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帝國的哲學統治密碼》:儒、道文化本一家,道教如何被改造成順從政權的宗教?

《中央帝國的哲學統治密碼》:儒、道文化本一家,道教如何被改造成順從政權的宗教?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們在談論道家時,往往會認為所謂道家,就是主張天馬行空、無拘無束,從而以為道教也必然符合這個主張。但實際上,道教自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就是一個世俗性的、功利性的組織,以控制人為目的,而不是實現最大化的自由。

文:郭建龍

張魯:政教合一的先行者

在三國正在形成之際,人們很少注意到,在如今的陝西漢中地區形成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權,這個教不是佛教,也不是儒教,而是道教。

漢中的地理位置在秦嶺之南的漢江上游,翻過秦嶺,就是陝西著名的關中平原和長安。從漢江向東而下,就到達了湖北的襄陽盆地,這裡已經接近楚文化的中心地帶。從漢中向南,則是著名的蜀道入口,千百年來,這裡是從內地進入四川的首選道路。

漢中本身就是一個小盆地,擁有著豐富的資源,漢高祖劉邦被項羽封為漢王時,最初的都城就設在這裡。到了漢末,一個奇怪的宗教群落卻在這裡發展起來。

最初在這裡發展宗教的,是一位叫做張脩的人。當全國各地都尊孔子時,張脩卻反其道而行,獨尊老子。他雖然尊崇老子,但最具有號召力的把戲卻是治病。如果誰生病了,他就叫這個人進入一間安靜的房間清修,再派人為他祈禱。祈禱的方式是製作三份咒符,寫上生病人的名字,一份放到山上,另一份埋到地下,最後一份則沉到水裡。

為病人祈禱的人有一個名字,叫「鬼吏」。另外,還有一種人叫做「奸令」,所謂「奸令」,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必須是能夠背誦《老子》的文化人。他們要幫助病人學會背誦《老子》。這些文化人平常被授予「祭酒」的職位,也就相當於組織裡的官僚階層,在幫助病人學習時就被稱為「奸令」。

當然,治病是要收費的,每一個病人要出五斗米,所以,又稱為「五斗米教」。張脩時期,這個組織還比較粗糙,不能算是一種政教合一的政權。

在東漢末年、三國之前的亂世時期,各路諸侯都忙著收編各地的豪強,張脩也被位於四川的益州牧劉焉收編了,賜予別部司馬的官職。但是他並沒有官運,隨後被另一個覬覦漢中的人張魯所殺。

張魯也是劉焉封的官,官職是督義司馬。劉焉死後,張魯和劉焉的兒子劉璋鬧翻了。劉璋殺了張魯的母親和家室,導致張魯割據了漢中,成了一方軍閥。

正是張魯借助張脩打下的基礎,在漢中開始了第一個政教合一地方政權的試驗。要建立政權,第一要務,就是建立組織。張魯自稱是「師君」,也就是宗教導師和政治君主的合體。剛剛加入組織的人被稱為「鬼卒」,經過訓練後,已經皈依了教門的,就稱為「祭酒」,祭酒們可以建立支部,如果他的支部規模很大,權力也就很大,這樣的人被稱為「治頭大祭酒」。

至於張脩的傳統節目治病,也被放在了宗教的審視之下。如果人病了,必然是他不誠實,或者做了壞事,這時就需要在祭酒的指引下進行懺悔,只要懺悔得當,病自然就好了。如果病沒有好,證明這人不可救藥。

組織化之後,張魯率領著他的人馬做了不少好事。比如,各位祭酒有責任設立一些義舍,相當於慈善性質的機構,有的設在驛站,有的設在縣裡,人們路過時餓了,就可以進去免費吃喝一頓。但如果一個人貪得無厭吃得太多,張魯就會命令小鬼讓他生病。

根據教主的教導,人們還應該誠信、不欺詐,檢驗的標準也是看他是否生病。另外,如果犯了法,也要原諒三次,第四次才懲罰。

由於有了「祭酒」這個集團,張魯也就不再設立正規的行政官員,利用祭酒來管理這片地方。這樣,祭酒們就成了這個政教合一體制的核心元件,他們負責控制人們的思想,也負責規範人們的行為。

