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代脫勾、被拒於NBA門外的長人榜眼Hasheem Thabeet

與時代脫勾、被拒於NBA門外的長人榜眼Hasheem Thabeet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Hasheem Thabeet雖然是2009年的選秀榜眼,但他在NBA的日子卻不到五年。Thabeet被兩個因素拒於NBA之外,一個是他舊有的名聲,另外一個他卻無能為力──只會防守的高個中鋒在NBA已經越來越不受重視。

文:santa

Hasheem Thabeet只跨了三步就從板凳到了球場中央,這位長人看向觀眾們並享受短暫的鼓掌聲。今晚有約三千名的球迷聚集在場館里,他們除了來欣賞Fort Wayne Mad Ants(編按:NBA發展聯盟球隊)對陣Erie BayHawks的比賽外,也是因為在寒冷的十二月夜晚裡,場館有舉辦些熱鬧的活動。

就像棒球裡的小聯盟比賽一樣,G聯盟(NBA G League)的賽事除了運動員們的競賽外,還偶爾像個主題樂園。Ants的前一場比賽就是星際大戰之夜,那個晚上滿滿的風暴帝國軍們塞滿了場館。

今天在場邊出現的則是各版本的投籃機、充氣型城堡以及一隻鼓樂隊。在聖誕老人獻唱完國歌之後,就到了Hasheem Thabeet致詞的時間。這位2009年的選秀榜眼加入球隊只有一個目標:他想要重返NBA。雖然週遭的一切顯得有些搞笑,可是Thabeet的話裡卻充滿了真心。

「各位晚上好,我謹代表我的隊友、家人還有溜馬球團祝各位佳節愉快,也感謝各位的支持。」簡短致詞後,Thabeet就將麥克風還給了主持人並走回板凳區,在那裡他擁有一個可調高的座椅,可以讓他舒適地坐在位置上,接下來他也將在這裡一直待到整個比賽完結。

在比賽結束後,Thabeet坐在更衣室裡翻了幾頁《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雖然他沒辦法在場上磨鍊自己的球技,但至少還能打磨自己的心靈。接著他換上了一身灰色西裝並以一雙絲絨Air Force 1搭配,他的隊友Ike Nwamu開始打趣:「賺很大喔!」Thabeet邊大笑並走回球館。他將一盒餅乾遞給了他見到第一位年輕球迷,接著就在底線等待來索取合照和簽名的球迷們。

今晚來找這位長人的最後兩位觀眾是對父女,四歲的小女兒一開始十分害羞,不想告知她眼前的巨人自己的名字,可是她卻接受了Thabeet的High-five邀請。在擊掌過後,Thabeet假裝自己手掌受傷的演技奪得了小女孩的歡心,她一邊大笑一邊繼續拍Thabeet的手。「妳要小心對待我!我還需要這隻手,因為我還要繼續打球。」Thabeet告訴這位小女孩。

在2009年灰熊選入這位來自康乃狄克大學的中鋒時,全國都在看著他穿著銀色西裝與David Stern握手的畫面。到了2019年,Mad Ants以第十八順位選中Thabeet時,卻連一個儀式都沒有;Thabeet甚至連中選的電話都沒接,除了因為他正在鍛煉中,陌生的電話話碼也是他未接起的原因。可是他還是把這個選秀當成一個機會,這一次他要證明自己不是失敗的球員。

「灰熊放棄了我,在這之前從沒有任何一個榜眼拿到像我這麼少的上場時間與機會。如果我是被不同的隊伍選擇的話,我的人生將會不同,我對這一點毫無疑問。我不會像今天一樣為Mad Ants效力,我可能是在溜馬隊上。如果我被好好培養的話,我今天應該會還留在NBA。」Thabeet說。

在Thabeet的心裡,從印州的Fort Wayne到NBA的距離其實跟他當年從坦桑尼亞到美國的路一樣遙遠。

在15歲意外被發掘籃球天份之前,籃球場只是Thabeet前往足球場捷徑的一部分。但當他發現這是一個能讓他進入大學的機會後,他開始在當地的網咖裡等候,希望能有提早離開的顧客能讓他暫用那最後的幾分鐘,讓他可以寄出給美國大學的籃球獎學金申請信。

Thabeet的天份無庸置疑,他高大、削瘦而又敏捷,不過他的天份直到於康乃狄克遇到Jim Calhoun後才得以發揮。「當他來找我的時候,他還不會打球,可是他離開的時候卻是全美等級的籃球員。」

在曼菲斯灰熊的日子裡,他被選秀的同梯──由當地大學出身的Tyreke Evans給比了下去,Evans當年在國王隊交出的20+5+5成績奪回了最佳新秀,而該梯的最佳球員則由Stephen Curry與James Harden競逐。Thabeet的新秀賽季給其他人留下的印象只有──前往發展聯盟D-League的史上最高順位新秀(這一紀錄在2013年被狀元Anthony Bennett給打破)。

「Hasheem被灰熊選中並不是他的錯,這完全是灰熊搞砸了,我真的被這件事氣壞了。在接下來的五個順位裡可是有史上最佳等級的兩位進攻球員啊!」曼菲斯當地主播Chris Venon說。

在Thabeet的第二個球季,灰熊將他送到了休士頭,隨後一年火箭又將他交易到波特蘭,波特蘭在四個月後將他釋出。他在2012的夏天與雷霆簽約,Thabeet說他在奧克拉荷馬第一次學到怎麼當個職業球員。他會和Russell Westbrook以及Kevin Durant比賽誰最早到場館練習,也僱了一位廚師來管理自己的飲食。

