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基金爆發弊案,如果你是被罵到臭頭的勞動部長,該如何有效防弊?

勞動基金爆發弊案,如果你是被罵到臭頭的勞動部長,該如何有效防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完這些洋洋灑灑的建議,若你是被罵到臭頭的勞動部長,該怎麼做才能有效防弊?

與廣大勞工息息相關的勞動基金爆發弊案後,不少勞工團體、名嘴、立委、學者、投資理財專家等,都提出各種防弊解方。有人主張一定得嚴刑重罰才能嚇阻弊案,有人提出自組ETF,有人說公布過去操盤紀錄,有人認為得輪調操盤手才有用。

勞動局也自行提出「強化內控機制報告」,內含12項強化措施,包括控管個股交易量、提高抽查自律公約比例、交易室錄影等。案發後的監理會會議紀錄中,各委員紛紛踴躍表達對於內控機制強化的建議,像是加重委外契約罰則、改投資被動式指數基金(ETF)、操盤手輪調、增加員額與薪資福利等,不一而足。

勞動基金官員涉貪案 游迺文聲押獲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原勞動部勞動基金運用局國內投資組長游迺文,涉嫌收賄操控特定公司股價,被檢方聲押獲准。

看完這些洋洋灑灑的建議,若你是被罵到臭頭的勞動部長,該怎麼做才能有效防弊?

亂世用重典?

《舞弊現形課》中提過,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僅」靠嚴刑峻法是無法有效防弊的。

對貪官恨之入骨的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據傳只要貪汙收賄60兩以上的地方官,就會被拉到土地廟剝下皮來,然後用稻草填充,放在官府大堂上警惕下任官員。然而即使如此駭人聽聞的重刑,洪武年間貪汙事件仍層出不窮,老朱死後貪腐更是變本加厲。

據報導有「三個一百」(100多套房、100多個關係人、100多個情婦)的中國華融前董事長賴小民,自2008至2018年收受約新台幣77億元的賄賂,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於2021年1月5日判處死刑。而在此案之前,早已有無數貪官死刑伏法,貪腐狀況若能因重懲好轉,怎麼還會出現「三百貪官」案呢?

更何況,加強舞弊相關的刑責,並非勞動部長職權所在。

不然乾脆照單全收?

立委陳椒華質詢時,問出掌管近五兆台幣資產的勞動基金運用局,負責內部稽核的「稽核科」竟然僅配置九位職員。先不說這杯水車薪的人數,如何應付國內自營投資組同仁以及眾多國內外代操業者;在這樣的人力結構下,若想將上述各方建議全部納入,大概只有兩種下場 ──不是把人活活累死,就是淪為表面功夫。

因此,「防弊」最重要的第一步,不應該是病急亂投醫或亂槍打鳥,而是找出哪裡容易出現弊端,方能對症下藥。

防弊一:歷史總是不斷重複

勞動基金過去八年浮上檯面的弊案有四件,皆與代操投信經理人炒股有關。因此,歷史已經幫我們整理好考古題,「代操炒股」絕對是舞弊熱點。既然代操可以炒股,同樣可以買賣股票的自營同仁不也可以嗎?

除了勞動基金本身,還可參考國外退休基金或其他類型基金發生過的弊案。2016年紐約共同退休基金爆發收賄弊案,前主管收受兩家券商價值10萬美元的現金、演唱會門票、旅遊、毒品與性招待,因此將20億美元的交易轉由這些券商處理。

你看,是不是很有既視感

防弊二:揣摩舞弊犯心理

知道容易發生什麼樣的舞弊之後,下一步是盤點現有的內部控制措施是否「足以防弊」。內控要能達到防弊的程度,負責評估與設計的防弊專家,必須能夠設身處地、推敲舞弊犯的思維邏輯,才能建立有效的防弊機制。

此即是電影《九品芝麻官》中包不同所說的:「貪官要奸,清官要更奸」。

假設「內部員工跟單炒股」是重要風險之一,目前勞動部有什麼機制防堵、實際執行狀況又如何呢?

  1. 交易室門禁控管:交易室內有許多勞動基金買賣股票的資訊,因此得透過門禁控管,不讓非交易人員隨意進入,否則任何人得知勞動基金的動向,就能跟單獲利。根據「勞動基金查核報告」,交易室門禁確實設有指紋辨識機,可是瑞凡,交易室的大門平常根本沒關呀!
  2. 交易時間禁帶手機:在股票交易時間中,交易員若可跟外界取得聯繫,外洩了勞動基金買賣動向,即能外人聯合炒股。因此交易室內禁帶手機是業界最基本、也行之有年的控制措施。不意外的是,在前述的查核報告中,仍有人在交易室使用手機和外界聯絡。
  3. 抽查自律公約:自律公約內規範「本人及其配偶、未成年子女不能買賣國內上市、上櫃公司股票」,而抽查是指由政風單位抽出一定比例的人員,向集保結算所發函索取資料,確認沒有違反前述買賣股票的規定。精明一點的舞弊犯若想炒股,不會傻到用自己、配偶跟未成年子女的帳戶買賣,那麼12項強化措施中的「提高抽查比例」,即使能透過金管會系統協助秒查出結果,又能夠起到多少作用呢?

