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子、漢人與羌族》:在四川西部邊緣,漢族、羌族與藏族都說「我祖先是從湖廣來的漢人」

《蠻子、漢人與羌族》:在四川西部邊緣,漢族、羌族與藏族都說「我祖先是從湖廣來的漢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明清至民國時期,許多「湖廣」漢人移民來到這裡,後來又有許多人自稱是這些漢人移民的後代。在岷江流域及北川地區,這樣的過程一直在進行。於是在這四川西部邊緣,現在您到處都可以聽到漢族、羌族與藏族說「我祖先是從湖廣來的漢人」。

道光年間,大姓、小姓、大小黑水的土司們也要求讓他們的子民成為中國編戶。當時川西及本地的知府、知州等大小官員,還浩浩蕩蕩的組團來這些村寨考察。他們是否真的來到村寨中考察,或到「九寨溝」觀光去了,沒人知道。

無論如何,他們回來後,給皇帝的報告上說:各寨夷民環跪著要求,說我們這些人久沐天朝聲教,言語、衣服和漢民都一樣,也有很多人能讀書識字,所以希望能成為中國的盛世良民。當地土官也說,這些老百姓已和漢人差不多了,我們也很難管他們,所以希望中國派官來管。這就是本地「改土歸流」的背景。

因此朝廷恩准大姓、小姓、大小黑水、松坪等五個土官所管的五十八寨,都編入茂州的漢人里甲之中。據道光年間編的《茂州志》記載,大姓、小姓、大姓黑水、小姓黑水四地的「土百戶」(土著首領)祖籍都是「湖廣」,松坪土官的祖籍則是陝西——信不信由你。

民國十七年,沿襲中國漢代以來的邊防傳統,二十八軍在岷江上游駐防。也沿襲漢代以來中國邊防軍調查當地民情的傳統,二十八軍軍部所屬「屯殖督辦署」編寫了一本關於當地民族、政情的調查報告。其中稱住在城中的漢人為「客籍漢人」。原先漢民里中的漢人,便成了「土著漢人」。

這份資料中又稱「客籍漢人」多是作生意的,或靠技藝為生。「土著漢人」則大多是種田的。資料中描述「土著漢人」的性情是,質樸、渾厚、性喜潔、怠惰。看來,這些「土著漢人」像是些怕被別人視為「蠻子」的「漢人」或「蠻子」。

相關書摘 ▶《蠻子、漢人與羌族》:漢代西北「羌亂」的起因,是漢人不願讓羌人種小麥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蠻子、漢人與羌族(三版)》,三民書局出版

作者:王明珂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我是爾瑪,你是漢人,他是蠻子
但最後我們全變成了「羌族」
知名學者王明珂深入四川西部的羌族村落
看一面面誠實的鏡子如何反照「羌族」的民族建構

由於歷史上中國與吐蕃的東西爭鋒,夾在中間的川西岷江上游,在二十世紀初成為漢、藏的邊緣。在這高山深谷中世代生息的住民都有三種身份:他們自稱「爾瑪」,但被上游的村寨人群稱作「漢人」、被下游的人們稱作「蠻子」。

本書描述近百年來,在中、西學者的「學術研究」之下,在國家的民族政策與民族識別下,許多蠻子、爾瑪與漢人成為羌族的過程;以及在羌族認同下,人們如何重塑本族歷史或神話、界定共同母語、建構本土文化。

然而,羌族並不是一個奇風異俗的民族;他們只是一面誠實的鏡子,映照著我們所熟悉、信賴的「族群認同」與「歷史」的建構過程,以及此一過程中的荒謬與想像。歷史不只是過去發生的事,我們生活在歷史之中;人類學者所描述的土著文化,不只存在於千里外的山之巔、海之涯,我們也生活在土著文化之中。

立體書封_《蠻子、漢人與羌族》(三民書局)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