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熊貓外交史(三):積弱的中華民國,才是熊貓外交的創始人

中國熊貓外交史(三):積弱的中華民國,才是熊貓外交的創始人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華民國在大陸的統治雖然只有短短不到40年,但對現代中國影響重大。很多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情,都是主要靠民國時期的宣傳和塑造。很難相信短短幾十年,民國就生產了這麽多我們現在以為是源遠流長的概念。「熊貓是國寶」的觀念正是如此。

熊貓外交一般被公眾以為是中共的創舉,其實中華民國才是熊貓外交的創始人。中華民國在很多方面積弱,但也許正因如此,它是敏銳的外交能手。1940年代,中華民國迅速抓住了熊貓在美國人心中的美好形象,開熊貓外交之先河。宋美齡、宋藹齡兩姐妹是熊貓外交的先驅

在中日戰爭初期,美國政府宣佈「中立」,但政府事實上站在中國一方,美國人也廣泛同情中國,大批美國人為中國募捐。當時,至少有六、七個影響力很大的民間援華組織,它們大多受美國政府資助。

1941年,在《時代》雜志創始人亨利・魯斯(Henry Robinson Luce,在中國出生的美國出版大亨,漢名「路思義」)和美國旅中作家賽珍珠(Pearl Sydenstricker Buck,第一位女性普立茲獎和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等人的推動下的組織下,這些援華協會組成了「美國聯合救濟中國難民協會」(UnitedChinaRelief),發起救濟中國難民運動,向中國提供醫療器材、藥物、食品和金錢等各方面援助,籌集了約1500萬美元。

為了表達謝意,1941年,宋家姐妹考慮贈送特別禮物給美國。這時,她們得知紐約布朗克斯(Bronx)動物園名叫「本度拉」(Pandora)的中國熊貓(第二頭到美國的熊貓)的死訊,不少美國人为之悲痛,輿論也發表專文悼念。於是她們決定把大熊貓作為禮物。

中國捉了兩隻大熊貓,通過美國聯合救濟中國難民協會,送給紐約布朗克斯動物園。此舉大受歡迎,在熊貓尚未到達。美國人還組織了「全民投票」,把它們命名為「潘達」(Pan Dah),「潘弟」( Pan Dee)。這是中國第一次以國家名義送出熊貓。凑巧的是,在熊貓運送到美國途中,日本襲擊珍珠港,向美國宣戰。相形之下,熊貓作為一種友誼的象徵,在美國大受歡迎就不難理解了。

此為中國現代「熊貓外交」之濫觴,也開創了「熊貓外交」的政治性贈送模式。1944年,英國人歡迎的熊貓「Ming」死去,英國向中國提出贈予熊貓的請求,並提出以提供中國動物學家到英國進修的全額獎學金為交換。中國欣然答應。

1945年12月,中國捉了一隻熊貓;1946年5月,這頭叫做「聯合小姐」(Miss Union)運到給英國。顧名思義,「聯合」也是友誼象徵。此外,送個美國的「潘弟」在1945年底死去,中國還計劃再送了一只熊貓給美國,可惜熊貓在捕獲後在上海死去,未能成行。

這四隻熊貓就是中國「熊貓外交」的開始。每一次贈送熊貓前,中國都在國内大加宣傳,這在國民中大大增強了「熊貓是中國國寶」的認識。其中「潘達」與「潘弟」在送往美國之前,先在重慶展出。這也是中國第一次活熊貓的展出,參觀者眾多。後來,那個「貓熊變熊貓」的傳說中所指的展出,就是這次。

由此,熊貓在中國從以前無人認識,終於變成人人皆知的「國寶」。同時,「熊貓外交」在西方也加固了熊貓作為「可愛的中國友誼大使」的形象。可見,這些形象和認識都不是天然的,而是後天逐步塑造出來的。

中華民國在大陸的統治雖然只有短短不到40年,但對現代中國影響重大。很多我們習以為常,以為「自古以來」的概念,諸如春節、新年、XX自古以來屬於中國、中華民族等都是主要靠民國時期的宣傳和塑造,而在人們腦海中生根的。

