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學運抗爭長跑:42名參與者被控「冒犯君主罪」,包括一名17歲學生

泰國學運抗爭長跑:42名參與者被控「冒犯君主罪」,包括一名17歲學生
2021年1月7日,曼谷警局前,被控《刑法》第112條「冒犯王室罪」的學生抗爭者,比出象徵反抗的三指手勢。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共有42名異議人士面臨泰國《刑法》第112條「冒犯君主罪」,若成罪最高恐面臨15年刑期。當中包括一名17歲的學生,其辯護律師稱,這名學生是泰國政府大抓捕以來第二位被控此罪的未成年人。

自2020年7月爆發以來,泰國反政府運動仍在持續,政府對異議人士進行大抓捕,沈重的身心壓力讓許多青年抗爭者面臨精神疾病帶來的困擾。1月7日,民間律師團體指出,目前共有42名抗爭者面對最高刑期15年的「冒犯君主罪」,當中有一名17歲學生。

Khaosod》報導,1月7日,泰國人權律師團(Thai Lawyers for Human Rights)表示,有42名異議人士被控觸犯泰國《刑法》第112條「冒犯君主罪」(lese majeste),包括一位17歲的學生。

這名年輕學生自稱Thanakorn,最近剛註冊了公立藍康恒大學(Ramkhamhaeng University)的先修課程。Thanakorn在電話訪談中說,自己出身工人階級家庭,父親是一名計程摩托車司機,父親很為他擔心。

Thanakorn以擔任收銀員的打工收入,支應自己的學費。不過,Thanakorn因為參與去年(2020年)7月以來爆發的反政府社會運動,而暫擱學業。

「我感受到莫大的壓力,但我必須持續戰鬥。」Thanakorn說,「只要我們敢站出來,我們就能夠處理所有直面而來的事物。」Thanakorn表示,1月11日,他將到曼谷聽審。

泰國人權律師團成員、Thanakorn的辯護律師Khumklao Songsomboon說,Thanakorn是自2020年11月泰國政府大抓捕以來,第二位被控冒犯君主罪的未成年人。

《刑法》第112條即冒犯君主罪,禁止任何對泰國國王、王后、攝政和王儲冒犯的評論,不過在實際判例上,這條法律經常被用以懲罰任何討論王室的人。違者最高將面臨15年刑期。

警方通知Thanakorn被控冒犯君主罪,卻未說明原因。不過,Thanakorn懷疑,可能是2020年12月6日他在一場呼籲王室改革的抗爭中所說的話。他說,「我不知道我是否有違法,不過冒犯君主罪是用來施壓抗爭的手段......冒犯君主罪已經變成鎮壓異議的工具。」

「目前並不清楚Thanakorn說了什麼。」Khumklao Songsomboon指出,「他目前仍在努力尋找紀錄他在抗爭現場發言的影片。」

路透社》報導,其中一名被控冒犯君主罪的學生抗爭者帕莎拉瓦莉(Patsaravalee Tanakitvibulpon),則是因為在去年10月在德國駐泰大使館前,呼籲德國調查泰王在德國的花費。帕莎拉瓦莉向記者表示,因為警方辦案程序延遲,在調查啟動前,他們尚可維持自由之身。

泰國政府大抓捕的時機,正好和民主派抗爭者擴大訴求的時間點一致。抗爭者要求解散軍政府,並調整泰王瑪哈·瓦吉拉隆功 (Maha Vajiralongkorn)所握有的權力。泰國總理帕拉育( Prayuth Chan-ocha,港譯「巴育」)曾說泰王要他不要動用《刑法》第112條,但在去年11月帕拉育卻改口稱,對於抗爭者,政府將用上任何法律。

泰國政府發言人Anucha Burapachaisri表示,抗爭者透過含有不實資訊的訴求「激起仇恨」。他補充,不只會使用《刑法》第112條,各相關確保和平秩序的法條,都會使用。「過去討論王室的行為只限於個人或小型研討會。」Anucha Burapachaisri說,「但現在規模越來越大,已非僅僅數人,而是數千人在社交媒體上討論。」

抗爭者的心理健康

曠日費時的抗爭長跑,不只陷入法律攻防的泥淖,也磨耗抗爭者的心靈。

根據泰國人權律師團統計,知名抗爭者被控的案件數量,學生領袖巴利(Parit Chiwarak)背著12條、人權律師阿農(Arnon Nampa)8條、宣讀《改革王室十點聲明》的學生領袖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6條、學生領袖帕努蓬(Panupong Jadnok)5條。

Prachatai》報導,仍在進行的運動,已對抗爭者的心理健康產生負面影響,許多年輕社會運動者面臨被入罪的恐懼,但是他們能得到的心靈支持資源卻相當不足。在泰國,因為參與政治議題而有心理健康困擾的人,承受著社會汙名(stigma),這讓民主派抗爭者很難尋求協助。

關心女性權益、致力於消除性別偏見的組織Backyard Politics,亦關注抗爭者心理健康。成員Sattara Hattirat指出,很多社運者承受精神上的困擾,例如憂鬱、焦慮,「我想很多人污名化精神疾病,他們會認為患者很瘋狂。」

一名年輕學生抗爭者Kay,從運動發生以來無役不與。然而自去年10月以來,她因為心靈煎熬而開始休息,不再參加運動,也不在社群媒體上貼文。她進來被診斷出雙極性疾患(bipolar disorder)。

泰國許多父母不理解孩子為何參加社運,Kay是相對幸運的,她得到父母的支持。Kay建議抗爭者們適度休息,以維持能量,未來得以繼續堅持有益於泰國人民的事。

政治運動者Chonticha Jaeng-rew最早在2014年參加社運時,就開始為心理健康問題所苦。她目前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曾收過死亡威脅、騷擾,也被逮補過。

Sattara Hattirat點出,即使抗爭者求診,也要多次換藥才能找到合適的藥物,這是漫長、痛苦的過程,也沒人能保證情況會好轉。此外,對抗爭者來說,要找到相合的醫生相當困難,因為醫生除了要能理解他們在從事的志業,也要保證他們人身安全,不曝露他們的身份。

Sattara Hattirat也提醒,即使並未親身站上街頭,也可能在社群媒體上吸收負面情緒,影響心理健康,也有些抗爭者會因此遭受二度創傷。Backyard Politics提供一份安全的醫生名單,並且要求醫生要能理解抗爭者的處境、具有足夠性別敏感度和能意識到少數族群的困境。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