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介民《尋租中國》:揭開「中國崛起」神話背後的真實

吳介民《尋租中國》:揭開「中國崛起」神話背後的真實
Photo Credit: 林俊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商幫中國賺了第一桶金。」吳介民說道,中國經濟崛起猶如一場大氣旋,始於一隻小蝴蝶振翅──「臺商」與「廣東模式」便是這隻蝴蝶的翅膀。臺商的作用為何?廣東模式是什麼?

作者:人文.島嶼(採訪撰文:林義宏|編輯、攝影:林俊孝)

從美中貿易戰、科技戰到美國總統大選,如何因應中國的崛起與挑戰,已成為美國乃至世界各國熱議焦點。美中關係步步牽動全球政經局勢,我們不禁要問:中國──這個台灣人最熟悉卻也最陌生的鄰近強權──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

投入中國研究近30年的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吳介民,將研究成果錘鍊成《尋租中國:台商、廣東模式與全球資本主義》一書,描繪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的歷史路徑,並藉此剖析「中國模式」的特色與侷限。

任何國家的經濟發展都不是理所當然、一蹴可幾的過程。台灣社會長年盛行「中國崛起」的神話,卻忽略神壇底下,經濟發展終究是關於人的故事,交織著困境、努力、利益糾葛、意氣風發與無奈的生動情節。《尋租中國》跳脫過於美化或刻意醜化的片面敘事,以獨到角度重新述說中國崛起的故事:一個關於跨國企業、中共政府官員、台資台商,以及中國農民工,在全球產業鏈與中國政經體制下逐利、博弈、投機、求生存的故事。

揭開「尋租中國」的三大密語:尋租、台商、廣東模式

書名四字道破「中國模式」的特徵──「大量尋租與高速經濟發展並行」。何謂尋租(rent-seeking)?就是運用政治權力進行管制或壟斷(而非透過直接生產活動)取得經濟獲利。除了書中的理論概念「經濟租金」,具體手法包括政商交易、買賣特許經營權、賄賂、疏通、放水、回扣、走後門等等五花八門的手法。

照理說,一個經濟體如果出現大量尋租行為,便會阻礙經濟發展,但吳介民觀察到中國卻是個弔詭的反例:在政商集團心照不宣而且習以為常,實行大量尋租的同時,中國經濟竟也飛快成長,他稱之為「尋租發展型國家」。

追溯歷史起點,吳介民發現這個模式的原型,出現在廣東;而當時在廣東殷勤奔走,協力打造「世界工廠」雛型的關鍵行動者,正是「台商」。他比喻,中國經濟崛起猶如一場大氣旋,始於一隻小蝴蝶振翅──「台商」與「廣東模式」便是這隻蝴蝶的翅膀。

台商的作用為何?廣東模式是什麼?必須從中國特殊的歷史制度脈絡與政治經濟體質談起。

1
Photo Credit: David Hume Kennerly Public Domain
圖為1975年,鄧小平與來訪的美國總統福特夫婦會談。

中國崛起第一步:改革開放的包袱與貴人

回顧歷史,不小心會陷入事後諸葛的後見之明,以為中國經濟崛起不過是人為預先規劃好的意料中事,但其實不論在哪個時空,「拚經濟」都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

1978年,鄧小平拍板宣布改革開放的歷史時刻,共產黨內仍潛伏「姓社姓資」的路線矛盾,廣東地方官員、黨幹部因受到社會主義教條牽制,而有所顧忌。長期反商的行為習性,使得中共官方缺乏招商引資的動機,不利於產業發展。

第一步總是最難的一步,珠江三角洲過往產業型態以農業為主,缺乏加工出口業所需的經驗、資金、技術、人才和基礎建設。種種限制下,中國怎麼打進全球資本主義的牌局?廣東等地如何達到經濟示範的任務?對任何人而言都是未知數。

就像骨骼精奇的練武奇才,仍須碰上貴人提供武功祕笈,才能練就神功;中國坐擁豐沛的勞動力資源,並不代表就能一步登天,順暢無阻加入國際生產鏈。吳介民點出,對於八○年代的中國來說,港商、台商就是這位貴人。

「台商幫中國賺了第一桶金。」吳介民說道,「然而,如今台灣、中國基於各自的政治考量,都低估了當初台資、台商對中國經濟的『貢獻』。」他點出,台資台商透過港商引介,西進中國沿海,藉著大量低廉的勞動供給發了大財,但事情的另一面是:中國經濟崛起的第一階段,正是及時現身的台商幫忙解決當地產業經驗、技術及人才匱乏的問題,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經營面有了著落,但是地方政策與官僚未必願意配合,該怎麼辦?政商雙方看了看彼此的口袋,經過一段磨合、摸索,很快得到了答案。

機構化尋租與地方成長聯盟:政治是一門生意,生意是一種政治

中國,是個未曾「經濟歸經濟」的國度,從共產主義計畫經濟到改革開放,國家一向高度管控人民或企業的經濟活動。但也因為幅員遼闊,中央法規往往鞭長莫及,地方政府常被賦予很大程度的自主裁量權,導致在明文規範外存在一片灰色地帶,可供資本家與地方官員進行檯面下的溝通協商,無須實質競爭即可聯手獲利,這就是尋租的空間。

一般談到尋租,指的是官員私下索賄的個別行為,但吳介民在中國當地觀察到的,卻是由中央政府默許,從中央到地方官僚集體化、組織化、制度化、日常化的「機構化尋租」(institutional rent seeking)。

吳介民發現,一間外資企業若想在中國沿海當地投資設廠,為了符合法規或避免被找麻煩,一定得花些銀兩,向地方政府或國營企業繳交如工繳費、管理費、特別費、掛靠費等各式名目的費用,以尋求其保護、服務、減免稅額或相關管制放水的優待,有時甚至要付錢給當地部隊,以換取軍人保護。此外,批租土地也是機構化尋租的一個主要手法;而企業與勞工繳納的社保費和住房公積金多年來也是機構化尋租的標的物。

理論上不利於經濟成長的尋租行為,在中國反而成為一種「擬似生產要素」,而中共地方官僚成為經濟活動中坐收「保護費」或「服務費」的「圍事集團」或「掮客」。這筆租金一方面讓地方官員能透過單位分紅獲利,一方面又因發展加工出口幫助國家累積外匯存底,更能博得黨國中央賞識,有效提振了他們招商引資的意願。

利用低廉的工資標準與機構化尋租,政商雙方皆能攫取大量利益,是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尋租中國》以「地方成長聯盟」描述這個由中共地方官員、外資製造商(以台資台商為代表)、以及背後的中共中央政府與跨國企業所組成,人人有錢賺的跨層級政商集團。

1
企劃腳本:林義宏、林俊孝|美術設計:林柏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