回頭看,很難相信短短幾十年,民國就生產了這麽多我們現在以為是源遠流長的概念。「熊貓是國寶」的觀念正是如此。

在1937-1946年間,總共有14頭熊貓活著到了西方(主要是美英兩國),還有數量不明的熊貓在轉運中死去。牠們最後一只在1953年死去。此後,由於共產黨上臺,中國和西方隔絕,除了特殊情況,西方無法獲得中國的大熊貓。就這樣,熊貓外交要到了尼克森(Richard Nixon)訪華才開啓新篇章。

熊貓 大貓熊 Giant panda, Ailuropoda melanoleuca, sitting upright in a bamboo grove eating. - 圖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中共的熊貓外交

在「新中國」成立之後,「熊貓是國寶」的觀念已被充分建立。中共繼續向外輸出熊貓。但主要都是對共產主義陣營國家。

1957年和1959年,中共分別送了「平平」、「安安」給蘇聯莫斯科國家動物園。在1965-85之間,共送了五只熊貓給朝鮮中央動物園。在中國現在的書籍中,這些都是中國對外表達友誼的方式,是「熊貓外交」,還有意無意地把熊貓抬高為無可比擬的珍貴動物。

但在筆者看來,當時贈送熊貓當然都有「友誼」的考慮,但把贈送熊貓的意義擡得這麽高,似乎是中國一廂情願。它們能多大程度上是「外交」,也頗值得懷疑。

就送給蘇聯的熊貓而言,中國在動物交換上欠蘇聯太多。中國本無專門的動物園,最早的北京動物園是蘇聯在1950年專門派出專家指導中國興建的。中國在1952年與蘇聯簽訂交換動物協議,蘇聯給中國「無償」送來大批動物。到1957年為止,蘇聯送給中國的動物有包括北極熊、美洲獅等47種420只大型動物。正如北京動物園負責人所言「我國動物園的迅速發展是和蘇聯的真誠幫助分不開的。」(註1)

有鑒於此,中國回送蘇聯熊貓其實是應有之義,而不是額外恩賜,更談不上「熊貓外交」。而且,「平平」本是北京動物園的熊貓,在《人民日報》上介紹北京動物園時出現過一次(註2),但《人民日報》中並無把「平平」送給蘇聯的報導,可見,當時送出熊貓並沒有太大的政治含義,只能算是正常的動物園之間的交流(甚至可以說是「報恩」)。

中國送給朝鮮的熊貓亦如是。中國共送了五隻熊貓給朝鮮中央動物園,有關這五隻熊貓的公開資料很少,目前連送出時間、名稱、在朝鮮狀況等也難以查證。筆者在中國《人民日報》數據庫中找不到任何一篇與贈送熊貓給朝鮮有關的文章。在其他一些數據庫中也找不到。查遍中國出版的熊貓書籍,也都語焉不詳。因此也很難認為當時把熊貓贈送給朝鮮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外交事件。

相形之下,1958年到英國倫敦動物園的「姬姬」(或「奇奇」,Chi Chi,註3)更值得詳細討論。一些人會誤以為這是中國對西方「熊貓外交」的產物,事實上這是「非外交」的特例。

「姬姬」是原先與「平平」在1957年一道送給蘇聯的熊貓,一雄一雌,但兩隻熊貓在蘇聯無法交配。於是蘇聯要求中國換另一只熊貓代替「姬姬」,這是罕有的熊貓「被退貨」的事件。這才有「安安」在1959年送到蘇聯的事。事實上,「安安」到蘇聯的1959年,中蘇已交惡,不存在「熊貓外交」。

那麽「被退貨」的「姬姬」怎麽辦呢?這時,一個奧地利動物商人德默(Heini Demmer)加入了。德默知道美國人喜歡熊貓,認為「姬姬」奇貨可居,於是通過一批非洲動物(長頸鹿、犀牛、斑馬、河馬)從中國手中交換了「姬姬」。

他原先準備賣給美國芝加哥動物園,先把「姬姬」運回蘇聯,再運到東柏林。然而,在準備運到美國之際,才得知美國對中國大陸禁運,熊貓也是禁運品之列。

奧地利人想盡辦法也無法改變美國政府的主意,不得不為「姬姬」急於找下家「接盤」。就這樣,「姬姬」輾轉送到西德、丹麥等國家。但那些動物園都只肯短期展覽,不肯「接盤」。最後姬姬「流浪」到英國的倫敦動物園,奧地利人才好說歹說,英國人才不太情願地「接盤」,把「可憐的姬姬」買下來。

