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該如何面對醫護染疫?從楊志良的獵巫言論談起

台灣該如何面對醫護染疫?從楊志良的獵巫言論談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TPR或RCA,在醫界應用都超過十年;但從楊前署長發言可知其二者的無知,這可以從精神分析理論「不急著獵巫獻祭的,才能思考並獲得知識」來看,舉例來說,如果在中小學發生一個意外事件,不同老師就會有不同的態度和處理方式。

文:陳俊光(精神科醫師)

試著想像一下:在學生打掃美勞教室時,一個石膏像被打破了。老師沒發現另有學生受傷、卻要對教材損毀事件究責;於是學生們互相指責「是他打破的」「是他撞我的」……幾個學生被懲罰、全班同學互不信任。可能下個月又有石膏像被另一班學生打破;更慘的是有學生被霸凌,受不了就自殺。

也有可能,老師不對學生究責、卻耐心了解事發經過,或許會發現:「氣窗太高,學生要搬椅子踮腳尖才擦得到。放石膏像的桌子太小、又擺放在危險位置。」於是針對問題改善,而類似事件不再發生。

筆者曾數次造訪台灣師大教育大樓,很驚訝地發現:某層樓的大廳,整片牆上抄錄了中國古籍,內容大意是「辦教育就要處罰達不到標準的學生」。也難怪台灣有許多教師會有上述故事的第一種反應。然而,教育現場也有許多感人的故事、可敬的教師,他們都不是這樣教學生的:他們可以看到學生先天後天的不足、家庭的困境、體制的缺陷,也能看到學生的長處……給予適當的協助與鼓勵支持。

代罪羔羊、獵巫心態與知識的衝突

桃園某醫院發生醫護感染事件,事發過程、感染途徑仍有待釐清,楊志良就指責染疫者不遵守SOP,並主張開除醫師。這就像小學生(幼稚園?)或一部分的老師,或是像未經啟蒙的古代歐亞社會:只要有壞事發生,不去了解事實經過、不會做研究了解深層原因,就只是獵巫、找個代罪羔羊,甚至把助人者/受傷的人當成罪人(所謂女巫經常也是草藥治療師),將之獻祭或放逐。

這樣當然不會解決問題,只是在心理上獲得短暫的平安(壞東西都趕走/消滅了)、並在社會上造成更深的分裂與傷害。

面對身體心理的病痛、乃至人生的困境(社會問題也適用),精神分析學者Hanna Segal提出了兩種態度:to have vs. to suffer。to have意指「視為外來的、異己的、與己無關的、可以簡單排除/切除的」,與Melanie Klein提出的「paranoid-schizoid position」有關[註];to suffer意指「視為與己有關的、必須被思考理解的、必須接受其存在或不可能完全消失的」,與M. Klein提出的「depressive position」有關。

另一位精神分析師W.R. Bion則提到capacity to suffer,主張「能夠忍受挫折與失落(不急著獵巫獻祭),才能開始思考、並形成知識」,認為failure to suffer往往意味著inability to know。

x7v6xu6nk0w8qzkdjlixerx4x8x7af
示意圖|Photo Credit: 中央社

面對事件的健康態度、知識與改善的可能

早在2003年,衛生署就補助醫策會、研發「台灣病人安全通報系統」(簡稱TPR),強調「匿名、自願、保密、不究責、共同學習」五大原則,希望能藉此蒐集更完整的醫安問題資訊、並得以預防未來意外事件發生。而在更多領域被廣泛應用的「根本原因分析」(Root Cause Analysis簡稱RCA),也強調:「儘可能以制度化、系統性思考(而非歸咎個人)來減少不良事件發生的可能。」

關於TPR,讀者很容易理解:「保密、不究責」才可能讓工作人員勇於通報不良事件、並樂於詳細說明事件經過。至於RCA,我們可以舉例說明:例如護理師給錯藥,歸咎個人無助於預防類似意外;但如果以系統或制度性的方式檢視問題,我們或許可以發現燈光昏暗、藥品包裝或存放易混淆、人員過勞……等問題,除了針對問題改善、也可能開發出「三讀五對」等防錯機制。

又例如有醫師在SARS時插管染疫,楊志良署長可能會開除已殉職的醫師、馬英九市長會拒絕國家賠償;但幸好當時是涂醒哲、陳建仁當衛生署長,他們則是與醫界合作,檢討防疫機制(所以我們能成功應對武漢肺炎)、並研發出防護面罩供醫師插管時使用。

就像本文第一段提到的:面對意外事件,不同老師的不同態度/處理方式。

另一個例子是:在2009年,衛生署長楊志良強行推動H1N1(豬流感)疫苗注射,造成多起死亡與嚴重不良反應(如長年嗜睡)、多位家屬因此自責憂鬱(筆者門診就不只一位家屬受苦於此)。楊署長非但不檢討疫苗品質或施打政策,反而是處罰/控告求助的家屬與聲援的醫師、卻沒有處罰造成災難的署長本人。

無論是TPR或RCA,在醫界應用都超過十年;但從(管過很多醫院的)楊前署長發言可知其「對此二者完全無知」。這也應證了前述精神分析理論的「不急著獵巫獻祭,才能思考並獲得知識」。

RTRLJ372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把台灣當家、當作一個整體

社會正如學校,如果當權者/老師動輒想到處罰,非但不能解決問題,更會製造成員間的分裂與不信任。設若真如楊前署長所主張的「開除染疫醫護」,將會有許多第一線醫護離職,留下的醫護會過勞,台灣的醫療崩潰、疫情失控將難以避免。楊前署長拒絕認錯道歉,反而以片面不實資訊抹黑染疫醫師,這樣的言論如果發酵,也會促使(在其他國家已經發生的)民眾歧視排斥醫療人員及其家屬,使醫療人員更加心力交瘁,從另一方面摧毀醫療。

類似的言論可能會造成台灣的分裂,也往往來自並不把台灣當家、沒有「台灣是一個整體」心態的人們。楊前署長曾經主張「裁撤口罩國家隊、進口中國製口罩」「台灣零確診不是好事、中國防疫優於台灣」「進口並施打中國製疫苗(存心想再製H1N1疫苗的慘劇?)」;也有其他人早期鼓吹台灣口罩出口中國(當時台灣口罩不足以應付內需)、有加利公司進口中國劣質口罩供醫護使用、有人在網路上詆毀台灣防疫成就(汙衊醫護與政府造假)、或為了發生本土感染而幸災樂禍……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適配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適配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適配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適配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適配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適配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適配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