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中投資協議」對歐盟與梅克爾來說,是貪小便宜吃大虧的買賣

「歐中投資協議」對歐盟與梅克爾來說,是貪小便宜吃大虧的買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盟與中國投資協議談判多次難產後,在輪值主席國德國卸任前,突然進展加速,以至於在2020年結束之前,匆忙地達成了協議。表面上看,歐盟似乎獲得了川普想得到但卻沒有實現的目標,但實際上,很多細節並沒有保證今後目標的真正實現。

文:張俊華(德籍華人政治學者,在德國生活三十餘年。他曾就讀於德國法蘭克福大學,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此後曾執教於柏林自由大學等高校。現為法國IAE Pau-Bayonne 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應該說,該協議確實使梅克爾(Angela Merkel)的虛榮心得到了滿足,同時,也是她今後對中國的期待驗證的開始。梅克爾的政策是,強調與中國的關係必須成為德國與歐盟的外交重點。

歐盟不僅在貿易範圍內,而且從政治影響上,承認中國在國際機構當中佔有的一席之地。因此,對梅克爾來說,投資協議的達成是一個戰略上的勝利,是德國擔任歐洲理事會輪值主席國的錦上添花。當然,德國之所以這次能成功,與其說服法國合作有著直接的關係。

當然,該協議畢竟是歐盟與中國的協議。德國只是起了一個火車頭的作用。那麼,歐盟如此倉促的動機何在呢?歐盟領導層認為,中國現在處在一個90年代以來非常不利的國際環境。因此,中國領導人急著尋求突破。在這種情況下,歐盟提出一些比以前更高的要求也就能得到滿足。是的,歐盟的判斷不錯,這確實是個談判突破的機會。但這機會是否因為稍等一、兩個月(比如說等拜登〔Joe Biden〕任職後)就丟失了呢?顯然也不是。

但是,梅克爾的急躁最終還是傳染給了歐盟的領袖們。所以,美國通過沙利文(Jake Sullivan)對該協定發出憂慮和警告也可暫放一邊。

至於比利時與荷蘭提出的,歐盟是否有能力在協議中處理人權問題的擔心,也成不了大議題。而成員國如波蘭在協議對歐美關係負面作用的擔心,更是顯得微不足道。當然,參與談判的歐方成員對歐洲15名學者在一封公開信中對協議的建議,肯定也就可以置之不顧了。

歐盟跟德國一樣,更關心的提升經濟,疫情之際,更是如此。當然歐盟官方的表述是另一種姿態。官方的語言是,此次與中方達成的全面投資協定是一個成功的案例,因為它不僅增加了歐洲投資者在中國的市場准入,解決了強迫技術轉讓、不透明補貼和國有企業等問題,其文字間中方還承諾將「持續不斷地努力」,爭取批准國際勞工組織關於強迫勞動的基本公約。這一切,是川普(Donald Trump)用其高壓手段也沒有達到的。

應該承認,該協議確實在短期和中期似乎有利於歐盟國家的企業擴大在中國的市場。從中歐的貿易逆差來看,歐盟要處理的問題,跟當初的川普處理的問題有些類似。歐盟想利用這個協議,大大提高歐洲企業在中國市場的佔有的份額,同時扭轉貿易逆差的現象。

RTSHHY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方的視角

既然是協議,那是雙方的事。那麼中方如何看這次投資協議的呢?從宏觀角度看,中國領導的一個判斷是這次談判的出發點。那就是:歐洲的工業界、資本界更需要中國,尤其在當前中國作為唯一的進入了後病疫階段的國家、歐盟經濟因疫情越來越糟的情況下。

這一點,中國政府從歐洲的汽車行業和其他在中國的德國製造業便能察覺出來。梅克爾處理中德關係的一項首要任務,就是讓戴姆勒(Daimler)和大眾(Volkswagen)等公司能更好地控制在華業務。北京認為,在判定歐洲各國以不同的形式,希望吃到中國這一大塊肉的前提下,任何對中國政治上的要求就會顯得軟弱無力。

正是基於這種判斷,為了突破在國際環境下的困境,中國政治精英試圖一方面讓歐洲資本與政治脫離,或是讓歐洲資方自己去影響歐盟的中國政策。中國官方的判斷是,中國經濟強大,意味著大部分國家都負擔不起對中國過度施壓的後果,而全球大部分地方都在期待中國資金去支持它們的經濟。

北京尋找突破口的另一個做法就是冷落美國。官方自我掂量是:中國手中可打的牌不比美國少。「我沒有你,跟別人照樣也挺歡樂。」而事實上,中國如今已經取代了美國成為世界主要國家的貿易夥伴。東協也已超越歐盟成為中國最大貿易夥伴。這些,都給中國政府增強了信心。至於現在,又有了與歐盟的協議。

中方對歐盟簽署協議的解讀是:中歐投資協議的出籠也從側面顯示,歐盟不太信任拜登政府。

正是基於這種判斷以及中國政治領袖們設計了這樣二套「兩分法」,中方可以拒絕那些「對中國不友好」的成員,參加今(2021)年在北京舉行的中歐貿易論壇。正是基於這種判斷和設計,中方便可以一方面跟歐盟談「投資協議」,另一方面公開處理張展以及試圖逃亡台灣的十二個香港人,並無視歐盟對中國的人權以及目前的香港局勢變化的象徵性的指責。

從微觀角度看,習近平非常清楚,中國共產黨今後是否能生存,有幾個關鍵。一是保證其技術上不斷上升,以至於最終像華為那樣,能在世界市場顯示它的優勢。二是把國企做大,但更要做強。從而使其成為國民經濟的堅實基礎。三是不斷擴大世界市場份額,並力圖以高精尖的產品保證為中國創造財富。

中國通過前30年的學習和積累,已經在世界上技術研發力量成為能排名為14的國家,而且是在30個國家中唯一的中等收入國家。當然,應該看到,這裡有國人努力的結果,但更是西方國家幾十年來在技術方面「大方」的表現。

而現在,全球技術的領頭羊美國在川普上台以來至今,給中國的技術上的突破造成前所未有的困境。而在很多關鍵技術依然在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手中的情況下,中國在沒有外來技術條件下,很難維持現狀,甚至面臨倒退。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