「姬姬」在多國輾轉找「接盤俠」的例子說明,熊貓「受歡迎」並非天然,它是因應不同國家、不同時局及對中國不同印象而構建的綜合結果。在東西交惡的年代,連美國這樣「喜歡熊貓」的國家,也不再允許熊貓入境。蘇聯、東德、西德、丹麥都沒有因為「熊貓可愛」而願意收留姬姬,有國家更連展出也拒絕。英國最終願意收留,與英國本就有「愛熊貓」的傳統有關。

可見,在1972年之前輸出熊貓到國外的行為,根本談不上「熊貓外交」,熊貓在很多非英美的外國人的心目中,也不是極受歡迎的動物。

「新中國」真正的熊貓外交還始於「熊貓的老朋友」——美國人。如前所述,美國人一直對熊貓情有獨鐘。在1950年代,美國就有動物園希望向中國進口熊貓(姬姬也是一例),但均無法實現。

1972年尼克森訪問中國,此前美國派遣了幾批先遣團到中國,他們幾乎都要求在行程中加入到北京動物園看熊貓,有的甚至為此拒絕了中國安排他們參觀長城,寧願不到長城「當好漢」。尼克森訪華期間,其夫人也專門安排了到動物園看熊貓的行程。她不但親自為熊貓拍照餵食,不斷稱讚熊貓可愛,購買大批熊貓玩具,還試探性地向中國提出希望美國得到熊貓。

AP_720420032
尼克森夫人(照片右方白髮女性)於1972年參觀熊貓|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中國一開始沒有計劃「熊貓外交」,中國外交系統官員也原先沒有料到美國人這麼愛熊貓。外交部禮儀司司長唐龍彬注意到這種不尋常的熱情,向周恩來匯報。周恩來於是在歡送美國的臨行答謝晚宴上,突然提出向美國贈送熊貓,令美國人喜出望外(後美國回贈兩頭麝牛)。

中國最後選出兩隻雌熊貓「玲玲」(Ling Ling)和「興興」(Hsing Hsing)。1972年6月,熊貓到達美國華盛頓動物園,引起「萬人轟動」:8000名熊貓粉絲冒雨到機場接機,展覽第一天吸引超過兩萬人排隊觀看,每年吸引遊客超過百萬人。「玲玲」和「興興」引發新一輪美國熊貓熱,成為大眾文化的偶像之一。

其中,「玲玲」比「興興」更出名,這與她曾四次產下幼崽(與英國借來的雄熊貓交配)卻均夭折而不斷曝光有關,也或許是好發音的緣故。到現在,美國還有一個「Ling Ling」的牌子,用熊貓為商標,買中國餃子春捲等食物。美國各地有不少「LingLing」的中餐館。1997年,動物園為死去五年的「玲玲」立碑。1998年「興興」死去,動物園收到數千張懷念卡。

正是由於熊貓外交在美國取得預期之外的成功,中國才繼續推廣熊貓外交的概念,在1970年代密集送出熊貓:送了「蘭蘭」和「康康」給日本(1972,獲贈兩頭日本鬟羚;1980和1982年分別贈送「歡歡」和「飛飛」,「頂替」死去的「蘭蘭」和「康康」)、「燕燕」和「黎黎」給法國(1973)、「佳佳」和「晶晶」給英國(1974,獲贈一對白犀牛)、「迎迎」和「貝貝」給墨西哥(1975,獲贈中美貘等)、「紹紹」和「強強」給西班牙(獲贈一對大猩猩)、「天天」和「寶寶」給西德(1980)。

熊貓在這些國家中的受歡迎程度都無法和美國相提並論,日本是少有的接近例子。

值得指出的是,在美國獲贈「玲玲」和「興興」的時候,傳媒廣泛報導的是熊貓的「可愛」屬性,傳媒幾乎沒有提及熊貓的「稀有」屬性(註4)。但不久外國對熊貓的關注就放在稀有物種上,對中國的熊貓外交產生很大的影響。

註釋

  • 註1:《人民日報》,1957.10.25第8版,北京動物園漫步
  • 註2:《人民日報》,19596.06.06第3版,我國最大的動物園——北京動物園
  • 註3:《人民日報》,1958.10.07第4版,大熊貓嚇壞了紙老虎
  • 註4:John Seidensticker& Susan Lumpkin, Giant Pandas, (Smithsonian,2007)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