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裝戒備:義大利黑手黨「光榮會」大審判,355人列被告竟只是1個氏族勢力

重裝戒備:義大利黑手黨「光榮會」大審判,355人列被告竟只是1個氏族勢力
義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亞的城鎮Lamezia Terme舉行黑手黨「光榮會」的大審判,軍方重裝戒備。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義大利展開對黑手黨「光榮會」的大審判,被告多達355人,但這只是150多個氏族勢力中的其中1個。在西西里島黑手黨被掃蕩後,光榮會逐步躍升義大利最大黑手黨,掌控歐洲8成古柯鹼交易,年收入比墨西哥和哥倫比亞所有毒梟加起來更多,財務實力比德意志銀行和麥當勞加起來更強。

※義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亞的城鎮Lamezia Terme舉行黑手黨「光榮會」的大審判,軍方重裝戒備。

義大利昨(13)日起展開約30年來最大規模的組織犯罪審判,對象是義大利勢力最大黑手黨「光榮會」('Ndrangheta),被告多達355人,罪名包含謀殺、販毒、勒索、受賄和洗錢,預計將有400名律師和逾900名證人出庭,可能將耗時2年以上才能結案。

綜合《BBC》《法新社》報導,發源於義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亞(Calabria)的「光榮會」在家鄉受審,審判代號為「重生」(義語:Rinascita)。由於涉案人數過多,當地還把1個城鎮的呼叫中心改建成法院,用以容納可能出庭的數百名證人和嫌犯親屬。

30多年來最大規模審判,竟只是「光榮會」150個氏族之一?

自1986年後,義大利從未進行過如此大規模的黑手黨審判。當年受審的是西西里島黑手黨「柯薩諾斯特拉」(Cosa Nostra,意為「我們的事業」),被告多達475人,歷時6年,最終共有338項罪名成立,「柯薩諾斯特拉」因此衰落,但審理案件的2名法官後來遭炸彈襲擊報復身亡。隨著坎帕尼亞大區(Campania)的黑手黨也被警方剿弱,光榮會才竄升為第一把交椅。

義大利四大黑手黨勢力圖_3

光榮會在卡拉布里亞大區共有約150個氏族,僅在當地就有至少6000名成員,全球成員約2萬人左右,控制歐洲8成以上的古柯鹼交易,逐漸延伸到美洲、非洲和澳洲,透過販毒所得的年收益超過500億歐元;《華爾街日報》指出,這比墨西哥和哥倫比亞所有毒梟加起來還多。《衛報》則引述2013年一項研究顯示,光榮會的財務實力比德意志銀行和麥當勞加起來還強。

與80年代的柯薩諾斯特拉案不同,當時檢方一口氣對多個黑手黨氏族提告,而這次偵辦光榮會的「重生」審判只針對其中的曼庫索(Mancuso)氏族和其犯罪網絡。曼庫索氏族主掌光榮會在維博瓦倫蒂亞省(Vibo Valentia)的業務,並且與哥倫比亞毒梟有長期合作往來。

卡拉布里亞執法單位自2016年開始調查光榮會,追蹤範圍遍及義大利11個地區,安裝約2萬4000個監聽器;2019年12月,約2500名警察突襲曼庫索氏族的犯罪據點,將嫌犯一網打盡;有些曼庫索高層幹部從秘密通道逃進光榮會在卡拉布里亞山區建造的地下堡壘,也被代號為「獵人」(Cacciatori)的精銳部隊追回。德國、瑞士、保加利亞則協助逮捕涉案的商人和官員,甚至有義大利力量黨的前國會議員特利(Giancarlo Pittelli)和1名警察局長。

AP_21013438454568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針對黑手黨「光榮會」曼庫索氏族勢力的審判,因被告、律師和證人過多,由當地呼叫中心改裝成的法院現場。

「重生」審判中的被告有曼庫索家族成員、非家族成員、當地商人和官員共355人,光是開庭時宣讀被告名單就花了3個小時;為了防疫,實際上大多被告是以視訊出庭。如果計入已經認罪、同意以簡易庭審判的92名犯人,本案被告其實多達447人,大多都是在2019年那場突襲中被捕。最受關注的被告是曼庫索家族領袖之一,現年66歲的路易吉‧曼庫索,江湖人稱「那位叔叔」。

而出面作證路易吉有犯罪事實的證人,正是路易吉的姪子伊曼紐爾(Emanuele Mancuso)。伊曼紐爾是曼庫索家族族長盧尼(Luni Mancuso)之子,成為線民並接受警方保護,持續供出氏族犯罪秘密。

身為黑手黨氏族成員,生活是什麼樣子?

