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我不記得忘記——心理學談如何忘記人與事

原諒我不記得忘記——心理學談如何忘記人與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思想或情緒、擺脫某種念頭,反而會讓該想法更強烈,往往帶來反效果,這些現象可歸因於自我控制的逆效應。

文:Reece(香港城市大學心理學三年級學生)

你試過很努力要忘記一個人,但那個人卻總常常浮現在腦海、嘗試睡覺但總是異常清醒或是在節食時常常想起食物嗎?很多時候人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思想或情緒、擺脫某種念頭,反而會讓該想法更強烈,往往帶來反效果,這些現象可歸因於自我控制的逆效應(ironic effects of mental control)。

Daniel Wegner著名的「白熊實驗」證實了這個現象。在該次關於想法壓抑(thought suppression)的實驗中,參加者被要求在五分鐘內,不要想起一個對他們沒有任何意義的目標對象如「白熊」 ,並需要在想起時響一次鈴,他們在思法壓抑期間還是無法抑制的去想「白熊」。及後,當參加者被允許去想「白熊」時,「白熊」出現在腦海的次數明顯地比控制組(control group)還要高,出現了所謂的反彈效應(rebound effect),這可套用在戒煙實驗中,當人們不再壓抑戒煙的念頭,那些人反而比原來抽更多的香煙。可見,嘗試壓抑某思想可增加不斷回想起該思想的可能性。

認知容量(mental capacity;指心智的運作)是決定有效控制力的因素之一,足夠的認知容量可促成有效的自我控制,但種種因素如分心、認知負荷(cognitive load);指特定工作加在個體認知系統時所產生的負荷量)、心理壓力、時間壓力等均可降低認知容量,這改變往往會導致自我控制的逆效應。

RTRTC3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根據矛盾處理理論(Ironic process theory),人的心智控制涉及兩個系統,一為運作處理(operating process),負責處理在意識層面的運作,需要自身的認知和認知資源(即較大的認知容量),以處理「意圖」要處理的訊息;二為監控處理(monitoring process),其屬於潛意識層面,幾乎不需要消耗到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的認知資源並難以中斷,負責偵測不「想」處理的訊息是否出現。兩個系統同時存在,相輔相成,當人要處理新的認知作業(cognitive task),便會消耗認知容量,使運作處理難以抑壓記憶項目,因此只剩下監控處理的運作,但其偵測作用最終造成提醒效果令記憶項目更難以被壓抑。

那麼要怎樣做才能避免陷入壓抑的惡性循環,而同時減少不想要的思想或情緒呢?以下建議幾種方法:

  1. 放棄控制不想要的念頭或情緒。允許自己說出或認真專注地想壓抑的念頭,該念頭便可弱化,欲望亦如是;
  2. 嘗試專注地思考別的事情。據實驗證明,當讓原本在想「白熊」的參加者轉換思想目標,去想一輛紅色車,這可減低想「白熊」的次數。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內文與題目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