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獨立調查小組報告:中國和WHO因應疫情錯失先機,全世界防疫「集體失敗」

世衛獨立調查小組報告:中國和WHO因應疫情錯失先機,全世界防疫「集體失敗」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報告指出,中國握有基因序列證據顯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2019年12月在武漢散播,當地衛生官員本可更快有所作為並果斷地遏制疫情爆發,卻錯失良機,然後一國接著一國不斷重蹈覆轍。

(中央社)「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大流行將近1年,世界衛生組織(WHO)1個獨立小組調查後,認為儘管已有多年警告,這場疫情仍凸顯各國政府與公衛組織應變緩慢與失能,是一場「集體失敗」。

由前紐西蘭總理克拉克(Helen Clark)、前賴比瑞亞總統強森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帶領的這支獨立專家小組仍在進行調查,但1份草擬中的暫時報告裡,他們向外界呈現這次調查的規模,並清楚表明整個世界都需重新思考自身的防疫做法。

克拉克曾任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署長,強森瑟利夫曾是首位民選非洲國家女總統,2011年與另兩人共同榮獲諾貝爾和平獎。

《紐約時報》指出,這份暫時報告可謂1份供各國改革的早期藍圖,報告詳述疫情大流行這段期間發生的諸多錯誤假設、無效計畫與應變遲緩,包括世衛自己造成的誤失,都是這場已奪命200多萬人疫情的幫凶。

「大流行防範和應對獨立小組」(Independent Panel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在報告裡寫道:「我們團結以創造人類安全保護網的集體能力,在這場疫情裡徹底失敗。」

報告描述全球在這場疫情裡的連番失當,從「緩慢、累贅、不果決」的大流行警示體系、拿不出經年準備的應變計畫,再到國家間各自為政甚至阻礙應變。公衛官員同樣也是手忙腳亂,調查小組表示他們無法理解為何世衛的委員會要等到2020年1月30日才宣布疫情為國際衛生緊急事件;紐時指控中國政府曾遊說各國別做類似宣布。

但報告認為,世衛笨手笨腳不是各國領袖不斷防疫失敗的藉口,因為即便衛生官員已給出清晰的警告,「一大堆國家也是聽者藐藐」。報告另指責公衛領袖對無症狀感染者也會散播病毒的早期證據反應太慢。

這個獨立專家小組是當初世衛祕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所指派,以檢討世界這次對武漢肺癌的的因應。獨立小組表示調查報告是根據數百份檔案、專家諮詢與訪談100多位第一線因應人員,目前不清楚調查人員有無訪談過關鍵的世衛官員或檢視過內部文件。

報告指出,中國握有基因序列證據顯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2019年12月在武漢散播,當地衛生官員本可更快有所作為並果斷地遏制疫情爆發,卻錯失良機,然後一國接著一國不斷重蹈覆轍。

各國非但不挺已有科學證明的衛生因應措施,各國政府與民間還分崩離析。戴口罩與保持社交距離竟變成政治議題,各種陰謀論廣為散播,很多國家連疫情防控的例行篩檢與接觸史追蹤都做不到。

調查人員發現,

各國領袖還常常在做衛生防疫決策時過度著眼經濟復甦,結果證明是種失敗的抉擇,其實能先強力而有效因應疫情的國家,經濟回復狀況才較好,「這是告誡所有人勿因小失大的明證」。

雖然報告未具體點名那些國家,但無疑是在斥責像美國這類國家;美國在川普政府治下堅持顧商業、不願封城。川普去年3月聲稱不能讓防疫變得比疫情本身問題更大,當時美國僅3萬例確診,如今確診病例不但高達2300多萬,染疫病死近40萬人更是高居全球之冠。

這次的疫情也迫使公衛官員重新思考一些設想,例如長期以來旅遊禁令因恐遲滯醫療協助與不公平處罰相關國家,被視為弊大於利,如今觀念轉變。調查小組宣稱,旅遊禁令「很可能有助遏制傳染」。

這份暫時報告指出,完成調查後的定稿會觸及更多世衛組織面臨的系統性挑戰;世衛目前的運作是由各國採共識決,世衛頒布的規定也沒有強制力。報告表示,對世衛應扮演的角色與該接受多少經費,目前各方歧見仍深。

展望未來,報告也提及不公對全球疫苗接種的危害。為凸顯失衡狀況,報告有張圖表呈現各國預計的接種時程,像美國這類富國預計今年底前就將完成全民接種,但屆時窮國卻連最脆弱族群都接種不到,可能要到2023年底才能完成全國接種。

獨立專家小組:中國和世衛因應疫情錯失先機

調查全球防疫行動的一群獨立專家論定,中國和世界衛生組織(WHO)在疫情爆發初期原本可以採取比較迅速的行動,以避免災難發生。

世衛去年成立的「大流行防範和應對獨立小組」(Independent Panel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今天表示,針對中國開始出現疫情危機所進行的評估「顯示當時可能已有早期跡象出現,可據以採取比較迅速的行動」。

這個小組撰寫的第2項報告指出,可能感染疫情的所有國家應立即執行防堵措施。這項報告預定明天向世衛執行委員會提出。

報告中說,顯而易見,「中國地方和中央衛生當局去年元月本可採取比較強勢的公衛措施」。

報告也批評世衛在危機發生之初拖延時日,直到2020年元月22日才召開緊急委員會會議;而且直到1週後,才宣告此一疫情是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應進入最高警戒層級。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黃筱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