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與美國霸業的相似之處(上):蒙古騎兵與美國航母,都是他們「做生意」的最大後盾

蒙古與美國霸業的相似之處(上):蒙古騎兵與美國航母,都是他們「做生意」的最大後盾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蒙古人的騎兵軍團與美國的航空母艦打擊群,都是他們「做生意」的最大後盾,貿易才是目標,控制大陸或海洋只是達成這個目標的手段,能不打仗就不要打仗,因為打仗會破壞貿易,減少賺錢的機會,是最下下策。

文:王臻明

是說就某種程度上來說,過去建立蒙古帝國的蒙古人與今日稱霸全球海洋的美國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13世紀的蒙古人捲襲了當時已知的「全世界」,也就是整個歐亞大陸,創建史上最龐大的帝國,其建立的商業貿易網絡,北從西伯利亞,南到印度洋海濱。

21世紀的美國人則控制了地球上的多數海域,高達10艘以上的超級航空母艦展現出美國無所不在的軍事影響力,甚至也是第一個離開地球並踏上月球的國家。其建立的商業帝國,從石油重工、電腦機械到網路電子商務,幾乎無所不在。

蒙古人重商的原因,在於他們的起源地是在不適合農耕的草原地帶,游牧與商業貿易是蒙古人的維生手段。游牧的生活方式發展出精銳的馬上騎兵,古代危險的商業貿易旅程,更讓蒙古人明白以軍事力量維持商道通暢的重要性。蒙古帝國的擴張,有很大一部份是伴隨著商業貿易的發展所需。在整個蒙古帝國存續的時間裡,維持商道的通暢一直是蒙古騎兵最重要的軍事任務之一。

至於美國人重商的原因,在於美國是個移民社會,來自世界各國的移民到新世界尋求更好的生活,他們打定的主義就是拓荒與經商,兩者互為表裡,許多移民本身既是拓荒者、農場主、生產者,也是積極發展貿易路線並將商品賣回歐洲的商人。而北美大陸東鄰大西洋、西鄰太平洋,若無法保持海上航道通暢,所有生產的商品都無法順利出口,因此海洋是美國的命脈,沒有海上力量就沒有美國。

由此可知,蒙古人的騎兵軍團與美國的航空母艦打擊群,都是他們「做生意」的最大後盾,貿易才是目標,控制大陸或海洋只是達成這個目標的手段,能不打仗就不要打仗,因為打仗會破壞貿易,減少賺錢的機會,是最下下策。或許因為蒙古人曾在歷史上留下殘暴好戰的惡名,因此很難與「愛好和平」這四個字劃上等號,但蒙古史專家杉山正明教授不止一次在其著作中強調,蒙古人作戰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不要正面接戰。

shutterstock_104902483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事實上,蒙古人與其他國家正面接戰的勝率並沒有多高,特別是蒙古人的快速騎兵拙於攻城,只要堅守不出,通常就能慢慢逼退蒙古大軍,南宋初期的戰略就極為成功,讓蒙古人久攻不下。而蒙古人所擅長的是結盟、利誘與屠城威嚇,這在前文拙作中已經有討論過,也是蒙古人後來會留下兇殘惡名的原因之一。

同樣的情況,美國人也愛好和平,能不打仗就不要打仗,原因也在於打仗會破壞商業貿易,除非打仗能有更遠的利益,比如石油資源、航道安全、世界霸主的地位。美國人擅長的是結盟、利誘、貿易制裁與武力威嚇,基本上與蒙古人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在這個全球化分工的時代,出現了禁運與貿易制裁這種新型武器,而這剛好也是美國人最拿手的。

關鍵的原因除了美國控制海洋外,全球化也是美國這個新型態帝國統治世界的方式。這聽起來或許像是極左派指控美國的陰謀論,不過在美國開始崛起的時期,早已過了侵佔殖民地,以搜刮經濟利益的年代了。

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奠定世界強國地位時,前一個大英帝國正順應世界潮流,一一放棄昔日的殖民地。美國雖然成為戰勝國,順理成章地佔領多個國家,但卻沒有留下來直接建立殖民政權的正當性。

