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暹羅在拉瑪五世後是如何確立主權國家的條件?

《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暹羅在拉瑪五世後是如何確立主權國家的條件?
拉瑪五世雕像。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加入一戰後,暹羅察覺,這是清除治外法權、擺脫英國主導的機會,於是對同盟國宣戰。 在1918年,曼谷甚至派遣一小隊遠征隊到法國。為此,暹羅在巴黎和會之中取得一席位,並藉此機會與一眾外力重新協商治外法權與關稅制訂之事務。

文:莊嘉穎

在1893年至1932年間,暹羅的主權國家形態已在成形,於外力支持下,暹羅中央政府能夠集權,進而掌控擊政與外交事務。

政治集權

從1892年起,朱拉隆功國王(拉瑪五世,Rama V,1868年至1910年在位)推行相當徹底的行政改革,成立新的政府部門,令中央政府權力得以穩固。在1892年至1902年間,半自治地區行政權交予擊政部,是行政改革的重要一環。自此,中央政府擊的專業官僚管理地方稅收、商務、法律、通訊、教育、警隊、宗教事務。原先受英國影響、被分散的財政權也收歸中央政府。

在英法兩國指導下,暹羅成立新的軍政部門,建立新的現代化中央軍隊,瓦解傳統地方軍事力量。全民徵兵制也是暹羅軍事改革一環,這讓暹羅中央政府更能控制軍隊。除此以外,暹羅以法國與比利時模式為參考藍本,以《拿破倫法典》改革暹羅司法體系,進而收中央集權之效。至1920年代,暹羅已擁有現代、文明的司法體系,並能藉此終結治外法權。

King_Chulalongkorn_wearing_raj_pattern
Photo Credit:wikipedia
拉瑪五世

朱拉隆功的繼任者瓦栖拉兀(Vajiravudh)國王(拉瑪六世,Rama VI,1910年至1925年在位)以國家力量利用傳媒與教育體系進一步構建民眾的民族主義意識。效忠國王,願意為之犧牲,「國家—宗教—國王」三為一體,是暹羅民族主義的核心擊容。拉瑪六世政府也積極鼓勵群眾爭取國際承認與從軍,減低非泰裔(例如華裔)的影響力。 這種新的國族意識,有助中央政府建立權威。

曼谷的集權改革自然遇到地方阻力。有些省分請求朱拉隆功前攝政者索里亞翁(Si Suriyawong)的援助,以反對曼谷鋪設電報線的計畫。 在1902年年初,北大年府的南部馬來地區爆發叛亂,騷動者反對中央政府收回財政與官員任命權,他們甚至請求英國協助以對抗曼谷。與此同時,東北部的傳統貴族支援宗教騷動,以反抗中央政府的集權。 於同年稍後時間,北部傳統精英也利用緬甸飮族移民發動騷亂,以示對曼谷收回財政權之不滿。

在外力支持下,所有挑戰中央政府權威的騷動都以失敗告終。反抗者缺乏金錢、軍力、技術乃至政治支持,力量不及中央政府。 這些騷動最多只持續數週。對具政治影響力的反抗者(例如索里亞翁),曼谷中央政府任其自然老死。 騷動平息後,曼谷中央政府地位變得穩固,這在1920年代特別明顯。

領土自主

在1920年代,外力介入暹羅政事,無疑削弱了暹羅的領土自主權。從1855年的《英暹條約》開始,外國勢力與暹羅達成協議,既得到治外法權,也取得制訂暹羅對外貿易關稅的權力。暹羅政府被迫承認各種最惠國待遇條款,也削弱了暹羅就商業與法律事務管制外國勢力的權力。英法在帝國擴張之時承認暹羅在昭拍耶河河谷的邊界,也為暹羅立下了國界。

英法同意在暹羅政府治下,其他外國勢力的活動應受制。其他外力也認為,介入暹羅政事的機會成本偏高,且不願試探英法聯盟的底線,故此默許英法的暹羅政策。至1920年代,英法兩國都不認為直接操控暹羅有其必要,因為暹羅中央政府已能自主且有力地控制其他外力的活動。一戰之後,英法兩國甚至願意放棄在暹羅享有的治外法權,以及對暹羅商務的控制,自此再無外力干預暹羅之治理。

外部自治

由於英法兩國都支持暹羅擁有自主的中央政府,故此暹羅政府能夠自行制訂外交政策。在英法兩國實然默許之下,暹羅政府可按一己利益與他國建交、斷交、重修關係。為此,暹羅政府奉行平衡外交政策,對一眾外國勢力都作不同讓步,以平衡各方勢力。 在王子狄瓦旺西(Prince Devawongse)的領導之下,暹羅外交部長靈活運用自主權,向倫敦與巴黎爭取有限度的權益。

Devavongse,_Chulalongkorn,_Damrong
Photo Credit: WikipediaPublic Domain
左至右:王子狄瓦旺西(Prince Devawongse)、泰皇拉瑪五世、王子Damrong Rajanubhab

暹羅能夠撤銷治外法權,能夠重奪關稅自主權,是暹羅享有自主地位的最佳例證。美國加入一戰後,暹羅察覺,這是清除治外法權、擺脫英國主導的機會,於是對同盟國宣戰。 在1918年,曼谷甚至派遣一小隊遠征隊到法國。為此,暹羅在巴黎和會之中取得一席位,並藉此機會與一眾外力重新協商治外法權與關稅制訂之事務。 在1920年代至1930年代間,暹羅重訂新條約,幾乎能夠撤銷所有暹羅眼中的不平等條款。

亦因為一眾列強認為介入暹羅政事的機會成本偏高,暹羅邦聯化國家形態最終得消除。英法兩國支持暹羅集權,並享有領土與外部自主權,其他列強跟隨英法政策。英法奪取暹羅的附庸國,也為暹羅解決了潛在的國家融合問題。這為暹羅確立主權國家創造了理想條件。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季風帶文化出版

  • TAAZE讀冊生活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莊嘉穎著

譯者:鄺健銘

近年,香港問題成為國際焦點。中國慣常的外交回應,是「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而放眼世界亦無任何國家,允許自己的領土上,有人從事分裂等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 美國近年對台灣的舉動,也總會引來中國外交回應,中國官方經常指控美方「嚴重干涉中國內政」。

在中國官方論述之中,「外國勢力」會分裂國家,削弱中央政府權威,令本土無法命運自主。這與過去的民族主義論述同出一轍。

新加坡學者莊嘉穎在其著作《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1893-1952)》顛覆既有觀點。莊嘉穎指,在中國﹑印尼﹑泰國近代主權國家建構進程中,外國勢力其實也是維護國家領土完整﹑外交自主乃至主權的重要助力。有別於民族主義者之想像,國家能否順利建立主權,取決於一眾外國勢力對介入本土政治機會成本之評估。國族意識可以是國家主權確立之產物,而非成因。

於全球化時代,本土與國際政治環環相扣。《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1893-1952)》是有助反思何謂國家主權的公民讀本。

135269760_1357788527897886_5594091688451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