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產業觀察】被眾人看衰卻又逆勢成長,「夾娃娃機」為何沒有像蛋塔一樣泡沫化?

【街頭產業觀察】被眾人看衰卻又逆勢成長,「夾娃娃機」為何沒有像蛋塔一樣泡沫化?
Photo Credit: 海森飽嗝的財經筆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就從夾娃娃機產業中的四個角色「夾客」、「房東」、「場主」、以及「台主」說起。從他們看似不理性的「一頭熱」,來理解這個產業為什麼能持續撐緊泡泡而不破滅。

「蛋塔」一直是台灣消費產業中,最具多元含義、特定且強烈指涉性的名詞,它不只是一項食品、一件消費性商品,只要把這個名詞放對地方,它隨即讓人心領神會「一個產業即將成為泡沫」。美食外送員滿街跑,會像「蛋塔」熱一樣泡沫化;台灣房市過熱,有可能是「蛋塔效應」;電動機車快速走紅,可能像「蛋塔」一樣;就連台灣高等教育中的「醫學系」,和中國半導體產業都可能會淪為「葡式蛋塔」。

然而,被無辜的「蛋塔」所指涉的產業,就真的會走向衰敗、消失、「泡沫化」嗎?

我們先暫時穿越時空,回到台灣1990年代末期。當時葡式蛋塔在台灣消費市場裡竄紅,蛋塔店在短期內一間一間地開。起初是每一間蛋塔店都能吸引人潮、購買嚐鮮,這排隊喪屍的景象,甚至造成雞蛋供給不足、蛋價上揚。但過沒多久,熱潮急速冷卻,滿街的葡式蛋塔店也開始收攤。

這其中牽涉到的,是「供給」與「需求」在短期內被不理性地擴張。在供給方面,一家蛋塔店的經營涉及「店租」、「人事管銷」、「設備器材」、和「食材原物料供應」,耗費這麼大的本事來供應一顆「非正餐」、「點心類」、「低單價」的蛋塔,給「愛嚐鮮」、「口味隨時會變」和「價格敏感度高」的消費者,一旦消費者的需求模式改變,沒有任何一家店能承受得了營業額降低,但仍得負擔高額「固定成本」。

因此,在過去20多年來,不論是消費者、商家、產品、甚至是產業,只要牽扯到看似一頭熱的非理性行為,一定是優先讓「蛋塔」躺著中槍。而近年再度讓蛋塔中槍的產業,是「夾娃娃機」。

根據財政部「財政統計資料庫」的數據,截至2020年10月,全台有9361家夾娃娃店。若往前追溯,2017年至2019年間出現產業大爆發的現象,而在2018年初即有「夾娃娃機如蛋塔泡沫」的說法,但遲至2020年4月才出現夾娃娃機店家數微幅衰退。

原以為夾娃娃機產業即將出現「蛋塔效應」,但才過一個月,全台娃娃機家數又開始出現逐月成長的現象。更不用說,被疫情恐嚇的2020年上半年,消費者是躲在家裡、減少外出、商圈人流大幅減少,導致零售業營業額受創,但夾娃娃機店的銷售額仍能屹立不搖,2020年累計至10月的銷售額達到83.35億元。若無意外,全年的銷售額將有可能突破2019年的紀錄。

綜合看來,夾娃娃產業有的是眾多競爭者間的「廝殺」,但還看不到產業「泡沫化」。

未命名
數據來源:財政統計資料庫/製表:海森飽嗝的財經筆記

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蛋塔」這個詞,被我們擺錯脈絡、放錯地方?

我們就從夾娃娃機產業中的四個角色「夾客」(投錢玩夾娃娃機的消費者)、「房東」(出租店面)、「場主」(夾娃娃機店經營者)、以及「台主」(分租機台的人)說起。從他們看似不理性的「一頭熱」,來理解這個產業為什麼能持續撐緊泡泡而不破滅。

「以小搏大」像賭博,成癮心理維持夾娃娃機產業

觀察夾客投錢玩夾娃娃機的行為,是一種行為主義心理學上所謂「刺激」(需求)與「反應」(報酬)的過程。而這就不得不提到心理學上的著名實驗:史金納的箱子

相傳心理學家史金納(Burrhus Frederic Skinner),在1938年製作了一只箱子,箱內有竿子、有食物。當老鼠被關進箱內、且肚子餓時,老鼠會在箱子裡面掙扎亂竄,歷經第一次、第二次……以至於很多次不小心的拉竿、而食物掉出來時,老鼠開始知道拉桿就會有食物出現,所以,只要肚子餓,牠就拉竿子。

食物是種報酬,而拉桿則是獲得報酬前所必須經歷的「嘗試錯誤」學習行為。儘管老鼠不會在每次拉竿都得到食物,但當拉竿與食物間的因果關係已明確被訂立,老鼠就會重複拉竿的行為,來證明這種因果關係。

夾娃娃機就像是這樣的一個箱子。路過的夾客被箱內的商品吸引,決定投錢夾娃娃,也就是「打台」。投個10元來「投十問路」,決定是不是值得繼續玩下去。當夾客能「少少出」以數十元的代價,夾得自己喜愛的商品,則得到正向報酬。

隨著「打台」的次數增加,學習過程的經驗值和技能,會進一步增強需求與報酬的連結,進而種下願意繼續「打台」的種子。假如一直都夾不到呢?不過就是再多投幾個10元試試看,也許下一次就能出貨。很難不上癮,有著跟賭博類似的心理機制。更何況在法規上,「保夾」是必須揭露的事項,也就是在投注一定次數的金額後,就一定能獲得你要的商品。

換言之,由於夾客對商品的偏好、「少少出」的預期心理、以及「保夾」規則封住損失的上限,讓「打台」的行為如成癮般持續存在。更不用說,有更多是屬於未成癮的過路夾客。因此,夾娃娃機產業中的「需求面」,能一直維持穩定的局面,尚不至於出現顯著衰退的現象。

136941342_1361677517504209_4233236115690
Photo Credit: TNL/ Julia Chu

房東出租空店面,活絡現金流

近年來,也許是觀光客的減少(例如:台北市的西門町、台中逢甲商圈),或許是商圈的轉移(例如:台北市東區商圈),抑或是零售消費行為移轉到電商,這些因素都造成商圈人流減少,實體零售業者則無法承擔長期的店租壓力,最後選擇退租、形成店面的閒置。

然而,對於持有店面的房東而言,假如在沒有資金(如:貸款)壓力的前提下,房東無法長租給零售業者也無妨,尚有許多中期或短期租賃的機會,特賣會是一種短租的模式,而「夾娃娃機店」則是另一種中期的租約模式。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