取而代之的方法,是美國扶植這些國家成為盟國,以前所未來的分工形態,打造新時代的貿易帝國。這一個制度不止成功團結了美國的盟國,擊敗了共產國家集團,也催生了全球化的時代來臨。

一件商品從原料到加工,最後包裝出售,都可能在不同的國家進行,以最節省成本的方式生產出來。加入美國這個貿易體系的國家,不止可以在商業貿易中分一杯羹,也能獲得美國的安全保護,簡單來說就是跟著老大作生意,平日交點保護費購買美國的武器,重申彼此的盟友承諾。相較之下,美國盟國們所獲得的整體商業利益,遠遠大於所付出的一點點軍事支出。

對於不願意成為盟友的敵人,美國人的第一步也不是立刻兵戎相見,而是利用美國最大的優勢,也就是強大的經濟實力與對全球貿易市場的龐大影響力,用禁運等制裁手段來逼對手就範。在今日的世界一旦遭到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經濟制裁,幾乎等於跟主流市場隔離,會立刻走向經濟破產與民生凋蔽一途。

過去的古巴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現在的伊朗與北韓也差不多了,小一點的國家如委內瑞拉幾乎完全破產,大一點的國家如俄羅斯,雖然天然資源豐富,還能靠出口能源勉強支撐下去,但俄羅斯近幾年經濟不振,問題重重,這與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遭到國際制裁脫不了關係。

而這種經濟封鎖還往往伴隨著軍事上的圍堵威嚇,讓這些小型國家必需走向發展核武自保的道路。北韓與伊朗都因企圖發展核子武器,又遭國際社會進一步制裁,可以說是互為因果。

AP_2028447002113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國就是利用這種一手經濟利誘,一手圍堵制裁的方式,來達成其目標。最好的實例就是今日的北韓,川普總統不止一次公開向北韓喊話,只要北韓放棄發展核武,就會讓美國企業進入北韓,挽救北韓的經濟,但同時也未曾放鬆對北韓的禁運制裁與軍事圍堵,並嚴詞警告北韓,如果美國受到攻擊,將會把北韓夷為平地。

這與蒙古人當年招降敵對國家時的手法幾乎完全相同,如果開城投降,蒙古人保證其信仰自由、私人財產與原有的生活方式,只要按時向蒙古人繳稅與尊敬大汗,就能相安無事。但如果選擇頑抗到底,企圖攻擊蒙古部隊,則保證一定屠城。由於蒙古人一向說到做到,極重信用,真要屠城時也毫不手軟,讓許多蒙古人的敵手選擇不戰而降,選擇與蒙古人作生意賺錢,而不是流血打仗。

美國這種先用經濟手段圍困敵手,慢慢使其窒息衰弱的戰略極為成功,在冷戰時發揮的淋漓盡致,不費一兵一卒就擊垮前蘇聯。而另一個例子則是對付伊拉克過去的海珊政權,美國並沒有在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時就趁勝追擊消滅海珊,反而是先圍困伊拉克10餘年之久,等到伊拉克幾乎已經山窮水盡時,在第二次波斯灣戰爭不費吹灰之力打倒海珊。

伊拉克最精銳的共和國衛隊為什麼在兩伊戰爭時如此驍勇善戰,但在第二次波斯灣戰爭卻不堪一擊,關鍵在於長期的國際制裁已讓伊拉克瀕臨破產,無力維持共和國衛隊的武器更新與日常訓練。

因此美中爭霸會從貿易戰開始,並不令人意外,中國若以為貿易戰會在幾年內就結束,那就太天真了,鑑諸於歷史,美國人的陽謀就是構築新的圍堵網,慢慢削弱中國這個新對手,而武漢肺炎這場疫情,恐怕會給美國更好的藉口,展開新一輪的圍堵與制裁。

  • 蒙古與美國霸業的相似之處(下):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中國卻為「大國崛起」沾沾自喜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