張魯的政權讓我們第一次認識了政教合一在中國的魅力。雖然漢帝國也可以說是政教合一的,但畢竟它還有正規的官僚系統,官僚們雖然利用儒教治國,但由於國家很大,很難納入一個嚴密的政教體系中。而在漢中地區實行的政教合一是絕對化的,與西方的政教合一機構已經很類似了。

張魯為了宣揚自己的正統性,宣布他的爺爺叫張陵,父親叫張衡。他還宣稱五斗米教是他爺爺在四川旅遊時創建,並在漢中實施的。這也許並不是真的,只是為了消滅張脩的痕跡而已。

但是,民間卻相信他造的神化,張陵也被民間授予了另一個名字——張道陵,他被封為道教的祖師,又稱為張天師。

人們在談論道家時,往往會認為所謂道家,就是主張天馬行空、無拘無束,從而以為道教也必然符合這個主張。但實際上,道教自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就是一個世俗性的、功利性的組織,以控制人為目的,而不是實現最大化的自由。

張魯後來被曹操收編,得以善終。漢中地區也恢復了世俗生活,但是,張魯所創造的五斗米教卻以「天師道」的形式存在下來,塑造了中國兩千多年道教的形態。

作為宗教的「道」

什麼是「道家」?什麼又是「道教」?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所謂道家,是指一個學術流派,這個流派以《老子》、《莊子》(以及後來的《列子》)為經典進行學術探討。但是,他們的學術並不會與政治和社會直接掛鉤,最多只是有一定的指導作用。

而所謂道教,則依託於一個社會化的組織,設計了一套「萬有理論」。這個組織是帶有強迫性的,對人身設定了一系列的準則,要求信徒們必須執行。同時,這套「萬有理論」也是無所不包的,希望能夠指導人們從生下來到死亡期間發生的任何事情,不管是生病,還是養生,或是參與社會活動,都在它的指導範圍之內。

這也是一個宗教與普通思潮的區別,一個思潮只是探討,不具有強迫性,一旦一個思想與政權相結合,要求人們必須以某種思想為指導來生活,那它就變成了一種宗教。

人們普遍認為,道教的產生是對儒教的一種反抗,但實際上,道教是依託於儒教才產生的。

在漢代隨著儒教深入到人們思想的各個方面,所產生的新教派也必然是儒教的變種,這時出現的道教也不例外。

漢代道教和儒教的區別僅僅在於,他們用老子取代了孔子,用《老子》取代了《春秋公羊傳》。至於組織化的一切都是類似的。又由於組織化的類似性,老子取代孔子也是不澈底的。

關於道教的誕生,和一本叫做《太平經》的書有關。

大約在漢順帝時期,市面上出現了一本假冒仙人所作的神書,這本書中談了許多虛無縹緲的事情,並承諾按照這本書的指引,不僅可以治理國家,還可以修身養性、成仙得道。這本書號稱《太平清領書》,共170卷,後人將之稱為《太平經》,傳世的有57卷。

《太平經》是一本什麼樣的書?簡單的說,它是一本融合了儒教讖緯、政治觀、養生、神仙、符水等內容的大雜燴,並點綴了一點道家的宇宙觀,雜湊而成的書。這種書之所以出現,是深受董仲舒天人合一的影響,又想做出點特色,所以取道家的理論揉合進去。

這本書和儒教觀點相合的地方主要在於以下兩點:

第一,天地陰陽生成說。關於天地萬物的化生關係,書中大部分觀點都和儒教相通,只是在數字的解讀上稍有區別。

儒教認為太一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所謂「一、二、四、八」的數列,而《太平經》根據道家傳統,從《老子》裡說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中,強調「一、二、三」的數列,除了「一」代表「太一」之外,「二」則代表天地、陰陽、雌雄等,而且進一步把「一」當作陽數,而「二」當作陰數,從而推斷出一系列的結論。為什麼一個皇帝要有很多大臣?因為君是陽,而陽是「一」,臣是陰,而陰是「二」(表示「多」)。另外,書中還由此主張兩女共侍一男,因為男是陽,女是陰等。

