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後,中國與世界的最終戰爭》:主導了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三代政權的政治思想,是新保守主義

《新冠後,中國與世界的最終戰爭》:主導了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三代政權的政治思想,是新保守主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未來,哪些國家明明很討厭中國,卻又離不開他,中美台的下一步將如何發展?為何出現「自滅」的驚悚預言?這本書,是日本中國通評論家在中、美、日、台的第一線觀察。

文:宮崎正弘

那些預測錯誤的「美國通」

在日本,有許多人自稱「美國通」。但這些美國通的分析,只侷限於他們所知道的範圍的美國。特別是日本主要媒體的特派員、大學教授、智庫成員等,都是透過自由主義的稜鏡觀察美國,因此,他們的報告都相當偏頗。這些人片面的將基層庶民、內陸和中西部農民、聚集於南部教會的虔誠美國人的思想,都歸類為守舊派。所以他們才會誤判了美國接下來的方向。

美國的自由主義(liberalism),一度在大學和知識分子間極為猖獗。當時,在美國留學的日本人就輕易的上鉤了。他們回到日本後,就像擴音器一樣四處傳播該思想。彷彿新冠肺炎般,美國製的自由主義,席捲了日本的媒體和知識分子。

因此,書店裡有許多書,包含那些「美國通」寫的書,其實幾乎都不值得一讀。大多數記者和學者的觀點,也都偏向自由主義。結果,他們相信了美國民主黨的政治宣傳,認為川普是種族主義者、納粹分子等。這些人所說的美國,終究只是一個表象的美國。

日本的民意調查也受到人為操縱,這是日本左派媒體常用的手段。

大多數日本媒體特派員在寫稿前,都會閱讀《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日本經濟新聞》與代表全球主義保守派的《華爾街日報》,更是合作夥伴關係。

許多美國人已經厭倦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CNN會以「根據分析指出……」等正統分析名義,報導極左派新聞,且日本的電視臺還會自豪的,將這些新聞重製播出。這就是為什麼那些「美國通」會預測失準,因為他們的分析在根本上就是錯誤的。

那麼,設立在華盛頓特區的日本駐美國大使館,得到的資訊是否正確?

各位可別忘了,日本外務省曾在2016年,自信滿滿的預測「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將勝選」,並且與川普陣營沒有任何聯繫。

渡邊惣樹撰寫的《美國民主黨的崩潰2001∼2020》(暫譯,PHP研究所)掀起話題,書中生動描述了2001年至2020年,民主黨基本框架的演變過程——包括民主黨的草率執政、披著自由主義的外衣盤據白宮、左派的動向與政治說客、相關的政治事件、綱領和政策等。

「美國相關書籍」具有龐大的市場,而且擁有其獨特魅力。如果我們用客觀的事實來對比,並對照現實,將不難發現美國民主黨的命運已經敲響殘酷的警鐘,處於崩潰的邊緣。這不是對民主黨的情緒化討論,也並非片面盲目的讚揚川普。

接下來的部分是我個人的分析。

美國民主黨已經不再是一個自由政黨,而是一個被「女權主義者、全球化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弱勢利益政治家」所劫持的極左政黨。民主黨的幹部被年輕的極左分子影響,導致其立場曖昧不定,中間派的候選人拜登(Joe Biden,歐巴馬時期曾擔任副總統)就是目前民主黨立場搖擺不定的最佳寫照,拜登在初選途中突然不再攻擊極左派,並表現出左傾的立場。

但是,民主黨的邏輯與中國人的價值觀可說是天壤之別,民主黨重視人道主義,因此中國其實並不喜歡民主黨。然而,民主黨同時具有「向錢看」的特質,中國也看準了這點,並派出說客遊說。

渡邊惣樹接著表示:「弱者對他人絕不寬容。一旦站在了弱者那一方,他們就會強迫別人承認自己的思想是正確的。這些人成為原教旨主義者,並缺乏現實主義者尋求妥協的觀點。在美國社會,已經出現了弱者成為掌權者的可怕現象。」

