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選擇當心態很老的年輕人,還是年紀很輕的老人?」褚士瑩的TED處女秀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好的夢想從來都不怕小,只怕你沒有實踐它,而工作從來不怕不完美,只怕你把它做無聊了。」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2009年10月17日在台北學學文創志業辦了第一場TEDxTaipei,到如今已經第六個年頭了,2015的TEDxYouth@Taipei他們想問大家的是「你,如何想像你的未來?」TEDxTaipei相信,想像不是年輕的專利,現實也不是靈感的敵人。

「每個小孩都是藝術家,問題是如何在長大後仍然是藝術家。」- 巴勃羅·畢卡索

在台灣擁有超高人氣的「公益旅行家」褚士瑩,今天是首次在TED開講,一開始他就自嘲地表示,為什麼要被18分鐘限制住?而且為什麼TED可以不用支付講者薪水?他也直接反問自己,難道我們應該要用薪水的「價格」,來決定自己的「價值」嗎?

他提到,很多人都覺得18~24歲好像是夢想的極限,24歲之後就該乖乖找個好工作,而夢想將只是年輕人的故事了。

他舉例,很多女孩子都曾經有過當空姐的夢想,但是長大後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夢想成真,但對他而言,在頭等艙服務的空姐和在台鐵上賣便當的人都是一樣的,都是幫客人放行李、服侍客人吃飯、讓旅客整個行程平安順利,其實都是服務業啊!

但曾經在往東部的列車上遇過一個台鐵小姐,雖然已經把便當賣完了,但卻主動統計列車上還餓肚子的旅客,到了下一個停靠站自動先墊錢幫客人買便當,褚士瑩不解地問那位台鐵小姐為什麼做這麼多?「因為旅行的人很辛苦,我希望大家都可以舒服、放鬆的享受這段旅行」不知名的台鐵小姐回答道。

就在那一刻,褚士瑩眼裡的台鐵小姐跟頭等艙的空服員幾乎是沒有什麼不同的,所以我們的價格真的能決定價值嗎?還是一個心中有夢想的人,可以把任何一份工作都做得像是「完美的工作」。

而沒有遠大夢想,就錯了嗎?褚士瑩也不這麼認為,他聊到自己有個朋友Frank,從小的夢想就是去能離開家鄉到佛羅里達生活,高中畢業只學了一技之長當理髮師,但到了佛羅里達才發現當地都是退休的老人,當理髮師養不活自己。

於是Frank跑去當地的洗腎中心兼職,而為了可以拿到比較高的薪水,他去夜校進修獲得了護士資格,但是他跟其他洗腎中心的護士不一樣,他發現在洗腎中心的老人們都過得很不開心,不過醫生們覺得理所當然,「來洗腎的病人怎麼可能會開心?」

身為理髮師的Frank卻不這麼認為,因為理髮師常常要跟客人哈拉聊天、排憂解悶,他很重視「客戶的感受」,他發現那些去洗腎的阿公阿罵退休後的願望都是想要環遊世界,但是開始洗腎後一週有三天要來報到,環遊世界的夢想從此破滅…

Frank不信邪的問洗腎中心的醫生,難道我們不能弄一個豪華遊輪,載著所有的老人們環遊世界,同時也可以在遊輪上按時幫他們洗腎嗎?醫生從來沒這樣想過,但也覺得可行。就這樣,Frank成了褚士瑩身邊第一個以理髮師、護士身份搭著豪華遊輪去環遊世界的朋友。

「其實,要選擇當一個心態很老的年輕人,還是年紀很輕的老人,決定的不是我們的年紀,而是夢想。好的夢想從來都不怕小,只怕你沒有實踐它,而工作從來不怕不完美,只怕你把它做無聊了。」褚士瑩說道,他一直在學著當一個年紀很大的「年輕人」,因為再小的夢想,都值得一輩子追求。

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年輕人」都在追求什麼?

曾丞璿,一個你八成沒聽過的名字,不過就是一個喜歡拿個玩具,嘴裡還發出音效一般自導自演的小男生(今年剛進大學),但他高三時自行製作一個不到3分鐘的動畫放上YouTube後,6天湧2萬人點閱,讓網友大讚「台灣之光」。

「我國小的時候成績很好,但我相信大家都很好(笑),但是長大之後發現成績要好越來越難,要付出越來越多的努力,卻不一定有相同的回報,但是成績對小孩子來說,就像是大人的社會地位一樣…」曾丞璿說道。

但除了成績之外嗎?玩具卻可能是一個小男孩的全部。他覺得在成績和動畫之間的選擇,就像是在社會期待、自我價值上做抉擇,「在台灣符合社會期待的人很多了,不差我一個,與其去圖書館抱佛腳念一個月挽救我糟糕的成績,也比不上別人已經念了三年…」

「所以我決定在學測,耗了三個月、拍攝5千張照片,剪輯成近3分鐘《樂高雷神索爾:兄弟鬩牆》停格動畫」,結果在去年造成轟動,主流媒體也爭相採訪,連專家也說:「技術相當純熟,很強!已是接案子的程度!」

「但我仍然沒有改變成績差的事實…但對我來說最大的惡夢不是成績不好,而是無法拍一部好片!」曾丞璿強調,選擇不喜歡的事情,也不一定會成功,還不如放手一搏,直接追求自己最愛的事情呢?

