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工作的世界》:在一個工作量變少的世界,最終挑戰是找出生活的意義

《不工作的世界》:在一個工作量變少的世界,最終挑戰是找出生活的意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科技進步可能讓我們的世界遠比以往更加繁榮,但是當支付薪資給勞工的傳統機制不如以往有效時,我們應該如何分享經濟繁榮的成果呢?當然,這正是二○二○年最主要的經濟問題。

文:丹尼爾.薩斯金(Daniel Susskind)

自序:疫情後的勞動世界

本書探討當代最艱巨的一項經濟挑戰:由於驚天動地的科技變革即將到來,世界面臨再也沒有足夠的高薪工作可以分配給每個人的威脅。由於我認為我們還不夠認真看待這個威脅,因此本書所寫的內容特別具有急迫性。但是沒有人能預料到,就在本書英文版二○二○年一月出版幾個月後,一場全球流行病將我們熟悉的經濟生活推向末日,進而突顯本書的想法與關注議題遠比以往更加迫切。

當我撰寫這篇文章時,新冠肺炎(COVID-19)已經糾纏我們超過大半年。疫情剛爆發時,各界都希望這將只是一場短期危機,經濟體只需要在一小段時間內切換成休眠狀態,等到疫情平息了(原先大家都以為只要幾個星期就會平息),我們就可以迅速恢復往常的經濟生活。現在我們知道,最初的希望完全破滅,病毒將會存在很長一段時間。在危機的前幾個月,政府瘋狂的推出各種因應政策,現在已經被更長期、持久的干預措施取代。疫情蔓延導致的經濟後果也比我們大多數人最初想像的更具破壞力。例如,二○二○年四月至六月,美國的產出成果面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的崩壞,英國近十八年來的經濟成長則是在這短短幾個月毀於一旦。

經濟崩潰的核心一向是在勞動市場。早在疫情開始之前,在全世界許多地方的工作已經處於不穩定狀態,其特徵是薪資停滯、不安感加劇、孤立的失業族群與勞動參與率日漸下降。新冠肺炎更把它推向懸崖邊緣,美國、英國等許多國家受到疫情重創,失業情形已經飆升到異常離奇的水準。換句話說,隨著疫情加重影響,我們發現自己出乎預料的進入一個職缺更少的世界,不只是因為工作已經實現自動化了,更因為我們被迫採取許多因應疫情的相關措施,好比封城、保持社交距離、自我隔離等,完全重挫許多工作的需求。

結果,我們被迫更早面對本書所關切的重大挑戰。曾競逐美國總統民主黨初選的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關注許多職缺遭到淘汰的現況,在推特上精闢的闡明這點:「顯然,我應該多談談疫情,而不是自動化。」確切來說,未來科技失業帶來的威脅並沒有減少:相反的,現在我們有理由可以認定此刻的威脅大於以往。不過這場疫情也讓我們預覽未來可能出現的駭人景象,洞察我們即將要面對的巨大挑戰。

瞥見未來

正如我們將在本書所見,擺在我們眼前的基本困難是分配障礙。科技進步可能讓我們的世界遠比以往更加繁榮,但是當支付薪資給勞工的傳統機制不如以往有效時,我們應該如何分享經濟繁榮的成果呢?當然,這正是二○二○年最主要的經濟問題。僅在一夕之間,世界各地有大量的勞工在醒來時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丟了工作與收入。

我們應該做些什麼?我主張,置身這樣的時刻裡,政府必須擔起更重大的角色,扮演我所謂的「大政府」,分享社會繁榮的成果。現在疫情已經證明,我們沒有什麼可靠的選擇,個別國家採取略有不同的機制,但全都與「一個超大政府提供失業族群收入」有關。誠然,僅僅幾個月前,還有許多人將「基本收入」視為奇怪的想法,現在它迅速成為許多政治對話中司空見慣的話題。為了提供失業族群經濟援助,並更廣泛的支撐經濟,美國舉債金額已經比二○○七年至二○○八年金融危機高峰期間高出五倍;英國則有可能在二○二○年創下和平時期的舉債紀錄。

在一個工作量較少的世界,除了如何平均分配經濟繁榮的成果,我們可能將會面臨其他兩個重大挑戰,但兩個挑戰都與經濟學無關。其一是少數正在茁壯成長的大型科技企業,我稱它們為科技巨頭。此刻,疫情也提供我們瞥見未來的機會:在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經濟形勢中,這些企業表現格外出色,這是一個明顯的特徵。標準普爾五百指數(S&P 500 index)涵蓋美國股市前五百大上市企業,在這場危機中的某個時刻,單單前五家科技巨頭的總市值占比就超過二○%;光是蘋果的市值就高過倫敦證券交易所(London Stock Exchange)富時一百指數(FTSE 100 index)所有成分股的市值總和。