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喬治.沃克.布希(George W. Bush,小布希)、唐納.川普三位總統都出生於1946年,有著共同的戰後經歷。但同時,三個人的出身和背景也不相同,因此各自對戰後的認知存在著很大的分歧。他們擔任總統的順序分別是比爾.柯林頓(1993年至2001年)、喬治.沃克.布希(2001年至2009年)、唐納.川普(2017年至2021年)。隨著這三位總統的時代推移,美國也逐漸從對中國的期待和美夢中覺醒。

戰後,二十一世紀過了四分之三(按:約1975年),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首先是美國在軍事和政治上的單極體系(按:指對世界有絕對影響力的超級強權,透過軍事與政治實力穩定國際社會)的終結,從歐巴馬發表的聲明「美國已經卸任世界警察」,就可以體現出這一點。美國第一的時代已悄然成為過去式,由美國單獨採取的軍事活動變得相當罕見。儘管五角大廈反對,但美軍仍將在未來幾年內撤出敘利亞、利比亞、伊拉克和阿富汗。

第二,美元本位制的特性改變。美元結算作為布列敦森林體系(按:意指1944年至1973年,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協定。在美國主導下成立國際貨幣基金,美元與黃金掛勾〔即金本位〕、成員國貨幣和美元掛鉤。這時雖仍為金本位制,但全球開始以美元作為交易的主要貨幣,逐漸形成「美元本位制」)的基石,在金本位制度下具有很高的信任度。但在尼克森衝擊(按: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做出的重大調整措施,包括突然訪問北京、中美恢復邦交、讓美元與黃金脫鉤)後,除了英鎊之外,歐元、日圓等多國貨幣被列入了IMF的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組成貨幣,2016年又增加了人民幣。

美元本位制之所以能夠持續,是因為它已經轉變為石油美元。作為工業命脈的石油,與金銀、小麥、大豆、稀有金屬都以美元結算。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將誓死捍衛美元本位制,而中國數位人民幣的普及,將被視為是挑戰貨幣霸權的野心,川普政府勢必會採取相應的反制措施。

第三是國家本質的改變,全球的戰後政治,可大致分為帝國主義和民族國家。美國從一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社會變為多元文化的國家,無國籍文化猖獗氾濫,淡化了民族元素。

第四是進步史觀(按:相信人類社會和生活會不斷進步,並隨著時間的經過趨於完滿)的崩潰,隨著蘇聯解體,將左派集權主義視為人類理想的時代已轟然倒塌,而美國民主黨的意識形態立場,卻仍是過時的進步史觀。

第五,貿易體制從保護主義朝向貿易圈發展,隨著全球主義達到全盛期,世界各國的國境紛紛消除。歐盟(EU)的統一,與世界貿易組織(WTO)就是典型的例子。

然而,英國脫歐(Brexit)將可能成為歐盟解體的徵兆。全球寄予厚望的世界貿易組織,也因為中國肆意違反國際貿易規則,而陷入功能失調的窘境,急速走向衰退,並導致類似貿易保護主義的經濟民族主義抬頭。這就是1975年後的經濟發展歷程。

從柯林頓時代末期開始,經歷了小布希政府、歐巴馬政府,情勢發生了變化,繼任的川普澈底否定美國過去的作為,並完全顛覆美國一直以來的路線。

換言之,渡邊惣樹的論點是,主導了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三代政權的政治思想的,是新保守主義(按:新保守主義主張政府不干預市場經濟自由競爭、支持自由貿易、推行減稅、削減社會福利等,也反對多元文化主義、強調愛國主義、以戰爭制裁恐怖分子等)。

新保守主義思想,是美國三位總統政權的基礎

渡邊惣樹的「新保守主義觀」是以廣義的語境書寫,這與筆者在《新保守主義的目標》(暫譯,二見書房)一書中,定義的狹義新保守主義不同。渡邊惣樹的論點更接近「深層政府」(按:非經民選的組織,例如政府官僚、軍隊、警察、政治團體、財團等,為保護其利益,於幕後控制國家)理論。

川普仇視深層政府,狹義的新保守派特色是「有許多前托洛斯基主義者(按:主張應廢除官僚專制,反對與帝國主義國家進行侵害工人階級利益的交易,維護工人利益為其核心)、改變方針者和猶太人」,其中包括厄文.克里斯托爾父子(Irving Kristol)、歷史學家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卡根的妻子是暗中活躍於烏克蘭民主運動的維多利亞.紐蘭〔Victoria Nuland〕)、政治家理查德.珀爾(Richard Perle)。

