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禽之辨,還是眾生平等?動物行為學如是觀

人禽之辨,還是眾生平等?動物行為學如是觀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語言被視為在情緒表達上的一種重要優勢,亦因此使人忽略了對動物內心世界的關注,但事實上情緒這回事又往往是超乎語言所能形容的範圍。

其他「厭惡」情緒的例子包括年輕的雌性猩猩拒絕年老雄性猩猩的交配要求、實驗室的猴子不願和那些扮演「自私」角色的實驗人員扯上關係等,後者更傾向是一種「道德噁心」。有關動物的道德非難行為,傑莫(Jimoh)的個案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參考例子。傑莫是約克斯田野工作站黑猩猩群的雄性首領,有一次因為發現最喜歡的雌猩猩與一隻雄猩猩偷歡而被惹怒,牠追打著那隻雄猩猩,似乎沒有要停手的跡象。這情況使群裡的雌猩猩都圍了上來,一呼百應地向傑莫發出大聲吼叫,像是以投票方式抗議傑莫的過份行為。最終傑莫停止了攻擊,並露出緊張的表情,因為牠明白了大家的意思。

人和動物,有情生物

RTR2WEF4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上面所談及的「感激」、「復仇」、「原諒」、「希望」、「自豪」、「羞愧」、「罪惡」、「厭惡」等,一般會簡言之為「基本情緒」,在功能上可以和生物的器官作類比,兩者皆是生存所必需具備,也是人類和其他動物所共有。亦因為情緒和身體反應密切相關,而大部份動物的身體構造與人類相似度甚高,所以科學家在測試人類憑藉動物叫聲去感知牠們的情緒狀態時,往往能夠得到準確的答案。

有說動物的各種反應只是一種趨吉避兇的先天本能,但任何行為的動機,一定會和背後產生推動作用的情緒密不可分。以性行為為例,多數人的觀點是動物純粹為了繁衍下一代而為,但在過程中必須先經歷相遇、彼此吸引、信賴對方,然後才會發情,當中每一個行為都有情緒的參與,這對人和動物來說其實分別不大。相信有了腦神經科學等更多的參與後,未來會為相關的研究帶來更新的發現和觀點。

毫無疑問的一點是,人和動物都是具有信念、欲望、情感、感知、期盼的有情生命,在大自然的眼中都是不分優劣。從古代流傳至今的神話和圖騰記錄中得知,先民在艱苦的自然環境中與動物時而競爭相鬥、時而合作互惠,雙方既敬且畏,亦時有出現幾分親和及仰慕之情。但到了今天,彼此間的切割之深是前所未有,大部份動物在人的眼中,都是被物化了的資源、工具或東西,忽略了牠們其實也是能夠感受肉體和情緒苦痛的生命主體,應該同樣享有道德上的尊重。人類對動物的印象越漸模糊不清,彷彿與生命的概念再扯不上關係,《瑪瑪》一書提供了動物行為學家的努力研究成果,展示了人類非常陌生的動物內心世界,讓我們可以從新去認識這些地球村裡的好鄰居。

注釋:

  1. 法蘭斯.德瓦爾(2020),《瑪瑪的最後擁抱:我們所不知道的動物心事》,(鄧子衿譯),台北:馬可孛羅文化
  2. Tom Regan (1983), The Case for Animal Rights,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3. Ruth Benedict (1946), 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 Patterns of Japanese Culture,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