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被推特禁言:美國正在變成下一個中國嗎?

川普被推特禁言:美國正在變成下一個中國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想到中國的審查制度,有人擔心美國會變成下一個中國。但本文作者並不害怕,因為在美國,「至少川普政府不會因為大家支持拜登就要求社交平台封掉我們的賬號,也不會因為我們說了反對川普的話,就讓警察來訓誡我們」。

文:劉文

1月6日,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衝擊國會造成暴亂之後,川普總統在推特上發表了影片要求他們冷靜,但是他在影片中將違反法律衝進國會造成破壞的人成為「特殊的人」,並仍然堅持在毫無依據的情況下說「選舉腐敗」。

這一行為被許多政客和媒體認為是對暴力事件的火上澆油,推特立刻將川普封禁了12個小時,Facebook、YouTube等社交平台也紛紛跟進。1月8日,推特永久封禁了川普總統的帳號。

川普總統的兒子小唐納(Donald Trump Jr.)說:「我們生活在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書《1984》裡,言論自由在美國已不復存在。」

有人開始討論,這是不是違法了憲法第一修正案中賦予人們的言論自由的權利。

我的朋友,機械工程師傑克於1月9日在他的Facebook上寫了這麼一段話:「人們在攻擊言論自由。我們現在生活在歐威爾的《1984》裡。我不再相信矽谷那些大型科技公司了。我將不會再支持Facebook、推特、谷歌等公司。我會去使用網頁版的Parler,因為該死的谷歌和蘋果在它們的應用商店裡下架了Parler App。我也不會再用YouTube看影片了。這是獨裁。這是審查制度。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讓那些你不同意的人噤聲。」

傑克告訴我他本身對於川普並不是很支持,也很反對1月6日在國會造成暴亂的人。他在非常崇尚自由的加利福尼亞州長大,本科是在自由派氣氛很濃厚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念的。但是他卻更加害怕那些大型科技公司從封號中嚐到了甜頭,從而開始控制人們的思想和話語。

傑克的話在網上引起了反響,很快就有了上百條留言。有人對他的話表示贊同。來自古巴的移民阿隆索說:「我經歷過獨裁,也經歷過審查制度。我知道現在看起來,封掉個把帳號算不了什麼,但是一切就是這樣開始的。他們現在會封掉那些極右派的言論,接下來會把溫和的保守派的言論也封掉,再之後,哪怕你不支持川普,只要你的思想和他們有一點兒出入,你也會被封號,最後就只剩下了一種聲音。我經歷過這一切!」

一名高中老師則說:「我不贊同那些散播競選舞弊的謠言和陰謀論的人的觀點,看到他們的發言會讓我很生氣,但我覺得網路不應該粉飾太平,而是應該把所有的人的不同的觀點都發表出來,哪怕那些觀點會冒犯其他人,也應該發表出來。因為你可以讓那些人噤聲,但是卻不能讓那些人消失。這些人還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還是會投票,我們需要的是慢慢感化他們,而不是封掉他們的號,然後讓他們對我們更加不滿。」

更多的人則是在指出傑克言論中的錯誤。審查制度通常指某些政府機構、新聞媒體和其他控制機構對被認為是有害的、敏感的、或是不合適的演講及其他公共言論的抑制。雖然大多數語境下這個詞都是貶義,但也有應該使用審查制度的場合。比如戰爭時期防止洩露國家機密,又比如防止恐怖分子在網上招攬信徒。

憲法第一修正案裡禁止了政府剝奪人民的言論自由,但是這卻不適用於私營企業的行為。推特不必承認第一修正案的義務。

「如果推特封了你的帳號,你還是可以在網上建立你自己的網站,發表你想要發表的言論,」在矽谷工作的安德魯如此反駁傑克。

還有人在評論裡說:「川普如果想要發言,會有無數的平台為他提供機會,去採訪他,或者歡迎他入駐。我們應該替那些無法發出自己呼聲的邊緣性群體發聲,但是我們卻不用擔心總統先生的話語權,相反,我們應該禁止總統先生用那些沒有任何證據和事實支撐的謊言去洗腦我們的人民。」

川普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並不害怕

「我只是擔心美國會變成下一個中國,」當我私下詢問傑克寫那段話的意圖時,他這麼說道。他還問我:「你在中國做過記者,你一定知道審查制度有多麼可怕吧?」

這讓我想到我幾個月前在中國採訪武漢新冠期間的醫生和患者時的遭遇。

一名ICU的醫生想要和我與同事談一談疫情初期瞞報的情況,我們在微信溝通了幾天之後,敲定了要問的問題。並約定北京時間週六晚上六點進行影片通話。當天下午五點多,我的攝影師同事們已經調好了攝影機和收音用的話筒,醫生則在修改等下採訪時要用的稿子。

突然,醫院的領導敲開了醫生的家門,說已經掌握了他聯繫境外媒體的證據,要求他簽下不接受採訪的保證書。我們事後在紀錄片中刪除了和這位醫生有關的報導,但這位醫生仍然會接到派出所的電話,告誡他不要上訪。

而另有一名和我們聯繫的新冠逝者的家屬,曾經兩次被派出所警察找上門來,要求他到派出所中問話。在派出所中,警察拿出已經掌握的他個人微信的聊天記錄,指出其中「擾亂社會秩序」的部分。要他一一簽字認罪。最後,仍然要簽保證書。家屬第一次被訓誡之後,仍然不斷尋找境外媒體發聲,最後,連他的親戚都收到了派出所的電話。

我告訴傑克,我並不害怕美國變成下一個中國,因為在美國,至少川普政府不會因為大家支持拜登就要求社交平台封掉我們的帳號,也不會因為我們說了反對川普的話,就讓警察來訓誡我們。在這裡,人們可以投票選出總統,如果選出來的總統的所作所為沒有達到大部分人的預期,那他會在下一次選舉中被換掉,這就是民主體制的自我糾錯能力。

但我告訴傑克,我也不支持推特將所有保守派人士都在自己的平台上「趕盡殺絕」。這些人會到Parler或者其他平台上去聚集起來,而那些自由派的人則會在推特上聚集起來。長此以往,同性戀者會有自己的平台,恐同者會有自己的平台,我們慢慢就只和那些有相似觀點的人交流,那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則不可避免地變得侷限起來。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