而在保守派主流的迪克.錢尼(Dick Cheney,美國前副總統)、約翰.波頓(John Bolton,美國前總統助理、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紐特.金瑞契(Newt Gingrich,代表共和黨保守派的前國會眾議院議長)並不列入其中。渡邊惣樹的新保守派定義中則包括了後者。

據說,美國總統大選的三個基本要素是EMM,「E是選民的熱情(Enthusiasm)、第一個M是資金(Money)、第二個M是向選民傳達正確訊息(Message)」。

談到川普在宣布參選前的美國言論空間,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都很薄弱。這是因為媒體的主流是左派,對於保守派(右派)的主張,只有置之不理或激烈批評兩種選擇。民主黨自由派和擁護該派系的自由派媒體,他們的特徵是拒絕接受並排斥自己以外的論點,心胸狹隘的民主黨給川普貼上了「反智」的標籤,但其實民主黨才是真正的「反智」,日本版的《新聞週刊》也是如此。

民主黨變得瘋狂,是從「肯定性行動」(Affirmative action,給予少數群體和女性優待,例如要求大公司必須雇用一定比例的黑人和拉美裔)開始,該法案由約翰.甘迺迪帶頭倡導,由理察.尼克森立法,從雷根(Ronald Reagan)時代開始明顯實施。

其次是名為「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的約束,歧視性用語等詞彙被禁止,政治正確可說是一種「言語獵巫」。

日本媒體也充斥著許多禁忌用語,言論空間變得極其狹窄,發言者變得懦弱,對來自左派的攻擊也變得敏感,導致心理委靡不振,限縮了表達的自由,最後甚至連公開表達支持川普,都感到卻步(現在已經回到能夠自由表達支持川普的狀況了)。

媒體粗暴、無情的攻擊保守派,並用惡毒的言語抨擊(日本媒體猛力批評的對象,與美國媒體的攻擊標的非常像)。這種言論權狹窄的局面需要打破,而打破這個僵局的,正是社群網路時代的新武器推特(Twitter)、YouTube、主張反對論點的網站與網路電視臺。所以,即便像《華爾街日報》這樣的保守媒體也在批評川普,但仍有平臺為川普發聲,例如小眾媒體、小型電視臺、推特等,這些媒體迅速占據了言論空間。

中國只要在網路和微博上,發現任何批判或諷刺政府的言論,都會立即刪除,中國異常警戒現代的社群網路革命。

全力攻擊川普的極左派媒體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現在只有75萬名觀眾。另一方面,福斯新聞頻道(FNC)有250萬名觀眾收看。如果以日本媒體比喻,就像櫻花頻道、林原頻道、言論電視臺等小型電視臺,收視率超越日本放送協會(NHK)。

這可說是基層保守主義的勝利,更可說是一種輿論革命。

自柯林頓時代發起網路革命以來,在歐巴馬執政時期透過社群網路,引發了言論空間的革命。在這時期,民主黨已經被左派劫持,溫和派、保守派、中間派都大幅倒退。此外,操控左派的新保守主義,在小布希時期就已經暫時性的占據共和黨內部,之後他們也大批進入歐巴馬政府。

渡邊惣樹還指出:「民主黨強調,必須讓被視為目標的弱勢群體恢復『失去的權利』。讓人意識到自己是弱勢並不難。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僅憑外表,就能自我認定屬於弱勢。環顧一下各種群體(黑人、移民、少數民族、婦女等),你很容易就能找出自己所屬的團體。這不能稱之為意識型態,而是一種只為了掌握權力而存在的主張(策略),也就是身分自由主義(IL)」

當弱者轉變為強者時,就會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價值觀,這就是極左派的特徵。民主黨自身限制自己的行動和主張,結果反而無法採取任何行動。激進的左派分子和社會主義者,不僅動搖了黨的核心,甚至還掌握了黨的主導權。

