求也更高。他們把十萬人口的感染指數降到每週低於50。如果超過這個標準,那麼封鎖措施就要實施。指數調低的理由不是因為醫療資源的因素,而是政府的人力不足,做不了疫調。不過,不管是管控值調低還是提高,兩者都需要有效率地做接觸者的疫情調查。

台灣和韓國在這場疫情中,展現給世界這兩個國家使用現代科技,可以完美地在疫情期間有效控制感染指數在十個人之下,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台灣。這個島國幾個月以來幾乎完全沒有本土案例。確診的案例全被檢疫隔離20到30天或更長的時間。

比較起台灣,德國的檢疫隔離是三天。透過這個洞,病毒早就無遠弗屆地穿過了。

同樣重要的是對接觸感染者的人所做的追蹤速度。根據圖賓根市的估算,一個接觸者要做檢疫,他從接觸感染者一直到得到官方通知的時間,平均天數要五天。以這樣的速度來管控,很遺憾地,即使官方把確診人數的指數調低到五十,其實也不會更好。在確診人數之外,疫調過程決定感染速度。

而德國是老舊式的:政府單位的健康部門,無法和實驗室與維持秩序的部門使用一致性的軟體,來傳送與交換資訊。至今他們還是要用手動的方式轉達資訊,比如打電話,傳真或用蝸牛速度的郵寄給當事人。

當然即使我們解決了這些問題,當事人也僅能用充滿漏洞的記憶方式去回想他的足跡。而這些對管控病毒來說,都太過於緩慢了。

期許德國能有有效的警示軟體來管控

其實唯一有效的方式就是以警告應用軟體,讓可能被感染者自行去檢測與隔離檢疫。德國很多政治人物自我感覺良好地以為,我們的警告軟體相較於其他歐盟國有相對多的人下載,因而沾沾自喜。

但是,目前德國運用的警示軟體根本不會告知與確診者有接觸的人在何時、何地有過接觸,更不用說它會通知健康部門了。於今我們大家都認知到,這個警示軟體幾乎就是毫無所用。這個警示軟體只保護了個資,沒有防範到病毒。

就如同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說的,有75%的感染者追蹤不到足跡。其實這個問題是可以輕易解決的。只要照台灣管控疫情的方式來管控我們的疫情,也就是把百分之一的人都好好地管控隔離起來,讓他們做好居家檢疫,那我們這年的冬天99%的人在遵守衛生條件的前提下,都可以自由地去上學、上班工作或去看戲劇。

如果有人認為,因為這樣就會造成更多人不想安裝警示軟體,這種說法完全不可信,誰說難道就不會有相反的情況?說不定因為我們有了有效的警示軟體,就會讓更多人來安裝,因為有效的警示軟體不僅顯示警示,更可以清楚地辯識足跡。

使用科技的技術本來就不是什麼巫術。相關於儲存庫存的數據資料法案,也早就立法了。

原本此法要在2017年實施,但卻在實施的兩天前被暫時凍結了。凍結原因就是大家擔心國家的監控。但此時此法卻可以讓供網公司依循法律,透過手機或警示軟體迅速地散播個人的足跡紀錄給相關人。

至於國家監控的擔憂,其實法律早有規定,如要取用足跡資料必需有法院的判定允准才行。沒有法院允准,根本不會有人有辦法可以取得任何個人所在地點的資料,況且14天之後資料就自動消除。地點和時間的資料,都可以匿名來處理。

如果我們看一下自己的使用的手機,一定會非常驚訝,手機上的軟體,準確地紀錄著我們曾經所在的足跡。Google、Apple、Facebook都知道我們何時在何地與何人交際。為了克服疫情,我們信任自己國家的程度至少也要和信任這些美國集團一樣才行。

台灣人走路有風

前一陣子駐德代表謝志偉代表在臉書說,他因為台灣抗疫有成,最近在德國走路有風。自己讀完報後也深有同感。台灣的光,經過這場戰疫可以說是被世界完全照見,而且是擦亮世人對台灣的眼睛。各個國家都在學習抗疫,而我們的抗疫引領全球。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