強化內控機制報告」中提到的其他強化措施,但似乎仍無法防堵或偵測新聞報導的游員行徑,像是「直接致電券商下單」、「購買了遠百當天總成交量549張的兩成」等。

我個人認為,最有效的偵測方式有以下三個:

  1. 留存完整投資決策意見:投資決策並非一人主導,而是由研究員、投資經辦與主管所共同討論決定,因此如民眾黨團所要求,確實留下每位決策參與者的意見,可以讓每筆投資都有憑有據。據報導,游員是在晨會時下達指示要求買進遠百,且指定高價買進,這種名目張膽的粗暴,是很難有完整投資軌跡的。
  2. 及時比對「原定投資決策」跟「實際交易紀錄」間差異:一旦發現實際交易與原定規劃差異甚大時,即可追查當初投資決策過程是否有瑕疵。假設勞動基金近期投資決策並沒有遠百這個標的,但實際上卻大量買進遠百,還持續追高,那麼深入追查應該不難發現游員的怪異行徑了。
  3. 善用證券交易所現有的「異常監控」機制:證交所有台灣所有股票的交易明細,並且會主動把「異常交易」紀錄提供給檢調。勞動部可以考慮透過金管會協助,把勞動基金涉入買賣的「異常交易」,一併提供給勞動基金運用局。

防弊三:真相只有一個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防弊措施,細心謹慎的舞弊犯可以從天羅地網中鑽出縫隙,嚴謹的機制也可能因為未被落實而虛有其表。因此,舞弊案件發生後的「內部調查」以及「檢討改善」,才是讓整個防弊機制臻於完善的關鍵。

這也是為什麼立委蔣萬安要求勞動部長進行內部行政調查,立委蔡壁如呼籲要應針對弊案提出根因分析(RCA)檢討報告的原因。

勞動基金的內控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現有機制為何失效?游炒股的手法為何?游為何能夠越權下單?游被檢舉多次,為何拖這麼久才處理?舉報機制是不是根本失效?

以上問題至今都沒有答案。

防弊四:草上之風,必偃

不了解真相,如何徹底檢討問題?不知道問題所在,提出再多改善措施也是枉然。

前述三項關鍵要做到位,主事者對防弊的支持與組織文化實是關鍵中的關鍵。從勞動部官員們回應質詢的內容,以及處理弊案的過程,不難發現高層們對於防弊的認知與支持實在有限,因此上演游員炒股的荒謬劇情也就一點都不意外了。如果這樣的風氣與文化不改變,「游迺文們」永不會消失,還會如同打地鼠般,總是在你出奇不意的地方出現。

除了高層對於防弊的「自我覺醒」,如何透過一言一行明確傳達訊息給每一位員工,也是常被忽視的重中之重。即使書面政策規範寫上對舞弊「零容忍」,但如果對於內部稽核提出的改善建議總是敷衍了事,舉報調查也草草結案,甚至包庇有問題的員工,對其爭議行為爭一隻眼閉一隻眼,都只會助長有毒的企業文化。

防弊五:持續監控

上述四個元素──「歷史總是不斷重複」的舞弊風險評估、「揣摩舞弊犯心理」的控制設計、「真相只有一個」的舞弊調查、「草上之風,必偃」的組織文化──難保沒有失效的一天,因此得有層級夠高又獨立專業的單位定期監督。

而從目前組織架構看來,監理會最適合擔任這個角色。只不過,「整體防弊架構的完善與落實程度」從來不在監理會議的討論議題上,且手邊既沒有胡蘿蔔也沒有棒子的監理會委員們,即使有心監理防弊,也難有成效吧?

unnamed
圖片來源:ACFE
完整防弊架構(圖片來源:ACFE

本文提及的五個關鍵要素,正是舞弊防治專業組織美國舞弊稽核師協會(Association of Certified Fraud Examiners, ACFE)所提出的完整防弊架構,並免費提供實務教戰手冊。非常很可惜的是,綜觀勞動部公告資訊、質詢影片及新聞報導,可以明確感受到其管理思維仍停留在「頭痛醫頭」的層次,且不難看出「父子騎驢」的影子。

防弊最忌喊口號跟打假球,唯有系統化、科學化地管理舞弊風險,才有機會打贏這場永無止盡的持久戰。

本文經高智敏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