當歐巴馬以咒語般的口號「YES WE CAN」擊退希拉蕊並當選時,美國黑人和拉美裔的歡呼聲此起彼落的響起。然而,歐巴馬執政時的黑人失業率(9.5%),卻比小布希時期(7.7%)更差,不滿的情緒因此蔓延開來,許多人認為情況不該如此。

畢竟,「歐巴馬能坐上總統寶座,都是多虧一位曾擔任外國企業說客的人物。當歐巴馬當選後,威廉.M.戴利(William M. Daley,一位臭名昭彰的說客)成為了總統助理兼幕僚長。歐巴馬政府有一批以服務外國企業為生、且作威作福的說客,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對希拉蕊以利益為導向的外交不感興趣。」

「歐巴馬的政治本質是迎合強者(而非弱者),媒體一如既往的將歐巴馬捧為『弱勢代表』,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希拉蕊將伺服器移至家中,用自己的電腦發出機密通訊,操縱「阿拉伯之春」,卻在利比亞慘敗導致失勢。儘管如此,媒體仍持續對希拉蕊的賣國行為視而不見。希拉蕊將國務院變成了「希拉蕊商會」——把國家外交事務和利益(政治獻金、捐款)掛勾。希拉蕊為了收受政治資金,成立了慈善機構和基金會;為了兜售政策,而在世界各地進行遊說活動,這就是希拉蕊.柯林頓的外交政策。

從這個角度來看,日本媒體報導的川普與事實截然不同,給人一種扭曲的印象。由於左派新聞工作充滿謬誤的報導,使我們誤解了美國將中國視為敵人的事實,並認為美國在對中國的政治和外交政策上犯了錯誤。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新冠後,中國與世界的最終戰爭:源自中國的疫情戰勝了「讓美國再次偉大」,中美台的下一步如何發展?哪種情況下、誰會自滅?》,大是文化出版

作者:宮崎正弘
譯者:林佑純

川普下、拜登上的世界局勢將如何進展?

各國會群起反中嗎?中國要多久會失去世界工廠地位?
新冠後,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已確定失敗,他的下一步是?

水災乾旱瘟疫蝗害,如果繼續這樣週期性的發生,
中國經濟將急速空洞化。全球會不會一起遭殃?還是某些國家得利?

當美國的軍事目標,從「對抗恐怖分子」,變成跟中國對決,
世界將發生什麼變化?俄羅斯會是兩強爭戰後的最大贏家?

本書作者是走訪中國多年的日本知名評論家宮崎正弘,
他指出,這波新冠疫情至少要延燒到2022年(根據哈佛大學的研究)。
中國經濟雖遭受疫情打擊,但想繼續強大、成為世界霸主的野心並沒有改變,

這本書,就是他在中、美、日、台的第一線觀察。

  • 早在新冠爆發前,世界工廠就已開始瓦解,連日本汽車大廠都決定撤離。

自從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國對美貿易出口下降兩成,企業撤離後更不會再回頭。
豐田、日產、本田開始在印度的清奈設廠,連全日空也開通東京飛清奈航班。
鈴木汽車更早撤離,目前是印度知名度最高的汽車製造商,擁有40%市占率。

日本政府更緊急貸款給打算回國或是工廠移轉他國的企業。
但企業要花多久時間才能脫離以中國為主的供應鏈?預計要五年!

  • 疫情讓大家終於看到,過度依賴中國的企業都很慘!

因為缺少中國零件,任天堂遊戲機供應鏈中斷,
豐田的中國工廠只剩一條生產線運作,日產汽車的九州工廠甚至停擺。
這些都顯示,系統僅依賴中國,風險將會十分龐大!

未來,如果不能完全的去中國化,企業也開始學會,跟中國保持社交距離。

  • 「紅錢」開始瞄準美國和印度的金頭腦,砸大錢只為換取高科技技術。

中國以捐贈為名,投入65億美元資金給美國大學,有這麼好心?
其實是為了盜取知識產權,估計高達6,000億美元。連哈佛教授都被紅錢污染。
還有中國工程師,因涉嫌竊取次世代電池技術而被逮捕,判處徒刑。

未來,哪些國家明明很討厭中國,卻又離不開他,
中美台的下一步將如何發展?為何出現「自滅」的驚悚預言?
這本書,是日本中國通評論家在中、美、日、台的第一線觀察。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