《德國之聲》在波隆納採訪到另1名光榮會審判中的關鍵證人波納凡圖拉(Luigi Bonaventura)。波納凡圖拉現年49歲,其祖父威倫納(Luigi Vrenna)曾是光榮會重要氏族族長;他自2006年開始與執法單位合作,目前為止已經送大約500名光榮會成員進監獄,這次「重生」大審判被告也有許多他認識的人。他處於可能遭受報復的危險之中,因此受訪時拒絕透露自己從哪裡來到波隆納,只說搭了好幾小時的火車。

波納凡圖拉說,祖父一直希望他能成為家族傳統的一員,父親自他童年起就訓練他成為真正的「士兵」,他的玩具是真槍實彈,學會如何射擊和殺生,也要懂得忍受疼痛、習慣暴力;年紀稍長後,家族就將他送到外地,熟悉當地的習俗和方言,為家族未來擴大經營做準備。

後來家族成員間發生內鬥,波納凡圖拉於1990年代被叫回卡拉布里亞,參加勒索、毒品走私和謀殺行動;他強調自己沒有殺死任何「無辜」的人,例如他曾經執行過的一次殺戮是為了替他那被殺害的孩子進行報復。

義大利黑手黨強調「對家族忠誠」,執法人員很難突破這種親情間的聯繫,畢竟極少人敢脫離家族,遑論作證指控自己的親戚有罪。波納凡圖拉的第2個孩子出生後,他在妻子支持下決定自首並與當局合作;他協助警方逮捕數百名他的「前同事」,自己也服刑10年,出獄後和妻子建立一個證人保護協會,鼓勵其他黑手黨成員像他一樣金盆洗手,並希望政府能為這些有勇氣離開組織的人提供更多幫助。

波納凡圖拉指出,光榮會早已開始走新路線,氏族族長不再訓練自己的後代當殺手,而是投資於教育,培養下一代成為銀行家、律師等,進行經濟犯罪。他希望這場代號為「重生」的審判,可以揭露光榮會的組織架構和犯罪模式;波納凡圖拉說,「我曾經拋棄了夢想,失去精神力量,因為那時我並不相信光榮會有可能終結,但也許這次審判和檢方的努力,有可能使情況有些改變」。

AP_21013438684435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重生」大審判的法院現場。不少被告或證人是透過視訊出席,因此現場裝有多個螢幕。

回顧另兩大黑手黨柯薩諾斯特拉和卡莫拉的衰敗過程,波納凡圖拉可能還要再等好幾年,才能盼望到光榮會勢力消亡。而且,說「衰敗」似乎也不夠精確,或者應該說「轉型」更為適當。

報復絕不手軟,轉型繼續發展,打擊黑手黨猶如戰爭

《衛報》報導,1992年,西西里法院完成對柯薩諾斯特拉數百名成員的審判後不久,柯薩諾斯特拉將300公斤的炸藥埋在高速公路上;當主審法官法爾柯尼(Giovanni Falcone)的座車和警方護送車經過時,炸藥被引爆,法爾柯尼與妻子、以及3名護衛警察當場被炸死。兩個月後,另1名法官波賽里尼(Paolo Borsellino)也在汽車炸彈攻擊中身亡,引發政府派出5000人的軍隊掃蕩西西里島首府巴勒莫(Palermo),儼然形成義大利內戰。

柯薩諾斯特拉教父級人物「野獸」里納(Totò Riina)被控涉嫌150件謀殺案,判處「26輩子的無期徒刑」,1993年開始服刑;即使如此,柯薩諾斯特拉也沒有完全潰敗。2017年11月,《法新社》在里納病歿於獄中後報導,里納的繼任者已經意識到,貪腐比暴力威脅更有效率,加上有了網路和虛擬貨幣,黑手黨無論是籌劃犯罪或儲存資金都有更多隱蔽管道。

