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川粉現象(一):所謂挺川的「華人自由派」,根本就不是「自由派」

華人川粉現象(一):所謂挺川的「華人自由派」,根本就不是「自由派」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產黨自稱自己是「左派」,於是「自由派」就被視為「右派」。但是,在西方,「自由派」一般是「左派」,「保守派」一般是「右派」。這樣就出現了,西方的左派=中國的右派的倒錯。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全球四大華人集團,中國、香港、台灣、海外華人(尤其是北美),都出現「川粉」和「川黑」鬥得不亦樂乎的嚴重分裂。據說,很多人還因此和幾十年的老朋友反目絕交,劃清界線。

令人注意的是,和美國人支持川普(Donald Trump)的「川粉」多數學歷不高相反,華人川粉中有數量極多的知識分子,不少還是久負盛名的「自由派」學者、名聲在外的社會活動家、非常有影響力的傳媒人和評論人,筆者曾戲言「中國公知、台灣名嘴、香港KOL、北美民運,是四大人設崩壞的集團。」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很多這些高知識層次的川粉,不單純是在選舉中支持川普(我稱作普通的川普支持者),不單純在選舉後不能接受川普敗選的事實(我稱作普通川粉),他們還身體力行地散播和推銷各類陰謀論,甚至主動加入炮製謠言。

一時宣傳川普「大局在握」,一定能翻盤;一時呼籲川普要軍管,不能心軟,要把民主黨一網打盡;有的鼓吹美國要内戰、要分裂;甚至有人直到國會山叛亂後,還堅持川普在最後一刻會把「壞蛋」都抓起來。這些「死硬派川粉」 中,更不乏為民主自由奮鬥多年的人士,他們違背對民主法治的尊重,鼓吹完全民主的「軍管」、「内戰」,令人瞠目結舌。

難怪,這種華語圈公共知識分子集體「挺川」的現象,引起華語圈乃至國際的廣泛注意。

首先說明,筆者嚴格地把川普的支持者、普通川粉和「死硬派川粉」區分開來。在選舉中支持誰,完全是個人的政治取向自由,誰也不能非議。有人在選後,心中不忿,認為「拜登(Joe Biden)不是我的總統」,這也無可厚非。但到了「死硬派川粉」的那種狂熱和執迷的程度,再加上他們身為本應具備理性思考能力的高級知識分子,就不得不令人深思。

筆者在選前,曾在〈為什麼「中國人」撐川普〉一文中提到,「華人川粉」跨越地域,也跨越中美關係的不同陣營(親中、反中、親美、反美)。筆者分為五類人。

第一類人喜歡「吃瓜看戲」。他們覺得川普在位與否事不關己,但川普在臺上搞作多多,娛樂性強,好戲連場,有茶餘飯後的談資。第二類人真心相信川普在位能改善中美關係,因為「川普商人性格,什麼都可以交換」。第三類人強烈支持中共,包括中國國内的民族主義分子,在他們看來,川普是如此糟糕,再幹四年對中國更有利。

第四類完全相反,強烈反對中共。出於可以理解的原因,台灣人和香港人中的川粉,大多與川普政府四年展現出來的對中國強硬政策有關。中國的「自由派」公知,和北美的民運、法輪功、和流亡的異見人士和基督徒也是如此。他們擔心「拜登被中共控制」,上臺後就成為「中共的傀儡」。應該說,「中國人」中「嚴肅的」川普支持者大都帶有這類「反中或反共」的傾向。

第五類人最值得注意。即便很多「嚴肅川粉」的支持川普的主要原因是「川普對中國或中共強硬」,更深層次的價值觀認同,即真心認為川普的「保守派理念」理念正代表他們理想的川粉也為數不少。他們之中也包括以上所說,引起華語圈乃至國際的廣泛注意的集體「挺川」的華語圈公共知識分子。

(當然,還有一類人「撐川普」,只是一門生意,這類人就不討論了。)

川普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反中反共」與「保守」這方面,對一些人而言是重合的。比如,號稱中文世界唯一寫了兩本關於川普的書的作家余杰,不但宣揚「保守派價值觀」,還聲稱致力「解構中國」。又如香港「第一才子」陶傑也特別強調,自己撐川與否「完全和中共無關」,是真正支持川普的「保守派理念」。在中國的「自由派人士」中,持類似觀點的也不少(當然,他們都不能公開聲稱自己「反共」)。

但也有不少人,尤其是在北美(尤其是美國)的,他們不反共,卻真心支持「保守派理念」。不少來自中國的第一代移民,在中國時是親政府「大V」(多半秉持「批評美國是工作,移民美國是生活」信念),來到美國也無論如何和「反中、反共」拉不上關係,但他們也全力支持川普。對於這些人而言,顯然「保守主義」才是他們心中支持川普的深層次原因。

對不少中國「自由派」人士反對美國的「自由派」轉而支持川普,外間普遍難以接受。其實這有很大程度出於誤解:即「所謂的自由派,根本不是自由派」。導致這種誤解的出現有幾個重要原因。

在中國話語中,長期存在「左」和「右」的嚴重倒錯。在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諸如政治經濟文化等,都有左和右的分野:經濟上的左右(計劃經濟 vs. 市場經濟)、政治上的左右(大政府 vs. 小政府)、意識形態上的左右(階級鬥爭 vs. 民族主義)、文化上的左右(進步 vs. 保守),宗教上的左右(宗教自由 vs. 宗教不自由)至少可有幾十種排列組合。

但在大眾傳媒話語中,沒法分得這麼細緻,還是只有「左」和「右」之分。這樣無可避免就出現大混亂。

在中國,共產黨自稱自己是「左派」,於是「自由派」就被視為「右派」。但是,在西方,「自由派」一般是「左派」,「保守派」一般是「右派」。這樣就出現了,西方的左派=中國的右派的倒錯。

而且,在不同的地區,這些左右還有發展程度不同而導致的標準差異,和由此以來的歸類不同。比如美國的「左派」,在社會福利的主張上,以歐洲標準看來,其實根本不算「左」,最多算是「中間派」。這進一步增加了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