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高與小茉」最新一期影片中,對於尼采哲學的理解幾乎全部都是錯誤的

「老高與小茉」最新一期影片中,對於尼采哲學的理解幾乎全部都是錯誤的
Photo Credit: Youtube頻道「老高與小茉」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來老高並沒有真正地認識尼采,也不願意花時間對尼采做出最基本的認識為觀眾負責、為作品負責、為自身的求學態度負責,而在此只是我想做出一些簡單的補充與改正,這裡不談比較深入的學術研究。

出版業界有白取春彥,網紅當中有老高與小茉,他們都以非常心靈雞湯的方式詮釋了尼采,但是他們二人仍然有所不同:

白取春彥頂多是以一種狹隘的方式建構尼采的形象,並且在《超譯尼采》這本書當中塞入了許多原本不是出自尼采的話;但是老高在《雞,如果世界是一直循環的》這部影片當中不僅同樣也以一種狹隘的方式建構尼采的形象,還說出了許多與尼采哲學背道而馳的觀念,甚至可以說老高在整部影片對於尼采哲學的闡述幾乎都是錯誤的。

以下,筆者將標記影片內的時間段落,並以逐一條列方式指出老高在影片中對於尼采詮釋中「最明顯的」錯誤。

  • 02:25 老高:「尼采什麼都沒有,他就當教授了。」

尼采在當時並非什麼都沒有,他在大學生時期就已經享有盛名,例如他當時投稿了許多論文到《萊茵河博物館》這份學術期刊中,成功獲得了學界人士的廣泛矚目,他甚至一度成為普魯士政商界名流眼中試圖結交的學界新星。

而他之所以可以獲得巴塞爾大學的教職,這在當時來說當然是一種「破格提拔」,但是這與當時19世紀歐洲包含瑞士的教育機構之體制不無關係,因此這個獲得工作的方式在當代已經無法複製,而老高提出的那兩個當教授的標準,也是後來才出現的制度。

  • 02:27 老高:「他其實是被當時德國的一個歌劇劇匠查理瓦格納推薦的。」

尼采能夠獲得巴塞爾大學的教職不是受到華格納的推薦,而是受到他在就讀德國萊比錫大學時的恩師利邱爾(Ritschl,1806-1876)的推薦——順帶一提,華格納(Richard Wagner)前面的姓氏通常中譯為「理查」,而非「查理」。

  • 03:16 老高:「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他這個書的題目特別不吸引人。」

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出版量確實不理想,但是這跟他的書名好不好唸無關,學界認為的主要原因之一乃尼采出版的第一本著作《悲劇的誕生》嚴重違背當時哲學界、古文獻學界與古典語文學界的學術理念,此後尼采的學術名譽一落千丈而被整個學界唾棄,所以尼采之後的書都要自費出版。

但是《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反而引起了文化界人士的注意,例如德國作曲家理查・史特勞斯(R. G. Strauss,1864—1949),就在閱讀之後為這本書創作了交響詩,讓《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在別的領域聲名大噪。

  • 08:50 老高:「他說人想成為超人必須經過三個階段。」

尼采所謂的超人由許多綜合因素組成,並非僅是通過「精神三變」就能達到的。事實上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一書中並沒有對精神三變提出明確的定義與解釋,超人學說之於精神三變的辯證關係是被後世學者加上去的合理性解釋。

後世學者對於理解尼采哲學的「超人」概念不僅包含了精神三變,更重要的是像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1788—1860)的悲觀主義哲學或者是古希臘悲劇的酒神精神,唯有把這兩點說明了,更能夠用體系性的方式理解尼采哲學,也能夠為尼采的「超人」學說提供起點,但是老高卻沒有談到這些基礎概念,頗為可惜。

  • 09:00 老高對精神三變的詮釋「非常不尼采」,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違背了尼采哲學的基本精神。

「精神三變」在學界的主流詮釋:駱駝階段是我們會背負著來自傳統的道德觀念、社會的輿論還有自我的限制,而這個階段的我們會以能夠背負越來越多的價值而感到自豪,但是當我們背負到再也難以承受之重的時候,就會想把這些包袱甩掉轉而對抗那些自身原本所背負的價值,這就是獅子階段。

