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菲律賓窮學生爬上屋頂,尋找足夠強的網路訊號來看線上課程

【圖輯】菲律賓窮學生爬上屋頂,尋找足夠強的網路訊號來看線上課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一個擁有1.08億人口、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家庭能夠上網、許多家庭沒有足夠交通工具的國家,採取線上課程、居家自學,以及電視和廣播方式上課,已是一件極具挑戰性的任務。

自從疫情迫使10歲的卡爾馬(Jhay Ar Calma)進行遠端課程以來,為了收到網路訊號,他經常不得不爬上自家波浪狀的鐵屋頂,而他的家則是位於馬尼拉一個貧窮的街區。

在屋頂上,他坐在一個破裂的塑膠盆上,希望有足夠的訊號強度來架設政府發給他的設備。

卡爾瑪的母親帕魯蘭(Jonalyn Parulan)說:「有時候我們會把網路的SIM卡換成其他的供應商,這樣他就不用跑到屋頂上讀書,但是我們沒有足夠的金錢來支付這筆網路費用。」

RTX8KR9K
在屋頂上的卡爾馬|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取消了在疫情低風險地區進行實體課程的規劃,並無限期延後重新開放學校教室的時間,因為菲律賓正在面臨武漢肺炎高達48萬例確診的挑戰,這個數字在東南亞位居第二。

在一個擁有1.08億人口、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家庭能夠上網、許多家庭沒有足夠交通工具的國家,採取線上課程、居家自學,以及電視和廣播方式上課,已是一件極具挑戰性的任務。

根據菲國教育部的說法,輟學的學生人數已經激增。

RTX8KR9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馬尼拉以南的拉古納省(Laguna province),學生們要爬上一座山才能上網,他們甚至建了一座小屋,下雨時可以作為臨時的教室、作業做到深夜時可以睡覺,只因為這邊收得到網路訊號。

這種情況與19歲的貢札加(Rosemine Gonzaga)的大學生活相去甚遠。

「我對上大學感到非常興奮,因為我的一生都是在這座山上度過的。」貢札加說,疫情阻礙了她在城市獨立生活的計畫。

RTX8KR9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和她所在社區的許多學生一樣,她依靠獎學金生活,因此擔心如果若跟不上課程,可能會因為成績不佳而失去獎學金。儘管如此,貢札加還是決定繼續上網路課程,而不是冒著被感染的風險去學校。

「我沒有理由停止學習。」她說。

RTX8KR9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18歲的安達爾(Mark Joseph Andal)住在巴丹加斯省的聖胡安,他在建築業兼差,為了線上課程購買一部智慧手機,還在樹林間建造了一個臨時處所,以獲得網路信號。

當信號消失後,安達爾拿起他的塑膠椅子移到另一個地方,如果下雨,他一隻手拿著電話,另一隻手拿著雨傘。

RTX8KR9V
安達爾跟他自己搭的小屋|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安達爾說他別無選擇:「我們並不富裕,完成學業是我報答父母撫養我的唯一方式。」

安達爾承認,當他聽到學校可能重新開學時,他既鬆了一口氣,卻又感到害怕。艱難的環境使他更有非得要成功的決心。他說:「我想在課堂上更加活躍、我想更加努力,不管現在的情況如何,我都要不斷提升自己。」

RTX8KRA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然而,還有許多家庭在為居家遠端教學而掙扎。

11歲的卡斯楚(Lovely Joy de Castro)住在馬尼拉公墓的一個臨時住所裡,有時候她會坐在墓碑上學習,以免踩到腳下的雞肉,這些雞肉是家人賣給遊客的食材。

卡斯楚的祖母桑托斯(Angeline Delos Santos)說,「我知道我們在學習上沒有給她足夠的督促,但如果我們不顧好生意,連餵飽孩子都有困難。」

桑托斯說:「我只希望她能完成學業,找到一份好工作,並在這個墓地之外,找到屬於她自己的生活。」

RTX8KR9D
坐在墳墓上的卡斯楚跟她的家人|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