《太平經》對於「三」這個數字也很重視,認為元氣有三名:太陽、太陰、中和,「形體有三名,天、地、人。天有三名,日、月、星,北極為中也。地有三名,為山、川、平土。人有三名,父、母、子。治有三名,君、臣、民」。

第二,關於陰陽災異的學說,繼承了儒教的天人合一理論,並將它變得更加複雜化,從而設計一套「人法天地」的政治制度。這個制度與儒教制度並沒有本質的區別。從這裡也可以看出道教和道家的區別,道家是反制度的,對一切人為制度充滿了警惕,而道教並不反制度,反而勸說人們遵從政治,這一點和儒教的目的是相同的。

修行就能成仙?

除了與儒教的相同點,《太平經》中也有一些儒教理論較少涉及的領域。這些領域並不來自老子,也不來自孔子,而是來自中國神話學的另一個傳統:薩滿傳統。

所謂薩滿教,指的是相信萬物皆神的一種原始宗教。它一般出現在人類早期,或者發展較慢的游牧、山林部落之中。到後來演化成一種多神教體系,與更加思辨的一神教相對立。中國文明和其他文明一樣,一直有萬物皆靈的傳統,並持續到了現在。《太平經》中由此設計了一套多神教的體系,也就是神仙體系,並由此演化出一套修仙成道的理論。要修仙,有兩種方式,一種是使用符水,靠畫符來獲得功力;另一種則是煉丹,吃丹藥成仙。

關於《太平經》和儒教的不同,可以列為如下幾點:

第一,它設計了一個六等的神仙體系,這個體系中包括了神人、真人、仙人、道人、聖人、賢人。其中道人以下就回到了人間,前三種則升到了天上。所以,儒教所推崇的聖賢(如周公、孔子),在道教看來,只不過是最後兩等而已。至於普羅大眾,則不在這個體系之內。

第二,一個普通人如何才能進入這個體系呢?這就要修行。修行的方法主要包括:一、要遵守社會規則,做一個良民,比如,忠君、孝敬等都被說成是一種功德;二、要從理論上參悟,主要是要學會靜,要學會守一等;三、要服藥,或者使用符水。

當然,道教的符水也不是它的特色,這是從儒教的讖緯變化而來的,而且更加具有功利性。

《太平經》成書後,最初由於內容蕪雜難信,並沒有受到重視,但到了東漢末年,突然間引爆了一個大事件,這就是黃巾軍叛亂。

黃巾軍的領導人張角曾經得到過這本書,被它的理論所吸引,打出了「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大旗,開始了對東漢政權的反叛。張角的組織號稱「太平道」就來自於此書,而他和他的兩個弟弟號稱「天公將軍」、「地公將軍」、「人公將軍」,就來自《太平經》對數字「三」的解讀。

張角最初的特色是以符水咒來治病,相當於對人實施信心療法。即便現在,中國大陸還存在著許多巫醫,有的巫醫門口車水馬龍,大到富商大賈,小到平民百姓都去治病,可見兩千多年並沒有太大長進。與張魯的五斗米道一樣,張角的符水也並不保證藥到病除,而是教病人叩頭思過,如果病人好了,就說他信道了;如果沒有好,就說他不信道活該。

隨著人們傳得神乎其神,他開始建立組織,並招兵買馬,對抗朝廷。他的組織更像是軍事化部隊,缺乏更緊密的宗教性聯繫。被鎮壓之後,太平道也隨之進入低潮。

漢中的五斗米道則和太平道不同,透過把人變得社會化和組織化,建立了一套政教合一的體制,成為道教的開端。

被曹操收編後,五斗米道雖然不再是政教合一,但作為一種宗教卻被保存了下來。

由於道教從誕生之日起就是功利化的,總是希望與政權相結合,導致道教一直長不大。和佛教相比,佛教是思辨性的,可以獨立於政治。但道教出生於漢代,漢代的哲學是中國歷史上最缺乏邏輯能力的,導致道教不喜歡思考問題,只習慣於用一系列的比附和符咒,動不動就跳神,失去了進化的能力。