少年拍5千張照 製樂高動畫(蘋果)
新北高三生拍5000張照 3分鐘動畫「樂高索爾」爆紅(ETtoday)

陳慕天,是「美感計畫」教科書改造計畫的共同發起人,他認為美學與國家競爭力有所相關,也強調台灣應該有所改變。

「深入發掘問題,不是沒有好的設計師,而是政府、產業並不買單,美學應該要從全民教育開始,雖然台灣蓋了很多美術館,但去過美術館的人其實並不多,18歲前的學生都在念書,所以關鍵在於如何由體制內改變?」

我們想到,「教科書」在台灣是個很特別的存在,在華人的教育體制下,孩子每天至少要看8小時以上的課本,就算不想念書,老師也會教你放在桌上。「於是我們決定透過教科書當作媒介,讓課本變得跟繪本一樣,讓小朋友愛上課本、愛上裡面的繪圖、愛上唸書。」

就這樣,他們胼手胝足的推出了第一本,讓設計師重新設計課本,刺激學生更有創意,他們認為應該要給學生自己喜歡的,他們才會主動去學習。九月開學後,他們把課本送去給新竹大湖國小的小朋友當禮物…

陳慕天表示,很多事情當我們覺得不可能的時候,就是要鼓起勇氣去嘗試,因為只要做了,機會就會不斷地跑出來。他現在的目標是5年內影響台灣一半以上的孩子,「你給我一本教科書,我給孩子一座美術館。」

打造一本美到讓你想重讀小學的教科書,陳慕天要讓孩子對「美」有更多的想像
孩子的美感不能等!一群八年級生將課本變繪本,用美美的教科書翻轉台灣教育

年僅24歲的新銳魔術師黃柏翰,頂著台大畢業的高學歷光環,卻毅然決然放棄高年薪的工程師工作,自創「徐志摩魔術劇」,獲得好萊塢「魔術城堡」的演出機會。

「我16歲的時候開始玩魔術,22歲的時候自己開發了一套魔術叫做『再別康橋』。」黃柏翰表示,大部份的魔術師表演的時候,都會很炫、變出很多球呀、鴿子或是撲克牌,再不然就是會請一個美女助手,請他到箱子裡把他切開又重新裝回去,那有什麼是觀眾沒有看過的表演嗎?

黃柏翰認為是「故事」,故事這個元素,可以讓魔術變得不太一樣,故事更可以讓觀眾感受到魔術效果之下,有人的情感、人的溫度。因此他在魔術中加入了徐自摩的故事,但是光是為了要讓書可以飄起來、自動翻頁、又不能用遙控器或手上的機關去翻動它,就花了他三個月才做到。

黃柏翰用了整整四年,只開發出一套的表演;為了漂浮的書可以翻頁3秒鐘花了三個月,魔術中他和徐自摩兩個身份的不斷轉換,而這一切,對黃柏翰來就像是他的一生,「我會用一輩子把表演做到最完美。」

魔術別只停留在尾牙秀…24歲台大魔術師勇闖好萊塢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孫育仁,你可能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他是台灣第一個進世界盃的身障馬術選手,去年他克服了腦性麻痺的障礙,在比利時的馬術資格賽中,順利拿得2014年法國世界盃的比賽資格。

從兩歲就開始先天性腦性麻痺、雙腿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他回憶道,母親從小就這樣告訴他,「媽媽不會陪你一輩子,但腦性麻痺會跟著你一輩子!」

2005他因緣際會進入「台灣馬術治療中心」學馬術,開始從騎馬當中得到了一些成就感,這是從小他沒有過的。從此,孫育仁跟教練說他要成為一位馬術選手,就這樣2006年開始每年都參加比賽,但一直沒能拿到資格,2013他被國際馬術分級重新鑑定「降級」。

他告訴自己,被「降級」不表示能力不好,而是擁有更大的發揮空間,更好的機會證明自己。「我也曾經因為腦性麻痺是否定自己,我也想要一覺醒來腦性麻痺就不見了,但沒有了這些限制,沒有了腦性麻痺,就沒有今天站在這裡的我。」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徐華彥,從小就抱有飛行夢的他,是第一批台灣培訓並取得執照的私人駕駛飛行員。小時候從組裝遙控飛機開始,雖然後來被他摔爛了,但長大後他繼續圓夢,因為看到空拍的飛機墜毀,他開始跟朋友設計無人飛機。

