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鐵因子》:請不要誤會,「神奇的複利咖啡」不是要你做一個吝嗇的人

《拿鐵因子》:請不要誤會,「神奇的複利咖啡」不是要你做一個吝嗇的人
Photo Credit: Jason Reed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基本來說,人可以分成兩種。每個人每天都花錢,花錢也是累積財富。每個人都在累積財富。差別在於,為誰累積?

文:大衛.巴哈、約翰.大衛.曼恩

你在幫誰累積財富?自己還是別人?

「特濃拿鐵,謝謝。」柔伊說。然後,又加了一句:「可以做低咖啡因的嗎?一半咖啡因?」

「一杯熱茶,」亨利說。「英式早餐那種。」

說完,亨利付了兩杯飲料的錢。儘管柔伊要自己付錢,但是亨利很堅持,他就是一位老派紳士。柔伊笑著接受了。他們走去咖啡廳後方的小桌子。

「我也說不上來,」柔伊說,「和你坐在星巴克,感覺非常奇怪。好像背叛你家咖啡廳的感覺。」

亨利笑著說:「有嗎?」

「有啊!」柔伊啜了一口拿鐵,「我猜,你是來了解敵情的吧!」她用裝咖啡的紙杯碰了一下亨利裝著熱茶的紙杯,「耶!我們現在成功臥底了。」

亨利臉上的笑頗為神祕。他拉著茶包,往熱水裡浸了兩、三回。

「我得坦白一下。」柔伊開口說,「在昨天,知道你就是咖啡廳老闆之前,我一直想問你『一位咖啡師,如何知道累積財富的祕密?』」

亨利把茶包裡擠乾放到一旁,正色看著柔伊:「妳的意思是,如果『先付錢給自己』一招有效,怎麼會有個像我這樣70歲的老人,還在打工維生?」

柔伊的臉漲紅了,低著頭說:「我,也不是那個意思⋯⋯」她又看了看亨利,帶著歉意的笑著:「好吧,多少也有點那個意思。」

亨利露齒而笑,然後吹著氣,讓熱茶冷一點。「我可以說一下我的背景,沒問題的。我草創海倫娜咖啡廳是在30多年前了,附近同行朋友很多。後來,現在他們都走了⋯⋯」

「喔,對不起。」柔伊說,但是亨利卻也只是笑一笑。

「不是,妳誤會了,他們不是掛了。他們只是離開了,或者轉做其他行業。妳知道我為什麼還能留在這裡嗎?為什麼我的咖啡廳還能繼續營業嗎?」

「因為咖啡味道好?」柔伊說,「當然,不只如此。還有氣氛好。」亨利繼續不置可否的笑著。「還有一群你的死忠粉絲?」

亨利大笑起來:「謝謝妳這麼說,但其實還有其他。我能繼續待在這裡,是因為我買下了這棟大樓。」

「你買下了這棟大樓?」柔伊重複說。

「以及隔壁一棟。」亨利說,「還有同一條街上另外幾處房子。」

這下,柔伊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她以為的「古怪咖啡師」就有這等來頭,她得把原本的想像圖象好好編輯一下。

「基本來說,人可以分成兩種。每個人每天都花錢,花錢也是累積財富。每個人都在累積財富。差別在於,為誰累積?」

「妳提到了在外頭租屋。租屋時,妳就把生活的主動權交了出去。如果擁有住屋,那就擁有了部分的生活自主權。拿我的例子來說,做事業的自主權是握在自己手上。

「再拿星巴克來說。他們剛開始的時候,每個人都認為開什麼玩笑,賣昂貴咖啡也能成為一門生意?就算可以,也不可能長久。但現在他們長久了,而且還賣到全世界去。所以,其他咖啡店倒啦!我的同行們開始不安焦慮,他們想要與星巴克對抗。他們去遊說政客,想要聯手反抗。」

亨利說完,停頓了一下。柔伊知道重點要來了。「你呢?」她催促。

亨利笑著說:「我買了他們的股票。」

柔伊放下咖啡,瞪著亨利:「等一下,你買了星巴克的股票?」

「是的,我買了他們的股票。就在別人,要不然買他們的咖啡,要不然抵制他們的咖啡時,我買了他們的股票。妳也可以說,這是化敵為友。」

「星巴克的咖啡。」柔伊重複著。亨利身體前趨,用食指點著桌面,加強重點了說道:「如果1992年星巴克股票上市的時候,買下1000美元的股票,妳知道現在市值多少嗎?」

「完全沒概念。」柔伊說。

「將近25萬。」

「哇,」柔伊說。「看來你的敵人還為你賺了不少。」

亨利笑了起來。「妳可以這麼看,我也可以從另外的角度來看。每一個進來星巴克的人,點了一杯咖啡之後,兩件事就發生了:他們對這個事業投入很少的金額。一杯咖啡的錢。而因為我買了股票,也就是小股東,因此也就小賺了一點點。」

柔伊想到了亨利剛剛說的「兩種人」。

亨利點頭說:「沒錯。事業的投入者和事業的擁有者。最棒的一點是,妳可以在任何時間點,選擇妳要做哪種人。

「當妳決定先付錢給自己時,不管是10美元,或是25美元,不管是買一個自住宅,或是商業用宅,或者投資某家公司的股票,或者以某種方式投資於自己的未來,妳就成為自己生活的主人。」

