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上台後,美國吸納外國人才的「H-1B工作簽證」會有什麼改變嗎?

拜登政府上台後,美國吸納外國人才的「H-1B工作簽證」會有什麼改變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移民政策變幻莫測,各方為了因應不同的行政命令而更改職涯規劃和公司方針,而新的總統拜登和賀錦麗過往對移民總抱持開放態度,他們上任後會如何改變緊縮的川普移民政策?哪些人又能因此受惠呢?

12月14日,拜登、賀錦麗過270張選舉人票門檻,正式當選下一任正副美國總統。

在競選期間,拜登數度表示會取消所有川普宣布的行政命令,以恢復外國人才赴美讀書、工作的權益,此舉符合民主黨向來支持移民政策的態度。拜登團隊的競選政見也強調外國人才對美國經濟的重要性。

翻譯自拜登競選團隊網站

「多年以來,外國人才是鞏固美國企業創新力和競爭力的重要因素。研究指出,外國人才對美國經濟體的貢獻約20兆美元。美國重要的產業,舉凡科技和農業,也依賴外國人才的專業技術。因此,為了維護美國的經濟利益,我們誓言修復川普這四年來所造成的傷害,改善美國的移民體系,並重拾美國的人道精神。

其中包含,改善發放綠卡機制,鼓勵創業家精神,調整短期移民工作簽證體系,並且修正薪資條件,增加高技術外國人才簽證名額,以保障勞資雙方權益。同時,新政府將推動新的移民簽證,吸引高技術人才移民至轉型中或沒落的城市,推動區域發展。」

拜登的副手,賀錦麗,也是一名長期支持移民政策的參議員。擔任參議員期間,賀錦麗多次反對川普的移民政策,也竭力推動「Roadmap to Citizenship」(公民培育計劃),希望能讓210萬名DACA孩童(童年入境者暫緩潛返手續),完成美國夢。

整體而言,筆者認為拜登、賀錦麗的搭配,將有助於外國人才赴美發展,移民政策也將會變得相對友善。雖然很政策研究機構和利益團體預期拜當會在1月20日上任時,撤銷所有川普的行政命令,並大舉修正移民政策,但礙於目前美國的經濟狀況,加上疫情越趨嚴峻,筆者認為,改變舊政策仍需一段時間,畢竟恢復美國經濟應當是新任總統的當務之急。

H-1B新規定,高薪者優先申請

2021年1月7日美國移民局宣布H-1B新規定,未來將以薪資高低決定抽籤順序。根據新規定,H-1B工作簽證申請人會依薪資高低分為四個級別,一為最低,四為最高。第四級的申請人將會被優先考慮,若有剩餘簽證名額則再根據級別依序發放。

shutterstock_103454304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美國移民局聲明稿表示,更改抽籤機制能有效提高市場效率,保護薪資結構,並且改善公司濫用H-1B機制,壓低薪資、雇用外國人才的情形。

筆者認為,這次的修改有回應到抽籤機制不完善的問題。薪資高低的確是一個可以用來顯示申請人能力和其對公司重要性的依據,但仍有其他因子需要考慮,例如公司規模、產業類別、職位名稱和工作地點,都有可能影響薪資高低。不過,這項新規定很有可能再次被法院駁回,加上新總統拜登即將上任,新規定是否會延續還有待觀察。

每個人都在關注的HR-1044及S.386

根據目前的移民政策,每年有140,000個就業類別綠卡移民名額,統稱EB。每個國家每年有7%最高移民名額限制,意思是,任一國籍佔該年度總就業類別移民人口不能超過7%(9800名)。若超過名額,申請人會以申請先後順序排隊,也就是俗稱的排期。以EB最主要的子類別EB-2和EB-3來說,目前中國EB-2和EB-3排期約4年,印度約10年,而台灣則因從未達7%限制而沒有排期。

2020年12月2日參議院通過的HR-1044及S.386(Fairness for High-Skilled Immigrants Act of 2019)(2019年高技術移民公平法案),目的即是改變這項規定。法案被推動的主要原因在於,申請就業類別綠卡是基於技術和工作能力,不應受國籍限制。賀錦麗正是此法案起草人之一。

目前參議院通過的HR-1044和S.386版本,取消了7%的最高上限,並逐步遞減非主要移民國(2019財政年度為中國和印度)的移民比例保障,於2022財政年降至10%,於2023財政年度降至0%。剩餘的移民簽證名額,單一國家使用剩餘名額總量不能超過總剩餘名額的85%。簡單來說,未來每年移民人口比例,主要移民國將成為絕對多數。

HR-1044及S.386法案對正在移民美國或計劃移民美國的人影響非常大。根據筆者的觀察,對於此法案的反應非常極端,是喜是憂端看申請人的國籍與申請時間。非主要移民國申請人的排期時間有可能加長;反之,主要移民國的申請人,其排期則能夠縮短。

然而,這項法案在年底因國會未取得共識而被擱置。眾議院移民和公民小組委員會主席Zoe Lofgren 12月21日聲明稿表示,國會成員對12月初參議院通過的版本立場上有所分歧,原先計畫與紓困案一起推行的法案也因無法取得共識而被擱置。等新的國會上任後,才能重新推動。不過,筆者認為,以今年新參眾兩院的政策立場,HR-1044及S.386通過的機率不高。

shutterstock_48331198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外國人才對於美國經濟體的影響不容小覷,即使眾多研究指出外國人才對美國經濟體和勞動市場的外溢效果,但美國社會的誤解,卻也成了美國聯邦政府改善移民政策的最大阻力。政治因素不在筆者的討論範圍之內,但美國政府應該更積極地修正外國人才工作簽證的機制,並改善抽籤機制,在審查時申請人考慮他們的能力和公司需求,以達外國人才和公司的雙贏局面。

2020年移民政策變幻莫測,筆者身邊的長輩、朋友、學生,甚至公司、學校也多次為了因應不同的行政命令而更改職涯規劃和公司方針。外國人才和美國當地人才相輔相成,這樣的局面刺激了美國的競爭力、創新力和同儕競爭力。很可惜的是,在這次危機之中,外國人才又成了代罪羔羊,無形之中不僅影響了外國人才赴美的雄心和企圖心,也間接傷害了美國最引以為傲的美國精神。

作者簡介

林志濤 Tao Lin

TLA Law 美國達理律師事務所合夥律師;匹茲堡大學法律博士,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事務博士候選人,曾服務於台灣和香港Lewis D’Amato事務所。

黃鑠傑 Jason Huang

美國紐約大學經濟系研究生;畢業於政大經濟系,目前旅居紐約,熱愛國際金融、量化經濟,致力於研究經濟政策、勞動市場和國際情勢。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