即便到了現在,道教所談論的東西其實和漢代沒有太多區別,仍然是符咒、仙藥、修煉、陰陽、五行等東西,很少有理論上的創新,這也導致道教一直不如其他兩種教派昌盛。

儒、道文化本一家

道教的定型還和另一個人有關:兩晉時期的道士葛洪。他給道教提供了兩方面的營養:第一,外儒術,內神仙,一個人外在表現要採用儒教的仁義道德標準,而內在要修長生不死的神仙學。第二,煉丹,中國歷史上轟轟烈烈的長生不老丹藥運動,就從這裡發端。前者決定了道教實際上是和儒教合流的,而後者決定了道教未來只在長生不老的丹藥裡打轉。

葛洪的祖父是東吳的高官,父親則在西晉滅吳後,入晉做官。葛洪父親早逝,他經歷過貧窮,但這並沒有妨礙他博覽群書。他讀書的起點,是從儒教的經典著作開始,之後進入雜家,這也決定了葛洪的思想並未脫離儒家的窠臼。

葛洪年輕時,恰逢西晉的石冰作亂,他參與過鎮壓。之後由於天下大亂,南行到廣州,投靠了廣州刺史嵇含(嵇含的爺爺叫嵇喜,嵇喜是嵇康的哥哥)。

但他去了不久,嵇含就遇害了。葛洪在廣州逗留許久,開始系統的鑽研他的神仙理論。東晉建立後,葛洪回到了江南在元帝朝廷混官,但並不得意,最後又返回廣州,著述文章,死在了那裡。從他的經歷可以看出,葛洪並不是一個靜心的人,對於功名的追求,表明他離不開儒教的立場。他對於「道」的理解也是功利化的,就是為了長生不老。

正因為這樣,他對於之前的「道」都持批評態度。比如,東漢末年的早期道教,葛洪就認為他們只不過是一些奸邪逆亂之徒。

而在他生活的時代,五斗米道信仰仍然在民間保留著,不管是反叛者還是順從朝廷的人,都有五斗米的從眾。比如,東晉王朝的反叛者孫恩家族就信奉五斗米道。王羲之所在的琅琊王氏,也有許多五斗米道的信徒,他的兒子王凝之在孫恩打過來時,不僅不做軍事準備,還去祈禱請鬼兵,結果他的五斗米道不如孫恩的五斗米道,王凝之也被殺。

葛洪認為,這些以前的道教分支都不夠聽話,他要進行改造,讓它們更聽話,不要反抗。

甚至對於道家的老子、莊子,他也缺乏尊重。對於老子,他的評價是:老子的五千言只是泛泛之談,過於簡略,讓人無法找到當神仙的步驟;對於莊子,他也認為莊子只是說到大概,距離真理還遠得很。那麼,葛洪認為的真理又包括什麼呢?大致可以總結如下:

第一,他繼承了道家的一些詞彙,提出世界的本源是「元」(也就是玄)、「道」、「一」,在他看來,這幾個詞都是一個意思,就是世界的本源。

第二,人類的目的就是要「守一」成仙。只有成仙才能長生不死。為此,他花了大量的篇幅憧憬成仙之後的各種妙處。當然成仙也是很難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仙。「成仙很好,成仙很難」,此類同義反覆的話說了很多遍。

第三,不僅成仙很難,而且成仙也有等級。有的人有仙骨,有的人沒仙骨。而且成仙也不一樣,有的人整個身體升入太虛,叫做天仙;有的人在名山大川中遊蕩不死,叫做地仙;有的人要先死掉,然後得以解脫,叫做尸解。有人認為,葛洪本人也只混了個尸解仙。

第四,繞來繞去,終於到了不可避免的問題:如何才能成仙?步驟是什麼?葛洪還真的列出了不少成仙的法子,具體到讓人流淚。最大的法子就是服用仙丹。

如何煉製仙丹?他給出了不少藥方。比如,黃帝當年成仙時服用的九鼎神丹,一共有九種丹,分別叫做丹華、神丹(也叫神符)、神丹(原書如此,與第二丹同名)、還丹、餌丹、煉丹、柔丹、伏丹、寒丹。

這些丹如何做?有的沒有具體說明,有的給了藥方。比如,九鼎神丹中第一丹的藥方如下:

第一丹名曰丹華。當先作玄黃,用雄黃水、礬石水、戎鹽、鹵鹽、礜石、牡蠣、赤石脂、滑石、胡粉各數十斤,以為六一泥,火之三十六日成,服七之日仙。又以玄膏丸此丹,置猛火上,須臾成黃金。又以二百四十銖合水銀百斤火之,亦成黃金。金成者藥成也。金不成,更封藥而火之,日數如前,無不成也。

當然,沒有人能根據這個藥方煉出丹來,因為這個方子並沒有寫重量、配比,而且耗時動不動就是幾十天,來來回回折騰到死,也不可能找到「正確」的比例。所以,即便給了藥方,所謂煉丹,也不過是人們在漫長的一生中等死時玩的遊戲而已。

除了九鼎神丹,慷慨的葛洪在書裡還給出了許多其他的藥方。不僅僅是藥方,還有其他修身養性的大法,同樣可以達到長生不死。除了成仙,另外還有煉金銀的方法,這就又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走向妥協、服從威權

但整體而言,葛洪之前,特別是東漢時期,信奉道教的人們使用的大都是符水,也就是畫個符弄個咒,給人治病;葛洪之後,畫符詛咒已經成了小打小鬧,只保留在底層的民間信仰之中,而高級道士們紛紛開始開爐煉丹了。到了唐代,人們嫌煉丹更麻煩,於是興起了煉內丹,也就是不再煉實體的丹藥,而是透過養性修身,讓丹藥自動在體內形成,就達到長生不老了。

除了修仙之外,葛洪還定義了道教的另一個特點,那就是「儒道雙修」,或者「內神仙,外儒術」。

在他的心目中,儒和道都是「大道」的一個方面,只是道是「本」,而儒是「末」。雖然有所差別,認為神仙之術更加高貴,但葛洪主張的人生哲學是:在人世裡規規矩矩遵守禮法,暗地裡煉丹成仙,不和社會對抗,也不違逆世俗的社會規則。

在他的觀念裡面,天道、君道、臣道、人道,都是等同的。比如,人們認為伊尹和霍光是賢臣,因為他們廢掉了昏君,又認為商湯和周武王是聖王,因為他們討伐無道昏君,建立了新的王朝。但在葛洪看來,這都是錯誤的,因為這鼓勵了大家叛逆。他認為,君就是天,是父,如果君主都可以廢棄,就好像天也可以改,父親也可以拿掉一樣。

太平道和五斗米道時代,道教做的是群眾運動,這是皇帝最害怕的。葛洪把道教關於群眾運動的內容去掉了,變成了只和上層打交道,出入於王庭的宗教,這實際上有利於道士們提高地位,又掃除了皇帝的戒心。

在這樣的理論下,道教走的是一條妥協的路,服從中央帝國權威的管理,不做任何讓政權不高興的事情。到了後世,這已經成了一種交易,即政權默許甚至支持道教的存在,而道教一方面煉自己的仙丹,另一方面則幫助政權穩定局勢。在漫長的中國歷史中,經過了改造的道教幾乎從來不鬧事,反而是悶聲大發財,甚至和佛教爭寵,希望獲得更多的政權資源,其原因就在於葛洪對道教的改造。

在葛洪的影響下,東晉南北朝的道教終於脫離了民間,形成了一個上層集團和文人參與的宗教,他們越來越不重視民間的信仰者。這時的道教分成了如下幾個支派:

在北朝,是道士寇謙之建立的天師道。在南朝,則分成了兩支,分別是道士陸修靜代表的靈寶派(也叫南天師道)和道士陶弘景所代表的上清派(也叫茅山派)。

所謂北朝天師道,是寇謙之在五斗米道基礎上建立的教派,這個教派抽去了五斗米道的群眾基礎,卻建立了複雜的上層架構。寇謙之創造了一個新神「太上老君」,又創造了一個職位「天師」。他宣稱最早的天師是五斗米道的名義創始人張道陵(張陵),而現在則是他寇謙之。除了這個職位之外,他設立了道壇,又模仿政治制度創立了道教的各種儀規。更重要的是,天師道是直接和皇帝打交道的,熱衷於當皇帝的謀臣,並希望能成為國教。

