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國崛起,承認也不是、不承認也不是的拜登

面對中國崛起,承認也不是、不承認也不是的拜登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如果僅僅致力於推翻川普的政策,重回以往的主張,那麼美國只會在原地踏步,不用霹靂手段,就根本無法彌補被川普弄丟的四年,若只想「回到四年前」註定不會奏效。

文:曾九平、黃治金

美國大選結果塵埃落定,即將迎來拜登(Joe Biden)時代。拜登將如何處理中美關係這一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備受矚目。

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和右翼勢力在短短四年內對中美關係進行了一次近乎顛覆性的調整,改變了歐巴馬(Barack Obama)時期較為均衡的競合關係。在白宮濫權、國會懶政和黨爭愈加極化的大背景下,美國社會和政界形成了對華強硬的新共識。拜登上台後,也只能在這一共識基礎上,進行對華關係的調整,任何示好的舉動,就會被視為軟弱和妥協。所以,尚未上台,拜登便表態,不急於取消加徵的關稅,不立即撤銷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不輕易加入新的貿易協議。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從小布希(George W. Bush)到歐巴馬,美國官方一直主張「歡迎一個和平崛起的中國」的立場。到了川普政府,這句表述消失,言行上否認中國崛起,否認中方的科技及經濟發展成就,並採取霸權手段封殺和打壓。拜登及其提名的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等國安會成員也不再提及「歡迎和平崛起中國」,取而代之的是川普政府的類似指控,比如中方「掠奪性」經貿政策、盜竊智慧財產權和國企的不公平優勢等問題。

只不過,和川普不同的是,拜登主張和盟友及合作夥伴形成統一戰線,再應對中方:拜登最近曾談到新政府外交政策的總體方針,即美國回來了,美國不再是單槍匹馬;候任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稱,拜登打算在第一個任期之初,組織一次全球民主國家峰會,這是他組建統一戰線,抵制俄中等國日益猖獗的獨裁統治的更廣泛嘗試的一部分;布林肯強調規則與構建「民主國家聯盟」,支持歐巴馬時期的「重返亞太」戰略。

如果僅限於手法不同,那麼拜登對川普政策的調整,也只是皮毛。回首1978年12月中美兩國建交,是時任卡特(Jimmy Carter)政府承認「一中代表權」轉移,視北京政府「合法」的結果,對照如今拜登需要回答的根本問題,則是久違的中美之間的「再一次承認」的時刻:美國是否承認中國的崛起,如何與崛起後的北京打交道。這是決定中美關係走向的基礎。

打壓對手,無法解決問題

川普政府過去四年在右翼的推動下全面對抗中國。歸根結柢是川普拒不承認中國崛起,而採用霸權打壓中方。不過,不承認不代表不存在,打壓未必就能把對方打回原形。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10月13日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2020年,中國經濟將成長1.9%,到2021年,更將達到8.2%的成長,與美國的經濟規模差距將縮小至25%。按照IMF估測,在歐巴馬2008年勝選時,中國經濟規模僅為美國的31%,但到2021年拜登上台,這一比例將接近75%。

RTX83ES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曾提出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的美國國際關係理論家艾利森(Graham Allison)10月15日在《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網站就此發文評論稱,按照購買力平價(PPP)這一IMF和美國中情局(CIA)公認的對比國民經濟方面最精準的衡量標準計算,中國當前的經濟規模(24.2兆美元)已超出美國經濟規模約(20.8兆美元)六分之一,美國不得不承認且不願意看到的現實,是中國已經取代美國,成為最大經濟體。保守地說,經濟學家則普遍預測,到2027年左右,中方GDP總量將全面超越美國。

事實上,中國已然取代美國,成為主要國家的貿易夥伴,比如中國已經連續四年成為德國最大貿易夥伴。東協也已超越歐盟,成為中國最大貿易夥伴。在疫情年,中國也成為了全球口罩及其他的防護裝備的生產中心。根據大陸官方2020年12月公佈的數據,11月出口超出預期,與東協、歐盟和美國三大貿易夥伴之間的貿易順差明顯成長,這一態勢有望持續到2021年上半年。

除了經貿層面,中國也加大了金融改革力度和科技領域的基礎建設投入,包括推動創新、調整國企的角色等。在疫情與貿易戰背景下提出的內循環,基本也為下一個五年經濟發展規劃奠定了基調,即緩解對出口的依賴;中方的科研投入也在逐年增加,2019年投入在GDP中佔比為2.23%,緊追美國和日本的2.83%和3.26%。美國科研投入和品質仍然較高,但中美的差距正在縮小。

十多年來,世界經濟格局的轉變之勢已經非常明顯。即便川普保守政府透過霸權手段全面打壓中國,甚至推動和中國脫鈎,都無法阻礙中國經濟和科技的持續崛起。拜登如果只是換個方法進行打壓,則無異是繼續掩耳盜鈴。

新世界已「回不去了」

「美國回來了,我的施政計劃雄心勃勃且非常激進」,美國將「準備好再次領導」全球舞台。拜登11月24日公佈首批內閣成員名單時,在記者會上信心滿滿地說。

沒錯,美國是回來了,至少開始重回菁英政治。梳理拜登公佈的內閣成員名單不難發現,人員兼具多元化、包容性,白人、非裔、女性、專家學者等,來源非常廣泛。

但是美國回來並不代表川普過去四年的外交影響能一筆勾銷。從盟友對拜登政府的反應看,美國的領導力並不易恢復。比如德國國防部長康坎鮑爾(A. Kramp-Karrenbauer)11月2日撰文稱,歐洲在軍事上仍然要依賴美國。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11月16日對此宣稱「完全不同意」,即使歐洲正在與美國「新政府」打交道,而且「新政府」可能會帶來更友好的關係,但歐洲仍然需要自己的獨立和主權防禦戰略,「就像美國和中國打造的自主一樣」。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