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德聖《台灣三部曲》計畫,為何對台灣電影產業是「百害一利」?

魏德聖《台灣三部曲》計畫,為何對台灣電影產業是「百害一利」?
《豐盛之城》官網截圖,熱蘭遮股份有限公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說我心中有什麼對於台灣電影的夢,大概就是希望未來電影產業能規模量產工業化,讓產業相關人士,能建立起整套的電影規範,推演出屬於台灣電影的商業化公式,讓台灣電影擺脫賠錢貨的標籤。

朋友問我為什麼這麼討厭魏德聖,甚至討厭到要寫篇長文。齋主我非是電影產業相關人士,但對電影確實有幾分了解、憧憬和理想。若說我心中有什麼對於台灣電影的夢,大概就是希望未來電影產業能規模量產工業化,讓產業相關人士,能建立起整套的電影規範,推演出屬於台灣電影的商業化公式,讓台灣電影擺脫賠錢貨的標籤。

雖然這個目標很遙遠,實現的方式也模糊,但我卻能清楚的知道,魏德聖豪賭的電影製作方式,長期來看對台灣電影只是傷害,而且這種方式所能累積的產業經驗值也相當有限。

若是魏德聖自己找倒楣金主投錢拍電影也就算了,這次電影專案還與政府相關優惠有關,更何況魏德聖還向群眾搞起了募資,根本就是搖著民族主義大旗,拉著所有愛電影的觀眾,以及整個電影產業,陪他一起搭上通往地獄的直達車。

我首次認識到電影是門很花錢的事業,是距今20多年前的《鐵達尼號》。詹姆斯卡麥隆為了沈船時的真實感,電影團隊複製了鐵達尼號的右舷,而這項決定不只是複製船的成本高昂,就連拍攝成本也隨之提高,畢竟製作團隊為此還得特地找個足夠大的水箱,才能進行後續拍攝。

在《鐵達尼號》的幕後花絮中,明眼人都能感受到其工業化程度和高昂的成本,以及優秀的管理制度。1997年的《鐵達尼號》成本高達將近3億美金,不過這部電影雖然昂貴,但後續數十年的回收,只怕是10倍不止,更何況還得了一堆獎項。從那之後,電影成本的紀錄就不斷被刷新,《加勒比海盜》、《阿凡達》、《魔髮奇緣》、《復仇者聯盟》久而久之,隨著通貨膨脹和全球化,再也沒人能準確計算到底哪部電影比較貴了。

或許因為台灣人都帶些自卑性吧。當台灣觀眾進戲院看著好萊塢的大製作大場面電影時,總會幻想著某天台灣也要來這麼個一部燃燒經費的電影。正如魏德聖幾次在訪談中所說,難道台灣人就不能有個超越《阿凡達》的夢嗎?

記得當年《海角七號》意外爆紅後,魏德聖於幾次訪談中,都是用著同樣的說法募資。那是個《阿凡達》統一全球票房的年代,這股熱情燃起了台灣人也要有個史詩電影的心。當時魏德聖挾著名氣,確實贏得了不少電影人或金主的支持,乘著這股氣勢,加上媒體持續的報導,《賽德克巴萊》上映了。

劇情不知所云,重點模糊不清,節奏掌握不佳。成本高達7億元《賽德克巴萊》,理應要14億左右的票房才可打平,但最後總票房卻只有8.8億元,其中國際市場的票房甚至只有7千萬元。

口碑不佳的事實,也從上下部曲的票房差異得知,上部曲《太陽旗》的票房4.72億,而下部曲《彩虹橋》的票房掉到3.18億元。雖說結構相連的續集電影,票房上多少會因此打折,但也可見許多觀眾進場看了電影,是抱著失望而離場,對於次月上映的《彩虹橋》當然也是興致缺缺。

這樣的製作規模超過了台灣電影產業經驗所能負擔的極限。台灣從未有過這樣的電影製作,管理方式遠遠不足,不管是在電影製作時的成本控管,又或者如此大批電影團隊的管理,都嫌經驗不足。最後導致的結果,就是花了一堆錢在沒必要的事務上。

不過這樣的巨型電影投資,對於電影產業者的經驗,倒是很有幫助。電影從業人員能藉著這類超規模的製作,接觸更專業的技術和團隊,也理應會因為規模的增大,導致分工變得越加細緻,專精的電影技術也能更加頂尖。

事實上,魏德聖本人會有如此大製作的夢,也和過去這種製作經歷有關。2002年上映,由陳國富導演的《雙瞳》,魏德聖在其中擔任要職,而這部電影就是由好萊塢投資製作的。當時團隊人員曾在訪談中多次提到,《雙瞳》帶來的經驗和影響,絕非是僅僅只是一部電影。

「小孩開大車」的優點,就是能增加產業經驗值。但相比於優點,缺點是更加致命的。事實上台灣電影市場消費力雖然足夠,好萊塢大片的全球票房,甚至能排上前10名。不過台灣人口就只有2300萬人,相比於美國好萊塢以全球為市場,中國超大的內需,日本破億人口,韓國5000萬人口,印度寶萊塢的市場更大,甚至相比於英法德的歐陸市場來說,台灣的人口數就是這麼不多不少,製作及資金的規模當然也無法與他國相提並論。

「開大車」所代表的就是強行壓榨電影產能。台灣電影圈熟知的金主們,約莫有個百來個,這些活菩薩多半都不計得失的投入資金到電影產業中,只為了圓一圓電影夢。假設活菩薩們每年共同的資金就是這麼多,再假設這些資金規模能產出的電影就是10部,而這10部電影就是10個團隊分別練兵的機會,未來也會有10部電影的公關活動以及後續新聞。

今天硬是要將資金聚集於一部電影,那這部電影必然要比其他電影來得保守,也必定要有資金回收的相關保證,這也是為什麼好萊塢大製作電影,一個比一個還政治正確,因為沒有團隊和金主想惹爭議和麻煩,這些紛端都會導致票房上受到損失。

因此若台灣想拍個大製作超規模電影,考量到票房收益問題,則必然需要選擇個不單屬台灣的普世價值,如此才能走出台灣市場。《台灣三部曲》關於西拉雅族的題材,又能引起國內多少消費族群的喜愛和助益呢?這題材不僅是不保守,更是冒著風險極高的豪賭。

活菩薩們過去投資電影,對於資金能回收多少雖然心裡有數,但至少得有個至少的說法和回收比例。活菩薩們未來才會繼續電影產業中擔任活菩薩。否則一部電影慘賠後,心灰意冷的菩薩們,怕是也失去了救世之心。並且雖然電影產業者能在一部大製作電影中分工得更細,但導演、編劇等處於產業更核心的練兵機會,反而因此喪失。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