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外人」王浩宇被罷免,因為他惹到得罪不起的彭姓、黃姓宗親會

民進黨「外人」王浩宇被罷免,因為他惹到得罪不起的彭姓、黃姓宗親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罷免案通過,雖然有分析指出是王浩宇的個人爭議,以及國民黨系統的動員,但反觀民進黨內部對王浩宇的聲援不多,冷處理的結果竟然還是讓罷免案通過,究其原因還是要從中壢地方政治板塊來看。

2021年1月16日,台灣選舉史再添一筆紀錄,民進黨籍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罷免案通過,成為史上第一位被罷免的直轄市議員。

這場原先不被外界所看好、連民進黨都評估不會過關的罷免案,不僅是拉下王浩宇這麼單純,也牽動2022年桃園市長與市議員選戰布局。

中壢選區這麼大,卻沒有王浩宇的容身之處

王浩宇兩度當選桃園市議員皆是以綠黨身分披掛上陣,再加上對桃園以外的政治事務時常發表意見,被戲稱為「全國不分區議員」。他強烈的個人形象,在綠黨時期可以發揮正面加成效果,但這一切的轉折點,發生在2020年。

2020年2月13日,王浩宇加入民進黨。

這次罷免案通過,雖然有分析指出是王浩宇的個人爭議,以及國民黨系統的動員,但反觀民進黨內部對王浩宇的聲援不多,冷處理的結果竟然還是讓罷免案通過,究其原因還是要從中壢地方政治板塊來看。

從桃園縣到桃園市時代,中壢的地方版塊都是藍大於綠,2014年桃園升格後的第一屆直轄市議員選舉,第七選區的中壢應選10席,民進黨提名4人當選3席;2018年第七選區席次增為11席,民進黨提名5人,最後當選剩2席。

由此可見,民進黨在中壢面臨「僧多粥少」的困境,王浩宇加入民進黨搶食本來就眾人搶的提名權,以他的知名度跨越政黨提名門檻絕不成問題,但問題是傳統民進黨的地方勢力能否接受?

縱使王浩宇兩屆選舉都有超過1萬6000票的實力,但加入民進黨後這些選票能否完全轉移?且做為政黨提名人,黨部需要協調選舉資源與配票區域,何況王浩宇與民進黨素無淵源,這些利益自己人就不夠吃了,哪裡還輪得到他這個「外人」?

依據《選罷法》,被罷免掉後未來四年不得再參選同一公職,代表王浩宇篤定不能出馬角逐下一屆桃園市議員,對這些民進黨人士而言,就是在黨內初選少了一個「強棒」,何樂而不為?

所以王浩宇加入民進黨,反而把自己的框架限制住,這次罷免案有多少民進黨地方人士出面幫助?他應該很清楚。

如果只是爭搶提名權,或許還不至於搞得罷免案爆冷門通過,更大的關鍵是王浩宇得罪民進黨中壢的傳統家族勢力,尤其是彭添富與黃仁杼兩大系統。

選戰倒數衝選情 蔡總統桃園車隊掃街(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地方選舉「關鍵少數」,王浩宇惹到得罪不起的宗親會

彭添富是民進黨在桃園少數的資深政治人物,長期經營中壢、楊梅與平鎮等地,更是桃園彭姓宗親會創會會長,從縣議員、省議員當到立委,基層實力相當雄厚,而其子彭俊豪正是中壢區的桃園市議員,連續兩屆皆高票當選。

面對地方勢力紮根甚深的彭氏家族,王浩宇卻把砲口對向彭添富。2018年選舉前,王浩宇在臉書直播不斷批評,時任桃園市果菜公司董事長的彭添富,上任後把薪資從5萬調成10萬,直言「比吳音寧還誇張」,將政二代、自肥的標籤,全部往彭家身上貼。

雖然彭俊豪順利連任,但王浩宇跟彭氏家族的關係,恐怕已有難以撫平的傷痕。如果未來彭俊豪要跟王浩宇一起競逐黨內初選,對彭添富而言情何以堪。

再者,王浩宇雖連續兩屆以綠黨身分參選,但其政治光譜與票源,相當程度跟民進黨重疊,讓民進黨議員選情緊繃。

2018年,民進黨在中壢提名5人僅2人當選,其中一位落選老將是黃傅淑香。黃傅淑香曾是中壢市民代表,並在地政士公會擔任理事長,但她還有一個更特別的身分:前立委黃仁杼的妻子。

黃仁杼對民進黨而言,是中壢的奇蹟。2009年,立法委員吳志揚當選桃園縣長,留下的中壢立委席次於隔年2月27日補選,民進黨徵召剛從中壢市長選舉落敗的黃仁杼參選,對上國民黨提名的前立委陳學聖。黃仁杼在藍大於綠的中壢,意外以2763票的差距當選。

黃仁杼這場勝利,是立委單一選區兩票制實施以來,民進黨在中壢唯一贏的一次。

黃傅淑香在2009年以中壢第一高票當選桃園縣議員,當時她的名字是「傅淑香」,至2014年桃園縣升格為桃園市時,才冠上夫姓以「黃傅淑香」的名義參選首屆市議員。之所以會選擇冠夫姓,就是黃氏宗親會龐大的影響力,有意推出其他人選角逐議員席次,並稱傅淑香「不姓黃」,讓她決定冠上夫姓爭取宗親會支持,最終順利當選。