報導指出,義大利南部的黑手黨已逐漸向北方金融重鎮擴散,司法部該年度一份打擊組織犯罪報告就指出,幾年之內,黑手黨在米蘭、羅馬等地滲透正規經濟活動的程度就會達到西西里島和那不勒斯的程度。

那不勒斯是黑手黨「卡莫拉」的主要據點。卡莫拉過去曾比光榮會更強大,小說《娥摩拉:罪惡之城》就是以卡莫拉作為幫派故事背景,之後由義大利導演喬瓦奈希(Claudio Giovannesi)改編成電影《食人少年幫》(Piranhas),獲得2019年柏林影展最佳劇本獎。

自本世紀初以來,義大利執法單位加強追緝卡莫拉的氏族領袖,累計數百名人入獄。卡莫拉一度被認為將會被新興的小流氓(當地戲稱「嬰兒幫派」)取代、失去在坎帕尼亞大區和那不勒斯的主導地位。歐洲媒體《The Local》義大利分部2019年報導指出,「卡莫拉表現出的淡出,看來是虛有其表」。

報導寫道,事實是卡莫拉還活得很好,雖然在國際市場上,毒品和洗錢是主要業務,但本地的勒索和高利貸活動也是收入關鍵。黑手黨氏族厲害在於可以控制一個地區內的公民經濟活動和日常生活,無人敢置喙;卡莫拉的其中一個氏族已經成功控制當地醫療系統,能夠影響特定醫院的決策和專案,在成員受傷或生病時能享有特權,更能避免引起警方注意,同時也是掩護非法交易的優良場所;與醫院合作的清潔公司、餐廳等標案,也可讓卡莫拉自己人得標。

AP_21013438897480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卡拉布里亞大區的檢察長葛拉泰利。他主導了針對「光榮會」曼庫索氏族勢力的逮捕和控告。

又如光榮會,雖然以販毒為主要營收,但檢方提出更多犯罪指控,包含謀殺、謀殺未遂、勒索、高利貸、洗錢等,收賄的官員則涉嫌洩漏官方機密和濫用職權。專家指出,光榮會利用空殼公司將販毒收益投資於合法經濟項目中,滲透到卡拉布里亞地區的公共生活領域,市府、醫院、墓園、甚至法院無一倖免。

光是一個曼庫索家族就牽涉數百名嫌犯,牛津大學犯罪學家瓦雷澤(Federico Varese)指出,這顯示光榮會早已廣泛根植於社會之中,黑白兩道通吃,「黑手黨氏族真正的力量就在於他們已控制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一切,你想開店、你想蓋房子,都必須經過他們同意,他們就是權威」。瓦雷澤認為,即使有大審判,也不代表可以了結光榮會,「你可以把他們丟進大牢,但如果沒消除他們存在的根本原因,他們只會一直繁殖」。

因此,本次針對光榮會的「重生」大審判,嫌犯雖然多達355人,但也僅是冰山一角,頂多拔掉了曼庫索氏族,究竟是卡拉布里亞地區的重生、力圖擺脫氏族控制的證人重生,或者其實可能引發光榮會改組的重生,仍不得而知。

負責逮捕與訴訟行動的檢察長葛拉泰利(Nicola Gratteri)當然是光榮會獵殺目標。葛拉泰利是義大利著名反黑手黨檢察官,現年62歲,因為工作關係,30多年來的生活都必須要有警方貼身保護。

《華爾街日報》報導,警方多次揭破企圖謀殺葛拉泰利的計劃,他無論去哪都得搭防彈車,必須避免出現在公共場所;葛拉泰利自2016年赴卡拉布里亞擔任檢察長之後,甚至沒去過當地首府的市中心散步。他對記者表示,希望能為文明社會清理出一塊能夠創造新事物的空間;而打擊黑手黨的風險,他也心知肚明,「在我心中,這就是戰爭」。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黃筱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