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刀》:這群「靖國」刀匠,或許可說是最後一個傳統製刀流派

《日本刀》:這群「靖國」刀匠,或許可說是最後一個傳統製刀流派
Photo Credit: 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無鑑查」刀匠排名第一的吉原義人,全面公開日本刀鍛造技藝的驚世之作,日本傳統製刀的不傳之祕首度公諸於世。詳細介紹日本刀傳承千年的歷史源流、傳統煉鋼與鍛造法、鑑賞要訣、押形圖譜、歷代名刀,與數千種專業用語。

文:吉原義人(Yoshindo Yoshihara)、里昂・卡普(Leon Kapp)、啓子・卡普(Hiroko Kapp)

【現代刀】

明治時代(公元1868-1912年)

一般來說,從明治維新(公元1868年)至今所製造的刀,都屬於「現代刀」(gendaito)。

公元1876年,明治天皇的新政府頒布「廢刀令」(hairtorei),禁止人民在公開場合佩刀。這項法令使刀匠難以謀生,最後只有少數的刀匠能夠繼續從事這項工作。此後,傳統日本刀絕大部分的價值僅僅在於身為藝術品,而不再是實戰武器。

明治維新期間,新政府開始推行日本陸軍與海軍的現代化,傳統日本刀不再是現代戰爭的實用武器。雖然軍官還是會佩 刀,但是日本人一直設法讓刀適應現代的戰爭環境。公元1886年,日本引進了軍刀(gunto),這種軍刀的刀裝與歐洲軍隊使用的刀非常類似,但有長刀柄與D形的護手,不過刀身則是以傳統方式鍛造的日本刀,通常比較短,長度大約是60-65公分。公元1899年,日本開始大量生產刀,供應軍隊使用。然而為了控制成本與時間,這些刀所用的鋼材是由現代煉鋼廠冶煉,並以現代機器鍛造。刃文是用油來焠火,而不是水。這些刀也叫做「村田刀」(Murata-to),是為了紀念建立現代日本軍隊的功臣之一。

公元1906年,為了支持傳統日本刀匠,明治天皇任命月山貞一(Gassan Sadakazu)和宮本包則(Miyamoto Kanenori)為「帝室技藝員」(Teishitsu Gigei-in),即皇家御用工匠。政府還推行了另一項措施,就是提名並表彰重要日本刀為國家寶物,以維持大眾對日本刀的興趣與認識。這項措施從1897年開始實施,本來只打算表彰神社或寺廟收藏的日本刀,但1929年擴大了推行範圍,不論擁有者是誰,只要是重要的日本刀就會獲得表彰。

現代(公元1912年迄今)

到了1920年代初期,刀匠已經不可能靠作刀維生,只有一小部份的刀匠還在持續從事這項技藝。然而,由於技術與知識 尚未佚失,而此時還在製刀的少數刀匠仍師承傳統刀匠,因此在這個階段還是有辦法打造出完全傳統的日本刀。

明治時代中葉日本大幅擴軍,日本人覺得軍官還是應該要佩用完全以傳統方式打造的手工刀,為日本刀創造了需求。為了復興製刀工藝,日本成立了好幾個組織,包括「日本刀傳習所」(Nihonto Denshujo)與「日本刀鍛鍊會」(Nihonto Tanren Kai)等。這些組織成立的目標是訓練新的刀匠,擴大傳統日本刀的人才庫,另一個目標則是提供大量的傳統刀,以因應日本陸軍與海軍的需求。此時關市的刀匠非常積極投入日本刀的生產。

截圖_2021-01-18_下午4_26_25
Photo Credit: 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日本刀鍛鍊會的成員、支持者與管理階層合影,1933年創會首日攝於靖國神社。

靖國神社的日本刀鍛鍊會

公元1933年,一群刀匠在東京的靖國神社組成一個日本刀的鍛造協會,稱為 「日本刀鍛鍊會」。他們的目的是使用傳統材料、以百分之百的傳統方法打造出日本刀,絕不用電動工具之類的現代工具。

協會要求會員以鐮倉時代(公元1185- 1333年)長光(Nagamitsu)打造的刀劍為範本。這些刀的規格訂得非常詳盡,使得日本刀鍛鍊會發展出非常明確的風格,從外形和細節都能辨識。這群「靖國」(Yasukuni)刀匠或許可說是最後一個傳統製刀流派,他們發展出自己獨有的風格,以及高水準的工藝品質。根據記錄,在1933-1945年間,這些刀匠造出了8100把刀,訓練出大約30位刀匠與相關工匠。

日本刀鍛鍊會訓練出來的合格刀匠,都冠以靖國的「靖」字開頭的名號,包括「靖篤」(Yasutoku)、「靖典」(Yasunori)與 「靖興」(Yasuoki)等。

日本刀傳習所

另一個保存日本刀的重要組織「日本刀傳習所」成立於1933年。這個 組織也位在東京,創辦人是栗原彥三郎(Hikosaburo Kurihara)。日本國會( 眾議院)要求身為議員的栗原採取行動保存日本刀,於是他在東京自宅組織了「日本刀傳習所」,顯然也出資提供經費;任何想學習鍛造日本刀的人都歡迎加入,希望可以利用這個組織訓練出大約一千名刀匠

