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末路之境》:突破BL原著限制,拍出男同志純愛中的漫長等待

《愛在末路之境》:突破BL原著限制,拍出男同志純愛中的漫長等待
Photo Credit: 《愛在末路之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愛在末路之境》行定勳導演的改編真好,甚至早已看不出一點BL原著的限制性。

文:李佳軒

直到電影結束的最後,我仍感覺到漫長的無止盡。或許不僅僅是電影本身超過了二小時,更是因為裡頭二人反覆靠近——疏離,拉扯的不穩定,即便尋覓了千山萬水、水盡山窮或又柳暗花明,輕輕搖晃的電子配樂又再度響起,感覺到末路前方仍有無限的前方。

外貌中上、從大學時期到職場都不乏異性緣的大伴恭一,即便有了妻子仍優柔寡斷不停地和相遇的女人外遇。對他而言似乎是性愛,也不分清楚到底為什麼會想要繼續這樣的關係。他再次遇見了大學畢業後再也沒見面的學弟今之瀨涉。原來今之瀨是受委託而來,跟蹤並調查找尋恭一的出軌證據。被抓到了小辮子,今之瀨向恭一提議,若他願意以「親吻」來交換,就幫助他隱瞞這些證據。

今之瀨從大學第一眼見到恭一時就愛上他了。暗戀著他,也曾經短暫的和他有過一點曖昧,這次重逢一點也不意外,今之瀨等待了好久,他說的親吻蔓延到了身體全部,他貪婪的親吻並把對恭一的愛全部表現了出來。這二人就在往後的日子裡再也無法逃離慾望所衍伸出的漫長等候,一來一往,說要斷不斷,要忘也忘不了。

恭一經歷了原配坦承自己出軌而離婚,第一位離開他的是愧疚根本不愛他的女人;偶然遇見了大學時的初戀女友,敘舊下復合的回溫,這女人強勢又自信,相信自己能在與今之瀨的爭奪裡搶回恭一。

恭一以「正常」為由跟她走了,但性愛後第二位離開他的是知曉自己渴望、直接甩頭就走的女人;後來恭一和公司裡的後輩因緣際會談起了戀愛,小女人跟隨著他不埋怨,甚至再一次套上了婚戒等待走近一段穩定的關係。第三位離開他的是明明標準的可以一起度過一輩子,溫柔又適合他的女人。

愛在末路之境_新聞稿照04_糾結劇情令觀眾動容不已
Photo Credit: 《愛在末路之境》

每一次離開恭一的女人,都應和著了那個始終在背後等待他的男人:今之瀨。今之瀨可以毫不保留的說出:「我是那種愛人呼喚我就拋下一切尊嚴過來的人」;也能在尊嚴都被踐踏的夜裡,仍舊回到他們的公寓裡獨自看電影,卑微的等著會不會他回家;直到最後,他心中所謂「即便不是名正言順的男朋友,只有還能見到你,不發生關係,只要你還在身邊就好了」,不經對應著身為一開場就外遇的「渣男」恭一,無法實際說出自己到底愛誰、又渴望被愛被韜耳朵、能被下班後總有人等待他的光而感覺到自己存在。

所以我們看見的是一場反反覆覆,願打願挨,好像一而再再而三的愛情故事。男人就只愛自己,一個是只愛自己想要的當下、另一個是只愛那個自己第一眼就上愛的追求。《愛在末路之境》明明是個看起來就是愛情故事的電影,卻所以充滿了漫長寂寞,像度過了一輩子憂傷的愛戀,只因為電影裡最重要的:等待。

「等待」是這部電影裡最純粹的事情。等候只有他能喚起起身就走的訊息、等著他會不會有一天想起你、等空房間裡一無所有後他還是會回來。願打願挨,令人想起了成瀨巳喜男電影《浮雲》裡癡情的女人,對於深愛男人總無法忤逆,即便有心裡頭的醋意不滿,或是面對那確切渣男的行為事實,女人仍會等候他回家,又乖馴想進入他的懷裡,說一切都是因為很愛你。儘管這是一部二個男人的愛情,但一點也都不重要了,折磨與情感還會有什麼界線呢。

毫無法度不顧一切的去愛一個人,必要的是失去自我般的成為本能反應的愛。去年《愛在末路之境》在臺灣上映時,因電影裡頭充滿赤裸性場景的畫面,電檢制度標記的是未滿十八歲無法觀看的限制級;以為那肉慾縱橫,改編自BL漫畫的男同志電影,卻被行定勳擅長手法拍得「純愛」無比,穩重悠長:無比的都是純粹的愛,愛裡的等待。等待形塑成了漫長的寂寞,好像恭一早已深知今之瀨會回來、還有纏綿的身體裡一閃而過痛哭的表情。

愛在末路之境_新聞稿照02_BL入戲太深?!成田凌殺青宴竟「吻別」大倉忠義?!
Photo Credit: 《愛在末路之境》

只能說這次行定勳導演的改編真好,甚至早已看不出一點BL原著的限制性,那BL裡所設定「攻受」角色定位轉換成了在生活與床上相反的錯置,主動追求人膽怯的奢侈一些些甜蜜的片刻,反倒能創造這些欣喜相愛的被動方,卻又不甘把純粹的愛浮上敘事合理之完整。行定勳把電影變成了他最擅長於關係裡純粹的母題:激烈又純愛,純愛最後遺憾的、錯失的,咎由自取裡僅剩下的相伴。

有次他們破曉時驅車前往海邊,寬廣遼闊的無人之境好像必定要方開的黎明之後,其實打從心底都知道他們習慣了彼此。今之瀨說了愛你真的好難啊。遠望鏡頭下、寂寞二人,誰都離不開這一段追求等候的路上了。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