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回河內避冬,春天再回來工作」那些在歐洲捷克、斯洛伐克落地生根的越南裔

「冬天回河內避冬,春天再回來工作」那些在歐洲捷克、斯洛伐克落地生根的越南裔
圖為捷克的一個越南餐廳。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開始思索,第一批的跨國交流人才是什麼時候開始的?1955年9月,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政府與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簽訂雙邊的經濟與技術協議。隔年,1956年的夏天,當時北越政府選拔100位,6歲至13歲的孩童來接受歐洲教育

2018年到奧地利求學後,我便穿梭在不同歐洲國家的越南商店與餐廳與市場。並且我常常在對方開口前猜想,他們的口音會是北方河內還是南方西貢,或者以上皆非。同時,我也從他們的口述拼湊出他們離散/離家至歐洲的路徑。過去我們所熟悉的是1975年越戰結束前後逃出的越南難民,又稱為「船民」(越語:Thuyền nhân)。他們大多定居在美國、法國、加拿大或是澳大利亞,也有部分留在香港與台灣。但還有一條路線是透過社會主義國家的雙邊合作而成,也就是此篇文章的故事主軸。

這一天,我在斯洛伐克攪動了越南社群

2018年9月20日,我恰巧到了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無意間我發現巴士轉運站附近有個小小服飾市場,裡頭大夥說的正是我所熟悉的越南語。大夥盯著我背著大包包像個外地客,長相是亞洲人,但語種不確定。正當他們緊張地不知用什麼語言與我對談時,我開口說了越南語。

「越南人啦!」在前頭的大姊轉頭跟大夥說,「啊,會講越南語幹嘛不早說。」「我是台灣人。」此話一出,像是動物奇觀,全部人驚訝一個台灣小胖子會說越南語。旁邊阿姨則笑說:「啊你老婆是越南人唷,不然怎麼會說越語。」很快地我們就打成一片。

我也多問了一句他們怎麼來到這裡?定居超過30年的越南叔叔說到,他早期到斯洛伐克留學後,曾回到河內卻感到不適應,就決定再回來歐洲生活。這個說法我也在維也納的北越餐館老闆口中聽過,「我早期就先到斯洛伐克,後來歐盟開放後我就到奧地利來,這裡薪水可以讓我在河內養兩個家庭,也就是兩個太太。冬天我就回河內避冬,春天再回來工作。」

Picture6
Photo Credit : 郭大鑫
我在布拉提斯拉瓦遇見越南叔叔與阿姨。

異鄉人避風港:布拉格的城中城「小河內」

除了斯洛伐克的越南小市集,在捷克布拉格郊區也有著名的越南市場,稱為「沙巴貿易市場」(越語:Trung Tâm Thương Mại Sapa或Chợ Sa Pa),又名為「布拉格小河內」,佔地35公頃。在這有商店、餐館、學校、幼稚園、語言中心、佛教寺廟、仲介服務處等等,幾乎一應俱全,讓初到的異鄉人不只一解鄉愁,還能透過在地社群的協助來融入捷克社會。此越南社群也會邀請越南知名的老中青三代明星到布拉格巡演,上演不同世代的越語歌曲。像是我們能在台灣越南社群聽見的越南青年歌手Erik的神曲在一切之後〉sau tất cả,它也在捷克同步放送。或是越南中年歌手憑喬 (Bằng Kiều)也在音樂海報上。

shutterstock_676833541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圖為捷克布拉格郊區著名的越南市場-「沙巴貿易市場」入口

沙巴市場也藏著超多在歐洲吃不到的越南美食,就連熱帶水果釋迦與菠蘿蜜皆有。金桔甘蔗汁更是一百分的在地滋味,因為甘蔗汁小攤車絕對是越南境內的特色街景之一。只是我一時忘了這裡也是北越口音,於是當我說「可以給我兩杯(hai ly)甘蔗汁嗎?」(南越用詞)。「你是說兩杯(hai cốc)吧!」(北越用詞)。「對不起捏。」「沒關係啦,你的越語很可愛。」當對方這麼說時,我怯弱的心一如往常被他們的笑容所接住。