Thabeet很享受待在雷霆的日子,但那也只有短短的兩個球季。在2014年的八月,他被交易到費城,此後也未再出現NBA的球場上。

在過去的五年裡,他嘗試了各種方式來重返聯盟。2015時,他效力活塞的小聯盟球隊,到了2016,他搬到舊金山六個月以跟隨Frank Matrisciano練習,Frank Matrisciano被人們稱為「魔鬼訓練師」,他也協助了2009年的狀元Blake Griffin在選秀前的準備。

在Matrisciano第一次遇見Thabeet的時候,他注意到這位長人需要用雙手的協助才能站起來。「你是怎樣?一百歲了嗎?」是Matrisciano的招呼語。等到Thabeet搬離舊金山的時候,他可以在階梯上連續跳上五十分鐘都沒有問題。

2017年,Thabeet前往日本證明自己還有上場的能力。再隔一年他搬到華盛頓特區和Keith Williams訓練,這位訓練師曾經協助了Kevin Durant、DeMarcus Cousins等NBA球星。在Williams的幫忙下,Thabeet與多隻球隊進行了試訓會,最後卻沒有得到任何球隊的合約。他只能找個就近的方式──加入G聯盟。

AP_090404047343_(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其他同梯的球員們都在他們生涯的巔峰。我同樣在人生最好的狀態,我也知道我在場上要扮演什麼角色。我不可能一場拿下30分,但我可以搶籃板跟蓋火鍋。如果我能再次進入NBA,就算只是一年也好,我想拿到東山再起獎跟年度防守球員,那是我的目標。」Thabeet說。

在對陣BayHawks的前幾天夜晚,Thabeet在一間量販店裡閒晃,他正要去參加球隊的假日派對,因此他需要一份禮物來應對禮物交換的環節。他選了一隻捉背器,剛好不到20美元,然後再加上五元的禮物包,「到場才是最重要的。」他說。

當他要去結帳的時候,一位帶著小孩的男人與他搭話:「哇!老兄!我猜你不用跳都可以灌籃!」Thabeet說:「你猜?」男人問:「你是不是在Mad Ants隊上?」Thabeet說:「是的!」男人驚呼:「你一定馬上就能進NBA!」

Thabeet用微笑結束了對談,但事實上他進NBA的距離只有越來越。如果我們看每36分鐘的成績,平均8.8分、9.5籃板、2.6火鍋成績算是相當出色,可是他實際上每場只出賽了16.5分鐘。Mad Ants已經打了十四場比賽,但Thabeet只出賽了九場和先發了兩次。

Thabeet被兩個因素拒於NBA之外,一個是他舊有的名聲。在大學和灰熊的日子,隊友們都叫他「好萊塢」,因為他總是盛裝打扮,而教練也抱怨他對於時尚的關注比球賽還高。

「我不是要詆毀這個小子。」Damon Stoudamire說,他是Thabeet新秀球季時的助理教練。「他人很好,但當他出席我們的第一次練習,只花了十分鐘我就知道他應該做不到,他不知道怎麼當職業球員。」

在G聯盟的比賽讓Thabeet開始離開惡名的泥沼,他可以舒服地退休並待在拉斯維加斯或坦桑尼亞的家裡,但他不想背負著失敗的名聲離開NBA,他也想透過在Fort Wayne的比賽再次證明自己。即使他不在場上奔馳,他還是會在訪問時回答問題,在練習的時候幫助年輕的隊友以及在板凳裡大聲歡呼。

他的名聲還有機會被重建,但另外一件事情他卻無能為力。那些只會防守的高個中鋒在NBA已經越來越不受重視。在Thabeet替活塞的D聯盟球隊效力時,勇士靠著六呎六吋的Draymond Green當中鋒拿下冠軍。而今,只能在籃框附近討生活的長人越來越少了,他們需要能換防去守小個子或是跑到三分進行投籃。

如果Thabeet早十年進NBA,他也許能擁有一個較長的聯業生涯,而如果他今年進入NBA,他可能只像Tacko Fall一樣簽下雙向合約。「他是這個籃球劇變時代的代表人物,他就是與時代脫勾的代表者。」Calhoun說。

在G聯盟裡,這個問題更是進一步被放大。Fall跟Boban Marjanovic還能在NBA找到機會,七呎以上長人卻在這個層級的賽事成為珍稀之物。更多時候對手的先發中鋒只有六呎八吋。也因此Thabeet甚至在一個晚上的三次延長賽裡只被替換來防守一次發球。

「G聯盟裡滿是蹦蹦跳跳的小個子,我們大多的時間都無法讓他上場,因為他沒辦法去做到那些換防,這也是他將在每個層級都遇到的困擾。」Mad Ants的總管Brian Levy說。

在對陣BayHawks的一個月後,Thabeet走近Mad Ants的辦公室與Levy會面。自從12/10起他就已經不曾上場了,而球隊也決定釋出他。他回想了一下他被開除或交易的時光。在灰熊的時候,他曾經有過糟糕的一天,教練與行政人員都知道他要被交易了,卻沒有人告訴他任何事情,直到他結束練習才在回程的車上接到經紀人的來電並知曉一切。

「這次經驗並非毫無價值。畢竟我很想打球,只是我沒有得到上場的機會。你會有點不滿,畢竟不能上場會讓你質疑為何夏天要努力練習?為何要這麼努力?但如果我能上場,我的數字會給出證明。總會有需要我的球隊。」Thabeet說。

Thabeet離開了Levy的辦公室到隔壁與助理總管Chris Taylor談話,他邀請了Taylor前往坦桑尼亞,而Taylor則問他下一步會怎麼走。

「我會回到特區繼續我的訓練,我仍然抱著重回NBA的夢。」Thabeet說。

(本文譯自He Just Got Left Behind

santa在運動視界的其他文章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