「許多人把自己的人生出讓給別人。先付錢給自己,並養成習慣,持之以恆,積年累月之後,妳就會擁有自己的人生。」

「拿你的例子來說,就是擁有了自己的事業。」柔伊說。

亨利點頭。「我買下那棟房子時,我不單投資了自己,更投資了鄰里。這些年下來,價值漲至100萬美元了。現在重點來了,我怎麼有資金買下商業大樓?我可以向妳保證,我沒中樂透,也沒寫出一首暢銷歌,或者在自家後院挖到財寶。」

「也沒有謀殺你有錢的姨媽?」

亨利笑著說:「沒有富裕的親戚可以攀附。真的,柔伊,是我白手建立起來的,就是先付錢給自己。」

柔伊露出在思考的樣子,亨利知道她腦中依然有疑問。

「把妳的問題說出來,我們來討論一下吧!」他說。

「好的。」柔伊猶豫了一下說。「我重新看了表格。那個每天存25美元的,我猜想應該是存到銀行的,40年後,就有300萬了?可是這25美元是從哪裡來的?」

「喔!這個問題。」亨利又朝茶杯上吹了吹。

「你又說,收入高不是解決之道。」柔伊接著說,「接著你又說,該把收入的10%存起來。或者準確來說,是1個小時的收入,其實若以8小時來算,就是12%的了。這些理論上都對。問題是,我就已經入不敷出了。」

亨利點頭。「妳的疑問沒錯,那就是為什麼要說拿鐵因子。」

拿鐵因子,是那些非必要的消費習慣

亨利伸手到口袋裡,掏出一張5美元的紙鈔,放在兩人中間的桌面上。「記得這個吧?」

「1天5美元。」她說。「複利的魔力。」

「非常正確。」亨利說。「現在我們來說一說妳喝的咖啡。」

柔伊看著她咖啡因減半的特濃拿鐵,然後又看著亨利:「好的,來說說我的咖啡吧!」

「那杯拿鐵,多少錢?4美元?」亨利問。「4.5美元。」柔伊說。

「好,現在我們就來看看這個無足輕重的小錢。讓我們看看加入複利這個因素後,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先把『無足輕重』的4.5美元加到妳的照片帳戶裡。1週5天,我們用1年來看。先不考慮利息,我們來看一看,」他低頭計算著。「哇,就有1200美元了。」他看著柔伊,「妳還記得那張照片的標價嗎?」

柔伊記得,剛好就是1200元。

柔伊看了看拿鐵,又看了看亨利。再開口說話時,語帶激動。「你是說我1年喝咖啡的錢夠買那張照片?」

亨利喝了一口茶。不說話。

「哇,這杯拿鐵好強大啊!」

亨利笑了起來。「柔伊啊,那就是拿鐵因子。」

「神奇的複利咖啡。」柔伊嘟噥著。

亨利再次舉杯,和柔伊的拿鐵碰了一下。「敬你的米克諾斯島,能讓妳的起居室熠熠生輝的漂亮照片。」

柔伊靜靜坐著,想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說:「所以,要對早上的咖啡說拜拜了嗎?」

亨利收斂了笑容,放下熱茶,看著柔伊說:「請不要誤會了我說的話,我不是讓妳不要再喝咖啡了,這與妳手上的咖啡無關。拿鐵因子只是一個比喻是指那些可花可不花的支出。比方說,香菸、糖果、雞尾酒等。

「拿鐵因子不是要妳做一個吝嗇的人,錙銖必較,不享受生活。而是知道哪些該用,哪些不該用。每天多支出的5美元、10美元或20美元,該不該留給自己的未來。從先花再說,到先留給自己。也就是一個小犧牲換取大收穫的意思。

「重點不是妳不能花錢。妳當然可以花錢,而且理當花錢,因為人生就是要用來享受美好事物。真正喜歡的東西,一件漂亮的衣服、一頓好餐點、一場精湛的演出,不要吝嗇。但是要先留下給自己的。」


「妳的拿鐵因子。」他說,「有些也是應該要花的錢。因為,妳總要先吃飽。不過,就算午餐必須買,但是不是可以在家煮咖啡,帶一盒水果出門?妳自己安排一下,每天可以有一半的開支進入退休帳戶,這個簡單的習慣能給妳日後的財務帶來大改變。」

她的這番話讓柔伊想起剛剛芭芭拉的一番話。

財務問題的方案是養成新習慣,而不是去賺更多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拿鐵因子:最小又最強的致富習慣》,采實文化出版

作者:大衛.巴哈、約翰.大衛.曼恩
譯者:藍曉鹿

透過引人入勝的故事,讓戒掉「拿鐵因子」不再知易行難。這本經典著作,透過一個小資女的故事,講述影響所有人一生的理財觀念。故事中,27歲的小資女柔伊,是位優秀的旅遊雜誌編輯,工作資歷有6年。但身為旅遊雜誌編輯,她卻從未出門旅行,甚至沒有護照。她跟許多上班族一樣,為了生活開支、卡費、學貸,拚命賺錢,但始終無法存到錢,支出反而越來越多。

她開始考慮,是否要放棄喜歡的工作,換一份薪水比較高的工作,但可能要面對高工時的壓力。後來,柔伊遇見了一位年長的咖啡師亨利,跟她分享「財務自由的祕密」……

《拿鐵因子》書封
Photo Credit: 采實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