5179A2D4-800F-4D07-B014-EFF638D02053
Photo Credit:郭大鑫
沙巴市場街景
F2C7F57F-74A7-40F6-AEC1-AE18AC5A3FF6
Photo Credit:郭大鑫
沙巴市場的音樂活動海報
6F58302A-ED0C-4F02-83AE-F6967A809C7A
Photo Credit:郭大鑫
沙巴市場的音樂活動海報

1956年,當越南小小留學生來到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

於是我開始思索,第一批的跨國交流人才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1955年9月,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政府與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簽訂雙邊的經濟與技術協議。隔年,1956年的夏天,當時北越政府選拔100位,6歲至13歲的孩童來接受歐洲教育。他們從河內搭乘火車穿過中國與前蘇聯來到現今捷克北部小鎮赫拉斯塔瓦 (Chrastava) 並且接受當地教育。致力於推廣捷克與越南雙邊跨文化交流的組織「東南亞聯絡處」(South East Asia – liaison, z. s.),在網站上也放有小留學生當年的歷史照片(註一)。

爾後的日子,捷克斯洛伐克不只是提供經濟、技術與醫療的協助,在1970至1980年代也培訓將近1萬名的越南見習生與學徒。根據統計,在1983年的時候已有26, 236名的越南公民在當地工作(註二)。此外,自兩國簽訂協定以來,政府也提供獎學金給越南人在此留學。之後在共產主義瓦解,捷克與斯洛伐克分離成兩個國家時,部分越人則繼續留在當地就業生活。如今,赴捷克勞動與留學依舊是越南人的選項之一,用以「在河內的捷克語教學」(Khóa học tiếng Séc tại Hà Nội)作為搜尋關鍵字,就會出現許多語言教學中心的網站。這些單位也提供各式各樣的捷克與越南雙邊的跨國仲介服務。此外,捷克的查理大學也有專門提供給越南留學生的學前預科班,說明了雙方交流仍然不息。

在他鄉的土長出家鄉的根,越人新二代在捷克

當今越南社群是否融入當地,一直是媒體及學術討論的議題。此外,越南學研究在整個歐洲地區,捷克的大學就擁有三間,分別為查理大學(Charles University),馬薩里克大學(Masaryk University)以及帕拉茨基大學(Palacký University)。

目前越南族群已成為捷克官方認定的國家少數族群,是為第三大少數民族。接著在2016年,捷克重要的少數族群慶典「巴比倫節」(bybylonfest)也將越南國旗納入海報之中。2020年則有首度捷克越南節,討論捷克和越南的詩歌、音樂與電影。此外,馬薩里克大學文學院的「宗教與多元文化教育中心」更推出一系列認識越南宗教與文化的教師備課教材,以及說明越南移民在捷克所遇到的困境,以利中小學老師可以幫助班級同學更加認識越南移民。


猜你喜歡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的世代橫空出世,面對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C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PChome 24h購物也看準商機搶先出手,推出iPhone 14訂閱方案、開設線上立陶宛館等服務,滿足C世代習慣遠距、享受體驗服務的特性!

當市場還在摸索Z世代的消費輪廓和行銷趨勢時,一波C世代大軍已然橫空出世,C世代意指Generation COVID,這波C世代大軍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因為實體接觸的機會被隔離,他們可能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實體接觸國外的機會,或是從進入社會工作都是遠距。eMarketer即指出,疫情期間,消費者前往實體通路次數減少了42%,透過網路消費則反增了54%,大疫情時代使非接觸經濟的發展更躍進,C世代也因此更擁抱科技,甚至可能將成為生活在元宇宙的第一個世代,也將逐漸影響行銷趨勢。