但是獅子做為一個只有反抗的人,還沒有真正地獲得自由的自我,唯有以嬰兒般的嶄新目光看待世界,肯定與熱愛一切好與不好、良善與罪惡、美善與痛苦、對立與衝突時,才能夠真正地獲得自由的自我,這就是嬰兒階段。

shutterstock_30843404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 11:28 「永恆輪迴是說:你下輩子還是你。」

尼采所謂的「永恆輪迴」的思想實驗,不是對於每一輩子轉世投胎都要重新體驗前一世的痛苦,因為尼采哲學的根本精神是否認人類靈魂有來世的可能,因為彼岸學說可能會讓人把現在這一世當成短暫的過渡狀態,而變得不願意認真看待它的價值。

尼采的永恆輪迴是對於你現在經歷到的事物,將會在短時間內如鬼打牆般反覆經歷,也就是如果我對於某個不滿意的當下不想著立刻去改變,那麼痛苦的過去會如永恆輪迴般折磨著我的未來。因為我們在未來仍然會活在回憶當中去反覆經歷我們所遭受的痛苦。——因此老高在本體論上對於「永恆輪迴」的基礎概念之理解就完全錯誤了。

以電影來舉例,永恆輪迴這個思想實驗的展現方式非常像是美國知名的老電影《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 Day)。

  • 14:05 小茉說:「有的可以改變啊!」

尼采哲學的真正回答是,過往認為可以改變痛苦的哲學方法都採取了蘇格拉底式那種以科學眼光看待因果律的態度,意即人們所遭逢的不幸,通常是因為人們在事情上的判斷上發生錯誤所導致的後果,那麼這意味著只要我能夠發揮理性精神變得更加聰明、更加有智慧、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就能夠改善我的不幸人生,進而化解痛苦達到幸福——尼采把這樣的觀點稱作為「膚淺的樂觀主義」,是一種應該被改變的態度,並沒有真正看透痛苦的本質與深淵。

  • 14:48 老高:「就獲得永恆的幸福。」

尼采哲學最重要的主題之一,正是在於反對「永恆」與「幸福」的概念,尼采認為沒有什麼事情是永恆的,因為永恆是一種形而上的觀點,例如靈魂不朽即是一例。而尼采認為當我們相信還有死後的世界,就無法真正地去愛這個活著的現實世界,只會逃避目前在現世所遭遇到的不幸,寄期盼於在來世重新獲得美好的人生。

尼采認為人們之所以不幸福,正是因為沒有正視「幸福」是不存在的此一事實,人活在世上只能感受到痛苦,沒有幸福可言,任何追求幸福的舉動都是徒勞的,甚至尼采的早期哲學明確指出人們想獲得最大的幸福在於不曾出生,而已經被生下來的我們只能追求第二幸福:早點死去——尼采哲學關於「超人」「永恆輪迴」「命運之愛」等等的積極性意義不在於追求後能得到幸福,而是人們應當成為戰勝痛苦、肯定痛苦、接受痛苦的人生,藉此彰顯自身的精神強度與培養自我風格與力量,在最後才成為超越人類的超人。

  • 18:37 老高:「所以他創造了查拉圖這樣一個角色。」

這句話是非常不精確的,就是查拉圖斯特拉在書中所說的話及其意義確實是被尼采創造的,但是這個角色本身並不是虛構的,這邊有必要消歧義:「查拉圖斯特拉」不是被尼采所創造的角色,他是拜火教的先知「瑣羅亞德斯」,而「查拉圖斯特拉」與「瑣羅亞德斯」在德文是同一個字,只是在中文翻譯當中刻意做出區分。

shutterstock_132272126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瑣羅亞德斯
  • 16:41 小茉說:「沒有阿米娜和阿德勒講得好。」

