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又怎樣》:成為一個「異常」的人是什麼意思?身為一個「問題」是什麼意義?

《不一樣又怎樣》:成為一個「異常」的人是什麼意思?身為一個「問題」是什麼意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穆尼的閱讀障礙及過動狀況讓他在成長過程中成了旁人眼裡「異常」的小孩,因為教育體制和外在環境把像他這樣具「神經多樣性」的人貼上了「不正常」的標籤。但什麼是「正常」?

文:強納森・穆尼(Jonathan Mooney)

成為一個異常的人是什麼意思?身為一個問題是什麼意義?感覺如何?我欣賞的哲學家朗恩.馬隆認為,用來將人分類的那些項目,例如種族、性別、能力、障礙,都可捏造或發明出來,同時卻又是真實的,兼具「因果顯著性」以及「科學上的意義」。它們或許是被人發明出來的,但這些捏造的類別依然會影響人。人和「問題」交融之處可能會產生惡性循環,彼此反映、互相影響,直到兩者密不可分。

嚴格說來,異常性(abnormality)是不普遍或非典型的一樣東西(或人)。可是我們都知道,把某樣東西貼上異常的標籤絕對是負面的。「異常性」這個詞直接來自以疾病為基礎的醫療業,藉以描述不健康的事物或人。根據《牛津英文字典》的解釋,異常性是一種異常的特徵、特性或事件,通常出現在醫療領域。

將常人分出階級式的醫學差異類別,並非不可避免。在這種分類出現之前,人類差異就一直因其他方式受到阻擋。達爾文證明了所有演化都是受到變異的助長。在異常類別出現之前,具有認知與身體差異的人往往是被視為美好、古怪、傑出、非凡、奇特、不同、怪異、陌生、怪誕、可笑以及令人好奇的。根據研究失能歷史的學者亨利—— 賈克. 史帝克的說法,在中世紀,有認知與身體差異的人「自然而然地屬於世界及社會的一部分,而大眾也都接受社會是具有多重面向的。」

是什麼改變了?

機率理論家、頭骨測量師和心理醫師,當這些將正常帶給大眾的人以二十世紀初的分級標準互為共謀時,差異就成了異常。正常出現了,它與科學的崛起肩並肩、手牽手, 成了陳述與理解世界的工具。十八與十九世紀期間,生物學家創造了將自然世界分門別類的系統,天文學家繪製天空圖,地理學家繪製世界地圖,解剖學家則繪製人體構造圖。於是,正常潛伏在背景中,在這些圖表和系統裡畫出一條線,分隔出可接受與不可接受的部分——而我們都知道,不可接受的那部分就是異常。

正常與異常直接來自那十九世紀末與二十世紀初、名為人體計測(anthropometrics) 的測量身體(後來則測量腦)的做法。人體計測以系統性的方式量測人體外在特徵,主要是描述身體尺寸與形狀。它是人類學早期的工具,用來瞭解人類的變異。我們已經在正常的歷史中認識了幾個人類計測的先行者。凱特勒整個「平均人」的概念就來自人類計測,諾瑪與諾曼則是利用二十世紀中蒐集到的廣泛人類計測資料創造出來的。還有高爾頓等人創立人體計測分支、專注於測量較為主觀的認知特性,例如智力、個性、心智能力以及性格的心理計量學(psychometrics)。

是這樣的:一如「平均人」概念的情況,人類計測和心理測量從來都不是蒐集資料、創設類別,然後就告一段落。測量人類的統計動作導致了常態分配曲線出現,曲線中央是好的,偏離中央的變異則不好。如此的二分法在二十世紀擴散到了科學社群,速度就像臉書上瘋傳的貓咪影片那麼快。包括人類學、醫學,以及後來新興的心理學和精神病學,各個科學領域開始將偏離常態的人類變異描述成異常。就像身心障礙者權利運動人士暨學者莎朗.史奈德和大衛.米契爾表示的,這不是一種「客觀」的人類變異性科學, 而是對人類進行分類與排名、認為某些人在生物構造上較其他人優越的評斷性科學。

人類計測的先驅是體質人類學家。這些白人男子(想當然了)將重點放在人類頭骨上,這種做法叫顱骨測量法(craniometry)。他們從歐洲各地墳墓蒐集到數千顆頭骨, 此外還讓上千人同意接受單調乏味的頭部測量。他們要找什麼?打從一開始,他們就著手想找出「種族」類型。體質人類學創始人及領導者之一保羅.布洛卡的研究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在蒐集與測量頭骨時,排除了「畸形」的人、小孩,以及不同的非白人種族。

布洛卡這麼做的原因是,如果納入這些人,「那麼就會犯下一個嚴重錯誤,因為考慮所有人就彷彿他們只構成一個群體。那也代表放棄尋找不同種族的顱骨特徵。」換句話說,他根本還沒開始,就先認為有不同的種族,然後(真不意外)發現顱骨大小證明了有不同種族。這種選擇上的偏見導致人類被分成不同族群,也造成各族群的非典型個人被排除在正常範圍之外。大膽猜猜看,他和其他大多數的體質人類學家提出的結論, 認為哪些族群更為優越呢?答案是富有、教育程度高、體格健全的白種男性。

一八五○年代,義大利出現一項名為「犯罪人類學」的學科,致力透過各種測量, 找出在階級與種族上「具有社會危險性的人」。這項運動的領導人是切薩雷.龍布羅梭,他分析的項目無所不包,從下顎尺寸、鼻子形狀到掉髮情形都有。他做出結論指出,「凶殘男性與有色人種具有的許多特性,也經常出現在天生的罪犯身上。」如果你有興趣知道,他的測量與犯罪根本毫無關聯。

彷彿將某些族群貼上「天生罪犯」的標籤還不夠糟糕似的,心理計量學也出現了。這門「科學」——這裡用上引號絕對有正當理由——著重在量化與測量內在的主觀狀態,例如智商、個性以及性格。這個群體的創建者是法蘭西斯.高爾頓,稍後會更詳細地討論他,因為創立心理計量學還是這個人做過最無趣、最不可怕的事。你們要知道, 他是達爾文的表弟,受到表哥的動物變異研究啟發,企圖將之套用到人類身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