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毀譽參半?其實因為你沒看清楚他背後「維多利亞式秘密」

李光耀毀譽參半?其實因為你沒看清楚他背後「維多利亞式秘密」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維多利亞時代的保守價值治國,李光耀鄙視左傾民粹主義的民主政治。「Victorian virtues」已成為了李光耀模式治國的「trade secret」,以今日的社會氛圍,實在難以模仿得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李光耀逝世,香港華文媒體的反應如何?大多離不開「創造經濟奇蹟」、「鐵腕治國」或「家長式統治」等等論述,數一數李光耀的「功過」,結論一般則是「毀譽參半」、「有值得學習的地方」,但「難以模仿」、「不應盲目照搬 」。

這樣的論述不是不好,但對評論李光耀這樣一個劃時代的人物,顯然有點不著邊際。香港的華文媒體,看似百花齊放,實質上大多數屬左傾的liberals。李光耀創造了「經濟奇蹟」同時又「鐵腕治國」,這些「不方便」的事實,令許多評論人不知怎樣去評。

還是看英語媒體的較為穩妥。美國National Review一篇題為 “Lee Kaun Yew, Father of the Singapore Miracle”的文章,提及李光耀所相信的其實是一種「維多利亞時代的價值觀」(Victorian virtues)。這種觀點,沒有在華文媒體見過。

維多利亞時代是英帝國的顛峰時期,保守、自律及理性務實,是當時英帝國的社會主流。說李光耀的價值觀很Victorian ,是指他管治的模式背後,有著一套深刻而理性的保守價值。

由當工會的律師開始踏足政治,到獨立建國後旗幟鮮明地反共親美,李光耀給人的印像是是一個左右逢源的實用主義者——既開明又獨裁;親西方同時又反對現今的西方民主。但在幾個簡單的核心價值上,終其一生始終沒變,包括對家庭的忠誠、對教育的重視、強調勤奮工作,以及靠努力換取回報等等原則。

除以上幾個核心價值之外,其他一切事情皆以實效為原則,政治上的正確抑或不正確,反屬次要。所以他會限制言論自由,同時又強制以英語作為第一語言,擴闊國民的眼界至國際水平;他珍惜歷史建築,同時又會大規模填海發展;政治上從嚴,經濟的自由度則要達致全球最高。

沒有錯,新加坡嚴密監控傳媒,全國主要報業集團基本上只有一家。但當我問一位年青的新加坡朋友,是否有感到資訊自由被限制時,她用英語回答﹕「沒有,因為我看的都是英美的英語媒體。」

以維多利亞時代的保守價值治國,李光耀鄙視二次大戰後西方逐步走向左傾民粹主義的民主政治。「Victorian virtues」已成為了李光耀模式治國的「trade secret」,因為在今天事事講求「政治正確」的氣候之下,就算有人敢模仿,亦難以模仿得來。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輯。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Al Den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