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噩夢:世界各地越來越多人出現清晰且怪異的夢境,科學家如何解釋?

新冠噩夢:世界各地越來越多人出現清晰且怪異的夢境,科學家如何解釋?
Photo Credit: 科學人雜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初當美國居家避疫令施行時,社會上出現一種沒有預期到的現象,我稱為做夢激增(dream surge):世界各地都有越來越多人自述出現了清晰且怪異的夢境,且大多和新冠病毒以及保持社交距離的焦慮有關。

文:尼爾森(Tore Nielsen)

對很多人來說,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簡稱新冠肺炎)的到來,宛如是把人們丟入一個虛擬世界,身處其中的我們,日夜生活在相同的圍牆內。我們害怕觸碰送達門口的外送商品;冒險進城時,我們會戴上口罩,看到身旁有人沒戴口罩則會焦慮;我們難以辨識他人臉孔。這一切就像生活在夢中。

新冠肺炎也改變了我們的夢:夢的多寡、能記得多少夢和夢的本質都出現了變化。2020年初當美國居家避疫令施行時,社會上出現一種沒有預期到的現象,我稱為做夢激增(dream surge):世界各地都有越來越多人自述出現了清晰且怪異的夢境,且大多和新型冠狀病毒(簡稱新冠病毒)以及保持社交距離的焦慮有關。

各種關於「新冠病毒夢」、「封城夢」、「新冠噩夢」等詞彙出現在社群媒體。到了4月,所有媒體接連傳播一項訊息:世界各地都有許多人夢到新冠肺炎。

雖然過去也有人們做夢情形集體改變的報導,例如1989年美國舊金山大地震和2001年911攻擊事件,但先前的做夢激增程度,都比不上這次史無前例的全球等級,且首見於社群媒體時代,使科學家得以立即針對這種現象進行研究。

睡越多,夢越多

這個現象的本質是什麼?為何力道如此之強大?美國哈佛大學助理教授兼《做夢》(Dreaming)期刊主編巴瑞特(Deirdre Barrett),在3月22日展開關於新冠肺炎夢境的線上調查;舊金山灣區的藝術家葛雷弗利姊妹架設IDreamofCovid.com網站收錄傳染病之夢;推特帳號@CovidDreams開始運作;宗教心理學家兼睡眠與夢境資料庫主任巴克利(Kelly Bulkeley)進行YouGov調查計畫,共2477位美國成年人參與。

我當時的博士班學生索羅門諾瓦(Elizaveta Solomonova,現為加拿大馬吉爾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和加拿大心智健康皇家研究所的羅畢拉德(Rebecca Robillard)展開以北美地區為主、968位12歲以上受試者參與的問卷調查。

這些調查結果尚未發表於期刊,但初步報告已在線上發表,當中記錄了做夢激增、夢境多樣性和相關心理健康效應。

巴克利在3月為期3天的問卷調查發現,29%受試者可回憶出比平常更多夢境;索羅門諾瓦和羅畢拉德則發現,37%的人出現與流行病相關的夢境,其中有許多都與無法完成任務(例如交通工具失控)以及受他人威脅有關。

還有許多網路貼文也反映出同樣現象,例如推特帳號@monicaluhar表示:「夢到自己還沒準備好,就得在秋季回去當代課老師。學生很難適應要時時保持社交距離,老師也無法調動課程或進行個別面談。」@therealbeecarey說:「我的手機中毒了,開始把照片隨機發佈到Instagram上,我的焦慮程度居高不下。」

更近期的研究發現,夢中情緒出現本質上的變化並且可能對健康造成影響。以社交隔離中的巴西成年人為對象的一項研究發現,這些人在描述夢境時,高度使用與憤怒、悲傷、感染和清潔相關的詞彙;分析810位芬蘭受試者描述夢境的文字,結果顯示最常見的詞彙與焦慮有關,其中55%直接與流行病有關(例如「沒有保持社交距離」以及「年長者遭遇困難」),而且當日常生活中的壓力較高時,這些夢境情緒也會更明顯。

另一項研究則調查了在中國武漢被徵召去治療新冠肺炎病人的100位護士,結果顯示45%受試者出現夢魘,是中國精神科門診病人終生出現夢魘機率的兩倍(譯註:夢魘和噩夢不同,夢魘是經常反覆出現的噩夢,而且醒後能清楚記住夢境內容),並且比一般大眾約有5%出現夢魘症(nightmare disorder)的機率高出許多。

這種做夢激增現象似乎是由某些基本的生物和社會因子所致,包括至少三種因子:

  1. 睡眠時間中斷導致快速動眼睡眠期(REM sleep)比例上升,進而增加做夢機率
  2. 擔心遭感染和保持社交距離的壓力引發人們透過夢來調節情緒
  3. 媒體強化大眾對於做夢激增現象的反應