。努力為此奔走的栗原,成了保存日本刀技藝運動的關鍵人物。他在傳習所訓練了約150名刀匠,之後並開設同樣以訓練刀匠為目的的姐妹組織「日本刀學院」(Nihonto Gakuin)。戰後大部分獲得「人間國寶」稱號的刀匠,都是在傳習所受訓,或是師事某位在傳習所學藝的人,充分顯示栗原成立的這些組織的重要地位。

傳習所剛開設時並沒有學員,栗原就在報紙上打廣告招攬新生。第一位回應廣告進入傳習所學習的人,就是吉原國家(Yoshindo Kuniie),他是吉原義人與吉原莊二(Yoshihara Shoji)的祖父。國家不但是第一位學員,後來還成為日本刀學院創立時的負責人。

學員居住在傳習所,也在傳習所製刀。等到學員通過認可,取得刀匠資格,傳習所就會賜予包含了栗原名字中的某個字的名號。傳習所的學員大多以「昭」(aki)開頭的名字落款,如「昭廣」(Akihiro)、「昭友」(Akitomo)、「昭房」(Akifusa)等。

傳習所創立不久,就計畫要在東京推出新刀展,但卻找不到足夠的新刀展出。這時(1934年)日本活躍的傳統刀匠不到50位,但到了公元1942年,刀匠人數已有所成長。在每年刊行的日本最受歡迎現役刀匠名錄中,月山貞光(Sadamitsu Gassan)在公元1942年名列西日本最受歡迎刀匠,而東日本最有影響力的刀匠則是吉原國家。

截圖_2021-01-18_下午4_24_37
Photo Credit: 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圖為1930年代初,日本刀傳習所創立者栗原彥三郎與刀匠合影。後排刀匠中有義人與莊二的父親將傳(Masahiro)、祖父國家以及國家的兄弟國信(Kuniburo)。

關市

關市一直是日本刀生產的中心,持續 了約700年之久,屬於五箇傳中的美濃傳分支。有人說江戶時代(公元1603-1867年)日本生產的刀絕大多數出自關市。關市並不大,但是到了明治時代末期,據估計三萬居民中大約有一半是從事與製刀相關的產業。關市有一個名為「關市鍛鍊所」(Seki Tanren Jo)的機構,創立於1907年,由刀匠與其他想要促進與保護傳統製刀技藝的人士組成,這個組織的刀匠獲得岐阜縣政府與其他來源的經費支持。公元 1933年,與「傳習所」及東京靖國神社的「日本刀鍛鍊會」成立的目的類似,關市也設立了「日本刀劍鍛鍊所」(Nihon Token Tanren Jo)來訓練新的刀匠。

昭和刀

日本軍隊對日本刀的大量需求造成的主要結果之一,就是昭和刀(Showa-to)的生產。很多在昭和時代(公元1926-1989年)鍛造的日本刀都叫做昭和刀,尤其是從公元1930年代初期開始。這些刀看起來像傳統日本刀,但卻是以現代煉鋼廠的鋼材鍛造而成,並非使用傳統熔煉的玉鋼。雖然昭和刀有傳統日本刀的外形,可能也有刃文或加硬的刀刃,但任何熟悉日本刀的人都知道,這些刀沒有日本刀特有的刀面與表面紋路(地肌)。此外,就算有刃文,品質也和以玉鋼鍛造的傳統日本刀不同。

用現代鋼打造日本刀比用新的玉鋼便宜許多(就人工和材料而言),這些鋼材是取自磨損的鐵軌或廢棄建築物的結構鋼材。由於士兵必須自己出錢買刀,比起以傳統方式鍛造的昂貴現代刀,許多人需要更便宜的替代品。大量出產的戰時昭和刀往往品質精良,不是對日本刀涉獵夠深的人,通常無法分辨大量生產的昭和刀與傳統鍛造日本刀的差異。

然而,這些刀的價差非常大。一把來自靖國日本刀鍛鍊會的高品質日本刀,售價可媲美江戶時代早期某些最優秀刀匠的作品(當時價格約日幣100-125圓)。另一方面,最精良的昭和刀售價大約是日幣60圓,品質較差的昭和刀售價還更低,只要25圓左右。為了讓買家更容易辨認昭和刀,1937年政府決定所有非玉鋼鍛造的刀都必須在刀莖加上圖章,以標明非傳統鍛造的刀。政府也要求昭和刀在公元1940年前,必須完成刀莖上加刻圖章的動作。

關市的日本刀產量是戰時昭和刀生產規模的最佳範例。在1930年代末到1940年代中期,關市每個月約運出1萬8千把刀 給日本陸軍與海軍,其中大約1萬7千把是大量生產的昭和刀,其餘的是以玉鋼鍛造的傳統日本刀。

