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荷蘭與日本的殖民,對印尼政體造成什麼影響?

《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荷蘭與日本的殖民,對印尼政體造成什麼影響?
Photo Credit: Wikipedia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在1945年戰敗,印尼革命終於1949年,在此期間,印尼作為主權國家逐漸成形,印尼漸能集權,享有完全的外部與領土自主權。印尼的國家形態轉變,與兩點有關:一,荷蘭管治策略之變化;二,外國勢力的影響。

文:莊嘉穎

直到1945年,荷蘭與日本都能與本土住民合作,控制殖民地,確保殖民地能夠集權以及享有領土自主。外力同樣認為,介入印尼政事的機會成本偏高,故此外力支持尋求解殖的印尼再下一城,爭取尚欠的外部自主,印尼建國進程由此開始。

荷殖時代

政治集權

在荷殖時期,受荷蘭所限,荷屬東印度殖民地無法享有外部自治。與此同時,巴達維亞殖民地政府以兩種方法集權:一,削弱人民議會權力;二,延伸政府權力至殖民地各處,更直接控制各處發展。

在荷殖政府壓制之下,支持國家主義的印尼民族黨(PNI)和印尼黨、親伊斯蘭的偏左印尼國民訓練黨和社會黨、印尼共產黨、印尼伊斯蘭回教聯盟黨乃至地方貴族等政治力量愈加無法展現政治影響力。在1926年,印尼共產黨曾嘗試於整個殖民地發動革命,但荷殖政府只花了數週便鎮壓了這次起義。此後荷殖政府拘捕了超過1萬3千人,當中大部分是印尼共產黨領袖。爪哇人、馬都拉人、安汶人等本土住民都是協助荷殖政府集權、搜集情報、行政、維持殖民地警力與軍力的本土政治力量。

外部與領土自主

荷殖政府不受政治挑戰,意味在1942年日本進占之前,殖民地一直享有領土自主權。 在荷蘭本國指示之下,於大蕭條期間,荷屬東印度殖民地不再輸入日本較低廉的進口貨品,並以荷蘭更昂貴貨品取而代之。在1940年,荷蘭流亡政府到英國倫敦後,仍然指示巴達維亞拒絕日本要求,禁止日本在殖民地設置軍事基地,且曾嘗試力阻日軍更猛烈攻勢。巴達維亞殖民地政府繼續與本土盟友合作,延續殖民地管治,嘗試阻止外力影響殖民地的商業政策。

RTS35GIV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3月10日,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Willem Alexander)和王后馬克西瑪(Maxima)到印尼進行4天國事訪問,荷蘭國王威廉在發表演說時,為1940年代荷蘭對印尼獨立運動所施予的「過度暴力」(excessive violence)行為道歉。

日殖管治

在日治時期,日本統治者承襲荷殖管治模式,既集權,亦維持殖民地的領土自主權,同時掌控殖民地的對外事務。但不能否認的是,日本所以能如此承繼殖民地管治權,也與荷蘭及本土盟友對日本進侵抵禦無力有關。 為接管殖民地,日本支持不滿荷殖統治的本土盟友,米南加保人、亞齊教士(Acehnese ulamas)乃至政黨(如印尼黨黨員組織行動黨,Gerindo)等都是例子。 日本甚至拉攏荷殖政府的本土盟友,例如爪哇的公務員(priyayi)、東蘇門答臘的王侯(Rajas)、米南加保與亞齊的烏利保隆。 透過這些本土盟友的協助,日本得以延伸行政權力,重構地方經濟,動員支持日本戰事。

政治集權

日本曾嘗試駕馭印尼民族主義,其方法包括招攬蘇卡諾(Sukarno)與哈達等著名印尼民族主義運動領袖,以及德宛達拉(Ki Hadjar Dewantara)和曼蘇爾(Kyai Haji Mas Mansur)等傳統與伊斯蘭領袖。日本仿傚荷蘭統治者,透過民間組織,走入群眾,動員住民。

親伊斯蘭組織的穆斯林諮詢會(Majlis Syuro Muslimin Indonesia, Masyumi)、主張世俗民族主義的人民力量中心(Pusat Tenaga Rakyat, Putera)、爪哇服務聯盟(Jawa Hokokai)都是受日本支持的組織。 正規軍防衛義勇軍(祖國捍衛者,即PETA)以及半軍事化青年兵團等由日軍建立與培訓。日軍也扶植穆斯林諮詢會與爪哇服務聯盟旗下的軍事組織,當中包括警衛隊和游擊隊,以及由當地人組成、從屬日本帝國陸海軍的兵補 (Heiho) 隊伍。

COLLECTIE_TROPENMUSEUM_Indonesische_jong
Photo Credit: Wikipedia
二戰時由日軍訓練的印尼青少年
1943_World_War_II_Japanese_Aeronautical_
Photo Credit: Wikipedia
第二次世界大戰日軍的地圖,描繪了爪哇島。

外部與領土自主

日治時代與荷殖時代的管治模式大同小異。在日治時代,印尼首都名稱從巴達維亞改為前殖民時代地名雅加達(Jakarta),日本行政中心設於雅加達,政府由武官總督統領。與荷殖時代一樣,宗主國委託在地政府處理本土事務,本土住民諮詢組織輔助日本軍政府管治。日本行政機關掌握稅收、貨幣、財政、發展等事務。日本統治者也與荷蘭統治者一樣,擁有對印尼外交事務的否決權。即便如此,日本仍然聲稱,印尼是大東亞共榮圈中擁有準自治地位(quasi autonomous)之地。