後來參加了遊戲橘子關懷基金會的大夢計畫,投入了五個月的飛行訓練,他談到最難的就是「降落這個動作」,看似很簡單動作,卻需要上百次上千次的努力才有可能成功。

「開飛機不比開車,因為開車開累了你可以路邊停車,但開飛機怎麼行…」他笑道,在逆風中才能給飛機最大的動力,飛的最好、最高,而人生也是一樣,他強調,我們要把挫折當做逆風,在逆風的方向,更適合飛翔。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連德安是2014年冬季奧運單人雪橇國手,「想像一下,坐上雪橇,就像是搭上速度最快的雲霄飛車(以平均時速140~150公里),但不同的是,沒有安全帶的保護,你只有一頂安全帽,因此要如何冷靜應變各種過彎,而每一個過彎你的反應時間只有0.1秒,所以這其實是一種精神上的鍛鍊。」

他曾經因為不專心而導致翻車,頭部遭到強烈撞擊,那次後他開始心生恐懼,找各種理由逃避每一次的訓練,直到有一天教練跟他說,「其他國家選手也沒有傷得比你輕,但他們從不缺席訓練,因為他們害怕錯過任何一次奧運的機會,如果你想當廢人你,就不要說你想代表台灣。」

後來面對次的訓練受傷,連德安都告訴自己,每個人在一生中都有恐懼和失敗,會猶豫、會不知所措,「但我們其實可以把恐懼當作生活中的一部分,試著去習慣它,恐懼將因為習慣而消失,當我們越來越勇敢,戰勝自己的恐懼,而這些障礙會讓我更進一步,最後我終於在德國獲得奧運門票。」

連德安:「最需要勇氣的,是跨過出發線的那一瞬間」

台大人類學系畢業的趙心蕾,在台灣各大夜店的名號卻是DJ RayRay,「我以前膽子很小,連去便利商店買東西都會因為不敢跟店員講話,要在旁邊站半天。當了DJ以後,必須站在舞台上面對這麼多人,才開始強迫自己克服害羞的個性。」

「因為這是妳喜歡的東西,妳想讓人家聽到屬於你的作品,一定就要跳出原本習慣的環境。」她覺得人生就像創作一首歌,可能一開始很單調,只有簡單的鼓組,但只要加一點旋律上去,就算遇到雜訊時,只要想如何融入這首歌就好,雜訊不可怕,但只要願意改變他,就會成為自己的特色。

「我相信一旦找到熱情的初衷,那些困難都是能夠被克服的,只要你願意去做這件事,踏出了第一步,接下來的都會是好事,不會有壞事。」

DJ RayRay:「在夜店裡當DJ,我學到最多的是觀察人群」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劉倬宇是台灣太空學校的創辦人,也是美國休士頓太空與科學教育協會(HASSE)的共同創辦人。「俄亥大學的研究表示,如果專業是縱軸,熱情是橫軸,80%的人都在做我們受過訓練但沒有熱情的工作,而他們總是說 等我賺夠了錢我要去環遊世界;最後只有5%的人才是受到專業訓練並活在熱情之中。」

他提到,2012年8月1日NASA好奇號火星車要準備登陸上火星,從地球要飛到火星要花253天,距離是5億6千300萬公里,出發之後地球就完全無法控制在外面的狀況,一直到好奇號登錄成功的訊息回傳回來,全美激動,因為地球人終於把努力幾十年的技術和夢想同時帶上了火星。

「這個時候有一個學生走到我的旁邊來說『老師,我知道我為什麼要學數學了!』我突然意識到,當然要學數學了,因為數學才可以帶我們去火星,當你意識到這點,所有小的打擊、考聯考、作業、段考都變得微不足道了。」只要你找到目標背後的巨大意義,很多困難都將變得不再困難了。

在他的太空學校裡,重點並不會放在太空所使用的科技上面,而是要告訴你,實現夢想所需要的心理素質,而太空就是所謂的giant goal。他的課程希望你先了解自己的夢想是什麼,再把自己因為心理因素而加的限制解除掉。認知到只要你敢於去想像,就沒有不可能。

「如果我們都能找到喜歡的工作,就像我只要想到我可以去火星,那要我做什麼都不會覺得累!」劉倬宇強調的就是"Have a giant goal believe in it."

當你知道你能夠上太空,你會發現你做得到任何事

107年教改即將上線,今年正是翻轉美感教育的最好時機,一起來參與教育的改變:

陳慕天_970x250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Yang』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