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遞公民人權的民主香火,中國女性勇抗威權「以血肉換自由」

傳遞公民人權的民主香火,中國女性勇抗威權「以血肉換自由」
王宇|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女力」們自己或親人的遭遇,以及她們呼喊、衝撞、哭泣、堅毅的身影,既讓不少人動容鼻酸,也讓許多牆內外的人由衷敬佩,更讓中國公民人權及民主運動的香火,以不同的面貌得以傳遞。

文:邱國強(中央社駐北京特派員)

在中共統治下,儘管力量薄弱,一直有人不斷奮力制止威權為所欲為。其中,女性近年來開始扮演逐漸顯眼的角色,耿瀟男、張展、王宇等人,在摧折下顯現柔中帶剛的「女力」特質。

自1980年代後期起,中國民間的民主運動或公民人權運動,幾乎清一色是男性的天下。即使有少數幾位女性參與其間,但在這個絕大部分屬於男性的圈子中,她們的丰采,幾乎被男性的強大光芒所掩蓋,以至於為多數人所忽略,更以為沒有女性參與其中。

然而,近十年來、特別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以來的這八年多,中共大肆加強對社會的控制及言論的壓制,有更多的男性人權運動人士落難,身陷囹圄。這時,愈來愈多的女性選擇不再沉默,進而發聲甚至抵抗,展現出不容忽視的「女力」。

但也因為這樣,她們當中的不少人付出了自由的代價。國際人權機構「關注中國政治犯」(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統計,中國至少有220多名女性良心犯或政治犯,因為追求民主自由或是維護權利,鋃鐺入獄。

2020年中國參與人權運動的女性中,最受矚目的當推有「俠女」外號的文化人耿瀟男。她曾自承「做不了英雄,但可以為英雄獻花和歡呼,為英雄牽馬,為英雄擋槍子兒,為英雄收屍」;有人則形容她,是位具有仗義、豪爽、灑脫氣質的女性。相形之下,許多平時被稱為知識分子的中國男士,身上卻散發著「犬儒之氣」。

以出版及電影事業起家的耿瀟男,是北京文化圈及知識分子圈內的知名人物,經常向遇上麻煩的人權運動人士提供援助。最為人知的是,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2020年7月遭警方以「嫖娼」為名帶走後,她率先對外界告知這一消息並四處奔走,公開聲援。

但正因如此,耿瀟男與夫婿秦真在同年9月9日,被北京市海淀區警方以涉嫌「非法經營」加以刑拘,更在10月間被批捕,失去自由至今。包括許章潤在內的眾多人士紛紛聲援,要求儘快釋放她。

中國公民記者張展
Photo Credit: 張展Youtube頻道

另一位受到矚目的,則是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初起的2月初,就進入武漢以公民記者身分報導當地實情的張展。雖然還有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等三人和她一樣,因為實地報導疫情而失去自由,但張展卻是他們之中唯一的女性。

2020年的5月13日,張展在武漢播出第122部採訪片,隔天被上海警方跨省抓捕。僅僅只是作真實的報導,卻被安上「尋釁滋事」罪名羈押。七個多月後,她在12月28日被重判四年徒刑。

張展在押期間,充分展現剛毅的一面,在獄中絕食抗議,導致她被獄方強制灌食並反綁雙手,讓她出庭時不但顯得蒼白削瘦,還需要坐輪椅;她曾告訴友人,自己知道「這個國家需要獻身、需要犧牲、需要血和肉的代價換來和平和自由。」自己雖做不到,但要盡力朝這個方向去做。

另一位典型,是中國知名維權律師王宇。由於曾為包括維族學者伊力哈木等被拘的多名人權人士辯護,讓她有了「中國最勇敢女律師」的稱號。2015年7月9日「709事件」爆發當天淩晨,她是中國當局大肆逮捕的第一批律師,連同為律師的夫婿包龍軍及當時16歲的兒子,也同告失蹤。

王宇被捕後,一度堅決不接受「電視認罪」,還曾在被強行帶往央視錄製認罪影片時,威脅要從央視頂樓跳下去。然而,中共當局看準了多數母親的護子心理,出示了兒子被警方安上「涉嫌偷渡」罪名而逮捕照片,讓她當場暈厥。無奈之下,王宇在近一年後,公開在電視上「認罪」。

王宇出獄後,投入公民人權的初衷不改。2019年3月,她在前往北京美國大使館時,因拒絕公安任意盤查身分,在使館前再度被捕,所幸不久就被釋放。儘管如此,她仍對外界不忍苛責、自己卻在意的「電視認罪」行徑感嘆,被關押期間每天考慮的只是不想讓孩子受到牽連,自己怎麼樣都沒關係。

除了上述三人,幾十年來,有許多不為多數人注意的中國女性,在為中國社會的公平正義發聲及行動。遠的像是「天安門母親」裡六四事件罹難學生的母親們,近的像是「709事件」裡被捕律師的妻子們,都留下了令人難忘的身影。

這些「女力」們自己或親人的遭遇,以及她們呼喊、衝撞、哭泣、堅毅的身影,既讓不少人動容鼻酸,也讓許多牆內外的人由衷敬佩,更讓中國公民人權及民主運動的香火,以不同的面貌得以傳遞。

新聞來源:特派專欄 爭公民人權不讓鬚眉 中國女性勇抗威權嶄露頭角(中央社)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