所謂靈寶派,是奉《靈寶經》(相傳為葛洪所作)為聖經的一派,也和五斗米道有些瓜葛。陸修靜也熱衷於建立組織,講究排場規矩,重視符籙,這些都和天師道類似,所以被稱為南天師道。

而上清派則尊奉《上清經》,這是一本偽造真人所作的經書,這一派相對出世,注重個人的修道,繼承了葛洪神仙修行的一脈思想。

但總體而言,這三派要麼熱衷於成為國師,要麼熱衷於成仙得道,都以皇帝的好幫手自居。

在道教被改造成順從的宗教,希望能夠獲得政權支援時,另一支外來的宗教卻以更快的速度席捲了全國,成了皇帝的座上賓,它就是佛教。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中央帝國的哲學統治密碼:穩坐皇位的最好方法,不是武力,是哲學。歷代皇帝怎麼透過儒道墨法家的思想灌輸來統治王朝。》,大是文化出版

作者:郭建龍

本書是暢銷書作家郭建龍「中央帝國密碼三部曲」
——財政密碼、哲學密碼、軍事密碼,
之第二部哲學密碼,暢銷破十萬冊,超過萬人給予五顆星評價。

羅馬帝國之後、歐洲國家這麼多,阿拉伯帝國如今分成幾十國,
為什麼,只有中國能維持幾千年的大一統中央帝國?

一切得從秦統一、漢高祖滅秦開始說起:
秦始皇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帝國,結束了周朝建立的封建諸侯體制,
從此,中國歷代統治者面臨的最大問題,是:
皇位如何坐的穩(為什麼我、我的子孫當皇帝,是上天同意的)?

流氓出身的漢高祖劉邦,乃至於放牛出家過的明太祖朱元璋,出身低微,
怎麼證明自己當皇帝是上天註定?如何說服大家,天下如何
從前面那個(被我滅掉的那個)天註定家族,「就此(我)定於一尊(我家)」?

司馬家族耍手段篡奪曹魏政權後,如何扭轉世人印象,
讓百官黎民認定「坐在龍椅上的那個人,就是咱們的主人」?

本書就是用一個個朝代故事解釋:
皇帝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某些人可以當王?其他人只能是民?
夏商周國祚快兩千年,從來不是中央集權大一統,
為什麼漢朝開始,各國林立分治就算是亂世?
中央集權大一統的「規矩」,就靠三件事建立:
君權天授、哲學主導、官方教化。

  • 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其實是為了教化

小混混出身的漢高祖怎麼證明自己夠格當皇帝?靠造神。
漢武帝則靠儒家董仲舒《春秋繁露》裡「天人合一」的思想,
將自己塑造成「上天欽定人選」來統治人間。

從此,春秋時期孔子創立的「儒家」思想,變成了「儒教」教化,
成了皇帝統治國家的工具。

  • 借道教的名義,使自己的政權合法

相傳老子姓李名耳,唐朝的建國者李淵也姓李,
從此唐代皇帝都自稱是老子後裔。
道教從此受到特別優待,連科舉中也有道教考題。

  • 為了「國家安全」,從此任何思想都要審查

兩宋是歷史上印刷事業空前發達的時代,但議論太多朝野事務,政府沒面子,
宰相歐陽修就和弟子蘇轍主張,以國家安全為由,開創審查制度。
兩人成了禁書的推手,禁書也成為皇帝的武器,用來對付那些不聽話的人。

  • 神學退散,邏輯科學到來

明朝是中央集權的最高峰,
明太祖表面上尊崇孔孟儒家思想,內心卻非常不爽孟子。
因為孟子留下了一句:「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直到明朝滅亡後,知識分子受到西方邏輯思維的影響,實學興起。

如果說,打天下要靠武力,那麼天下要坐得穩,就得靠哲學思想的控制,
中央帝國的集權體制之所以能存在千年,思想的鞏固(禁錮)「功不可沒」,
讀懂了中央帝國的哲學統治密碼,就掌握了中央帝國統治的思想根基。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