COLLECTIE_TROPENMUSEUM_'Javaanse_Revolut
Photo Credit: WikipediaPublic Domain
1946年爪哇島上持竹矛與日本步槍的獨立革命軍

革命之後

日本在1945年戰敗,印尼革命終於1949年,在此期間,印尼作為主權國家逐漸成形,印尼漸能集權,享有完全的外部與領土自主權。印尼的國家形態轉變,與兩點有關:一,荷蘭管治策略之變化;二,外國勢力的影響。二戰後,日治終結,英國暫時接管殖民地,民族主義者蘇卡諾與哈達宣布印尼共和國獨立,兩位分別出任共和國總統與副總統。民族主義者沿用日治時代管治模式(包括其軍事管理架構)建國。 獨立後,共和國欲奪回外部自主權,故此當英荷勢力欲恢復殖民地管治模式之時,衝突爆發。

政治集權

在1946年,受盟軍東南亞司令部(South-East Asia Command)指揮的英軍交還殖民地給荷蘭政府。在此之前,荷蘭已有效劃分管轄區。二戰後英國軍政府容許荷蘭軍隊乃至行政官員進駐與接管東印尼、蘇拉威西、東蘇門答臘以及爪哇大部分地區。 英軍甚至有份參與鎮壓印尼民族主義者。例如在泗水,英軍與共和主義者軍隊激戰,後者軍力受重挫,這後來成為印尼獨立史重要事件。 於前英國管轄區,荷蘭代總督已重新與本土盟友合作,著手恢復荷殖時代舊有版圖,恢復殖民管治。

雖然代價不菲,荷蘭確能成功恢復殖民統治。在1949年之前,殖民地政體陷於分裂。從1946年至1948年,交戰方的協議,是在荷印聯盟中建立印尼聯邦,荷蘭仍能保有爪哇、蘇門答臘和馬都拉之外的地區。

不過,荷蘭的真正想法,是直接統治印尼聯邦。荷印聯盟計畫對外公布之後,荷蘭代總督穆克(Hubertus van Mook)曾嘗試強行於各處委任在地政治盟友,並且於1948年在兩次拘捕行動之後,將共和主義者的勢力版圖縮窄至亞齊和中爪哇內陸。同年,荷蘭占據所有城鎮;同年年底,荷蘭也取得共和主義者的首都日惹(Jogjakarta)。 此後,荷蘭管轄地與共和主義者管轄地之間的分歧日益明顯。

得到美國勢力撐腰,是荷蘭得以恢復殖民管治的原因,殖民地政體分裂由此而生。在1948年12月,美國終止對荷屬東印度殖民地的援助,再殖化變得艱難,無以為繼。 美國甚至向聯合國施壓,要脅荷蘭,指荷蘭若不撤出殖民地,荷蘭便會無法得到二戰後重建國家的經濟援助。為保障荷蘭在殖民地的投資,確保印尼會償還殖民時代債務,維持對西新畿內亞的控制,在1950年中,荷蘭最終同意印尼確立國家主權。於1950年代初,印尼能夠集權,享有國家領土與外部自主權,外力只扮演顧問角色,只對印尼貿易、投資、商務等事務具影響力。

荷殖管治無法延續後,印尼共和主義者著力建立國家統治權。荷殖時代各據一方之地都被拼入國家版圖,當中部分地區向雅加達中央政府要求獲取相當程度的自治權。要求自治權的地方勢力,包括西加里曼丹、南蘇拉威西、安汶、東蘇門答臘和亞齊的地方政府,以及西爪哇等受宗教感召的激進力量。 不過,由於得不到外國勢力支持,這些自治訴求或則半途而廢,或則被視若無睹。 印尼國家權力因而能被確立。

從1923年至1952年,外力對介入印尼事務的機會成本評估不斷在變。只要外力認為,與其他對手競逐印尼的機會成本中等,荷殖統治仍會延續。事實上,在1952年後,於西新畿內亞的荷殖統治仍未被挑戰,這令印尼主權國家建構未能完整。1945年至1949年印尼的政體割裂化,與我的觀點一致,同樣是源於外力對印尼不同的介入程度。

截圖_2021-01-12_下午3_50_54
1893至1952年印尼群島國家型態之變化

上圖總結了印尼政體的歷史變化階段:第一,在1893年至1922年間,荷殖統治被延續;第二,在1923年至1952年間,印尼主權國家開始被確立——於此期間的1945年至1949年,印尼政體割裂。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季風帶文化出版

  • TAAZE讀冊生活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莊嘉穎著

譯者:鄺健銘

近年,香港問題成為國際焦點。中國慣常的外交回應,是「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而放眼世界亦無任何國家,允許自己的領土上,有人從事分裂等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 美國近年對台灣的舉動,也總會引來中國外交回應,中國官方經常指控美方「嚴重干涉中國內政」。

在中國官方論述之中,「外國勢力」會分裂國家,削弱中央政府權威,令本土無法命運自主。這與過去的民族主義論述同出一轍。

新加坡學者莊嘉穎在其著作《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1893-1952)》顛覆既有觀點。莊嘉穎指,在中國﹑印尼﹑泰國近代主權國家建構進程中,外國勢力其實也是維護國家領土完整﹑外交自主乃至主權的重要助力。有別於民族主義者之想像,國家能否順利建立主權,取決於一眾外國勢力對介入本土政治機會成本之評估。國族意識可以是國家主權確立之產物,而非成因。

於全球化時代,本土與國際政治環環相扣。《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1893-1952)》是有助反思何謂國家主權的公民讀本。

135269760_1357788527897886_5594091688451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