婦女為參選而冠夫姓,是桃園這種宗親會組織強大的縣市特有的現象,除了黃傅淑香,還有呂林小鳳、陳賴素美、劉曾玉春等例,就是為了獲得宗親會認同。

但在2018年的議員選舉,基層實力雄厚的黃傅淑香卻意外落選,許多分析都認為是王浩宇瓜分民進黨票源,加上民進黨比上屆選舉多提名一人參選,才導致代表黃氏宗親會出征的黃傅淑香,爆冷門連任失利。

一個是被砲轟的彭氏家族,一個是被擠出當選名單的黃氏宗親會,民進黨在中壢最重要的兩大勢力,王浩宇都得罪光了。縱使他們本人可以忍住對王浩宇的怒火,但支持者吞得下嗎?

民進黨地方人士即便沒有公開支持罷免案,但似乎也「默許」了投票結果。

王浩宇罷免案6日公辦電視說明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民黨「光復桃園」,先從罷免王浩宇開始

反觀跟罷免案站在一起的國民黨,在開票結果出爐後士氣大振,這一戰也等於讓國民黨的2022年桃園市長初選,提前開打。

職掌桃園市黨部兵符的議長邱奕勝,被視為下屆市長的熱門人選,他的選區跟王浩宇一樣就在中壢,因此開票結果能否跨過門檻,其實也是邱奕勝的一次期中考。

邱奕勝早在去(2020)年就直言,未來要克服萬難「光復桃園」,而他在鄭文燦擔任市長期間,對市府態度友好、府會關係和諧,這些都是邱奕勝的重要資本,未來如果由他出征桃園市長,民進黨也會陷入是否要出手做政治攻防的尷尬抉擇中。

雖然中壢基本盤藍大於綠,但要跨過罷免門檻並非易事,主要還是在罷免案的選情難以炒熱,加上近期輿論焦點並未在王浩宇身上,只能靠地方的氛圍佈局。2020年韓國瑜的總統選票、魯明哲的立委選票都是10萬票左右,而罷免案卻衝到8萬4582票,由此來看,邱奕勝在中壢的影響力確實可觀。

邱奕勝在選後表示,罷免案通過是「萊豬骨牌效應的第一張」,將這場跟王浩宇個人特質比較有關的罷免案,層級拉高到國家公共政策的信任投票,未來無論是萊豬公投或「割萊委」計畫全面展開,王浩宇罷免案都會被視為這一系列萊豬議題的起點,對於有戰功的邱奕勝來說,是十分有利的政治宣傳。

除了邱奕勝,另一位被點名有機會角逐桃園市長的人選,同樣是出身中壢的立委魯明哲。曾任末代中壢市長的魯明哲,連續兩屆桃園市議員選舉成為中壢的「票王」,在去年轉戰立委也拿下10萬票勝出,而他的對手,就是民進黨的彭俊豪。

然而,魯明哲的最大困境,恐怕是「跨不出中壢」。

2018年國民黨桃園市長初選,魯明哲不敵知名度高的陳學聖,而陳學聖在大選中輸給鄭文燦近15萬票。魯明哲從市民代表、市長、議員到立委,選區都是在中壢,魯明哲能否成為全市級的戰將,仍有待檢驗。

79243742_453082035290191_606462739543490
Photo Credit: 魯明哲

「今天王浩宇,下次輪到你?」國民黨如果真這樣想,別想選2022

罷免案通過後,出身桃園的國民黨前立委孫大千表示,這是一堂殺雞儆猴的課程,讓囂張政客明白「今天是王浩宇,下一次就輪到你。」

如果國民黨未來真的以這樣的思維打選戰,別說2024年大選,2022年的九合一選舉也別想獲勝。

根據國民黨內部民調顯示,選民不喜歡王浩宇的主因是他本人的爭議、到處惹事,沒有善盡議員職務,顯示這還是跟他個人特質比較有關。王浩宇確定被罷免後,國民黨士氣大振,喊出接下來的高雄市議員黃捷罷免案也要過關。

然而,高雄沒有邱奕勝,鳳山有別於中壢,黃捷更不是王浩宇。

每個選區內的政治結構與地方派系不盡相同,被罷免對象的特質也不一樣,國民黨中央習慣用單一思維看整體選戰布局,容易因一場勝利而被沖昏頭,忽略自身沒有建立起足夠論述爭取選民認同的事實。

作為在野黨,第一職責是監督政府,但還有另一個重要的使命,就是「做好執政的準備」。

如上所述,王浩宇被罷免是他個人的人格特質所致,且背後牽涉中壢地方藍綠勢力的縱橫捭闔,雖然對民進黨來說是一記警訊,但這個警訊不宜被擴大解釋。

如果國民黨真的認為民氣可用,大江南北連署罷免民進黨「萊豬」立委,或許能創造短暫的政治利益;但即使真的完成「割萊委」的計畫,國民黨依然無法逃避一個事實:雖然民進黨令人不滿意,但國民黨是有比較好嗎?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