元宇宙當道 C世代透過雲端群聚

C世代與同儕們的互動以線上為主,手機、電腦的線上裝置成為探索世界的工具之一,在學習和工作上也習慣遠距離,許多線上軟體也開發出新功能幫助C世代在元宇宙中群聚。其中Gather Town就是一個例子,雖然是一種視訊軟體,但是更像是一款遊戲,使用者可以自行設定角色,透過角色扮演和他人互動,也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虛擬空間,在裡面開會、上課、進行遊戲等。品牌觀察到新世代的轉變,也紛紛開始與Gather town合作,如HP在Gather Town中開設元宇宙線上分享會,透過四大區域場館跟使用者互動,除了有遊戲區外,同時還展示旗下商品及優惠,並能直接找到折扣跟賣場,此外還能在裡面跟名人交流;台北市稅捐稽徵處也在Gather Town上開設線上展覽館,透過互動解謎,幫助民眾學習各項租稅知識,讓硬知識也能透過符合C世代的方式傳播。

HP在Gather_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HP在Gather 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被封鎖的國界 C世代追求不出門能買天下物

因疫情影響,各國封鎖國界超過一年,截至目前為止,台灣人民也還無法自由地出國,C世代是喪失許多地球村公民權益的一代,失去很多跨國界交流的實體機會。許多品牌也趁機推出服務,協助消費者消弭疫情和國界的阻隔。

C世代少有出國的經驗,與此同時航空業和旅遊業也大受打擊,為了滿足消費者對於出國旅遊的渴望和對於品牌的熱度,新加坡航空之前在旅展中打造飛行旅程體驗區,讓體驗者戴上VR眼罩,探索新航A380的客艙,透過預先體驗培養品牌認同感。在疫情初始時,立陶宛主動贈與台灣疫苗,也讓國人對於這個遠在波羅的海的國家開始有了感恩之情和好奇心,但苦於疫情還是無法實際到當地體驗,PChome 24h購物與立陶宛企業局為了深化台立兩國的交流和滿足C世代消費者,共同開設「立陶宛館」,日前也在站上正式試營運,進駐立陶宛10大品牌,幫助C世代消費者不出國,透過熟悉的科技操作,就能品嘗異國美食,打開對於世界的感官。

PChome_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滋味。

體驗至上 訂閱制便利創新服務收買C世代的心

相較於產品本身,C世代更加注重享受及購買體驗。因此,若想吸引更多顧客,零售商就必須推出不同以往的服務。訂閱制雖然行之有年,但大部分在民生必需品上,如咖啡、保健食品、生鮮食品或是視聽娛樂方案上,但在智慧型手機這種相較之下使用週期較久的產品上卻尚未有過。對新興世代的消費者而言,智慧型手機不單純只是通訊作用,還包含了品牌信仰,甚至還有奢侈品的體驗,其中Apple年年出新機,即使產品耐用,也還是讓許多年輕人只要出新機就想換,而非等手上舊機無法使用,影響智慧型手機的消費習慣,讓其使用週期縮短。

過去一直傳聞Apple即將推出訂閱制, iPhone 14的發布會上卻沒有發表這項消息,然而全台電商中唯一Apple全系列授權經銷商PChome 24h購物搶先推出了iPhone 14的訂閱方案,訂閱週期為12個月,訂閱期滿後繳回舊機就能換新機,並主打低月付額、免預繳、免押金、專屬保險等服務。PChome 24h購物觀察到iPhone使用者的痛點,在保險服務上也有相對完整的保障,如果在訂閱期間手機不見、或是重大事故需維修,只需付出2,500元的自負額,便能享有一次原機維修或是置換服務。這樣的服務不僅讓C世代更能降低擁抱科技的門檻,進一步完整周邊服務,也因此在網路上掀起一波討論聲量。

PChome_24h購物搶先Apple_____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搶先Apple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科技。

雖然世界已逐漸與疫情共存,但在這段時間內生長的C世代消費習慣,或許已奠定未來幾年內的市場趨勢,面對這群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