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看好中國2021年經濟指數的預測,可信嗎?

智庫看好中國2021年經濟指數的預測,可信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綜觀各界對中國 2021 年的經濟成長預測,可說是一片看好,英國智庫經濟和商業研究中心更指出中國將於 2028 年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這些預測可不可靠?身為台灣人又該如何看待這樣的預測數字呢?

美國和歐洲疫情遲遲未出現有效成果,仍深陷於印鈔與國家補助的泥沼中,相對地,中國經濟不僅已重啟,在去(2020)年第三季回到疫情前的水準,因著防疫的成功,成為唯一一個在2020年維持正成長的G20經濟體

經濟學家和各大報告更指出,中國將在今(2021)年成為全球經濟復甦的重要動力,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首席經濟學家布恩(Laurence Boone)就表示,中國將支撐明(2022)年全球三分之一經濟復甦力道。綜觀各界對中國2021年的經濟成長預測,也是一片看好,中國銀行(7.5%)、摩根大通(8.7%)、瑞士銀行(8.2%)和德國商業銀行(8.0%)分別提出的預測值皆高於7%,更一致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仍有進一步升值的空間。

因著中國與歐美防疫表現的鮮明對比,許多經濟和研究學者指出,2021年將成為中國超越歐美的重要年份,英國智庫經濟和商業研究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s and Business Research,CEBR)去年末發布的總體經濟預測,指出中國將於2028年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比先前的預測早了整整五年。

由於台灣的經貿與政治發展往往與美中角力習習相關,因此對於部分台人而言,這恐怕是個令人擔憂的預測。不過根據筆者的個人經驗與觀察,看好中國2021年經濟發展的報告和新聞,僅在特定的社群被廣傳,當此類的新聞被傳入較反中或反共的社群時,往往是被直接地否定、批評。

當然,看衰中國的預測或報告也僅在另一特定社群中傳播,當分享入挺中、親中的社團時,也會受到相同的對待,反應了在中美競爭的觀察上,台灣社會長期缺乏理性溝通,並經常挾帶著高度假設的情況。

對中的各種預測學說

「中國一定會倒台!經濟一定會垮台!」這類的論述在筆者身邊經常聽到,事實上,這樣的言論確實也被不少國際政治專家推崇,早在2000年著名評論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警示,中國社會體制會因種種問題而在五至十年內崩潰;知名的中國與亞洲事務專家、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David Shambaugh)在2015年於《華爾街日報》撰文指出中國的「終局之戰」(endgame)已開始,習近平無情的統治將把中國推向崩潰邊緣。

筆者2018年至2020年在紐約留學期間,每年也都有學術研討會探討中國的共產模式何時會倒台,會中不乏兩到三年內倒台的預測,不過很顯然地,現實並非如此。

當然,反過來看,宣稱中國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霸主的預測也不怎麼可靠。2016年《福布斯》的資深撰稿人派登(Mike Patton)就指出,中國經濟體會在2018年超過美國,另一位資深撰稿人拉波扎(Kenneth Rapoza)更早在2011年時就稱中國將會在2020時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而如今世界都知道,就算美國深受疫情影響,但不論貨幣流通、經濟大小等排名仍是全球第一。似乎關於美中對抗的走向沒人說得準。

中國的政體和經濟體質總是讓許多學者難以了解,更遑論是要預測;而原因可歸咎於中國的封閉體制,以及中國「默默學習」的能力。

RTR2WI0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難以了解的中國市場

中國數據透明度低、媒體又被國家管控是不爭的事實,真實的社會和經濟市場樣貌往往難以了解、評估以及推測,恐怕隱藏了眾多難以察覺的經濟隱患,就有報告指出,中國過去十年的經濟成長率皆被誇大了約兩成左右。

在研究中國經濟和市場時,外國學者往往需要透過旁敲側擊的方式才能夠推斷中國的實際狀況,例如透過網路上「裁員」二字的搜尋趨勢去推斷實際的就業市場;利用信用卡的使用頻率推測消費者的信心指數;或藉由衛星圖估測中國的生產動能。去年美中對抗升溫,中國取消《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記者的記者證,並將其驅逐出境後,更是讓了解中國的機會大幅減少。

封閉體系再加上「默默學習」的特性,讓中國的經濟發展更難以預測。稱中國經濟將垮台的論述大多是基於中國的高負債和債務過度擴張,並是依照著西方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危機經驗,預測中國經濟會因此倒塌。

不過,在《多極世界衝擊》一書中,作者歐蘇利文(Michael O'Sullivan)就提到,中國已從最近美國與歐洲的金融危機學取經驗來偵測並解決債務問題,中國政府不但擁有高度的警覺,且到目前為止一直採用一些時而靈活、時而激進的點子,如減縮重工業產能、平衡大都市的成長與環保、引導製造業轉型為服務業等,避免了債務危機的局面。

換句話說,中國不僅靠著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協助,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透過低廉勞動力成為世界工廠,在專業分工的自由貿易體系中獲利,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更因著默默學習西方的前車之鑑穩固了該地位。

那要怎麼看中國?

雖然要推測中國的政經發展極為困難,但回過頭來看CEBR的預測,以及是否該參考如此的報告?筆者的想法仍是肯定的,且台人或許比任何一國人都更要在乎。

畢竟台灣從國防安全、經貿發展,甚至到身份認同,都會深受美中發展的影響,不過面對這樣的報吿,台人最要關注的並不是斬釘截鐵的年份或數字,而是推導出此結論的變數和依據,包含對中國的科技技術、基礎建設、金融政策和社會人口結構等發展的觀察。

縱使這些變數仍舊會因為中國的封閉體制而有所落差,但仍是在目前情況下的重要指標,讓我們能從而認識中國的實力,進而為台灣訂定更有遠見的目標與政策。

相反地,若只看預測年份和數字,將容易落入片面性地觀察,無法了解國際趨勢,將自己的命運完全交給美中角力的演進。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