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人「乳糖不耐症」的比例低,可能與天擇有關係?

歐洲人「乳糖不耐症」的比例低,可能與天擇有關係?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乳糖不耐症顧名思義是指有些人無法消化乳糖,因此在吃了乳製品後容易產生腸胃不適。亞洲人患有這個疾病的比例非常高,但歐洲人的比例卻非常低。為什麼?

文:黃欣培

3200年前的歐洲戰士,多數不具有消化乳糖的能力

你喝完牛奶後有胃痛、拉肚子的症狀嗎?若有的話,相信你對「乳糖不耐症」的這個詞並不陌生。乳糖不耐症顧名思義即是有些人無法消化乳糖,因此在吃了乳製品後容易產生腸胃不適的症狀。亞洲人患有這個疾病的比例非常高,但歐洲人的比例卻非常低。

但根據一篇於2020年9月發表於《Current Biology》科學期刊的研究發現,在德國北部Tollense河岸遺址發現距今約3200年前的青銅時代戰士遺骨中,幾乎沒有消化乳糖的能力!對比於現在只有20%以下的歐洲人患有乳糖不耐症,這可能與天擇有關係?

根據文獻內容指出,研究團隊從Tollense遺址發現的21具戰士遺骨中,取能夠分析的14具樣本DNA作分析,結果卻發現只有一位具有能夠消化乳糖的能力(7.1%),且當中沒有人是近親,因此可以排除遺傳的可能性。

現代歐洲人多有消化乳糖能力,是天擇所致?

從過去其他文獻所收集的不同遺址的遺骨樣品顯示,距今3000年以前,歐洲其他地區具有消化乳糖能力的樣本均在20%以下,到了1500年前的匈牙利地區的樣本已經有72.7%的樣本具有消化乳糖的能力。研究的主要作者Joachim Burger表示,從3000年前至今,人類的後代不可能超過120代。這表示能夠消化乳糖的基因以非常快的速度滲透到整個歐洲中,且在120代裡就變得非常普遍。可以肯定的是,在過去歐洲人對於乳糖的消化能力非常低,直到現代,歐洲人已經大部分都有消化乳糖的能力。

Joachim Burger早在2007年的另一項研究發現,8000年前的歐洲最早定居的農民還不具有消化乳糖的能力,他當時推測,牛奶在艱困時期提供了重要的營養來源,且具有高能量、相對不受到污染,在食物短缺或飲用水受到污染的情況下,食用牛奶可能會提供更高的生存機會。但在2020年9月所發佈的最新研究卻顯示,從8000多年前至3000年前的幾千年當中,歐洲人並沒有演變成普遍有消化乳糖的能力,但卻在之後的2000年當中,這個基因卻突然迅速的普及。

牛奶可能在古羅馬時期幫助抵禦疾病

這讓研究團隊非常納悶,也無法給出真正的解釋,不過Joachim Burger推測,也許是牛奶中的某些成分幫助了鐵器時代和古羅馬時期的居民抵禦了疾病。研究團隊之一的Krishna Veeramah副教授也表示,消化乳糖的基因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在變化,而具有消化乳糖能力的人有更多的後代,且比乳糖不耐症的人有後代的機率高出6%,是人類演化中出現正向天擇的有力證據。

如今經過一輪又一輪的物競天擇,歐美地區患有乳糖不耐症比例的人口很低,且喝牛奶對他們來說也是家常便飯的行為,而亞洲人卻有高達90%以上的人可能都患有乳糖不耐症,不過隨著我們已經普遍飲用牛奶的現在,也許亞洲人的後裔將來說不定也有新的演化呢?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Low Prevalence of Lactase Persistence in Bronze Age Europe Indicates Ongoing Strong Selection over the Last 3,000 Years
  2. Study reveals lactose tolerance happened quickly in Europe

本文經食力(foodNEXT)授權刊登,原文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