——不!是老高講得不好!甚至老高講的大部分都是錯誤的!讓「超人」、「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精神三變」、「永恆輪迴」、「命運之愛」等概念變得非常單薄。

結論

或許有人認為老高為何不能對尼采哲學做出屬於他個人特色的詮釋?筆者在這邊不談嚴格的詮釋學原理,我直接用個概念比喻讓大家理解箇中問題:老高不是從A當中解讀出B的價值,而是認為-A等於A的價值,這種極其可怕的理解,就像拿著「異化」學說,解釋馬克思的哲學如何支持資本主義對勞工進行剝削一樣荒唐。

所以要做出合格的詮釋,不能僅是單純地我愛怎麼理解就怎麼理解,在做出具有個人特色的理解以前,必須儘可能地合理地解讀文本內容,至少不能得出與原作者或者文本內容上截然相反的詮釋。

筆者之所以批判「老高與小茉」,並非單純因為他們徹底對於尼采哲學理解錯誤而已,畢竟人們都可能有著不理解的事物,每個人在學習的路上永遠都是學無止境的學生,連筆者我年輕時也時常揮舞著我不懂的哲學名詞到處炫耀,而被人當面指正。

然而,我覺得這次的情況極其特殊,因為尼采活著時的哲學使命,在於揭發傳統價值如何對於人們的生命如何產生危害,並且批判人們對於千百年以來的道德文化那不假思索地盲從與順服,尼采以極其激烈的名詞,稱呼這群人遵守的善惡價值為「奴隸道德」。

尼采窮極一生最反對的幾個形而上概念,包括「靈魂不滅」、「彼岸世界」、「永恆」、「幸福」等等,而老高居然都把這些安在尼采的頭上進行理解與闡釋,這無疑是對於尼采生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之最大羞辱。而且,再考量到「老高與小茉」有著將近400萬的粉絲,其言論的影響力將無遠弗屆,我認為自己有必要站出來導正視聽,避免讓老高繼續誤人子弟。

shutterstock_25213374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如果大家真的想要做出具有個人特色且同時兼具哲學原意的的詮釋,以這次老高在影片中提及的「精神三變」為例,筆者很推薦政治大學哲學教授林從一在其著作《最值得過的人生:哲學爸爸給女兒的大學禮物》一書中,他以尼采的精神三變作為勉勵女兒進入大學的餞別禮:

不因環境改變自己,也不消費環境壯大自己,而是重新回到真實的自己,自由地決定自己要成為什麼樣子的人。

——不因環境改變自己,對應的是「駱駝」;不消費環境壯大自己,對應的是「獅子」;重新回到真實的自己,對應的是「嬰兒」。

再來,關於這個文化現象並非偶然,尼采早在他的著作如《華格納事件》、《快樂的科學》、《偶像的黃昏》等書中多次指出現代文化的病徵之一,在於許多「文化市儈」會敲鑼打鼓吸引群眾目光,並且為了利益迎合大眾的低級趣味,而有著從眾心理的一般人民卻不假思索地把他們當作真理、知識與文化方面的代言人而壟斷了公共場域的話語權。

最後,筆者想要分享當初年紀剛滿20歲時的尼采所寫的自傳性論文,他在裡面以德國悠久的人文主義傳統,自我勉勵他在未來的學術研究工作:1、切忌膚淺的博學;2、儘可能將每件事物還原,追溯至其最深的根。

——我希望老高又再給自己挖坑以前好好思考,自己目前做的這些影片當中,為何總是可以含著大量知識性的低級錯誤而不自知,你有著大量粉絲自然意味著對於知識傳播有著極大的話語權,因此我希望老高除了賺錢之餘,也可以有一些社會責任感與展現真正的求學心態。

我是哲學本科生,我的碩士論文就是研究尼采的哲學,我要在此指出影片中對於尼采研究者來說的「常識性錯誤」。看來老高並沒有真正地認識尼采,也不願意花時間對尼采做出最基本的認識為觀眾負責、為作品負責、為自身的求學態度負責,而在此只是我想做出一些簡單的補充與改正,這裡不談比較深入的學術研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