但是,我在本書關切的重點不只是科技企業的經濟實力。雖然它們的經濟實力很強大、而且不斷成長,但我更關注它們的政治實力,以及對未來的自由、民主和社會正義等議題的影響。舉例來說,自從疫情開始蔓延,數據隱私與安全的相關辯論已經悄悄從公共討論中銷聲匿跡,因此在此刻再度指出這一點便很重要。當危機剛開始發生時,人們抱持「盡一切所能」來控制病毒蔓延的心態,許多國家允許企業大規模盡全力蒐集、篩選、分類與研究即時影像,監控錄影畫面、智慧型手機位置數據與信用卡購買紀錄等資料。面臨威脅的時候,我們可能有必要出此下策。不過,我們也必須及時審慎檢查與約束我們賦予科技巨頭的新政治權力,以及隨之而來影響人們如何在社會中共同生活的強大能力。

我認為,在一個工作量變少的世界裡,我們將會面對的最終挑戰便是找出生活的意義。人們常說,工作不僅僅只是收入來源,更是目標感的來源。因此,如果就業市場慢慢枯竭,那麼人們的方向感要從哪裡來?我的觀點是,工作與意義之間的關係實際上遠比大家所想的更模糊得多,當今有許多人都沒有從工作中獲得強烈的目標感,我們與工作的關係看起來與歷史上的其他時刻都不相同,而疫情強化了這種感覺。沒錯,到處都有勞工失業的可怕新聞和毀滅性的感受,這些無法單純以失去收入來作為解釋;但是,同時也有許多說法顯示,有些人得到一股正向的解放感,因為他們終於擺脫一份薪資與勞力根本不成正比的工作。

但是,如果人們不用再為五斗米折腰,他們實際上將要做什麼?我擔心我們還沒有想到好答案。在我們原本的世界裡,工作占據生活的重心,很難想像要如何採用不同的方式過日子。我們在疫情蔓延的世界中過得很吃力,便清楚表明了這一點。在過去幾個月中,我們可以看出某些消費支出情形明顯變化:例如,為了打發空閒的時間,許多英國民眾在家烘焙、做手工藝與種植花草,使得麵粉、木材與盆栽植株等材料嚴重短缺;美國也遇到類似這種破壞性需求飆漲的情況。

不過,我們也看到陌生的公共對話興起,探討更重大的議題:包括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家庭與社區的價值、城市生活的優點、度過閒暇時光的最佳方法、如何在艱困時期維持心理健康。(疫情肆虐之初,英國成人憂鬱症患者幾乎躍增一倍;美國民眾發送簡訊到政府心理健康熱線的頻率幾乎上升一○○○%。)這些對話令人感到新奇,但有時這些結論看起來太臨時或無法使人滿意,這點強化了我的感覺: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傳統的工作生活耗盡我們所有的時間與精力,使我們無法專注於這些重大問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工作的世界:AI時代戰勝失業與不平等的新經濟解方》,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丹尼爾.薩斯金(Daniel Susskind)
譯者:周玉文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疫後時代最迫切的經濟問題
席捲全球的疫病終將平息,因為防疫而加速的自動化卻沒有停歇;
當科技的滔天猛浪不斷襲來,
究竟會為我們開創不用工作卻很繁榮的烏托邦,
還是落入多數人沒有工作、貧富不均的悲慘世界?

牛津大學經濟學家給下一個科技盛世的備忘錄
不工作的世界即將來臨,現在的職業技能全都可能被機器取代,
未來的職場面貌會變得如何?人類沒有了工作,還剩下什麼?

自古以來,人們一直對機器可能取代人力而感到焦慮,許多經濟學家卻對此抱持樂觀的態度,因為從歷史來看,新的發明總是會補充人類勞動力的不足,或是創造出更多新形態的工作;機器其實可以幫助勞工,而非傷害勞工。

然而,丹尼爾.薩斯金梳理過去數十年來的人工智慧研究成果,推翻過往經濟學家的看法。以往各界廣泛相信,機器必須先學會人類的思考或推理才有可能超越人類,當AlphaGo也能戰勝人類棋士,證明機器可以藉由讀取海量數據、自我學習,表現得比人類更好。

未來,每個人都會面臨「科技性失業」,只有掌握資本和機器的少數人才能免於這波經濟浪潮的傷害。

薩斯金強調,只有積極思考如何公平分配經濟繁榮的成果,以及縮限科技巨頭急遽增強的政治權力,才能避免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裡的貧富不均情況。而當人人都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生活,我們最重要的課題,便是如何找到人生的目標與意義。

getImage-2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