由於昭和刀屬於大量生產,因此在一般人的認知中,日本在戰時製造的刀劍,品質比不上古時候鍛造的古刀。事實上,戰時以玉鋼鍛造的日本刀做工精湛,在品質上和明治維新前的古刀平齊。

截圖_2021-01-18_下午4_27_51
Photo Credit: 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本圖列出許多二次大戰時期日本刀上出現的圖章。根據法規,只要不是採用傳統玉鋼,任何以廢鐵或其它鋼材打造的刀,在刀莖上都必須加上某種圖章。這裡列出的圖章常出現在1945年以前為日本軍方人士鍛造的刀 上。本圖由理查・富勒(Richard Fuller)彙編。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刀

公元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後,日本禁止製造任何武器。此外,接管的國外軍隊開始沒收包括日本刀在內的所有武器。沒收傳統日本刀的行動持續了將近一年,直到美國當局認定傳統刀劍不是現代武器,而是具有文化與藝術價值的物品為 止。然而在這段期間,占領軍當局在日本軍械庫收存了相當大量的日本刀,任何軍人都能帶一把刀回家當作紀念品,很多軍 人也的確帶了日本刀回到美國與歐洲。因此在1950年代,美國的日本刀數量可能比日本本地來得多。

因為全面禁止製造武器,從1945到1951年沒有任何一把日本刀生產。「日本刀傳習所」的創立人栗原彥三郎開始組織 一項計畫,打算鍛造300把新刀,紀念二戰結束及聯合國的成立,而這些刀會獻給世界各國領袖。1952年,日本政府准許彥三郎開始這項計畫,他在一個月內走遍全日本與刀匠會面,請求他們參與。計畫於焉展開,也完成了幾把新刀,但1954年栗原就病逝了。

雖然計畫因栗田逝世而告終,但卻重新促使刀匠以完全傳統的方式鍛造日本刀,因此這項計畫具有非凡的意義。許多刀匠在當時又開始製刀,包括吉原義人的祖父吉原國家等,他們表示若非栗田彥三郎籌備了這項計畫,自己根本不可能再回去製刀。吉原義人就在那時候開始與祖父一起製刀,協助他為栗原的計畫打造一把新刀。

自此以後,儘管牽涉其中的政治經濟局勢與以往大為不同,但日本又開始恢復了製刀活動。儘管如此,日本之所以到了1952年還做得出日本刀,正是因為所有傳統技術、連同煉製玉鋼的知識和技巧,都從封建時代完好無缺地保存了下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日本刀:全面剖析日本刀的鍛造與鑑賞藝術》,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作者:吉原義人( Yoshindo Yoshihara)、里昂・卡普(Leon Kapp)、啓子・卡普(Hiroko Kapp)
譯者:邱思潔、周沛郁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日本「無鑑查」刀匠排名第一的吉原義人,全面公開日本刀鍛造技藝的驚世之作,日本傳統製刀的不傳之祕首度公諸於世。
詳細介紹日本刀傳承千年的歷史源流、傳統煉鋼與鍛造法、鑑賞要訣、押形圖譜、歷代名刀,與數千種專業用語。
全彩大開本,精美圖片搭配詳盡文字,是中文世界最權威的日本刀專書。

有天才刀匠之稱的日本製刀大師吉原義人,全面公開日本刀鍛造技藝的驚世之作,全新增訂版重新上市!全書分為五章,說明日本刀的鑑賞、歷史、傳統工法、鍛造和修飾,由日本上古時代開始,一路從日本刀的演進與發展,一直介紹到刀身、護手、刀鞘等上千項細部特徵,鉅細靡遺地解析這項最能代表日本文化的終極器物。想了解日本刀的源流、鍛造技術與鑑賞要訣,本書是目前市面上唯一的必備之作。

日本製刀大師吉原義人在本書中詳盡而全面地公開日本刀的鍛造、潤飾與鑑賞之道,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

日本刀不僅在世界刀劍史上獨具一格,也是一種深具藝術境界的工藝品,可從科學、技藝、精神、哲理與靈魂等層面加以鑑賞。日本刀在武器上的功能性,在冶煉技術上的科學性,乃至於刀刃本身的造型和鋼材上的結晶,以及追求極致完美的精神,共同構成日本刀卓爾不群的美感。本書的出版目的,就在於透過對日本刀的通盤介紹,建構出完整的日本刀背景知識,同時搭配由吉原義人和其他匠師親自演繹的步驟照片,說明現代日本刀的製作流程與修飾工法,好讓讀者在接觸、欣賞日本刀時,有一套嚴謹的鑑賞標準。

現代日本刀匠仍完全遵循古法,進行玉鋼的打造、刀條的鍛冶,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刃文,並在精細的分工之下,結合雕師、研師和鞘師的心血結晶,才得以組裝成一把稀世藝品。翻開本書,日本刀的祕密將一覽無遺地呈現在讀者眼前。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