關於做夢激增的直覺解釋,是封城而導致睡眠習慣出現急劇變化。較早時候的研究指出,中國受試者的失眠現象上升,特別是防疫前線工作者,相較之下,居家避疫令則免除了通勤時間,讓許多人的睡眠時間增加:

  • 根據中國受試者回報,就寢時間平均增加46分鐘、總睡眠時間平均增加34分鐘
  • 54%芬蘭受試者表示,封城後睡眠時間增加了
  • 2020年3月13~27日,全美民眾的睡眠時間增加將近20%,其中通勤時間最長的州,居民的睡眠時間出現最大增幅。

較長的睡眠時間會導致較多的夢。在實驗室中,如果讓受試者睡眠超過9.5小時,所記得的夢會比睡8小時的受試者多。而較長的睡眠時間會伴隨較多REM睡眠,此階段容易出現鮮明且情緒豐富的夢。


夢的功能失靈了!

許多與新冠肺炎有關的夢境,都直接或隱喻式反映出可能遭感染的恐懼,以及保持社交距離所造成的困擾。即使在一般情況下,夢也會反映出新的經驗,例如參加了快速學習法語的學程,夢境通常與法語有關。「重播經驗片段」是研究人員普遍認為REM睡眠所負責的功能之一:幫助我們找出答案,其他功能還包括把前一天的事件鞏固為長期記憶、把過去事件融入自己正在進行的人生故事中以及調節情緒。

研究人員已記錄過無數案例,顯示出夢對具創意性的成就有所助益。實證研究也發現,REM睡眠有助於解決問題,特別是涉及廣泛記憶連結的情境,或許這可解釋在今年激增的夢境中,許多都與嘗試運用創意和特殊方式來解決新冠肺炎問題有關,例如一位問卷調查的受試者說:「我在尋找一種可以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的奶油。我找到了最後一罐。」

一般認為夢還有另外兩種功能:消除恐懼記憶以及模擬社會情境,這兩種功能都與情緒調節有關,並且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對於感染、經濟壓力和保持社交距離的困擾和恐懼反應,經常出現在激增的夢境中,例如有受試者表示:「我的懷孕檢測和新冠肺炎檢測都呈陽性……我現在壓力很大。」

恐懼可能以隱喻的型式出現在夢中,例如海嘯、外星人,還有殭屍,此外,昆蟲、蜘蛛和其他小型生物的形象也經常出現:「我的腳上爬滿螞蟻,還有五、六隻黑寡婦蜘蛛鑽入我的腳底。」

Lucid dreaming vector illustration. Flat tiny sleep control persons concept. Abstract night alternative REM state. Supernatural experience when soul left body. Physiological wakefulness condition.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學者對於這些直接或隱喻式的夢境影像有一種解釋方式,認為夢境展現出個人的核心憂慮:夢境是對記憶的描繪,這些記憶在情緒和核心憂慮上是相似的,但夢卻以不同主題來呈現。在經歷創傷後的夢魘中,這種把相同情緒呈現在不同脈絡的現象十分明顯,個人對創傷的反應(例如受到傷害時的恐懼),可能會轉變成面對海嘯等自然災害時的恐懼。

已故的哈特曼(Ernest Hartmann)是研究夢與夢魘的先驅,他曾研究911攻擊事件後人們的夢境,認為這種把情緒呈現於不同脈絡的現象,可以把新舊經驗交織混雜在一起,有助於人們去重新適應生活。成功把經驗融合後就可以產生更穩固的記憶系統,讓我們更能面對未來可能遭遇的創傷。

隱喻式的夢境影像,可能是人們為了理解負面事件而努力做出的心理重建,有一種類似的心理活動就是透過創造出新的「安全記憶」來解消恐懼。

我和一些研究人員曾檢視這些可能性,結果發現關於恐懼事件的記憶幾乎從來不會在夢境重現,僅是出現事件的片段記憶,好似原始記憶已縮減成基本單元,這些單元會與新的記憶和認知活動混合,然後產生脈絡來納入各種隱喻以及看似與日常生活不協調或不相容、怪異卻又可同時呈現的影像,重要的是,它也可以融合與恐懼不相容的事物。

這種極具創意的做夢方式可以產生安全的夢境影像,然後取代並抑制原本的恐懼記憶,幫助我們逐漸緩解負面情緒。然而此機制可能因嚴重創傷而失靈,使原本記憶單元的創意重組過程受阻,恐懼記憶便如實重播,夢魘因此出現。新冠肺炎大流行最終如何影響個人的夢,會因個人是否受創、受創程度以及心理韌性而有所不同。

本文獲《科學人雜誌》、《科學人粉絲團》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